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一百二十三章 镜子 一
    三人站在门前等了一会儿。很快门口边有人走进院落。

    “青阳药师在吗?”一个身材瘦弱的白老者跌跌撞撞走进院子,眼圈很黑,看起来萎靡不振的样子。几下便扑到房门前,使劲拍门。

    “于长老!?”董琪见到来人,顿时一惊,“你怎么变成这样子了?”

    那老者似乎这才觉边上站着的董琪,扭头又看了看站在一旁的路胜两人。

    “原来是董侄女,好久不见了啊....老朽有要事找药师商量。不知你们见没见过青阳药师?”

    “没....没见过,我们也是刚到....”董琪小声回答。

    顿时老者颇为失望的吐了口气,问也不问路胜等人身份,转身慢慢走开。

    不一会儿,又接连跑来好几个找药师之人,现人不在,便都感觉异常失望。这些人都是茶帮高层,但都有一个共同的特征,那便是眼圈黑,一副严重休息不好的模样。

    路胜注意到,他们这些人大多都神态惊恐不安,神情恍惚,也不知道是遇到了什么。

    三人在院落里等了约莫半个时辰,终于,一个头花白,驼背佝偻的老人,缓缓走进院落。

    “董侄女....你来了啊...”老者脸色木然,带着一丝青色。“是不是你也想来看看我的宝镜?没事,伯伯这就带你进去看。”他说起话来,明明应该是亲切语气,但他用木然甚至有些呆滞的语气说出,却显得怪异别扭。

    “是这样的,青阳伯伯,我有两个朋友想要也看看宝镜,不知道可不可以?”董琪挤出一丝微笑,冲那老者低声道。

    “可以,怎么不可以?”卓青阳皮笑肉不笑,看了眼路胜两人。

    “来吧,我让你们好好看。”他摸出钥匙,打开挂在房门前的那把大锁,推门而入。

    董琪缩了缩身子,看了眼路胜。

    路胜冲她点头,她才缓缓走进去。

    三人进了房间,里面就是很普通的卧房,唯独和其他房间不同的是,这里多了一面一人多高的琉璃镜。

    这镜子正对着大门,一开门进来,便第一时间看到镜子里映射出的自己的模样。

    路胜倒是没什么稀奇,徐吹却是第一次见着琉璃镜,好奇之下连连打量镜子里的自己,倒是颇为新奇。

    “你们随意看吧....老朽累了,先去休息下..”卓青阳叹了口气,走向床榻,一倒下便什么也不顾,呼呼大睡起来。

    路胜还打算问他事情,但一看这人,便感觉有些不对。此人神态和其他人差不多,也是神情恍惚,说话也有气无力,和董琪比起来,精气神差远了。可既然镜子时他带来的,还日夜相处在一起,怎么也不可能和其他人一样普通。

    他这时也有些信董琪所说的话了。这药师卓青阳,确实有些古怪。

    “先看看镜子吧。”路胜径直走向那面一人多高的琉璃镜。

    琉璃镜外方内圆,外面是方框框架,里面是椭圆的高大镜面,框架都是用铜制成,上边刻了很多细腻繁复的花纹。

    路胜走到镜子前,伸手轻轻顺着花纹抚摸过去。

    方框上刻了三种动物的花纹:凤凰,狐狸,和狗。

    三种动物的体型都被拉得很长,看起来有种怪异的古朴感。且看起来都是在围绕着整个镜面飞舞飞奔。

    徐吹却是有看了看床上已经熟睡了的卓青阳。

    “他居然一点也不担心我们弄坏他的镜子,这可是琉璃镜,是价值不菲的明贵稀罕物。”

    “或许是他知道,我们不可能弄坏镜子吧。”路胜淡淡道。他一把将镜子反过来,巨大的力量直接视上百斤的铜镜底座于无物,轻轻伸手便将其翻了个头。

    镜子后面的铜框上,也有不少动物花纹,除此之外,镜子背面似乎有些粗糙,仿佛有人能用小刀什么的在后面乱画过。

    “这后面....好像有字。”

    徐吹凑近过去仔细看。

    “我见过这种文字,好像是唐文,前朝时候使用过的官方文字,那时候推行过一段时间,不过后面因为不实用,出了很多问题,便慢慢废弃了。”

    “唐文?你认识是什么意思吗?”路胜也有些印象,似乎以前在看过的书里见过某些记载。

    “不认识....属下也是家父生前听老人说起过,因为那时候的家训第一句话,便是用的唐文书写,所以对这类文字蛮熟悉,却不认识。”徐吹摇头道,显然他的家传还是颇为渊博。

    路胜仔细摸了摸那琉璃镜背面的文字,一共只有三个字,但笔画极多,每个字都需要至少十五画以上,才写完。

    “那么,谁有可能认识?”路胜说着,目光不自觉的看戏那个床榻上的卓青阳。

    “我....我去叫醒他吧...”董琪深吸一口气,知道这个时候只能自己上前,不过她虽然害怕,但身后有两人在,加上又是大白天,也不那么心惊胆战。

    路胜徐吹冲她点点头,示意她可以上前叫人了。

    董琪犹豫了一阵,正要走过去。

    忽然便看见那卓青阳直挺挺的从床榻上直起身,双眼睁着,木然看着三人。

    “有事吗?”

