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一百一十二章 恶意 二
    “既然人都到齐了,这趟请诸位过来,便是要说说,前阵子涉林会高层集体失踪一案。”知府李真意沉声道。

    “此事我已经派出好手搜集情报,仔细缉查。”总兵袁旭冷声道。“必将凶手绳之于法!”

    “就怕凶手不是人呢。”白风道人缓缓道。眼神看向一旁的路胜,“这方面,还是请路外首说说,其中的麻烦之处。赤鲸帮乃是北地龙头,涉林会还屈于其下,想必定有线索。”

    “是人又如何?不是人又如何?”路胜淡淡道。

    “是人,便归本总兵管,不是,那就归监察司管。监察司最近可是引进了几位实力非凡的高人。”总兵嘿嘿笑了下。

    白风老道居然也没反驳,只是看着路胜如何回答。

    路胜双目一眯,联想到之前甄家发布的命令,顿时有些预感了,监察司突然跳出来,极有可能是其他世家或者势力想通过这等手段试探甄家,参与进来此事。

    “在下只是一介武夫,具体什么情况,也不清楚,这些都是老帮主亲自接手。”他打了个哈哈道。

    “连路外首都不清楚,那还有什么人清楚?”总兵袁旭有些针对的意思。

    “反正此事,我们是没收到什么消息,若是监察司想仔细调查,本人愿意积极配合。”路胜嘿然笑道。“若真能查出什么,还请及时通知我们一声,也好做个准备。”

    “难道不是涉林会之前和赤鲸帮有生意上的冲突...”下首的一个老者忍不住小声道。

    “恩?”路胜双目一瞪,顿时吓得老者浑身一抖,赶紧低头不敢再说。

    赤鲸帮的龙头大名,可不是心慈手软出来的,而是硬生生杀出来的。论实权,城内三教九流都要归路胜管,可以说他一句话,影响力仅次于知府李真意,这也正是衙门要特地找他前来的缘故。

    “本府请路外首前来,一则,是因为路外首乃沿山城第一高手,实力非凡。”李真意说到这句话时,边上的白风老道隐隐露出似笑非笑之色。

    “二则,便是请路外首,协助配合一下调查涉林会一案。”李真意和其余人装作没看到老道面色,继续道。

    “配合是自然的,只是.....”路胜话没说完。

    “报!!!”

    忽然外面一名官差急匆匆跑进来。

    “启禀大人,城南的三余门全门七十二人全部被害,尸体在院落井里发现!”

    “什么?!”李真意面色一变,一下站起身。

    路胜心头一沉,三余门虽然不大,但和赤鲸帮同为甄家麾下,在打探情报上极有一手,其重要性仅次于赤鲸帮,现在居然....

    “看来贵帮出了点麻烦。”白风老道看向路胜,淡淡笑道。

    “出没出麻烦,不劳您操心。”路胜大概也猜出了对方身后站着其他势力,之前对朝廷还抱有一丝的期待,此时也没了。

    赤鲸帮如随时可能倾覆的大船,此时风雨飘摇,什么人都想来分一杯羹了。

    “三余门乃是我帮盟友,他们出事,在下先去查探一番,几位告辞。”既然看出官面的态度没用,路胜也不浪费时间了,直接起身告辞。

    “路外首若是有意,倒是可以考虑加入我监察司,或许还能有一二后路。”身后传来白风老道的一声劝说。

    路胜理也不理,转身便走。从这句话来看,监察司必定已经知晓了赤鲸帮如今的窘境。

    红坊若是真大举来袭,他这样的高层必定不会放过,更何况他之前还打死了红坊不少鬼物,烧了一艘画舫,先有私仇在前。所以这所谓的招揽之言,也就说说而已。

    “或者他们之前还不能肯定甄家离开,但三余门之事一来,顿时迅速肯定了。”路胜心中明白,这朝廷的态度,也是坐山观虎斗,绝计不大可能参战了,更不可能帮赤鲸帮,不落井下石就算不错了。

    出了衙门后院,徐吹两人迎上来。

    “外首,现在去哪?”

