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一百三十章 交易 四
    正当两人随时可能动手,越接近时。

    “路兄。”

    萧红叶的声音从大门内传出。

    “都是误会,误会,这位乃是主祭大人家仆,之前不知我等双方关系,主祭大人千里迢迢赶来,便是为了主持大局。”

    萧红叶缓缓拉开大门,看了眼外面的阵仗,“主祭大人请您进去一叙。”

    主祭??

    路胜完全没料到莫名多出来一个主祭。

    他眯眼看了看萧红叶和那独眼老人。既然是无忧府的主祭,看萧红叶的表现,绝对是比他地位还要高的存在。

    心中盘桓了一下,他心头忍住火气,慢慢收回手上内气。

    “好,正好在下也有些事务需要请教。所有人,都在外面等着!”

    他吩咐了帮众后,大步从两人让出的空处走进去。

    萧红叶面带微笑,只是眼底闪过一丝异色。他没想到都到了这个地步,路胜居然还忍得住。

    路胜进了庭院,第一眼便看到了坐在院子中央,手里抓着一坛酒水的白老者。

    老者形态威猛,须虽白,但气势雄浑,如同狂雄狮,身上肌肉结实,完全就像是壮年男子的强健身体。

    最重要的是,路胜一进门,便感觉到院落里隐隐萦绕的一丝丝危险气息...

    他眯了眯眼,已经许久没有感觉到这种气息了....自从他阳极态大成后,实力大幅度飙升,便连红坊伞女也不可能给他这般威胁感。

    “路帮主送来的名单,老朽已经收到,不错。

    另外,老朽见送信那人肉质紧致,便忍不住抓来烘烤一番下肚。想来一个区区凡人而已,帮主应该不介意吧?”主祭老者面色微笑的盯着路胜。

    在他视线落在身上的瞬间,路胜猛地感觉浑身一麻,仿佛被什么洪水猛兽盯住,体气猛地一颤,居然自的开始加运转起来,似乎也感受到了严重威胁。

    这种浑身麻的感觉,还是他当初第一次遇到鬼物时,产生的战栗感。

    路胜心中明白,只有遇到自己绝对无法匹敌的存在时,才会产生这般感受。

    强...很强!

    他心头沸腾着,但不得不死死压住,之前想要直接动手的想法被狠狠压下去。

    此人,绝对是无忧府中的顶尖高手,前来主持法祭之人,这种威胁感....现在的我绝不会是对手!

    我现在身后有着上阳家在,想必他也不敢随意对我下手。

    他已经明白了,此事就是针对他设下的一个圈套,或者说又一个试探。段蒙安只是被牵连受了无妄之灾。对方真正的目的,是自己。

    站在原地,他身上内气越转越快,越转越急,一丝丝灼烧感隐隐朝周围弥漫开来。

    足足数个呼吸后。

    路胜才强忍火气,缓缓低沉回答:“....当然....不过是个凡人,有什么介意不介意的,主祭大人无需介怀。”

    他面色平静,表面看不出什么神情。但心中却是已经剧烈沸腾起来,一丝丝杀意按捺不住的在心底越积越重。

    无忧府,之前试探一次就算了,现在第二次试探居然直接杀了他手下一名亲信,再下次是不是就要灭了他路家?

    主祭点头笑道:“路帮主识大体,不错,好了,若是没什么事,帮主不如坐下一同喝一杯,这下酒肉可是老夫的手艺,寻常人可没机会吃到。”

    路胜眼角余光瞟到不远处树上挂着的一具血肉模糊尸体,一个同样白苍苍的老仆,正拿着刀在尸体上一下下的割下来一条条鲜肉。

    他一眼便认出了,那尸体正是段蒙安,再看看主祭老者一副讨论牲畜味道的模样,心头也越阴冷。

    “不用了,这趟既然是误会,揭开就好,在下也不打扰主祭大人雅兴,先行告退。”他低头平静道。

    “也好,路帮主代老朽给九礼侄女送句话,让她有空可以来这里坐坐,之后老夫也会常驻萧使者这里。”主祭微笑道。

    “一定带到。”路胜点头,然后恭敬退下。

    转身时,他最后扫了眼那尸体,猩红的血顺着段蒙安的头滴下来,他是被倒吊着挂在树干上,双脚绑在一起,用铁钩穿透双脚掌,如同猪羊一样。腹腔已经被打开了,里面的内脏也少了不少,或许是被去掉了,或许是被吃掉了。

    主祭面前的石桌上还摆放了一叠叠爆炒和烧烤的肉菜,也许就是他的肉。

    收回眼神,路胜心头越冰冷。

    “帮主好走。”独眼老人冲他笑了笑,低头一脸恭敬。

    路胜定定看了他一眼,快步从其身边穿过。

    走出大门,他对着三个长老一声冷喝。

    “撤!”

