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一百一十六章 转投 下
    萧红叶摇头感慨道:“帮主有所不知啊,徐家上阳家都极强,半斤八两。但单看徐飞虹和上阳九礼,单单这两位的个人实力,徐飞虹小姐怕是再过多少年也赶不上上阳九礼的一半修为。”他一副推心置腹般小声解释。

    “老哥也是看老底你面冷心善,和我早夭的弟弟一般,便也提点你几句。

    日后,多和那九礼小姐打好关系,这一位乃是如今上阳家当之无愧的第二天才。或许用不了多少年就能突破拘级,得了这一位的青眼,说不得老弟日后的日子好过许多。”

    “哦?”白风道人在一旁顿时面露惊容。“难道九礼小姐,居然快要突破七纹境界了!?”

    “也不知是真是假,十年前,上阳九礼小姐便已经到了五纹层面,堪称上阳家第一天才,要不是那一位后来居上,现在估计也无人能破其记录。七纹,怕是不远了....”萧红叶轻声道。

    “这七纹五纹,不知道是....?”路胜心头微动,知道可能触及到了世家中的实力层次划分,赶紧出言问。

    “路帮主不是已经至少踏入三纹境界了,怎么还不知道这个?”萧红叶顿时一愣。

    “在下只是误打误撞.....”路胜摇头。

    “误打误撞也能踏入三纹境界,路帮主出身的家世...果真不凡!”白风道长感慨。

    “呵呵,白风司长说笑了。”路胜心知他们是将自己当成了某个世家传承子弟,也不点破。他也明白,自己以普通人的身份和伞女大战成平手,已经完全超脱了凡人层面。对方有此误会也属正常。

    “路老弟有所不知,这纹,便是对拘层次的细分。”萧红叶解释道,“所谓拘,乃拘束之力,世家中人,传承神兵,神兵光耀之下,按照不同的契合程度,从而产生不同的层次级别资质。”

    “萧员外所言极是,像上阳九礼这般的契合极高的天才,可谓是百年难得一见。”白风道人赞同道。“虽然世家子弟生来便是拘层次,但修行后提升境界,也能掌握更多传承之血。一般成年后能达到双纹就算不错了。大部分世家子弟都只是最基础的单纹。”

    “也就是说,拘层次,共分七纹,三纹以上便能算高手?”路胜追问。

    “这个自然。就如红坊副坊主伞女,原本我等还以为伞女顶多双纹,毕竟一个区区怪异晋升而来的鬼物。却不料.....

    若是没有路帮主与其交手一趟,日后我等和伞女动起手来,怕还真是要吃大亏!”白风道人感慨道。

    “确实如此。”萧红叶也赞同道。

    两人在一边聊,纯粹将路胜当成了世家子弟,也让他不经意间了解到了不少关于世家的内幕情报。

    拘分七纹,主要也是源自于达到拘层次后,体表浮现的黑膜上纹路。

    而且,和北地世家甄家不同,甄家全部人口加起来,也不过十几人。而中原九家,能霸占中原最繁华富庶之地,自然实力雄厚得多。

    不说别的,光上阳家摆在明面上的力量,就有五十多家族成员,其中三纹以上的,有声名在外的就有八人。

    其余八家其实也实力相差不大。

    三人在亭中聊了一阵后,便提到了凡间武学。

    “我等修炼凡间武学有何用?苦修数十年上百年,也打不破拘的单纹层次黑膜。主要还是养生功延年益寿,才是正道。”白风道人摇头晃脑道。

    “也不尽然,除开养生功外,凡间还是有不少技击之术,值得学习。就如路帮主对阵伞女时,不也是主要依靠的凡间技击之术?”萧红叶反驳道,他把路胜内功和硬功堆积叠加在一起的强大防御,当成了拘层次的黑膜,而赤极九煞功的强横内气,加上恐怖的爆发力量,则是被当成了一般的技击之术。

    路胜也不说破,只是轻叹道。

    “技击之术,确实有不错效果,只是比起世家天生之力,还是差了太多太多。”他这是由衷感慨,为了对抗最低层次的拘级力量,他花了多少心思,多少心血。换成一般常人,不苦修个两百年以上,一个照面就能被伞女撕了。

    功力不到,连拘层次都破不了。

    “这个也是....说天生之力,这趟甄家若是能保住赤龙劫,怕是能真正实力大增了。掌握两把神兵....啧啧,世家子一出生便有双纹之力,简直可怖。”萧红叶感慨。

    “甄家这趟要是翻了身,当年被驱逐之恨,必定会找机会报回去。嘿嘿嘿,那时候就有好戏看了。”白风笑道。

    “确实,以甄家的阴毒,还真可能有好戏。”萧红叶也笑道。

    路胜听得心头一动,这世家的力量,难道是来自于神兵?夺取新的神兵,还能提升世家子弟出生的天生力量?

