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一百二十一章 琉璃镜 一
    双手蒙着脸,透过手指缝往外看。

    “我数到十喔”玲玲大声站在夜晚的稻草堆边叫。

    “不准把手拿开啊。”

    “手必须一直捂着脸的,不准耍赖!”

    “快跑快跑,让她来抓我们,哈哈哈!”

    一个个小孩子四处跑开,很快便在满是收割稻草堆的田地里躲起来了。

    玲玲却是不知道,这些小孩子之前便商量好了要捉弄她,好不容易答应和她一起玩,不过是为了捉弄她而已。

    这大晚上的谁还愿意陪一个天生眼睛不好的傻女孩一起玩。

    “一。”

    “二。”

    “三。”

    “四。”

    静寂的稻草田里,只有女孩清脆的数数声不断回响。

    之前躲起来的孩子们,早就不知道从什么角落里跑掉了,偌大的空旷稻田内,就只剩下玲玲一个人蒙着脸,趴伏在稻草堆上数数。

    她只穿了一件薄薄的单衣,晚风吹过有些凉,但她的心却是高兴的,一直以来都没人陪她玩,没想到今天那些孩子们终于接纳她了。

    虽然是要她当鬼去抓其他人,但只要能有人一起玩,她做鬼也没事。

    “七...”

    “八。”

    “九。”

    “十!该我抓人啦!”

    玲玲双手捂着脸,眼睛透过手指缝往外看,高高兴兴的转过身,四处张望。

    田地里一片安静,只有她一个人的声音回荡。

    “让我看看,你们都藏在哪呢?”玲玲慢慢深一脚浅一脚的走着,她本就是先天的眼睛不好,稍远一点的东西便看不清,只有模糊一片。

    此时夜晚只有点点朦胧月光,她手捂着脸,只能透过手指缝看,就更是看不清楚。

    走着走着,她悄悄来到一处稻草堆前。

    “嘿,小远!是你吗?”

    她一下跳过去,朝草堆后面看去。

    稻草堆后空无一人。

    “哎呀,没人啊。”玲玲失望大声道,又朝着另外一个稻草堆走去。

    好不容易,她差点跌倒了,才慢慢挪到第二处稻草堆。

    “陈大牛!是你吗!?”她又一次跳到另一处大一些的稻草堆后。

    还是没人。

    她一个个的找着,很是耐心。

    以前从来没人陪她玩,她家境不好,出身也不好,总是被人瞧不起,平时也没人和她玩,现在终于有人一起玩了,她很高兴,真的非常非常高兴。

    玲玲找啊找啊,不知道找了多久。

    天色渐渐越来越晚了。

    她还是一个人也没找到。

    “你们在哪啊....”玲玲累了。停下来小口小口的喘气。

    忽然,黑乎乎的月光下,在稻草堆的另一端,她蒙着脸透过指缝,隐隐看到有一片衣角躲在那里。

    就在草堆边上,似乎有人就躲在草堆里面。那衣角似乎很像有个孩子身上穿的衣服,很是眼熟。

    “肯定是阿俊!”玲玲心头猜测,悄悄的朝着草堆的另一头走去。

    她脚步很慢,连续几次差点跌倒,都努力撑着没作声。

    直到走到那片衣角的边上。

    玲玲深吸一口气。

    “抓到你了!阿俊!!”她猛地一把掀开草堆,露出躲在里面的那人。

    草堆里,她模模糊糊的看到,一个脸色很白的小孩正站在里面,似乎在朝她笑。

    呼!!

    董琪猛地从床上仰起身,浑身是汗,望着床尾纱帐上的鲤鱼戏虾图。

    黑色的虾和红色的鲤鱼色彩鲜艳,对比明显,就算在黑暗中也能隐隐看到色泽。

    “又做噩梦了....”董琪深吸一口气,这个梦太过真实了,以至于她直到现在还心头噗通直跳。

    侧过脸朝外望去,窗外月光如纱,一轮小月圆盘般挂在天上。

    “大小姐!大小姐!”

    焦急的脚步声迅接近,随之而来的是一阵急促叫喊声。

    “大小姐,没事吧!?”

    是翠屏。

    董琪抹了把额头上的汗水,下了床起身,去开门。

    翠屏是个绑着牛角辫的丫鬟,此时急匆匆的进门一把扶住董琪。

    “大小姐又做噩梦了!?”

    “恩....没事没事的...”董琪苦笑,“对了,我们请的赤鲸帮使者,到了什么地方了?”

    “从沿山城附近出,到这里大概要两天时间,应该快了吧?”翠屏见董琪没事,才松了口气。

    “是啊,应该快了....”董琪握紧手,感觉手心里全是汗。

    ..................

