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一百二十七章 交易 一
    “原因其实已经解决了,便是那块妖镜。”路胜淡淡道,“茶帮损失惨重,还是好好休养为妙,不过我倒是有些疑惑,既然你们背靠飞廉军,为何不一开始便朝飞廉军求助?”

    董琪闻言,长叹一声。

    “上使有所不知,飞廉军虽然常驻周围,但我们并不能借势,顶多就是在其巡军时,塞点银两,让其允许我们跟在后面跑商,仅此而已,要真想请他们出手相助,军中规定是不许的。”

    路胜点头:“这样啊。”

    “上使身处大城,不明白我们的苦衷。”董琪又叹道,“我们茶帮虽然是帮派,但这样的帮派,不过是大家伙无力抗拒这世道,没法才联合在一起。否则光靠自己单干,连路都走不远。不需要什么路引,单是路上的匪徒山贼和各种诡异危险,就让人寸步难行。”

    “世道艰难,除了抱团,我们还能有什么选择?”董琪继续苦笑道,“家境好点的练武自保,差点的给人跑镖跑腿,打猎做苦力,就为了学到一点本事能护身。现在的年轻人,不是醉生梦死浑浑噩噩彻底放弃,就是都想找出一条出路,过上安稳日子。

    仅仅只是为了过安稳日子,就已经是最大的心愿了。”

    路胜没想到这董琪居然还有这番见识,倒是颇有些另眼相看。

    “你倒是看得透彻。”

    “上使谬赞了,可惜我小时候没下苦功学武,否则现在也好歹能过上更安全的生活。若是能如上使这般,不惧鬼物,勇猛英雄,或许....或许我爹也不会死...”想到这里,董琪眼圈又红了。

    她确实是个有主见,有能力的女人,不然也不会自作主张,请人去赤鲸帮求援。虽然胆小,被吓得半死,但依旧能迅恢复过来,重新振作,将茶帮整理安顿得井井有条。

    “这是个人才。”路胜心头给其下了定义。

    他又和董琪聊了一阵,等到维护好了的马车驾了过来,这才翻身上车。

    马车车轮微沉,车厢里是徐吹收拾上来的镜座和碎片,还有两本模样精致的暗黄色书册。

    路胜在座位上坐下,马车缓缓行驶起来。

    他伸手拿出那个小布偶,还有那块蓝色布片,伸食指在嘴里狠狠一咬,食指顿时破开一点点小口子,渗出丝丝血水。路胜对着布偶和布片就是一抹。

    嘶...

    一丝丝黑烟骤然升腾而起,转瞬便消失在空气中。

    路胜马上感觉到一股股冰凉的气息沿着自己手指,迅流入小臂,胳膊,胸口,然后再快要进入心脏时,急消失。

    气息流入了数息时间,便淡化消失。

    “深蓝。”他默念叫出修改器。

    淡蓝色方框浮现出来,悬浮在他眼前。

    修改器上大部分的武学后面,都浮现出可修改按钮。唯独赤极九煞功后,依旧没有可推演的按钮。

    “到达第八层后,赤极九煞功提升推演需要的阴气量越来越大。还真有些麻烦。”路胜微微摇头,收回在修改器上的视线,看向一旁地上放着的镜座和玻璃碎片。

    他微微起身,将镜座拖过来。还没完全收口的食指伤口上,还残留着一点点血迹,他就着这点血对着镜座涂上去。

    嘶....

    一缕缕肉眼可见的黑烟顿时冒出来,大股大股的阴凉气息涌入手掌,路胜浑身被冷得一个激灵,这突然涌入的气息有些太大,以至于他还没反应过来。

    这镜座的阴气,比前面布片和布偶多了很多。

    按照路胜自己的大概估量,以提升通力武学一层的阴气量为一个单位。那么布偶和布片加起来,就是两个单位的阴气。

    而这镜座,66续续不断涌进来大股大股的阴气,足足十数息才停下来,他估算了下,起码有六七个单位!

    等到阴气彻底停滞,路胜这才颇为惊奇的看向镜座。

    原本铜质的镜座,此时已经浮现出点点斑驳锈绿,和之前的光洁完全是两个模样,看起来旧了很多。

    “阴气被吸走后就是这般模样吗?那么阴气这种东西,到底是什么?它的本质是什么?”路胜脑海里闪过一个这样的疑惑,但马上便抛在脑后,他现在没有途径和时间研究阴气的本质,还是先迅提升自我,解决问题后,等空闲多了再来。

