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一百一十七章 平稳 一
    “驾!”

    灰黄色的山道上被马蹄溅起阵阵灰尘砂砾,一匹健壮的黄骠马在山道上飞驰而过,带起的疾风压得路边两侧草头下压。

    黑色劲装蒙面的骑士浑身大汗,额头鼓起细细的黑色青筋,背心早已被汗水湿透。

    “着!”忽然一声低喝。

    一道黑色石块凭空从侧面打过来,劲力奇大,正中骑士左肩。

    嘭的一下将其狠狠打落下马。

    希律律!

    黄骠马长嘶一声后,度更快的惊恐逃离了。只留下摔下马的黑衣骑士勉强从地上爬起身。

    砰!

    一只穿着马靴的大脚狠狠踩在这人肩膀上,将其再度按了回去,趴在地面。

    “无忧府的小卒子,哟,还是黑衣卫传讯!”一个穿着污秽邋遢的光头和尚从路边草丛跳出来。

    他一把熟练的将黑衣骑士手往上一提,锋利如刀的指甲在其小臂上一划,顿时划破衣服和皮肤,和着血抽出来一张细小的黄色皮纸。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黑衣骑士从奔驰的马匹上被砸下来,身体撞在了好几块石头上,早已经是重伤在身,此时嘴里也开始吐血,眼看快不行了,但他还是不甘心,瞪着眼睛厉声问。

    “我们?打了这么多次交道,还没清楚吗?”那和尚肥头大耳,一身袈裟上全是黑一块灰一块的油污,闻言后顿时笑了。他也不再理会黑衣骑士,看向手里翻出来的那块皮纸。

    “让佛爷看看是些什么情报,甄家逃离....北地大乱....上阳家进驻....”

    “你们是云州余孽....!”黑衣骑士顿时想起了什么,睁大眼睛。

    噗!

    他胸膛一下被肥和尚一脚踩塌陷进去,顿时没气了。

    “大师!”不远山壁处又转出来几个人,看到这边地上有人,也赶紧跑过来。

    其中最前面的一人,眉清目秀,容貌俊美,皮肤白皙细腻,一看便是养尊处优惯了的贵公子,身上穿着的一身麻布衣服和其人看起来格格不入。

    “李公子来了啊,喏,碰巧抓到一个无忧府的小卒子。还以为能得到什么有价值的情报,没想到就是些和我等无关的大事件。”肥和尚无趣的将手里的皮纸丢给来人。

    这李公子正是才从沿山城离开,在中原和北地之间的区域游荡许久了的李顺溪。他身后跟着的,赫然是形容外貌极丑的柳家姐妹。

    北地和中原之间的地形极其复杂,山林草原森林,应有尽有,李顺溪也是运气好,几次濒临绝境,遇到鬼物怪异之类,不是侥幸依靠自身技艺逃脱,就是碰巧遇到了同样孤苦伶仃的柳家姐妹。

    三人因为共同的仇人无忧王,而合流在一起,中途在一处破庙里借宿时,又遇到了眼前这个自称清水大师的肥头大耳莽和尚。

    “清水大师动作太快了,若是能留这人一个活口,或许我们能从他口中知晓无忧王接下来的动作。”李顺溪苦笑道。

    “我们和无忧府对抗已久,该知道的都知道,你和柳家小娘子老实跟着和尚就好,等到了地方就知道了。无忧王倒行逆施,做下太多伤天害理之事,想要讨伐他的志同道合之辈数量不少。”肥和尚清水大师笑道。

    “只是我们力量微弱,就算加入大师你们一边,又能起到什么作用?”李顺溪无奈。

    “那可不一定。柳家小娘子可是很信任你啊...有的东西,你现在还不知道,不过以后就慢慢明白了。”清水大师颇有深意的看向李顺溪身后的柳家姐妹。

    两姐妹中的妹妹有些羞赧的低下头,姐姐却是冷哼一声,似乎极为不满的瞪了眼妹妹。

    要不是这妮子被李顺溪迷得晕头转向,他们怎么会把家里最珍贵的那样东西,分出一半融入李顺溪体内。等她现时,已经太晚了。

    “好了走吧,无忧府的高手应该很快又要追上来了。我们必须赶到目的地。”肥和尚催促道。

    “也好,若是在下真有一日能报仇雪恨,必不忘大师今日指路之恩。”李顺溪对着清水大师恭敬一礼。

    “走啦走啦,别磨蹭!!”清水大师却是不接他行礼,避开后摆摆袖子朝远处走去。

    李顺溪苦笑一声,回头朝柳家姐妹看了看。

    “两位姑娘,一起吧?”