    绿上,两侧树荫密布。

    马车不快不慢在山道上行驶,路胜坐在车厢窗边,随着车子摇摇晃晃的朝着前面赶路。

    赶车的是徐吹,这趟他只带了这一人过来。

    作为飞鹰堂高手,徐吹是最有可能突破通力,踏入通意层次的好手。路胜也打算将其培养出自己心腹。

    一路上两人带了足够多的马料和干粮,一快一慢的朝着茶帮方向赶。

    “徐吹,还有多远到清茶镇?”路胜从腰囊里摸出一瓶金香膏,直接用食指挖了一小块送入口中。

    “回大人,前面翻过这个山头就是,到了清茶镇,就相当于到了茶帮,这附近以种茶为生,到处都是茶山,应该没多远了。”徐吹恭敬回答道。

    路胜点点头,将金香膏收起。

    这东西滋养身体,对硬功外功极其有效,是每日维持状态最佳的补药。他现在每次食用一点点,正好当保养。

    毕竟他一身的硬功太过惊世骇俗,堆积叠加的功法太多。要维持身体这般的强度,光靠吃饭,已经不够了,还要日常滋补一些这类药物。否则时间久了会折寿。那便成了光练不养。

    “好在我修习得有养生功弥补身体,否则光是滋养调理身体状态,就远不是如此简单就能完事。”路胜心中明了。

    感受了下身体体内不断运转的内气,他双目微闭,缓缓运气,意念观想宝瓶气中的整体图。

    “人生有三宝,取宝中之气,化为精,以补先天。”观想图是副白日青天图,只是那大日之中,隐隐有丝丝棉絮一样的花纹浮现转动。

    路胜闭目观想,身体状态迅调整为修习宝瓶气时的特殊状态。

    体内的赤极九煞功本能的排斥一切经脉中的内气,宝瓶气中有好几条经脉都和赤极九煞功重叠,所以生气时极其艰难。

    路胜也不以为意,早有预料。

    他内气早已达到了身体经脉极限,此时不过是硬功大成质变,导致身体产生了一丝变相的经脉拓宽。这才多出一丝空间,能修习宝瓶气。

    修习了一阵后,他睁眼露出一丝苦笑。

    “还是不行....经脉丹田早就填满了,宝瓶气根本没法生出内气,就被赤极九煞功压制。若是不想个办法,根本无法再提升内气功力。”

    坐在马车上,路胜陷入沉思。不修习阴性内功,就没办法调和身体阴阳,这是隐患。可现在体气又总量饱和了....

    “内气内气,是体内按照不同经脉运转,产生积攒的食物精气。是人体力量平日里剩余下来,积累在一起,形成的不同性质能量。

    那么既然是气,有没有办法能将内气压缩提升密度?就像空气这么稀薄,也能在特定条件下被压缩成液态。只要满足足够大的压力和低温。”

    “而内气,要想变成液态,需要满足什么条件呢?”路胜闭目思索起来。

    硬功练得太强,导致身体一旦运功就会变成另外一个形态,他将这个形态命名为阳极。阳极形态似乎误打误撞,让身体满足了压缩的其中一个条件。

    “空气压缩成液态,需要满足的第一个条件,就是高压,要想让液态的内气在我体内流转,这么看来,先便要我身体足够坚韧硬度高,充当容器。这个条件应当可以满足了。

    其次,便是需要一个增压手段。”

    路胜伸出手,手心缓缓浮现出一股灼热的无形内气团。

    他将手举高一些,放到和视线平行,视线透过内气,可以清楚的看到外面的景物都有些扭曲了。

    显然是有某种透明的气体将光线折射扭曲了。

    “压缩的话,我可以选择将内气注入金属盒子...不,不行,金属也可以传导内气。我需要找一种不能传导内气的物质。这个问题有够麻烦了。”

    路胜心中叹口气,收回手心的赤极九煞功内气。

    窗外渐渐从野外树林夹杂茶园,变成了一片片连绵起伏的绿色小山。

    山上种满了大片大片绿油油的茶树。很多茶树都长得老掉了,还没人采摘,显得有些荒凉。

    马车继续往前,很快便赶进一个横竖只有七八条街的古色古香小镇。

    镇子上铺着裂开了的灰石板,店铺大多都关了门,路边不时有烧纸钱的火堆火盆经过。

    路上行人很少,只偶尔能看到几个匆忙的身影。

    “这里就是清茶镇了?”路胜微微皱眉,“这附近不是有飞廉军的一个堡垒驻守吗?这里也处于保护范围,怎么如此萧条荒凉。”

    徐吹摇头:“属下也不知。不过还是先去找茶帮总部吧。这里很久以前就没有我赤鲸帮分舵了。要想找人了解情况,必然找地头蛇茶帮。”

    路胜拿出茶帮给赤鲸帮的求援信,上边盖的是帮主董生平的印信,但信上的字迹,却是娟秀精致。

    “信是一个叫董琪的人来的,按情报来看,董琪应该是茶帮现任帮主的独女。以她的名来求援信,想必一定有所安排。我们按照地址赶去就好。地址是东六街圣茗坊。”

    “是。”徐吹应道,赶着马车一边侧目数着街边建筑物上的路径牌号。

    没走出多远,两人拐了两次街道,便看到有戴着白色头巾的精瘦汉子迎上来。

    “敢问可是赤鲸帮使者大驾?”一个国字脸的汉子上前恭声问。

    “你们是?”徐吹问。

    “我们是茶帮董琪大小姐派来迎接上使的专人,还请上使往这边走。”这汉子笑脸相迎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