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一百二十四章 镜子 二
    “开门吧。”董琪定了定神,摆出大小姐的姿态吩咐道。

    两人赶紧将房门大锁打开,三人鱼贯进入后,又将房门关好。

    “呼.....守着这么个贵重玩意,终于算是交差了。”其中一人忍不住小声松了口气。

    “这圣茗坊最近越来越阴森了,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每次进来都感觉浑身不舒服。”另一人也是抱怨道,“下次再要进这里面来干活,打死也不来了。万一遇到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呸呸呸!你丫的能不能少说几句,这种晦气的话说了当心真招来脏东西!”

    “也是也是。”另一人赶紧轻轻拍了拍自己嘴巴。

    路胜三人进了房间,迅走到琉璃镜铜座后面。

    徐吹翻出一张黄纸,上边是他们摹写的三个字的标准体。路胜拿过来对比了下。

    他仔细摸着镜子背面的划痕,视线仔细分辨。

    标准体的三个字,端正匀称,整整齐齐。而镜子背面的三个字,虽然也能清晰的认出,是一样的字形,但这三个字却写得歪歪扭扭,似乎很不熟练一般。就像是小孩子不会握笔时写出的字迹。

    “数到十....”路胜仔细抚摸着划痕,刀痕很深,很狠。“如果真的是小孩子划的,那这么深的划痕.....一个小孩子,要在什么样的情况下,才能用小刀,划出这么深的痕迹?”

    他低声自言自语,似乎又是在问另外两人。

    徐吹迟疑了下。

    “铜质不算太硬,小孩子用锋利小刀的话,看多少岁的孩子...”

    “七八岁的小女孩呢?”董琪忽然插话问了句。

    “七八岁的小女孩的话....怕是要用尽全身力气,才能划出这样的字迹吧...”徐吹摇摇头。再看看董琪,此女已经额头冒汗了,脸上难看至极,显然是被吓到了。

    路胜直起身,感觉今天也没找出什么头绪,看了看天色,已经不早了,又看了眼董琪状态异常艰难,便道。

    “今天就这样吧,早点休息,明日一早,我们去看看帮主的遗骸,看能不能找出什么问题。另外,如果茶帮的那些高层,晚上还会来看镜子,董琪姑娘,你若是现,一定记得叫上我们。”

    “是!多谢上使!”董琪赶紧用力点点头。

    “去休息下吧,你脸色太差了。”路胜淡淡道。“若晚上觉异常,马上来找我们。”

    “是。谢谢,谢谢上使。两位客房也准备好了,我这便让人带你们去。”董琪感激道。

    当下各自回房休息,路胜用过膳,在房间里打坐修习了下内功后,不知不觉的感觉困意上来,便倒头盖上被子,慢慢陷入梦乡。

    他睡觉和一般人不同,就算是睡着了,只要有一点点风吹草动,马上便能惊醒过来。

    原本他是没打算睡着的,虽然硬功在身,加上内气自动护体,不会出什么问题,但终归容易失去警惕心。所以像这么外出办事,他大多都是用打坐代替睡觉。

    但这一趟却是睡意上来,怎么也压不住,便倒头慢慢睡着了。

    .........

    夜半时分,路胜迷迷糊糊的似乎听到了什么声音。

    他缓缓从床上睁开眼睛。睡意正浓,却是听到窗户处,隐隐有响动不断传来。

    路胜吐了口气,抬眼朝窗口望去。

    窗台上,窗帘垂下,月光从外面投射进来。

    窗口隐隐有个小小的脑袋,正在一跳一跳的,试图从窗帘外朝里看。

    “什么东西?”路胜直起身,仔细朝窗口看。

    窗帘上清晰的映照出一个小女孩的黑影,正一下一下的跳着,似乎正站在窗外,想要跳起来看卧房里的东西。

    “谁?”路胜问了句。

    那小女孩一下不动了,就站在窗帘外,静静的朝着路胜这个方向望过来,一动不动。

    “要是想进来,可以敲门。”路胜下了床,站起身,朝窗口走去。

    窗帘外的小孩影子依旧不动。

    唰!

    他一把扯开窗帘,窗台外空无一人,外面院落里也一个人也没有,甚至连守夜的守卫也没。空空荡荡,一片冷清孤寂。

    路胜微微眯起眼,左右看了看,冷哼一声,再度唰的一下拉回窗帘。

    董琪心里记着路胜的吩咐,和衣躺在床上,打算半夜起来出去看看,看那些人会不会再来,可不知不觉见她也慢慢入睡了。

    说来也奇怪,她明明精神还好,可一沾了床,就像催眠一般,睡意顿时狂涌而来,一波接着一波。不一会儿便睡着了。

    “我数到十喔”

    “一.....”

    “二.....”

    “三.....”

    “四......”

    迷迷糊糊中,董琪似乎听到有人在身边叫着。

    是个女孩,年纪很小。

    她勉强睁开眼,朝床边看去,隐约看到一个蓝衣服的小女孩,正站在床边看着自己。

    她的脸很白,眼窝很黑,长长的头也很黑。

    “五.....”

    “六.......”

    呼!!

