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一百二十九章 交易 三
    送李顺溪出去后,路胜刚刚转身,准备去药房,便看到师兄洪明资带着一个不认识的中年男子,朝着帮主书房过来。

    两人一路并肩走来,那中年男子身姿挺拔,年纪不大,但仔细看,却能现其头鬓角花白,眼神沧桑,绝不会只是三四十岁的年纪。

    路胜主动迎上去。

    “师兄,怎么有空来我这里逛,这位是...”他看向那中年男子。

    此人一到,便用一种奇异的目光仔细打量他。仿佛看到了一样稀世珍宝。

    “这位,便是九方剑掌王远山,也就是你之前听王长老提到过的他的大兄,你所习得的破心掌原本完整版,便是王兄家传武学。”洪明资介绍道。

    “王远山?”路胜也确实回忆起来。“来来来,先进来说话。”

    他将两人迎进书房,关好门,让人送上茶水。

    等三人都坐下后,王远山也才不客气的出声道。

    “今日一见路帮主,果真闻名不如见面,路帮主内外兼修,一身硬功内气,已经到了形神不外的地步...如此对比,我等老家伙一把年纪,都像是活到狗身上了!”他语气直白,似乎文绉绉,但又用词有点粗糙,给人一种怪异的别扭感。

    “王前辈客气了。不知前辈前来,有何贵干?”路胜微笑道。

    他如今头慢慢长出来些了,不再如以前那般光头,虽然肌肉还很结实,但看起来好歹也恢复了不少公子哥时的模样。

    “师弟。”王远山没说话,倒是洪明资先开口了。

    他左右看了看周围。

    路胜知道他的意思,挥手让左右下去,关好门,如之前那般守好。

    见左右都下去了,洪明资端起手边的茶杯,面色渐渐沉肃起来。

    “我来此行,便是为了寻师弟问一件事。还请你务必能如实回答我。”

    路胜一愣,随即笑了笑。“师兄请说。”

    洪明资喝了口茶,轻轻放下茶杯,手指在杯子边缘摩挲着。

    “敢问师弟,其母祖上到底是出自哪一脉世家?”

    路胜眼睛微微睁大,却是有些哭笑不得。感情这两位是把他当作是世家子弟的流落血脉来看了。

    他没来得及回话,洪明资却又继续道。

    “实话说,之前一直事务繁忙紧急,没来得及问,但自从当初见师弟你一战退红坊鬼物时,我心中便有了一丝猜测。”洪明资肃然道:“普通帮众或许不知道其中关键诀窍,认为鬼物就是鬼物,都不可战胜。但我们这些接触过世家之人的人,还是明白中间差别的。

    鬼物和怪异之间的差距,大得无法想象,师弟能正面击退红坊副坊主,实力已经毋容置疑。”

    “最重要的是,这样的实力,若是真是...纵观整个北地,也找不出第二人,中原也.....”九方剑掌王远山也插话沉声道。

    两人此来的目的,路胜马上便清楚了,难怪之前帮中高层包括陈鹰在内,对他的态度都越恭敬,想来原来是误认为他也是世家之人了。

    就如之前那个被萧红叶拉来试探他的剑客一般,这等没落世家,流落在外的残余血脉,并不是没有。只是稀少而已。

    路胜心头沉凝了一阵,随即抬起头。

    “师兄所问之事,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能不能带着赤鲸帮和赤日门走出一条更好的道路。”

    他这样的回答,并没有直接肯定是,或者不是。

    但洪明资和王远山交换了下眼神,都隐隐流露出了然之色,似乎明白了什么。

    路胜也不知道他们明白了什么,到底确定了什么。

    “如此也好,这个话题揭过,有师弟这般人物带领我赤日门,当是我辈之福。不过另外还有个问题,关于门中弟子如何培养壮大一事。”洪明资又问。

    路胜这才想起被自己放羊似的的丢在城里,一直没去管过的宋振国,当初给了他一份练武方向,一份青松一意决的入门心法,便不再管他了。现在也不知道展成什么样了。

    “门中壮大,重在收徒,开放心法。”路胜想了想,沉声道。

    “开放心法!?这不行!”洪明资顿时吓了一跳,赶紧起身拒绝。

    “师兄你先听我一言,我说的开放心法,不是完全开放,而是只开放一些基础中的基础,用来筛选出资质符合本门功法的天才奇才,如此才能沙中选金,找出最好的弟子。”路胜也早就有这样的念头了。

    反正就算把他修习的功法完全原样丢出去,也没人能越他。所以对功法外泄他反倒不是很在意。

    只要有阴气,他便能比他人快上无数倍,瞬间大成武功。

    “这也不行!功法乃我等门中祖师呕心沥血付出无数,才创出的精华,随意外泄便是对祖师的大不敬。师弟还是想起他办法吧。”洪明资这方面完全不妥协。

    路胜说了一阵后,还是没法说服他,只能作罢。按照原本的择徒方式,先观察心性个性,再测试资质,这样的过程效率太低,根本不可能壮大赤日门。

    洪明资两人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不久后便起身失望离开,既然知晓了路胜是世家血脉,那么能够对抗拘层次的红坊副坊主,应该就是因为血脉的拘力对抗了怪异的黑膜,这才能和对方站在一个水平线上激斗。

    这让带着希望而来的洪明资两人很是失望。虽然已经失望过很多次了,但这一次,看上去希望和可能性很大,可惜还是....

