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一百一十四章 交手 二
    甲板上横七竖八躺满了赤鲸帮的守备,暗红的血从密密麻麻的尸体身上渗出,汇聚成小溪,从甲板两侧的排水沟流出去。

    路胜抬头朝船头望去,视线越过层层叠叠的无数尸体,一眼便落在那道血红色人影身上。

    看到那道人影的瞬间,他瞳孔猛地一缩。

    嘻嘻嘻....

    “打得人家....好痛呢....”打着红伞的女子单脚站在船头边缘,差一点就会跌落下水。大风吹拂,她却站得纹丝不动,只有血色的裙摆不断被风吹得卷起。

    “嘻嘻嘻...你是....路帮主?原来是新上任的新帮主啊....”

    另一道红伞人影在路上右侧出现,仿佛凭空便闪现出来一样。

    紧接着,仿佛有了分身术般,一道道红色人影不断在路胜身边浮现出来。

    尖锐诡异的笑声从四面八方传递过来。

    “你们....”路胜眼神低沉下来,他发觉自己似乎小瞧了这个红伞鬼女。

    “妾身红伞,记住这个名字吧....”伞女们纷纷转身面向路胜。

    刹那间。

    哧哧哧哧哧....

    一道道红影,闪电般朝路胜飞射而去。

    吼!!

    路胜仰天狂吼一声,浑身体型轰然膨胀,周身浮现出一圈淡淡的红色网络。

    轰!!!

    所有十多道红影几乎是同一时间落在路胜身上。然后如同炸弹般被炸开。

    红色内气网络以路胜为中心,骤然朝四面八方爆开。

    轰隆!!!!

    所有红影一瞬间全部被炸得震开,如同无数红色布片,大量的红色布片飞速流动,又汇聚到一起,凝聚成人形。

    伞女手持红伞转身轻轻撑开遮住面部,流苏垂下。

    伞面缓缓转动,哧的一声,她整个人身体居然一下全部钻进纸伞里,仿佛被吸进去一般,只剩下一把红色纸伞缓缓转动着,仿佛有人手举着,陡然朝路胜射来。

    “没了甄家,我就不信,你一个凡人.....!”尖锐的叫声中,红伞锋利的边缘急速转动,飞速的速度越来越快,越来越急。

    伞面上绣着的粉色梅花随着转动,勾连成一道粉色圆环。隐隐冒出黑气。

    嘶.....

    路胜深吸一口气,双手骤然合在胸口,将周身的血网内气全部收拢过来,汇聚到双手间虚握。

    所有的血网内气,在赤极九煞功的全力催动下,迅速凝聚成一团半透明的红色小球,

    “七日换天....”一道血红细线从路胜胸腹部直冲眉心。

    “神威!!”他双目一厉,汇聚全身力量一掌打出。

    轰隆!!!

    小球被一掌打中,瞬间爆炸,带着巨大的冲击力和红光,朝着红伞爆射而去。

    轰!!!!

    黑气和红光正面撞上,纷纷纠缠着溅射成一道道更加细小的烟气和红影,散落在周边的甲板和尸体上。

    嗤嗤嗤嗤...

    一道道黑气红光溅开,飞落。

    木质甲板一下被点燃,伴随着拘层次的大量毒烟蔓延,整个第一层的大殿门外骤然陷入一片火海。

    轰!

    小半截的楼阁缓缓砸落下来,它被刚才的巨大冲击爆炸炸碎,狠狠撞在甲板上,引发更烈的大火。

    烈焰燃烧中,路胜缓缓从一堆废墟里站起身,看向不远处同样站着的伞女。

    刚才正面全力出手,两人都彻底摸清楚了对方的实力底线。

    同样是拘层次,两人相差半斤八两,路胜难打死伞女,伞女也没法破开路胜硬功防御。

    大火灼烧在路胜周围,被他自然散发的赤极九煞功血网隔绝开。加上本身便有极高的耐热抗性,就算站在大火里也毫发无伤。

    而伞女更是完全无视火焰。浑身流转着的淡黑色气息,正是拘的气息,完美的防御住高温毒烟。

    “我从未见过如你这般的人类.....”伞女神色肃然的盯着路胜。她一只手背在身后,在路胜看不到的地方,她的半截手掌正在逐渐化为焦炭。

    “那么现在你见过了。”路胜平静道。

    “妾身.....还会再来.....”伞女最后轻声道。

    呼!

    伞女整个人瞬间点燃,化为一团火炬,如同蜡烛般迅速融化下来。

    路胜看着对方燃烧消失,面色却没有丝毫变化。

    这是他第一次和真正的怪异交手,也只是略胜一筹。对方自燃,便是他打入其体内的赤极九煞功爆发所致。

    他可以肯定自己多次打破了拘的那层防御层,且彻底用赤极九煞功将对方身体破坏殆尽。

    可惜的是,连续数次都没法将其彻底消灭。最后的自燃,似乎更像是对方的一种脱身手法。

    怪异的不死性....果然厉害....