    董琪猛地仰起身,从床上直起来,大口大口的喘着气,浑身冷汗。

    她看向床边,一个人也没有,什么也没有。

    “我....我.....!!”她心跳得很快,像是打鼓。脸色也很苍白。

    啪。

    忽然一声脆响,从窗口处传进来。

    董琪连忙朝那边望去,这一望却是让她一惊。

    “我睡前明明关好窗户的,怎么会....”

    窗户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打开了,窗前,布帘外投射进来淡淡的月光,清冷而孤寂。

    啪。

    又是一声脆响传来。

    董琪一愣,仔细朝窗口望去。

    却见窗帘外,似乎站了一个矮小的长小女孩。女孩的影子被月光映照在窗帘上。

    她站在窗台外,一下一下的跳着,似乎想要跳起来看卧房内的东西。

    “谁.....?!”董琪感觉自己声音都在抖。

    啪。

    那小孩黑影又跳了一下,似乎根本没听到她的声音。

    董琪浑身寒毛直竖,慢慢开始抖起来。缩在被子里一动不敢动。而窗外的小孩人影,也一下接着一下的不断跳动着。

    啪。

    啪。

    啪。

    随着一次次的跳动,小女孩似乎越跳越高。最初只能露出半截额头,之后慢慢的能跳到了大半个头,再然后,整个头都能露出来,映照在窗帘上。

    董琪用被子捂住嘴,整个人蜷缩在床脚,脸色煞白,浑身抖,根本不敢去看窗口的动静。

    啪。

    啪。

    啪。

    啪.....

    忽然声音停了下来。

    董琪闭着眼,吓得浑身毛,一下忽然没声音了,她连忙竖着耳朵去听,却什么也听不到。

    悄悄睁开眼,她朝窗口处望去。

    这一望却是让她亡魂大冒——窗口窗帘彻底被拉开了,那里空空荡荡,窗户也被打开,似乎有什么东西进来了。

    进来了!!那东西...进来了!!!

    董琪脸上一下没了血色,心脏仿佛压了块大石,有些喘不过来气,她努力呼吸着,想要尖叫,却嗓子被堵住了一般,什么也叫不出。

    忽然,她看到床边的纱幔边,隐隐露出一抹蓝色的衣角。

    “救.....救命.....!”她挣扎着出一点声音。

    “滚出来!!”

    猛然一声厉吼。

    轰!!

    房门转瞬炸成无数碎片爆射开。一道淡红人影猛然撞进来,赫然是路胜。

    他提着刀,浑身布满了炽热滚烫内气,大步冲进门。

    对着床尾便是一刀。

    呼!!

    刀光银亮,却是落了个空。带出一阵尖锐的呼啸声。

    路胜双目冷厉,停住刀,上身赤着,狰狞虬结的扭曲肌肉上满是淡红和黑色的网状纹路,如同纹身。

    自从那小女孩从他房间离开后,他便一路追过来,却没想到居然跑到了董琪的房间。

    一看到小女孩跳进房内,他二话不说,一刀就对着房门砍下去。

    这趟的鬼物似乎极其狡猾,不容易抓到,若是不赶紧追上,怕是又回被其溜掉。

    “你不是想玩游戏吗,来,让大哥哥陪你。”路胜脸上尽量露出一丝温和的笑容,但依旧显得异常狰狞。

    一进门,他便环顾四周,想找到之前那小女孩的身影。

    床前空空荡荡,一个人影也没。路胜也不意外,看也不看得救后大口大口喘息的董琪,而是整个扫视房间一遍,转身便朝放琉璃镜的书房跑去。

    嘭的一脚,他踹开书房门。

    黑漆漆的房间内,那面一人多高的琉璃镜里,正站着一道幽蓝人影。

    路胜走进房间,大步朝着琉璃镜冲去。

    噗。

    噗。

    噗。

    他一步步越走越快。几步便到了镜子面前。

    “挨得下我一刀,就和你玩什么劳什子游戏!!”

    呼!

    他低吼一声,双手握刀,刹那间一道银白刀光在夜色中骤然亮起。仿佛风,仿佛月光,却又像是天外飞落的巨大陨石。

    巨大如门板的砍刀一下在整个书房里卷起一场风暴。

    嘭!!!!

    镜面里骤然伸出一只手,稳稳挡住巨大的砍刀刀刃。

    路胜双目睁大,一道血线骤然从小腹直冲眉心,他浑身肌肉骤然膨胀起来,迅如同吹气般,上衣爆裂,大块大块如同肿瘤般的肌肉膨胀挤出。整个人一下膨胀成两米多的庞大巨人。

    双手握刀,路胜对着镜子猛然往下压。巨大的砍刀在此时的他手里,就和普通的小刀差不多,但沉重程度抡起来就像是抡了一把大锤。

    巨大的风压和劲气直接吹得书房里的书册纸张乱飞。

    “七日换天屠灵!!”

    轰隆!!

    刀刃再度砸在镜子里的那只手臂上,出巨响,手臂咔嚓一下当场折断,镜面嘭的一下碎裂被砸穿,整个上百斤的镜子底座腾空到飞起来,狠狠撞在后面墙上。

    大量炽热内气涌入镜座,一道幽蓝影子立马从镜面被砸飞出来,在半空中惨叫一声,想朝外逃窜。

    但马上被路胜当空一刀追上去。

    噗嗤!

    影子彻底炸开,消失得无影无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