    “你们回帮!”路胜平静道,“我去找人。”

    “大人,不需要我们跟着吗?”宁三疑惑道。

    “不用了。”路胜摆手。如今情况紧急,红坊步步紧逼,必须尽快赶时间了。

    他说着翻身上了马车,让徐吹宁三两人自己找车。自己则是独身前往三余门所在位置。

    因为是城内,三余门所在的总部是一处较大的院落。

    外围围了一圈的官差,隔绝想进去的人。

    路胜就在外面远远看了看,还没走近,便闻到一股子浓浓的腐臭气息。其中隐隐残留着一丝阴气。

    “果然是那些东西动手了....”他面色阴沉。

    “这么看来,红坊是不确定甄家已经彻底走了,所以还在试探,或许因为担心后手,先从外围力量一点点剪除。

    这样的话,我的时间不多了.....”路胜只简单看了下三余门的总部院子,便转身离开。

    他在城里先找到陈焦荣,借了他的玉佩把玩了一会儿,偷偷滴血将上面的阴气吸收了。

    然后又去了趟善宝堂,可惜依旧没能找到新的阴气物品。最后只好联系卓文宇。

    可惜的是,联络用的血肉烧掉后,卓文宇还是没来。

    路胜在约定地点等了足足一个多时辰,依旧看不到踪影。这才无奈回归。

    唯一得到的阴气,便是陈焦荣手里的那块玉佩。

    让他稍微欣慰点的是,那玉佩里的阴气含量,虽然不足以提升赤极九煞功,但提升两层通力层次的硬功还是足够。

    之后的数日里,路胜知晓了赤鲸帮是主要目标,自己又很难逃脱,便全部精力集中苦修宝桩功。

    而玉莲子那儿也不断传来情报。

    赤鲸帮的一处小城分舵,也出事了,数十人死伤惨重,只有在外任务的几人碰巧逃得性命,回来报讯。

    然后没几日,又是一处矿区的据点没了消息,帮中派人前去查探,带队的一位外务使,连同十三个好手,全部石沉大海,一去不复返。

    路胜仅仅只是在赌场修习了十来天,情况形势便急转直下。

    赤鲸帮以赤鲸号为中心,方圆周围数十里,似乎成了禁区,所有赤鲸帮的人一旦出去这个范围,立马失踪。

    又过了两日后,路胜安置好亲族,不许他们出城,自己则应洪明资之招,带着人手直奔赤鲸号。

    ***************

    香炉上的白烟笔直通透。

    暗红色的雕花床榻上,洪明资半躺在靠枕上,身上散发出浓浓的药味。

    卧房内还站着两人一男一女,都是三四十岁的模样,外表和洪明资有几分相似。气质也都是上位者一般的掌权者气质。正是洪明资剩下的两个儿女。

    路胜端坐在床榻前,静静望着虚弱不堪的师兄,等着他说话。

    洪明资在女儿的服侍下喝了口药,咳嗽了几声,转过脸,看向路胜。“师弟,这趟要你过来,是想....嘱托你一点事。”

    “师兄请说。”路胜正色道,这些时日洪明资心力憔悴,大半辈子的基业就这么轻而易举面临崩溃,他心头的重压难以承受,加上本就身体不好,终于一下病倒了。

    “我老了.....赤日门也好,赤鲸帮也好....都无力管辖了....”洪明资咳嗽道。

    “今日,我便将赤日门门主之位,传与你。至于帮主之位,你若是想当,那便给你,你若是不要,那也作罢,我会传为于陈鹰。”

    “爹爹!”一旁的两个儿女顿时有些不渝之色。

    “别打岔!”洪明资猛地正色呵斥,积威之下,吓得两人都是浑身一颤,不敢再出声。

    “师弟,不知意下如何?”呵斥完自己子女,他又看向路胜。

    “甄家,真的没了?”路胜想了想,再次问。

    “不错,人去楼空,一个人都没留下。”洪明资苦笑。

    边上两人一听,顿时面色瞬间煞白,还没等他们回话,路胜却是缓缓沉声道。

    “好,门主我接,帮主,我也接了。”

    “哈哈哈!!好好好!!”洪明资顿时大喜,路胜的实力他已经看不清了,现如今必定已经超越他。或许能带领赤鲸帮拼出一条生路。

    “我已经备好队伍,师弟只要乔装打扮,带着我这两个不孝子,直奔中原,我一共安排了十三支队伍一同....”