    三样东西的阴气都吸收殆尽后,路胜这才将视线落在修改器上的赤极九煞功上。果然,这一次赤极九煞功后面浮现出了可修改按钮。

    路胜犹豫了下,还是没点上去,而是看向了下面下方的一个个武学方框。

    暮鼓丹功,金纱功,九江铁索功,熊搏手,这四门硬功,合起来,组成了他阳极态的强大根基。

    那是全方位的接近完美的硬功锻造。

    “还是先阴阳平衡后,再解决内气液化问题。”路胜将镜座放回远一些地方,用绳子捆好,这才重新坐下,闭目修习宝瓶气。

    沿山城。

    萧红叶缓缓从马车上下来,看了看面前高大的围墙大门,门前两尊貔貅石雕,模样狰狞,形态威武。

    这府邸靠近河堤,周围冷冷清清,宅子住户不多,不远处还有一家医馆,咳嗽不停的老病人不断进出,给这附近增添了几分暮气。

    萧红叶神态肃然,走到大门前,轻轻敲了敲门。

    咚咚。

    不一会儿,一阵缓慢的脚步声从里面传出来。

    吱...

    红漆大门缓缓开了条缝,露出一个驼背独眼的灰衣老人,老人看了眼萧红叶。

    “主人正好起身,萧使者倒是每次都来得这么巧。”

    萧红叶胖脸上挤出一丝笑容。

    “黑老客气了。正好家里得了一株五百年的野红苓,想到主祭大人初到,或许缺些泡茶的物事,便赶紧送过来。”他提了提手上的一个小口袋。

    驼背独眼的黑老看了眼他手里东西,神情略微温和了些。

    “进来吧。”他让开门。

    萧红叶冲他笑了笑,很小心的进了门缝。

    门内的院落和寻常院落没什么区别,假山流水小桥,但萧红叶眼尖,一不小心便看到了角落里的一个仆人,正挖着土坑,似乎在埋什么东西。

    “随我来吧,主人心情正好。”黑老引着萧红叶,一路走过小桥,进了正堂。

    正堂里,一个身材高大,缺了一只左耳的白老者,正单手抓着一根大腿骨,就着面前的调料盆大口大口的吃着。大块大块的肉被从大腿骨上撕下来,被他两口便嚼烂吞下去。

    老者形态威猛,满面红光,身上只披了一件简单的白衣,依旧能看出衣服下面高高鼓起的肌肉轮廓。

    “萧红叶见过主祭大人。”萧红叶进了正堂,连忙抱拳道。面前的则老者,早在很多年前便是六纹层次的顶尖高手,他虽不是对方下属,但如此恭敬也不为过。

    “这北地看起来也不是太差嘛,看来你萧使者在这儿过得还算不错。”老者一边啃着肉,一边随口笑道。

    “主祭大人说笑了,这趟法祭,全凭大人安排,萧某不过是打打副手罢了。”萧红叶恭敬道。

    “你就是嘴上说得好听,上阳家和官面上协调得如何了?”主祭老者笑着问。

    “上阳家这边下面收了个凡人帮派,叫赤鲸帮,在这北地还算有些势力,正好让他们帮着搜集祭品。对方已经答应了。

    官面上也没问题,白风老道一直以来合作都不错。”萧红叶简单介绍了下。

    “赤鲸帮...?这么说,似乎是由练武之人组建的势力?”老者又问了句。

    “是,此帮,是北地最大的凡人武力组织,规模也算不错。要查什么消息,都能从他们这里找到。”萧红叶大致介绍了下。

    “地头蛇么?上趟府里派出追查李顺溪的野狗,似乎就是在这沿山城失踪的,你去找他们查查,看能否查出来。”主祭老者淡淡道。

    “是。”萧红叶恭敬点头。

    “另外,你效率太低了,让白风和那个什么劳什子帮,直接和我联系,这段时间至关重要,先由我全权负责。”主祭又道。

    萧红叶面色不变,似乎丝毫没有被夺权的不满情绪,依旧低头恭敬道。

    “主祭大人说的是。”

    “萧使者还是不错的,识大体,顾大局。”正堂侧面,一个模样娇媚的漂亮少女缓缓走出来,身上也就胸前戴了一条白色抹胸,双腿上套了一条紧身短裙,裙摆短得甚至不用掀,也能看到诱人之处。

    女子最惹眼的,还不是一身性感扮相,而是其腰腹上爬着的一条黑紫色大蜈蚣。

    “原来是白静使者。”萧红叶笑眯眯的作揖道。

    “这趟我们为了这次法祭,可是来了四位使者。都是周边驻守的负责人。”白静微笑道,“有主祭大人主持大局,加上这么多使者齐至,这次法祭,必定不会出任何意外。”

    “这个自然。”萧红叶附和道。

    “好了,萧使者你下去吧,东西放下,你的意思,我知道了。”主祭淡淡道。

    “多谢主祭。”萧红叶赶紧低头弯腰行了一礼,然后将东西交给黑老,这才缓缓离开。

    等到他出了正堂,不多时离开大门外。

    白静才扭头看向主祭。

    “大人,这萧红叶还是很识体嘛,我们一来便主动上门交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