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一百一十八章 平稳 二
    “家主正在园中休息。”小厮赶紧回答。

    路胜点点头,走进府门,却是忽然微微一愣。

    大门后面的正中间地上。

    一直很少接触的路莹莹,此时居然正跪在府邸中央的空地上,烈日暴晒,咬着嘴唇一声不吭。

    她本来一直都是白皙干净的形象,此时也被晒得浑身满是汗水,衣服紧贴在身上,蓝色的外衣背后还有一层白花花的盐,那是汗水被晒干后留下的颗粒。

    “这是...”路胜皱眉,随手招来边上的一位侍卫。“五小姐这是做什么?”

    侍卫无奈回答道:“五小姐和书院的一个书生好上了....唉....”他隐晦的指了指肚子。

    “怀了孩子,那书生也不见了,听说是被关在了家里,那边死活不同意,还骂五小姐很多难听的话...老爷知道后大雷霆,在家吵了一通,还说气话不认她这个女儿,让她滚....”

    路胜眉头皱得更深了,之前他也听说了路莹莹和一个书生好上了,似乎那个书生模样家世都极好,原本还以为会一切顺利,好歹找了个良缘,却没想到闹成现在这个情况。

    “行了,你继续吧。”路胜大概知道了点脉络,大步走进堂屋,从挂着富贵满堂牌匾的大堂侧面走出去,便是路府现在的园子。

    路全安正坐在花园一角,面色铁青,手里一直把玩的两颗铜球,也是紧握着不动。

    “爹。”路胜大步走过去,在路全安身边的一张石凳上坐下来。“五妹的事怎么搞的?”

    “你来得正好!小胜,你五妹和城里一家大户攀上了,还怀了人家的种!

    你说说!你说说!一个黄花大闺女还没出阁就怀了孩子,肚子一天天大起来我才觉,昨天早上逛街时突然呕吐,还昏倒,一查才现有了喜脉,这事现在都已经传开了,说我路家的就是一乡下土户,没教养,没规矩,家里的女孩水性杨花!”路全安一提起这事便一肚子的火气。

    “那书生呢?”路胜皱眉。“知道是哪家吗?”

    “哪家倒是知道,就是不知道是谁!她不说,死活不说。说怕败坏人家的名声!”路全安这才是最气的。人家的名声是名声,自己路家的名声就不是了?这还没过门就胳膊肘只顾人家了。

    “不过一个姑娘家还怀了孩子,让她跪在太阳底下,不是太好吧?”路胜轻声道。

    “小胜你现在应该是有大本事的人了,在这沿山城,我也不清楚你有多大能耐,但之前建议让我屯粮这种眼光,想必不会混得太差。你帮我查查,看到底是哪个坏种祸害的我路全安的女儿!我路家虽小,但也不是好欺负的!”路全安也是火气上头了。

    “交给我吧。”路胜点头。

    这家里也是一团乱麻,路莹莹这女孩以前一直都是心性凉薄,性格自私自利,却是没想到这么容易便被人俘获,居然还怀了孩子。

    吃过午饭,他回自己卧房入定修习了一阵,服用帮应的丹药药粉,继续习练内功。

    因为阴气消耗殆尽,他只能修习内功算是巩固功力。

    而硬功方面,他将金纱功那四门硬功全部修成后,之后再修其他的硬功,如宝桩功,却现没效果了。

    经过仔细研究,他现,自己修成到这个程度后,其余的那些硬功修习过程中需要的刺激,对自己已经彻底没用了。

    如其中一门硬功,要修到最高境界就必须要以铁鞭抽打自身。可铁鞭对于现在的路胜而言,把鞭子抽断了也毫无伤害。

    还有一门云刺手,大成后将手掌不断对着不满尖刺的铁板击打,可将铁刺打断。

    但路胜现在一巴掌下去,不要说铁刺,就是铁板也直接打出一个巴掌印。

    这种硬功能达到的境界已经对他毫无用处了。

    他现在习练功法,也就是熟悉巩固,实际上一般武功对他已经修无可修了。

    硬功没了用处,路胜便开始试图研究帮中囤积的内功心法,以便突破第九层的赤极九煞功。

    可惜,到了他这个功力层次,要想进入下一层,他感应着需要的阴气实在太多,一两件普通阴气物品,根本不够。这才是他不断试图寻找阴气物品的关键。

    完成每日的修行任务后,路胜缓缓起身。

    巧儿给他专门又做了冰镇酸梅汤送过来。

    “五小姐还跪着么?”他随口问了句。

    “还跪着呢....”巧儿小脸上露出一丝不忍,“老爷下了死命令,不让任何人靠近帮她,她要跪就让她跪死在那。”

    路胜摇摇头。“你去给五小姐送点水,就说是我的意思。”

    巧儿顿时一喜。

    “是!”她也早就看不下去了,一个怀孕的女子跪在骄阳下暴晒,这是要让她跪到流产啊。

    但既然路胜说话了,想必家主也会给他一点面子。毕竟现在路家实际上权威最重的就是大公子了。

    巧儿放下酸梅汤急匆匆的跑出去,路胜无语摇摇头,端起碗一饮而尽。

    稍作休息了下,他便离府乘车前往萧红叶住的萧府。

    他作为上阳家的代言人,萧红叶是无忧府的代言人,而白风道人则是朝廷皇家的监察司司长。

    三人一起便可决定整个北地大部分的形势稳定。所以这样的聚会不说多,但也不少。

    路胜还没到萧府,便听到阵阵丝竹之声远远飘来。等到了府邸门前,萧红叶带着自己的小妾主动迎出来。

    “路兄快请进!我和白风老道可是等你等得酒菜已冷了啊。”萧胖子笑眯眯的抱怨道。

    “萧员外说笑了,怎么敢劳您和白风老道久等。”路胜也微笑回应道。“先进去再说。”