    “师兄。召开大会吧。”路胜忽然道。“没用的,现在逃,形势崩溃得更快。”

    洪明资的声音戛然而止。

    .............

    “从今日起,帮主之位,传位于我师弟路胜路外首。”

    偌大的赤鲸大殿里,洪明资一边咳嗽,一边大声以内功扩音道。

    路胜端坐在帮主宝座上,面色平静,听着老帮主洪明资仔细阅读帮中大规。

    一条条的规矩,一条条的誓言,都是当初立帮时便定下的条例。

    下方的高层一片哗然,交头接耳议论纷纷。有人起身想要质问,但联想起近期不断出现的无头案子,便也迟疑起来。

    陈鹰站在一旁,面带忧色,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司仪仔细上前,将代表帮主的红玉短剑,交给洪明资。由老帮主拔出短剑,反手将剑柄交给路胜。

    大殿内声音先是喧闹嘈杂,但随着仪式的不断进行,越发的安静下来。

    渐渐的,所有人的视线,都看向坐在最高位的路胜。

    “赤鲸之义,为勇信,为仁义,为中正,为静宁,九代帮主曾言道:为恶者,昭昭天意.....”

    咔嚓。

    忽然大殿门外,传来一阵清脆的裂响。

    顿时所有高层,内外务使,长老们,纷纷朝着大门处望去。有侍卫长冷着脸带人从侧面出去查看情况。

    司仪停顿了下,继续朗读就任仪式宣言。

    “......金石不腐,此景便不灭,赤鲸纵横冰洋之下,无有不利,其身有百丈之巨,其型如水滴玉石....”

    咔嚓.

    又是一声清晰刺耳的脆响。

    “来人!去查查怎么回事?!”陈鹰脸色阴沉下来。防务工作是他安排的,出了这事,就是他的责任。

    “刚才出去的任涛呢?!”他厉声呵斥。

    下面人面面相觑。

    陈鹰的声音以内功传递出去,一般大殿外守着的守卫也能听清,迅速就会进门回复。

    可此时居然门外半点声响也无。

    “守卫!守卫在哪!!?”陈鹰大声喝道。

    大殿外毫无声息,一片安静。

    “这....”

    众多高层的面色都开始变了。

    这些时日大家都惶惶不可终日,有聪明的人大概也猜到了背后的麻烦危机。

    只是所有人都想不到的是,在这帮主交接大典上,居然也能出岔子。

    “出去几个人看看。”陈鹰命令道,面色难看到极点。

    咔嚓!

    刹那间,又是一声脆响。

    整个大殿一下安静下来,所有人都紧盯著大殿石门。

    一个长老脾气火爆胆子够大,冷哼一声,起身便带人朝着侧门走去。他带了三个人一起出去。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刚刚出去没几息,便彻底没了动静,甚至连脚步声都没。

    有人在侧门口朝外叫了几声,没人回应。

    空气寂静了下,然后整个大殿都开始慌了,声音一下嗡嗡作响,有人纷纷拔剑拔刀。

    “安静!安静!!”陈鹰大声吼着,试图稳定众人情绪,但无济于事。所有人脸上都流露出惊恐和不知所措之色。

    “诸位....请听老朽一言...”洪明资颤颤巍巍站出来试图安抚大家情绪。但同样没用。

    司仪脸色苍白,手里拿着的帮主肩甲也剧烈颤抖着,几乎不稳,他全身都在发抖,手中的肩甲更是选在半空,随时可能掉下来。

    路胜面无表情,坐在主位上,任由司仪为其佩戴。

    红玉色的精致肩甲几次放戴在他左肩,都滑了下来。

    咔嚓!!

    第三次脆响,大殿门终于缓缓打开了.....

    整个大殿上的众人如同被捏着喉咙一般,瞬间静寂无声。

    嘻嘻嘻嘻....

    一阵女子尖锐怪异的笑声,从黑漆漆的门缝处传出来。

    啪。

    路胜伸手抓住司仪手掌,将火红色的肩甲,稳稳按在自己肩上。

    看着门缝处缓缓踩进来的一只红鞋,他缓缓从宝座上起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