    “帮主!!”此时身后大殿内的诸多高层才敢出来。

    “快救火!!放吸水伞!”

    “快快快!!药房着火了!!”

    陈鹰和洪明资纷纷跃起,落在路胜身边,陈鹰急速出手,掌风几下便将边上还在燃烧的火焰打灭。

    “没事吧,师弟!”洪明资才稍微动弹下,便剧烈咳嗽起来。

    之前外面路胜和伞女打得惊天动地,整个甲板都打成一片火海,还有大量的拘层次的毒烟四散,他们根本不敢出来。

    现在伞女在众目睽睽之下自然消失,想来安全了,才赶紧出门。

    “没事。想不到随便出来一个怪异,就能和我不相上下。”路胜沉声道。

    “那个,可不是普通怪异。”洪明资摇头道,“师弟有所不知,那伞女,乃是红坊副坊主,是仅次于坊主的最强者,你能和她打成这样,已经是不可思议了。”

    “副坊主?”路胜顿时释然,他之前也曾经和快要接近成怪异的宋家庄小女孩交手过。

    那小女孩就算对那时的他也不堪一击,他不相信提升到了怪异后,拘的层次会强出这么多。

    “红坊和甄家动手,元气大伤,怪异都几乎被磨灭,估计这也是她们副坊主亲自对我赤鲸帮出手的缘故所在。”陈鹰低声道。

    面对此时的路胜,他的态度,不知不觉的变得多了一丝恭敬。

    这是对帮主之位的认可,但更多的,还是对路胜实力的认可。

    “师弟,我们务必得尽快安排好退路,赤鲸号已经成了众矢之的,就算没有红坊,也会有其他势力找上门,没了甄家做后台,我们撑不住...咳咳咳...”洪明资一口气急声说了大段的话,最后还是忍不住咳嗽起来。

    “知道红坊的总部在哪吗?”路胜沉声问。

    “师弟的意思是....?”洪明资有些跟不上路胜的意思了。

    “如果有可能,可以去试探一下。”路胜低声道。

    “万万不可!红坊坊主实力强大,比起伞女要强出不少,是能和甄家世家家主相提并论的强横存在。”洪明资急忙劝说道。

    “那它怎么不出手?”路胜反问。

    “因为....想必是认为我赤鲸帮不值得他亲自动手吧?”陈鹰迟疑道。

    “我觉得不是。”路胜摇头。“他们对我们出手的原因,在于甄家逃了,所以他们想要从我们这里找寻线索。如果我没猜错的话,红坊坊主要么绝不轻动,要么便是亲自出手,早就追击甄家去了。”

    “这个.....师弟所言,有道理,他们之所以对我们出手,无外乎目的在于甄家掌握的宝物。若是不出动主力,面对甄家也只是送上门的肉,毫无用处。

    所以一旦追击,就必定会出动全力。”洪明资迅速一口气说完,然后才低沉的咳嗽起来。

    “这么说,只要确定他们主力离开了,就能知晓红坊坊主在不在。”陈鹰点头肯定道。

    “从副坊主亲自对我们赤鲸帮出手,便可以推断,有六成以上可能,红坊主力离开了。”路胜平静道,“否则,如果我是红坊坊主,知晓甄家可能离开后,而赤鲸帮可能有留存线索,那么我要做的便是第一时间对赤鲸帮出手,雷霆一击,全部抓住人后审问。

    而不会是温水煮青蛙一般慢吞吞的试探,然后从边缘出手。最后才真正出动袭击。这样太浪费时间了。若是猜错了也大不了就是和甄家大战一场。”

    “不错,师弟推断不错。”洪明资赞同点头。

    “那眼下我们.....”陈鹰询问道,目光看向路胜。

    “现在试探确实危险,先收拢产业人手,我们找外援!”路胜眼神一眯,低沉道。

    “师弟是说,投靠其他世家?”洪明资一怔,“可他们愿意收下我们吗?”

    “我赤鲸帮有着最大的北地情报网络,还有现成的各式各样资源人手,他们纵然从其他地方调人来,也绝对不如我们经营北地数十年根深蒂固。投靠不一定得重用,但一定可以保全自身。”路胜平静道。“就看投靠哪家势力。”

    此时赤鲸号上的大火也被船侧面吊起来的一个巨大水盆,一盆盆的全部浇灭。

    残余的没死完的帮众们,纷纷出来,面色惨淡的搬运尸体。大量尸体都被烧焦了,有的地方连整个甲板都被烧穿,只剩下一个个大小不一的坑洞。

    内务使们迅速发挥作用,指挥众人整理现场。

    路胜看着眼前的狼藉一片,心头若有所思。

    “甄家既然放弃了我们,我们也不用讲什么仁义忠心,师兄,陈鹰,麻烦你们去安排下吧,明日我们去拜访城内的其他势力代表。重新打通一条路。”

    在红坊一时间无法覆灭赤鲸的前提下,路胜为赤鲸帮争得了一份可能扭转局面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