    “恩。”柳彩云赶紧羞赧的应了声。

    柳琴火大的双手环抱大踏步越过李顺溪,朝肥和尚追去。

    大宋唐宗九年,北地甄红之乱平定。世家空虚,鬼物逐渐开始滋生猖獗。

    没有了神兵镇压的北地无力保证商路通常安全,很快有了没落衰退之意。大量皮毛特产堆积无法运出,粮食进购数量大幅度下跌,整个北地渐渐开始陷入粮食危机。各类生活物价大幅度提升,百姓过得苦不堪言。

    沿山城,金光塔。

    高达九层的金光塔顶,路胜一身白衣,大袖飘飘,站在观景台上眺望远方。

    偌大的沿山城在这个高度下尽收眼底,如同一大块模拟沙盘,大片大片的红色屋顶占据了大部分视野,只有少数建筑物异军突起,多是什么高塔高楼,石碑装饰物等。

    “这饥荒若是再不加以遏制,怕是越来越严重了....”路胜眉头紧蹙,沉声道。

    他身后塔顶的小厅内,洪明资正拿着筷子慢慢吞吞的夹着桌上的菜肴,一口一口的细嚼慢咽。

    “现在已经出现流民了,抢夺财物事件越来越多,不过这应该是官府衙门担心的事,我们只要做好本职就行。”

    路胜点头,转过身:“上阳家对北地明显不怎么上心,上阳九礼小姐驻守在此期间,从两个多月前红坊退却到现在,她和我连一次面也没见过,全部在闭关苦修。”

    他继续道:“这样有好有坏,好处是不应担心夺权,坏处就是有什么事,除非特别重要紧急,否则驻守的世家高手和没有没什么区别。”

    “这样不是更好?”洪明资随口道,“我赤鲸帮完全可以独占北地。”

    “商路萎缩,独占利益还不如以前,又有何用?”路胜摇头。“师兄你这是不在其位,反倒什么都放下了。”

    “不是放下了,而是我们现在确实力有不逮,没了甄家那样的本土家族镇压,上阳家顶多能保证我赤鲸帮正常运转,但日益滋生的鬼物怪事却不会出手。我们终归是普通人,无能为力。”洪明资端起酒杯轻轻抿了口。

    “是啊....上阳家终究只是中原世家...”路胜点头。红坊退却后,坊主迟迟未归,他在北地最大的对手,便只有伞女。

    一个月前从上阳九礼前往红坊一趟后,他也再度找过卓文宇联络搜集阴气物品,可对方像是消失了一般,显然要么是被红坊现,要么是他本身不同于曾经,身份地位和曝光度都太高,卓文宇放弃了。

    那小鼎也就这样一直落在路胜手里,他研究了一阵,没什么现,便丢在暗箱里不去管。

    只是如此一来,阴气的来源就断了。

    “对了师兄,我要您帮忙找的东西,有线索了吗?”路胜忽然问。

    “搜集古董啊....倒是又找到几家,不过都和你之前去见过的差不多。我怕你还是找不到喜欢的。”洪明资摇头道。

    路胜对外宣称的是自己喜欢古董收藏,之前还举行了一次鉴赏会,依旧没什么现。

    “确实....”他也感觉这样撒网式的乱找,效率太低。

    “报!”忽然楼梯进出处,一劲装帮众疾奔上来单膝跪地。

    “启禀帮主,萧红叶萧员外酒宴,来请帖。”

    “萧红叶?”路胜唯一愣神。

    这位无忧府的大管家,突然冒出来搞什么酒宴,也不知又想做什么。

    “请帖拿来。”他淡淡道。

    那帮众马上恭敬上前,将请帖递给路胜。

    接过帖子,路胜轻轻翻开,只见上面大约的写了一些相关内容。是指要事邀请他相商。

    合上帖子,他沉吟了下。

    “今夜我便去见见此人。无忧府,这个介于世家鬼物和凡人之间的势力,显得颇为神秘。这之前都是直言有事相商的小会,这酒宴还是第一次,倒是要看看这位萧红叶管家有什么意图。”

    他现在执掌赤鲸帮,权柄颇大,不时也会和白风道人,以及萧红叶接触商谈,一些棘手的麻烦都是由他们三人合力确定。这便是所谓的小会。

    “师弟心中有数便好。”洪明资点头。

    路胜点头。

    两人在塔顶休憩了一阵,路胜又处理了下相关的帮务,快要正午时,便乘车朝着家中赶去。

    烈日当空,天气已经彻底进入炎热季节。

    路家在沿山城也站稳脚跟,路全安听从路胜建议后,囤积了不少粮食,此时倒成了重建家业的第一桶金,借着这一大笔钱,又开了不少店面,直接干起了药材生意。

    北地正好不少药材货物囤积,能运出去的都是极少,价格暴跌,便被路家大量收购。而赤鲸帮需要药材缺口很大,路胜便暗中稍微分润了些生意给路家,算是展不错。

    路胜乘着马车在城中行进了一阵后,很快回到路府。

    马上便有小厮上前迎接。

    “大公子回来了啊!”

    “家主呢?”路胜下车随口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