    他看向萧红叶,这一位从头到尾似乎都在有意无意的将话题朝他想要了解的方向引。

    对方白白胖胖的笑脸上,总是一副亲和无害的模样,似乎对自己真的有所善意。

    “对了,还没请教萧员外的出身是...?”路胜忍不住还是当面问了出来。

    从一开始,白风道人便没有介绍萧红叶的背景,但他却能知晓这么多内幕,显然非比寻常。

    “路老弟还是忍不住了啊?”萧红叶顿时折扇掩嘴,嚯嚯嚯的笑起来。

    “老哥我不过无忧府一小小主管,可比不上那两位骄阳般的世家骄子。”

    “无忧府?”路胜心头一愣。

    他几乎是瞬间便联想到一个名字:无忧王。

    柳家姐妹,还有李顺溪,都是和无忧王扯上关系。柳家姐妹被追杀,李顺溪被抄家灭族。都是这无忧王一手造成。

    眼下这无忧王居然还能和世家扯上关系,其中代表的层面,路胜心头也是有了底。

    一番闲聊,用过膳后,路胜带人离开都尉府时,已经是晚上亥正时了晚上十点到十一点。

    都尉府的人准备好了牛车,送路胜等人回赤鲸号。

    车上一路无话,直到回了赤鲸号上,洪明资带头前来迎接。

    一众帮中高层少了大半,赤鲸号上的大火废墟也收拾得差不多了,还有人在搬运新的物品上阁楼。

    船甲板上隐隐传来阵阵哭声,那是帮中牺牲掉的子弟家属。

    路胜下牛车时,远远看去,之间甲板上不断冒起一道道白烟,全是祭奠亡者而烧的火盆纸钱烟气。

    “如何师弟?”洪明资迎上来问。

    “选了上阳家,已经确定了。代表上阳九礼已经亲自前往红坊,我们只要等待消息就好。”路胜迅速回答。

    “那就好...那就好!!”洪明资狠狠松了口气,他身边的好几个长老也都面色松弛下来,显然之前一直都紧绷着。

    “帮主,恐怕我们还闲不下来,帮中之前死亡人数太多,不下百人,这趟抚恤费上....”一位长老上前道。

    “每家一百两银子抚恤,实在太过困难的,以后登记下来可以多加照顾。”路胜随意道。

    “好!”长老点头。

    路胜又叮嘱了句。“务必不能亏待了为帮中出生入死的兄弟们。”

    他这样的安排,在当下的环境中,算是很厚道了。

    一般帮派若是人死了,家里补个十几两银子算是很好了,哪里像他这样一口气就是几十万银票丢出去。

    “好了,师兄,我们先回船上细说。”路胜提议道。

    其余几人纷纷跟着他,进了赤鲸号阁楼的第四层一间书房里。

    路胜将这趟得到的收获,大概的给洪明资讲了一遍。

    “眼下我们的处境不是很好,就算上阳九礼没想法,但我们作为曾经跟过其他世家的势力力量,早晚会被换成他们的人把握帮派。”洪明资皱眉道。

    “这点短时间还不用担心,上阳家估计也就是来北地占个桥头堡,本身并不会有多少力量分摊过来。”路胜回道。他选上阳家,主要便是看上阳九礼更强。能够在短时间内镇得住场子,否则红坊那边没来得及招呼,直接对普通弟子下黑手,他还真没办法抵御,实际上对赤鲸帮来说,选择哪个世家都相差不大。

    “这么说来,北地会短时间陷入空档?”洪明资沉声道。

    “或许吧,甄家带着宝物跑了,我们接下来还要看上阳家态度如何。这算是换东家了,很多东西都得小心些,免得犯了忌讳。”路胜平静道。

    “应当如此。”洪明资点头,他低头又咳嗽了几声。“只是那红坊,我怕不会这么善罢甘休。”

    “这便是该由上阳家处理的事。”路胜回道。他将上阳家的石牌取出给洪明资看。

    两人一阵细聊,也大概分析清楚了其中一些形势。便前往大殿,将这个消息公布给了其余高层。

    “也就是说,红坊的事,就这么算了?了结了?”陈鹰第一个询问。

    “赤鲸帮经此一役,元气大伤,必须得休养生息了。等到天亮,应该就没事了。”路胜坐在座椅上,长吁一口气。

    “上阳家,能起到的效果主要是抵消红坊的麻烦,其余的还是要我们自己安置处理。至于管理上,估计会比之前甄家在的时候还要松。”

    “还是先将帮中兄弟的后事安顿好,再说吧。”洪明资叹气道。他虽然不担任帮主之位了,但依旧是路胜师兄,赤日门高手,说话还是有很高的影响力。

    “师兄所言极是,是该清点一下帮中情况。”路胜点头。

    只等上阳九礼确定了红坊那边的情况,他便打算好好掌握整个赤鲸帮,处理善后之事,这趟虽然被错认成世家子弟血脉,但却得知了不少隐秘情报,他需要好好消化一下。

    最珍贵的,便是对自己在世家子弟中的实力定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