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一百一十九章 解决 一
    说他路胜是凡人中的第一高手,或许还行,但在有上阳九礼镇守的情况下,还有面前摸不清底细的两个笑面虎在,他真要认为自己是什么北地第一高手,那就是真的脑子被夹扁了。

    “我们还是换个地方再说吧。”萧红叶提议道。

    三人迅换了个房间,至于死了的凌峰,没人再提,等到几人离开后,转眼便化为了黑灰燃烧殆尽。

    凌峰至少有双纹实力,路胜一掌抓出时,感觉到手下像是抓了一层极其滑溜的鱼状物,他一力,赤极九煞功直接打进其体内,震荡和血网同时特效作,将凌峰钉在原地。

    也就是说,普通高手一旦被他抓中,两大特效爆,就再也逃不了了。

    凌峰便是如此,一身实力还没挥出来,便被路胜抓住机会一掌毙命。

    看起来他似乎是被头颅打爆而死,但实际上尸体内部早已布满了赤极九煞功的大量内气网。没有内气,光靠硬功蛮力,不可能杀死拘层次的存在,必须两者辅助配合。只有阳属性的内功,才能有效的杀伤对手。

    三人换到一个新的似乎是收藏间的地方。房内摆满了各式各样的花鸟虫鱼雕塑。都是根雕,看起来奇形怪状,栩栩如生。

    “嚯嚯嚯,在下也就这点收藏兴趣了,两位莫要见笑。”萧红叶折扇遮着嘴笑道。

    “哪里,萧员外爱好独特,没想到还是根雕高手。”路胜笑着夸赞了几句。从这些根雕上,他明显看出和萧红叶一样怪异的独特风格,再加上细节处可看出雕刻时间不久,且都是同一手法,猜出是萧红叶亲手雕刻的,并不难。

    “路帮主谬赞了。”萧红叶两眼眯起,然后挥退周围仆役侍女,

    等到所有人都离开,收藏间里只剩下他们三人,他关好门窗,才示意两人坐下说话。

    “说起来,这次请两位前来,便是商量日后的法祭一事。”他笑眯眯的细声道。

    “法祭?”白风老道眉头皱了起来,“这么快就要开始?不是十年一次吗?”

    “这不是在提前预先商量吗?”萧红叶笑道,看了看路胜。“路帮主,这事还得你全力配合,你可是第一手准备,可有什么安排?”

    法祭?

    路胜面色不变,心头却是完全茫然,他压根就不知道什么法祭,而这似乎是世家子弟中所有人都知晓的常识。看这两人的意思,似乎还是最普通常见的常识。

    “我能有什么安排,还不是全看您二位打算?”他心中微动下,嘴里道了句模拟两可的话。

    “距离我无忧府的法祭,还有六个月,倒是不急,之前赤龙劫血祭消耗太多了,我家主上有些暴露了,所以此事还得看两位才是,风波不能太大。”萧红叶笑眯眯道,“我们无忧府,愿意以假银丹一百颗为代价,作为这次的总酬劳。”

    “假银丹!”白风老道顿时低呼一声,面色有些讶然。“还真是大手笔,无忧府主倒是够大方。”

    路胜完全不清楚什么假银丹,不过不妨碍他装出一丝微微动容之色。

    萧红叶似乎很满意两人流露出的神色,笑道:“这趟需要天生十指无月之人最少十个,不论大小。普通活物一百个。主要是不能引起太大的动荡。”

    “这个算是标准份额了,老道没意见。”白风表态,这就代表官面上的朝廷不会有异议。

    而萧红叶视线一下挪到了路胜身上。

    路胜心头隐隐有了一丝猜测,他斟酌了下,还是问了句似乎相关性不大的内容。

    “需要的人,不论大小,是什么意思?”

    萧红叶笑了笑。

    “哦,这是老人小孩都可以,都只是需要心头精血一滴,所以量无所谓。”

    路胜这下明白了。

    这无忧府压根就是在找人活祭!这是要杀人的勾当!心头血心头血,从心脏里取血,那不是杀人是什么?

    他再仔细看了看萧红叶和白风老道的神色,见两人居然都是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就好似在讨论今天中午吃什么一样。似乎言语中的人命不是人,而是某些待宰的动物。

    萧红叶解释道:“我前阵子从云州拉了一百人过来,不过半道上被些小虫子截了,否则这趟也不用在这里找。

    所以这事,还得路帮主多多费心啊....”