    路胜送走两人,心中也是叹息。

    “我是普通人这等事还是越少人知道越好,否则世家还不知道该怎么反应....”

    稍微休息了下,他离开书房,前往药房取金香膏。

    刚进药房,便看到师兄的两个徒弟林红莲和袁忠两人,正在药房外聊着什么。

    “师叔!”两人一看到路胜,便赶紧躬身行礼,面带恭敬。

    路胜微微点头。

    “你们也来取药啊?”

    “是,是来为师傅取符重丹。”林红莲低声回答。

    “符重丹?”路胜一愣,这是用来治疗极其严重内伤的丹药,洪明资身体虽然不行,但也没和人打斗,怎么会突然要用这种丹药。

    他忽然想起了刚才见到的王远山,心中有了才次额。

    “好了你们去吧。”他挥挥手,大步走进药房。

    林红莲两人在身后吐吐舌头,赶紧小跑着离开了。

    进了药房,拿了金香膏,路胜又吩咐药师取了一些助益修习内气的丹药,他马上便接到玉莲子的派人传信,关于法祭的准备已经差不多,名单也已经送到了。

    路胜直接下令召开帮派小会,在会上安排配合事宜,然后直接让段蒙安把名单给萧府送去。

    之后他便回房修习宝瓶气。

    只是不到两个时辰,段蒙安的一个下属帮众便急匆匆的赶回来,传来了段蒙安身死的消息。

    “死了?!!”

    路胜听到门外的传信,顿时双目一睁,身上内气陡然外泄了一丝,烧得身边的床榻纱幔噗哧几声迅焦黄起来。

    “到底怎么回事!?”他面色阴沉道,段蒙安虽然胆小怕事,但一直以来为他办事也勤勤恳恳,路胜也多捡一些轻松好干的事给他,这趟只是去送个信,怎么就突然死了?

    他如今掌权赤鲸帮不久,段蒙安是他的亲信,行走在外,代表的是他的脸面,突然无名无故死了,这就是在打他的脸。要是处理不好,以后谁还愿意为他亲信?为他真心实意办事?

    “回帮主....前去处理的段长老,说是无法决断,还请您亲至....”门外传讯的帮众朗声道。

    路胜阴着脸起身,换了衣服打开门。

    “来人!准备马匹。叫陈长老段长老一起随我前往。”

    “是!”

    外面守备的帮众连忙去通知两位长老,这两人是路胜最近才在帮中选出的通意高手。一人擅长天女散花暗器,另一人擅长双锤,都是年纪不太大,敢冲敢闯的高手。

    带上两把大砍刀,穿上一身才订好的铁甲,路胜翻身上马,带着两大长老,十数名帮主亲卫,直奔沿山城。

    一路毫不停留,直奔萧府。

    城内街上空空荡荡,人数比起曾经少了很多。早已不复当初繁华之景。

    等到了萧府时,府邸门前已经聚集了一众帮众,将整个萧府团团围住。

    作为地头蛇,赤鲸帮在整个沿山城的势力人手,自然不是萧府能比的。

    不远处还有帮中担任职务的城卫军将领带队前来。虽然不是飞廉军,但城卫军作为守备城门的军队,实力也非同小可,军弩什么的杀器也有,沿山城毕竟是大城。

    傍晚时分,萧府被大批人手围得水泄不通。

    段长老站在门前,手持一对判官笔,面色难看,见到路胜赶到,他连忙上前见礼,面色也是一振。

    “帮主!之前蒙安老弟便是进去报信没多久,便传出惨叫,我等赶到后想冲进去,反被阻拦。”

    “哦?”路胜抬眼朝着萧府大门看去。

    大门微开,露出一条缝隙,门后正站着一名弯腰驼背的独眼老人。

    这老人面对外面大阵仗,也是面色不惊,依旧站在门前眼睛也不抬。

    外面还有数名帮中好手捂着手臂似乎受伤了,手持长刀也不敢上前。

    “让开,我来!”路胜眼神冰冷,大步朝着大门走去。

    诸多帮众迅分开,让出一条路。

    路胜右掌背在身后,掌心隐隐泛起朱砂般通红色,笔直走向老人。

    “哦?原来是当代赤鲸帮主亲至。”那驼背老人似乎感应到了什么眼神终于微变,正色看向路胜。

    “来之前便听说路帮主一身玄功威猛无敌,乃北地第一高手,今日倒是想见识见识。”

    “等我打死你,就不会再想见识了。”路胜手臂急膨胀起来,破心掌力被赤极九煞功的内气催运,周围迅萦绕起丝丝灼烧内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