    众人也不知道生了什么事,见帮主进去后又出来,面色平静,也没得个解释,便让人撤。

    虽然丈二摸不着头脑,但处于对路胜的信任,众人迅收队,城卫军的将领也上来问候见礼了下,也跟着收兵了。

    路胜离开后,萧府院落里,主祭站起身,脸上的笑容也淡了下来。

    “此人实力不错,就算在世家中,也是数一数二的好手,北地这等贫瘠之处,能称第一高手。也不算夸张。”他随即看向另外一边空处。“如何?是他吗?”

    白静一身黑裙款款走出来。

    “有些像,但差异有点大,和得到的线索不是很符合,还不能彻底确定。”

    “白静你办事总是这么拖拖拉拉。”正堂内也同样走出一个身材瘦高的白面书生。“在下倒是得到了条不错的情报。”

    “权使者你来说。”主祭看向这书生。

    书生得意的看了眼白静。

    “才得到消息,这路帮主,过阵子就要去和李顺溪碰面,要交易什么东西。时间地点都确定了。”

    “哦?消息属实?”主祭眼前一亮。

    “绝对属实,这消息,可是权某从李顺溪身边的人身上亲口得知。”权使者得意笑道。“其中还牵扯到了武盟。”

    “居然牵扯到了武盟?武盟这些老鼠,正好可以一网打尽!”主祭顿时露出感兴趣之色,“时间,地点在哪?”

    “城外东山脚,无风谷口。时间是五日后,正午午正时。”

    .............

    嘭!!

    路胜狠狠一巴掌打在身边木墙上,顿时炸出一个脸盆大小缺口。

    “无忧府!”他面色泛青,一字一句道。

    一回到帮中,他便直接给帮内宣布了段蒙安的事,编出段蒙安之死和萧府无关。而是另有缘由,正在调查中。

    这样也算是稳住了帮众心中的疑惑。

    虽然稳住了大家疑惑,但路胜自己心头却是气得够呛。这无忧府咄咄逼人,行事肆无忌惮,若不是他身后有上阳家在,那主祭怕是当场撕了他也有可能。难怪之前敢堂而皇之的血祭那么多人。

    路胜能感觉到,自己和那老者的差距很明显,在面对对方时,他浑身内气自的急运转起来,以抵抗对方身上自然散出来的拘毒,拘毒强悍到了一定程度,甚至周身一定范围内的空气也能影响到。

    “看来还是不能松懈啊....”路胜眼神复又变得幽深,“先提升内气,尝试液化再说吧,等不及了。力量,我需要更多的力量!”

    “来人!通知玉莲子,我要闭关,一切帮务有他决定。在我出关前,谁也不能打扰我。”路胜叫来亲卫吩咐。

    “是!”

    帮众迅下去通报。

    路胜收拾了下东西药物,直接前往赤鲸号上专门的闭关静室,那是完全用钢铁打造的特殊房间。

    路胜将一应物事准备好,带进去后紧闭静室,盘膝坐定。

    “深蓝。”他直接叫出修改器。

    淡蓝色的方框骤然浮现出来。路胜的视线一下便落在了其中最显眼的赤极九煞功一栏上。

    是否进行武学推演?一个对话框弹出来询问。

    路胜凝视片刻,看着功法后面浮现的可修改按钮,终于深吸一口气。

    意念狠狠在按钮上点下去。

    刹那间,体内一片沸腾,无数赤极九煞功内气剧烈翻滚起来,开始在体内经脉疯狂流转加。

    路胜全身衣物呼的一下燃烧起来,被笼罩在火焰中迅烧焦。他刚刚才长出的一点头,也在火焰里转眼被烧成黑粉。

    “来吧!要么死,要么生!!”

    路胜一声低吼,全身剧痛,猛地膨胀起来,阳极态骤然展开、

    轰!!

    无数火星炸开,他身形猛地一下变巨变大,转眼便化为两米多的强壮怪物。

    大量肿瘤般的肌肉在他皮肤下流动挤压,越来越多,越胀越大。浑身表面覆盖上青灰色网纹,如同纹身。

    变为阳极态后,他双臂肩膀越来越红,周身皮肤开始不断隆起大小不一的水泡和黑色疙瘩。

    一阵阵剧烈的胀痛猛烈在路胜体内横冲直撞,似乎内气疯狂的想在身体内找到一个可以宣泄的口子。

    但他阳极态下的硬功强悍无匹,几乎敢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毫无破绽。

    这等情况下,赤极九煞功多余的内气也只能在其体内不断挤压越来越多,越来越厚。

    巨大的压力使得路胜浑身血管慢慢鼓起,如同一根根青紫色钢索缠在身上。

    剧烈的痛苦让路胜双目睁大,浑身颤。汗水大片大片的渗出又迅蒸。

    他两侧太阳穴上的肌肉,此时居然也慢慢鼓起来,如同突出的两只犄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