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一百二十六章 镜子 四
    这一下爆炸声也彻底打断了那不断在路胜耳边回荡的声音。

    “这就是你的记忆吗?全部都被封存在了这面镜子里。”路胜垂下双刀,缓步走向远处的疯女人。

    吼!!

    那疯女人猛地朝路胜扑来。

    她的动作比起之前小女孩更快,十指上的尖锐锋利指甲也更加强力,但对路胜而言,一切都是徒劳。

    他看也不看对方影子,只是全身血网猛地一收一涨。

    轰!!

    阳刚灼热的赤极九煞功内气轰然炸开,将出现在路胜身后的疯女人直接炸飞。

    路胜反手猛然甩出手中砍刀。

    噗嗤!

    砍刀精准的狠狠将疯女人钉在地上。刀刃上滚烫的阳刚内气,烧得她痛苦的嘶吼着,试图拔掉身上的刀,但毫无效果。

    路胜平静走到女人面前,居高临下看着她。

    “你恨吗?”

    他问出了那个声音一样的问题。

    疯女人挣扎着,痛苦的咆哮着,根本什么也不知道了,仿佛垂死的野兽。

    路胜握住刀柄。

    “玲玲....玲玲....妈妈在这里....”那疯女人忽然轻声叫了出来。

    她的身体变得平静下来,乱里的眼睛也慢慢变得温柔。双手四处的挥舞着,似乎在找什么。

    “.....妈妈在这里....”女人声音轻柔起来,不断重复着。

    路胜面色平静下来,内气涌入刀柄。

    噗!

    女人整个身体骤然燃烧起来,彻底化为一片黑灰。

    随着女人的消失,周围的稻草田也开始扭曲黑化,慢慢恢复成原本的圣茗坊庭院。

    路胜提着刀站在院子中央,看着地面的黑灰。

    那镜子的制造者,虽然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原因,给了那小女孩这样的希望。

    路胜说不清楚他的用意是好是坏,他只觉得心头不爽。杀了这么多鬼物,这是他第一次产生这样的感觉。

    他最后问的那一句,那女人的回答,却是让他心头烦闷。

    “大人??”徐吹这时从屋里走出来,“那镜座怎么处理?”他似乎根本没现之前生了什么。

    路胜回头看了眼他。

    “全部打包带走。”

    “这....碎片也要?”徐吹迟疑道。

    “全部。”

    “是!”

    路胜站在院落里,久久没有动弹。一直到天色渐渐鱼肚白。董琪怯生生的从卧房里出来。

    “上使!”董琪走到路上面前,认真对他一礼。“昨夜若不是您,董琪怕是早已遭遇不测。”

    “酬劳交上去就好。”路胜淡淡道。“走吧,去看看那个卓青阳药师。”

    “是。”

    此时徐吹也收拾好了镜座,那一大包的镜片碎渣也难为他,专门找了块牛皮褥子当包袱,将东西全部包了起来。

    三人径直找到卓青阳的卧房。

    咚咚咚。

    咚咚咚。

    没人应。

    路胜看了眼徐吹,后者会意,退后一步,一脚揣在房门上,顿时大门敞开。

    路胜当先走进去,看到卓青阳正躺在床榻上,一动不动,脸色泛青。

    他大步走过去,伸手在其鼻息出探了探,早就没气了。

    “死了。”他回头看向董琪,忽然联想起之前见过的那些丫鬟侍女守卫

    “怎么这么一大早了还一点声音也没,你去看看你的丫鬟什么的。”

    董琪也似乎想起了什么,点点头,脸色煞白。听得路胜吩咐,她才赶紧低声应了下,小碎步跑出房间。

    徐吹上前检查死因,低沉道:“尸体像是自然衰老死亡,没有明显外伤出血,也没有中毒迹象。或许是鬼物手段导致。”

    路胜吐了口气,正要说话。忽然外面传来一阵董琪的尖叫声。

    他和徐吹顿时回转身奔出去,循着声音方向追上去,在一处侧厢房外,找到了正扶着柱子大口喘息的董琪。

    一看到两人,董琪就差点崩溃了。

    “上使....死了....都死了....”她带着哭腔叫道。

    路胜看了眼敞开的几间厢房,几步跨进去一看,床上躺着的是个丫鬟,已经没气了,尸体都有些臭。

    另一边徐吹也赶到另外的房间,也传来一声低呼。

    路胜出了房间,看向徐吹,后者朝他点点头,神情凝重。果然也是死了。

    他走几步,从门口往里看了看,床榻上果然也躺着一具尸体。浓浓的尸臭味不断飘出来,整个房间都有些恶心。

    “检查下其余所有房间。”路胜沉声道。

    “是!”徐吹应了声,加快度,一个房间一个房间的破门而入。

    路胜也分头去看其他房间。

    随着时间推移,两人很快将周围数个院落都看了一遍。

    整个圣茗坊一片死寂,除了一个董琪的贴身丫头外,凡是住在这里的人,全是死人。而且很多是死了不知道多久,尸体都生蛆了。

    董琪被吓得够呛。整个茶帮起码有三分之一的高层都在这圣茗坊休息,没想到这一趟就....