    两人一起进来府门,一路家丁守备下,穿过回廊,走进最里面的一处小厅。

    白风老道早已在小厅内等着了。除他之外,座椅上还坐了一个剑眉星目的长年轻男子。此人看着路上进门,也是一脸傲色,就算是面对萧红叶,也爱理不理,如同没看到两人进来一般。

    “快请坐,请坐。”白风赶紧起身笑道。

    “这一位是?”路胜看向那年轻人,他们三个的小会,让这外人参加,必定有缘由。

    “这一位是游历诸国的剑道高手,凌峰凌公子。”白风老道介绍道。“凌公子虽然出身以刀法著称的凌家,但一手银纱剑术威力非凡,正四处挑战成名大家。听闻路兄刀法过人,能胜过曾经的北地第一高手洪明资洪帮主。所以特地前来请教。”

    白风老道笑脸里似乎隐藏了某种不清不楚的东西。

    路胜心头一凛。他其实不是什么世家血脉,而是普通人一步步攀登上来。

    一直以来他都有些担心被人现底细,一旦被人现他是从凡人苦修上来的顶尖高手,而且居然能和世家之人对抗,那随之而来的后果和反应,几乎无法推测。

    眼下白风居然找来一人,说要挑战他,这就不得不让他有些猜测,猜测白风是不是现了什么。

    “路帮主。”那凌峰缓缓起身,手握住背后剑柄。“久闻北地剑王之名,虽然只是一介凡人,但总归会有些可取之处,没想到转眼便被你取而代之。不过倒是正好,你我都是世家血脉,正好公平对决。不知阁下意下如何?”

    路胜目视此人,其面容虽然傲然轻蔑,但动作和气息却极其凝重谨慎,显然绝不是像他表现出的这么傲慢,当下心中更是肯定。

    “凌公子剑术高绝,可惜本帮主不用剑。”他淡淡道。

    “路帮主何故推辞,在下一路行来,挑战名家不下上百人,听闻路帮主的黑膜乃是极其罕见的彩色,这才前来求教。难道您打算避而不战?这可不是一帮之主该有的气魄。”凌峰沉声道。身上气息越锋锐,整个人仿佛一把出鞘之剑,浓重的深沉锐气有些咄咄逼人。

    “不过是一场切磋而已,路老弟也让我等再见识见识当初大战的风采嘛。”萧红叶跟着笑道。

    “不错不错,早就听闻路兄一手换天刀法霸道绝伦,威力极强,当初观战也只是远远看过一次,可没机会第二次好好观摩。”白风老道跟着道。

    “路帮主何意?”凌峰双目凌厉的盯住路胜。

    路胜看了看萧红叶和白风,又看了看凌峰握剑的手。沉吟了下。

    “也罢,既然两位老兄都要见见我擅长刀术,路某便和凌兄切磋一二吧。”

    “既如此,我们去地下校场,萧某在这府邸下方,还挖了一个大校场专用习练武功。今日正好派上用场。”萧红叶马上提议道。

    “不用了。”路胜转过身,看着凌峰微微一笑。“其实横竖不过一招的功夫,就在这里算了。”

    “!!!”凌峰一怔,陡然间感觉全身毛孔寒毛直竖,仿佛整个人被某种恐怖凶兽盯住,他心头大惊,脚下使力猛地朝左躲去。

    轰隆!

    一道巨大的黑色爪影轰然按在他额头上。

    完了!

    他心头最后闪过这个念头。

    轰!!!

    整个小厅墙壁上直接破开一个大洞,路胜单手抓住凌峰头部,将其猛然砸在坚硬的石墙上,脑浆和血水一下炸开。洒了一地。

    噗....

    他的右手已经膨胀为常人的两倍多大小,已经变得不似人类了,抓握住凌峰缓缓将其从墙上扯出来。

    “看,已经结束了。”路胜微笑的看向白风老道,伸出舌头舔了舔溅射在唇边的血水。

    白风正坐在座椅上,手紧紧握着扶手,面上的笑容渐渐变得僵硬起来。

    凌峰死了。

    萧红叶脸上的笑容也没了,虽然只是一个到处挑战的没落世家子弟,但终归是世家之人,路胜说杀就杀,居然没有一点顾忌。

    凌峰的黑膜甚至都没能拖延点时间,仿佛黑膜根本不存在一般,便被路胜用蛮力彻底破掉。没了黑膜,便没了不死身。

    最重要的是,凌峰死就死了,可死得太快,以至于他们根本没看清楚路胜的底细,就完了。

    “路帮主...当真是北地第一高手,嚯嚯嚯...”萧红叶怪笑几声,打破尴尬。

    “这话说说就行,真要传出去不被笑掉大牙。”路胜谦虚道,收回手,在凌峰衣服上擦了擦污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