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一百二十八章 交易 二
    “这人对谁都一团和气,府里的老好人了。”主祭老者放下手里的大腿骨,“之前让你调查的府里野狗失踪之事,进行得如何了?”

    白静闻言,脸上露出一丝笑意。

    “熟悉已经查到,当初野狗追着李顺溪进了这沿山城里的一家酒楼。之后便再也没出现过。”

    “哦?酒楼?”

    “不错。一家名叫菘蓝的酒楼。不巧的是,这家酒楼,暗地里其实是这北地最大帮派赤鲸帮的产业。”白静脸上露出的笑意更浓了。

    “哦??”这下主祭来了兴趣。“继续。”

    白静绕了几步,走到一张座椅前坐下。

    “其余之事,属下还没完全调查清楚,不过此事绝对和赤鲸帮有牵扯,这点毋容置疑。”

    “一个小小的凡人帮派,居然敢和我无忧府正面对上?”主祭有些疑惑。

    “或许人家以为自己做得神不知鬼不觉呢?甚至背后的上阳家也或许有些手尾?谁说得清。”白静笑道。

    “这事交给你查探,确定找到主事人是谁。就算要全部动手,我们也要雷霆一击,抓到证据,以免被其他家抓到痛脚。”主祭吩咐。

    “大人放心吧。此事定不负所托。”白静抱拳道。“这赤鲸帮主路胜,便是这趟最大的嫌疑人。”

    路胜一路上扫荡鬼物,接连解决了数次麻烦事件,又收集到了三个单位的阴气,耗费了约莫十数天时间,才打道回府。

    回到沿山城,又花了两天,他马上开始着手为这趟无忧府活祭,做好祭品准备。

    选择祭品的任务,他临走前交给了玉莲子,之后的寻找上百人的普通祭品,则是找的白风老道,从死牢里翻。以及到处搜捕外面的山寨土匪点。

    其余时间,路胜便每日苦修宝瓶气,以期达到阴阳平衡。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让他意想不到的人居然找上门来,寻求合作。

    “路兄!多日不见,别来无恙。”

    赤鲸号上的书房内,路胜见到了两个身披黑斗篷,面戴黑纱的神秘人。

    其中一人轻轻掀开面纱,露出一张熟悉的面孔。

    “李兄?!”路胜微微一怔,“你怎么来了?”

    来人居然是失踪许久了的李顺溪。

    李顺溪看起来沧桑了许多,也沉稳了许多。他身后的那人似乎是个女子,并没有扯下面纱的意思。看其身手神态步伐,应该至少也是通力顶峰层次的好手。

    “实不相瞒,这趟来见路兄,也是迫不得已。”李顺溪苦笑。

    路胜摆摆手,顿时外面的侍卫将房门紧闭,防止走漏风声。这些身边的侍卫,都是对他极其狂热的崇拜份子,可以堪称死士的忠勇之辈,且都是路胜挑选出来,家中无牵挂的独人,所以忠诚方面绝对没问题。

    “李兄在这么严的风声下还要来见我,什么事能让你冒这么大风险又回来?”路胜皱眉道,示意两人坐下说。

    李顺溪看着面前这个威势日益浓重的当初友人,心中也是无奈。

    一转眼,当初还是帮中头目的路胜,此时已经坐上了北地第一高手的宝座,还是赤鲸帮帮主,一呼万应。

    虽然路胜权势颇重,但这档子事,牵扯太大,他要不是实在没办法,也不会选择前来找这位帮过自己的朋友出手。

    实在是此事关系到不少朋友的身家生计问题,他不得不来。所以为了补偿路胜,他也尽全力的帮他争取到了最大化的利益。

    李顺溪缓缓坐下,整理了一番说辞,缓缓道:“不知道路兄,有没有富裕的粮食和菜油。实不相瞒,我的一些朋友隐居山中,忽然现出来买不到粮油了,日子过得越艰难,这才不得不....”

    “你的一些朋友?”路胜眉头微动。“李兄莫不是入了什么山寨匪窝了?”

    “放肆!!”这话一出,李顺溪身后的那蒙面女子顿时大怒,陡然便要拔剑朝路胜劈来。

    “嗯?”路胜端坐不动,只是眼神看了眼女子,他如今眼中的威势越来越浓,只是这么一眼,便让那女子手按在剑柄上,拔了一半便不敢再动。

    她露出来的白皙额头上慢慢渗出汗珠,脸上涨红一片,就算隔着面纱也能勉强看出来其神色之惊怒。

    女子身子微颤,就这么僵在原地。

    “青梅你不要冲动,路兄也只是随口说说,他毫不知情,没必要为了这点事情便伤了和气。”李顺溪连忙起身拉住女子。

    女子也顺带得了台阶下,哼了一声,插回长剑回到李顺溪身后。

    “这便是来求人的态度?”路胜眯了眯眼,似笑非笑。

    “你!!”那女子青梅再度愤然,还想拔剑,但被李顺溪狠狠拉住。

    “好了好了!青梅你先出去,这里我来就行。路兄,算我求你,少说两句。”李顺溪两边各提一句,也是显得无奈。

    女子不情不愿的用某种方言嘟哝了几句,这才被李顺溪推出门外。

    书房里剩下两人相对而坐,这次气氛好了许多。

    “实不相瞒,路兄,我想代表他人在你这里购置一批粮食。最少要两千斤以上。”

    “两千斤...”路胜微微挑眉,“这倒是小事,只是李兄,不是我不给你面子,现如今关键时期,各地稻田荒芜无人耕种,你想必也去了成立打听过,知道现在的粮价多贵。我和帮中的兄弟也都每日尽可能的打捞河鱼,弥补空缺。自己都舍不得吃。

    这等紧要时期,你要代朋友买粮,心里应该有个大概的价位吧?”