    “死囚和罪犯可以吗?”路胜沉声问。

    “当然可以,这个最好,不容易引起麻烦,不过十指无月之人可不是那么好找的。”白风跟着笑道。

    “好了,路帮主,给个明话,你是大头,算七十颗假银丹如何?”萧红叶催促道。

    路胜心中叹息一声,他从来都不是善良软弱之人,可要他无缘无故去害人性命,就为了一个所谓的法祭?他自问还没坏到这等地步。

    但不管如何,一旦拒绝,那就是恶了无忧府,而且看白风的表现,似乎这还是所有世家都认为很平常的事。终归避不开。

    此时他注意到,萧红叶和白风脸上隐隐露出的一丝异色,知道是他迟疑太久,让两人有些怀疑了,便道。

    “如此,十指无月之人我不敢保证,但百人的份额,我倒是可以提供。”他打算从牢狱里的那些犯人身上下手,或者去找找作奸犯科之人,这基数这么大,终归能凑齐百人。

    “这样也行。”萧红叶这才微微从路胜身上移开视线。“那以后每十年都这么定下了?”

    “老道这边没意见,只要无忧府该交的东西别漏了就行。”白风笑道。

    路胜也露出一丝微笑。

    “可以。不过价格方面可不是固定。”

    “这个当然。”萧红叶顿时嚯嚯笑起来。“不知道路帮主需要多少时日?我府上还有两月就举行法祭。”

    “我争取尽快。”路胜沉声道,“萧员外准备好假银丹就行。”

    “放心放心。”

    定下此事后,三人又闲聊了一阵,大多都是萧红叶和白风在说,路胜多听,只偶尔被问及了才表达下自己的看法。

    随着交谈的深入,他渐渐也听明白了。

    所谓法祭,就是世家们每十年必须要做的一次祭祀。是用人命祭祀自家供奉的神兵。若是不进行祭祀,便会导致世家子弟力量虚弱,自身能力下降。

    路胜旁敲侧击了下,也问出了,只要是供奉了神兵魔刃的,都必须要法祭,没有例外。

    所以不管是世家还是妖魔势力,都尽可能的在维持自己辖地稳定繁荣,以便人口繁衍更多。可以随时方便寻找法祭人口。

    毕竟法祭需要的特定条件也会不时的变动。

    得知这个答案时,路胜心头一下全清楚了。

    世家,根本就是披着人皮的怪异妖魔,他们看待普通人,也只是像看猪羊一样,或许顶多比猪羊牲畜稍好点。

    三人聊了一阵,白风老道提前告罪离开,留下路胜和萧红叶两个。

    萧红叶叫来美姬陪同,一只手肆无忌惮的伸进美姬裙底摸着,和路胜在小厅里并肩而坐,看下面侍妾献舞。

    乐声柔和婉转妩媚,也不知是什么乐器演奏,路胜坐在座位上,听起来就像是少女轻柔婉转低吟,像正在雨露承欢时出的妙声。

    他端坐在座椅上,身边靠坐着一胸前波涛汹涌的窈窕女子,虽然环境但他却丝毫没有半点寻欢作乐之情,有的只是心中的一丝丝冷意。

    “路老弟,这里的美姬侍妾都是处理过的货,老弟若是看中哪个,尽可以随意挑选。”萧红叶大手一挥,爽气道。

    “老哥说笑了,路某对这些不感兴趣。武道才是某一生追求。其余琐事,不过浮云。”路胜平淡道。

    他虽然不清楚处理过是什么意思,但看看这里的女子,都是两眼无神,说什么听什么,完全如同自动玩偶一般,便大概明白是什么意思了。

    “现如今,像老弟这般纯粹的人物可不多见了,难怪如此年轻便能踏入三纹层次。”萧红叶叹息道。他端起一杯美酒,敬路胜一杯。

    “老哥谬赞了。”路胜举杯回敬。

    “说起来,这趟专门将老弟留下来,其实是有一件要事,想和老弟沟通交流一番。”萧红叶正色道。

    “请说。”路胜也早就猜到了萧红叶硬功还有事。

    萧红叶挥手,示意周围侍卫下去。只留下献舞和身边把玩的美姬。

    “老弟有所不知,我无忧府通缉的一小贼,最近到了北地。还和云州的一些通缉犯汇合在一起,居然还隐隐得势了。”

    “哦?以贵府的实力,难道还不够解决麻烦?”路胜笑了笑道。

    “那小贼太过狡猾,从不正面相抗,东奔西逃,实在不好解决。所以老哥我想请路老弟帮忙查探关照一下。一旦有现蛛丝马迹,还请第一时间通知老哥。”萧红叶诚恳道。“事成之后,当以我无忧府的无忧花一朵,作为报酬。”

    “无忧花?”路胜不知道这玩意是什么东西,不过想来应该也不会差。

    “只要身体受创不过五层,服用一次就能彻底恢复。老弟还没用过吧?”萧红叶笑道,“这东西我们也每年供应有限,基本不外送,不过老弟自然和其他人不同,你我一见如故,这点小东西,不值一提。”

    “那便多谢老哥了。”路胜抱拳笑道。

    他回想起当初看到的甄意,脑袋都被划开成两块,居然还不死,还能恢复。又联想起之前见到的伞女和凌峰。

    他交手过的拘层次的对手,只有三个,但前两者都近乎不死。凌峰却是一下便被干掉,他也有些摸不清其中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