    天彻底亮了后,外面的手下帮众赶来,这才在董琪的吩咐下,一个个脸色惨白的从圣茗坊里抬尸体出去。

    镇上也来了不少人看热闹,在大门外围成一圈,看这里面源源不断的抬出一具具尸体。

    这镇子的驻守曲长便是最大的行政长官,带队前来查问情况。这曲长是附近驻守堡垒的飞廉军头目,和茶帮也是老朋友,每年都要孝敬不少银两。这番前来询问情况,也是尽份人情。

    董琪和曲长说了会儿话,送其离开,还附带悄悄塞了点银两,算是辛苦钱,这才打这批军老爷。

    路胜则是带着徐吹前去查看帮主董生平的尸体。

    两人在董琪的一名副手协助下,很快便找到了埋在镇子外山坡上的一处墓碑。

    董琪着手让人将尸体挖了出来,搭好凉棚放进去,路胜两人仔细进去查探。

    大太阳天,凉棚里也是一片闷热。

    路胜站在盖着白布的尸体边上,伸手轻轻揭起一块布,露出尸体的头部。

    尸骨头部明显还能看出一道刀痕斜斜的划过眼眶,鼻梁,和嘴部。

    深度很大。

    “这应该是致命伤。”路胜皱眉道。不用多看,他便感觉到一丝很淡的阴气从伤口传出来。

    这种一丝一缕的阴气,只有在被鬼物亲手杀死的尸体上,才能感觉到。而这样的阴气,因为太过微弱,路胜至少需要吸收上百次,才够凑齐提升一次通力武学的阴气量。

    所以他也懒得去弄。这一趟之前那个人偶,布片,还有铜质镜座,才是阴气大头。

    “腹部还有一处伤痕,是刺伤,应该是用匕之类的武器刺中的。”徐吹在一旁补充道。

    路胜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他看向尸,微微陷入沉思。

    “那镜子便是罪魁祸,利用小女孩玲玲的怨恨,将其杀死后,似乎变成了某种特殊的工具。

    这镜子绝对有问题,不可能无缘无故的杀死一个可怜小女孩,又杀这么多人,它一定有某种用途。”

    又检查了一阵,路胜大概弄清楚茶帮众人,和这帮主董生平是怎么死的。

    “帮主是死于暗算,凶手不明,但应该就是那个叫玲玲的鬼物。”路胜解释道。

    “而其余帮中高层,也都是被药师卓青阳吸引过来。用镜子吸收生机而死。”

    “这生机还能被吸收?”徐吹顿时一愣。

    “生机,就是你吃饭睡觉休息,自然产生的力量,这力量让你的心会跳,让你有力气。让你能动能说能笑,这就是生机。”路胜解释,“换个简单的说法,就是阳气。”

    “哦....”徐吹恍然。

    路胜站到凉棚边,从腰包里取出之前捡起来的那个人偶。人偶上翻滚弥漫着浓浓的阴气。

    虽然这次解决的鬼物,论实力,或许只是个单纹层次怪异,但背后的那面镜子,却是颇有些深意,让人捉摸不透。

    “算了,这趟茶帮之事,先这样,我们继续去其他地方扫荡。”路胜吩咐道。

    “是,除开这里,附近还有一处最近的求援点,不过只是灵级。酬劳是三百两银子。”徐吹翻出之前带着的单子。

    “去和董琪补充干粮饮水,我们今天就走。”路胜看向不远处等在一边的茶帮帮众。

    这趟出来的目的,主要是扫荡阴气,他修习阴性内功,需要大量阴气,而且还有压缩内气,到现在还没头绪。

    或许可以用阴气强行推演提升内功,如果我身体够硬,应该可以挤压内气,使其液化。他忽然冒出一个念头。

    “但还是先解决阴阳失衡再说。”路胜心头转动念头。“只要能入门一门,再将这阴性内功强行用阴气提升,或许能同时达到逼迫内气液化和调和阴阳的作用。”

    “这么说来,如果一切顺利,我只需要将宝瓶气入门,并提升到足够多的量,可能会收到奇效。”路胜心头一动。

    他一直担心的阴阳失衡,和功力瓶颈两个问题,或许就能一举解决。

    徐吹很快去和边上守着的茶帮中人说了一会儿话,董琪马上便匆匆赶来,指挥众人将父亲尸重新下葬。

    “上使这就要走?不知这其中原因....调查清楚了没?”董琪悄悄给路胜手里塞了一张票子。

    路胜不动声色瞟了眼,居然是张金票,上边隐约印着一百的字样。

    一百两黄金,这便是除开给赤鲸帮上交的酬劳外,董琪私人对路胜的报酬。

    一百两黄金就是一千两白银,在前世时换算出来就是一百万人民币。

    “果然搞茶的都是富得流油。”路胜很清楚,越是这样的乡下小地方,天高皇帝远,可以抠的利润远比管辖得严苛的大城多得多。像这般不出名但有钱的帮派,在北地都不在少数,更别说其余地区。

    特别是茶帮还背靠飞廉军,军中也有监察司高手,算是白风老道的统辖,安全性上不比赤鲸帮这边的商路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