    李顺溪认真点头:“确实有,金银,珠宝,宝药,甚至利器杀器,都可。”

    “哦?”路胜心头一动,隐隐有些猜测李顺溪身后代表的是些什么人。

    “李兄,你给我说个实话,你这趟代表的是些什么人。”

    李顺溪微一沉吟,还是面带苦笑:“路兄,不是我不信任你,而是我答应过别人,绝不外泄。

    我唯一能告诉你的就是,他们不缺金银,不缺药材,更不缺兵器武功。”

    “哦?”路胜微微动容,敢在他这个北地第一大帮帮主面前,说不缺金银药材兵器武功,这背后的底蕴可想而知。

    “那好吧,几千斤的粮食,不多,我不是不可以给,只是你们打算拿什么换?我若是要武学呢?”路胜试着道。

    “只要不是最顶尖的凝神功法,其他都可以。只是这价格...”李顺溪低声道。

    “哦?连武学功法都可以!?通意的呢?”路胜顿时心头一惊,这可是大手笔。

    要知道一部通意层次的功法,如果有足够详细的修习步骤和注意,那就是一部传家宝,足以振兴一个家族。

    这样珍贵的秘籍,就算拍卖会也不可能买到,也根本不可能拿出来卖。

    “通意...也有!只是价格上自然远普通。路兄也要做好准备。”李顺溪点头压低声音。“多的不敢说,换个三五部还是轻轻松松的。”

    嘶....

    路胜这下也倒吸一口凉气了。

    要知道,就算是当初的甄家,坐拥整个北地,也不过是拿出最高的通力层次功法,其余的几部通意功法,都是帮中高层自己绝学,自己人贡献出来的绝艺。这类功法不得其本人允许,都不可外传。

    譬如赤极心法也是通意层次,虽然在帮中流传许久,但不是赤日门之人,不可能得传真谛。

    而眼下,李顺溪身后的群体,居然敢说拿通意功法出来买粮食....

    这就如常人听到用黄金买垃圾一样震撼。

    “这么看来,你们有这么大的本钱,却还是选择冒着风险找我买粮食...”路胜话没说完,但意思已经很明显了,也就是说,李顺溪背后的那些人,绝对也是见不得光的。否则这么大的本钱早就可以去找拍卖会商行之类。

    李顺溪无奈,只得苦笑点头。

    “如果是通意秘籍,五千斤粮食,我可以做主换一部通意功法。”他算是看出来了,路胜对其他什么都不感兴趣,唯独对着功法例外。

    “可以随意选择么?”路胜低声问。

    “回头约定好地点时间,我会让他带来功法原本,上边有观想图,不能作假。是否有没有改动,路兄也不用担心,很容易就能分辨出来。”李顺溪继续道。

    “就算是有所改动,只要大部分真,也很了不得了。”路胜正色道。“五千斤一本,简直....”他都有些说不下去,这价格太过廉价。

    李顺溪也是苦笑。

    “他们也是猜到了你会要秘籍,所以让我带了一份名册过来,上边都是你可以挑选的功法。”

    他说着,从怀里取出一本小册子,册子是用淡蓝色的线装本做封面,面上一片空白,什么字也没有,显然是才抄录的。

    路胜接过来翻开第一页,上边一行行黑色字迹的锋锐之意扑面而来。

    “好字!”他赞了声,仔细看去。

    名册上分为普通,通力,通意,三大类。路胜直接看向了通意部分的武学。

    这层次的武学,全在名册的最后五分之一页数上。

    通意:千树焚心掌、麝月心法、分影功、八禅定神刀。

    一共四门,下面分别是简单介绍。

    路胜一眼扫过,很快便将视线定在了千树焚心掌上。这四门功法里,只有这一门是锻体性质的硬功,看其介绍也是极其霸道。

    这门掌法,是曾经纵横中原的天元高手鲁无相成名绝技,不过因为鲁无相幼年时层意外服用过一株火业草,体质极其适合习练这门硬功,所以靠着此功突破通力通意,直达凝神,最后进入天元,隐居消失。

    但常人修习,体质不和下,顺利花费数十年,能到凝神就算大幸了。

    毕竟达到天元后,凡人高手虽然依旧打不过拘层次的鬼物怪异,但已经有了逃生本钱。不会如以前那般命运交由他人。

    “横竖不过是几千斤粮食,我要换这门千树焚心掌。应该正好和我的赤极心法相性相合。”路胜将册子还给李顺溪。

    “其实还有功夫可以提供,不过这几门算是最便宜的,其余很多都需要严苛的修习条件。”李顺溪回道,“既然如此,那么我们约好时间地点,到期交换。”

    “好!”路胜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