    董琪赶紧走近,把路胜和徐吹身份介绍了一遍,见卓青阳依旧没什么表情,便也将镜子后面的那文字的事,说了一下。

    “那个啊....老朽也不清楚是什么意思,只是得到镜子时,便已经刻在上面了,刚开始我还以为只是花纹,后面才现,根本就是另外的人用小刀划上去的。”

    “你真不知道?”路胜走过去,站在床铺边,居高临下看着卓青阳。

    他一脸蛮横,身上肌肉鼓起来一个比老头三个,感觉一只手就能把卓青阳捏死。

    “老朽真的不知道....不过,上使若是想知晓意思,倒是可以找找字典,帮主当初有幸还收集到了一部皇家编著的宋正字典,价值极高,就在书房里。”

    “那这镜子我就先带走,调查清楚后,再还给你,没问题吧?”路胜紧盯着卓青阳,缓缓道。

    卓青阳闻言却是一笑。

    “当然可以,上使随意。”他似乎对自己珍若性命的镜子毫不在意了。

    这人当真奇怪,明知道路胜乃是大帮上使,他居然还敢在床上坐着说话,完全不顾及礼数什么的。但说话的语气却又分明带着恭敬。

    路胜仔细打量了下卓青阳,怎么看都感觉不到他身上有什么异常,无论从其呼吸,心跳,或者气血流动方面,顶多就是个练过武处于虚弱状态的普通老人。

    “好吧。徐吹,把镜子搬走,去这里的书房。”路胜吩咐道。

    “好的大人。”

    徐吹和董琪说了几句,很快便叫来了外面守着的两个侍卫,三人一起,抬着琉璃镜迅出了房间,朝着书房方向走去。

    路胜注意到,从始到终,那卓青阳都是坐在床上,目光平静的看着他们抬镜子,没有丝毫表情。

    徐吹三人出了门,董琪也去指书房的方向。房间里顿时只剩下路胜和卓青阳两人。

    “青阳药师,本使这趟前来,目的你应该知道的吧?”路胜沉声道。“就是为了调查之前那么多人离奇失踪,以及帮主东生平意外死亡的原因。

    对于这事,你有什么线索可提?”

    卓青阳睁着眼,眼皮也不眨一下,僵硬的转动了下脖子,面朝向路胜。

    “上使想知道什么线索,帮主董生平又不是我杀的,失踪的人也和老朽无关,您问我也没用。”

    “问你,是因为你嫌疑最大。”路胜回道,“如果你不能洗清嫌疑,那我就只能抓你归案,对于我们来说,当然是怎么解决快,便怎么解决。”他神色里带了一丝威胁之意,盯着卓青阳。

    “我什么都不知道....”卓青阳木然道。“您要抓便抓吧,随您怎么处置。”

    路胜一滞,完全没想到他回这么回答。

    定定的看了卓青阳一阵,他冷哼一声,转身快步离开。

    琉璃镜搬到书房后,路胜让徐吹董琪去找宋正字典,查出那镜子背面的字是什么意思。

    意思也很快便查明了。

    “大人,查清楚了,那三个字分别是,数,到,十。”

    徐吹带着脸上白得吓人的董琪,重新来到正在大堂里休息喝茶的路胜身前,正色道。

    “数到十?”

    路胜一楞,这是什么意思?莫名其妙的突然来一句,也听不出什么含义。

    “上使...有所不知,这些时日,我时常会做一个梦,一个关于小女孩捉迷藏,被同伴抛弃在稻草田里的噩梦。

    那里面的小女孩玲玲,便是在玩一个叫数到十的游戏....”董琪脸色惨白。

    “哦?”路胜眯起眼看向董琪。“你把详细内容给我说一遍。”

    董琪咬着嘴唇,感觉心跳得厉害。

    “那个梦,是这样的....”她仔细将梦讲述了一遍。

    “那最后那小女孩玲玲,去哪了?结局如何?”徐吹在一旁忍不住问。

    “不知道....或许,凶多吉少了吧...”董琪小口小口的喘着气,就算是重新回忆那梦的内容,也感觉呼吸困难。

    “走,回去看看那镜子。”路胜站起身,将茶水一饮而尽。

    三人一起朝书房方向走去。

    书房门口董琪安排了两个汉子守着,不让任何人靠近。看到他们过来,两人赶紧点头哈腰的凑上来。

    “上使,大小姐,你们来了啊,东西就在里面,绝对没人进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