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一百三十二章 交易 六
    “辛苦你了,你们都下去休息吧,接下来的交易粮食,还得麻烦顺溪亲自走一趟。”秦无面屈指一弹,顿时一丝丝细微无形内气,腾空而出,精准的落在李顺溪和在场几人的右肩上,内气如同水流入海般转眼融入他们衣服下的皮肤。

    李顺溪顿时感觉浑身一颤,身体暖洋洋的好不舒服,知道这是盟主以自身功力为他们涤荡肉身,温养暗伤,忙感激的朝秦无面拱手,然后和另外几人转身一同恭敬离开。

    这样的温养,极其费时费力,就这么一下温养,秦无面大半日的打坐修习便化为乌有。而这样的付出,在武盟中习以为常,很多人都得到过其出手相助。

    等待李顺溪等人离开后,秦无面轻轻拿起那竹筒,将筒口的封蜡摸了摸,顿时红色的封蜡无声化为粉末,自然洒落。

    他倾斜竹筒,从中倾倒出一卷厚实的淡黄色纸卷,轻轻展开。

    捏着纸卷,秦无面先是面色平静的细细查看,随着查看的内容越来越多,他双目也微微亮了起来,面上隐隐流露出一丝笑意。

    啪。

    纸卷骤然被揉成一团,转眼被内力震成黄色粉末,然后从他指缝中散落,飘出露台外,均匀的被风吹散向淡绿色水潭。

    “来人。”秦无面朗声道。

    “见过盟主!”一道身穿绿色劲装,带着同样绿色面罩的人影,急出现在露台下的楼阁广场上,朝着上方的秦无面单膝跪地。

    “去请张武牙张大师前来一叙。”秦无面微笑道。

    “是。”

    绿色人影起身,双脚在地上一点,居然接连腾空而起,度奇快,几下便飞掠不见。

    ....................

    张武牙端坐在围鹿堂中央,一动不动,心头思绪翻滚,面色无喜无悲,但眼底微微的闪动,和握紧了白的双手指节,可以看出他此时的情绪相当激动。

    武盟,是由凡人中不甘心被奴役的天元高手,和世家中对待凡人态度温和的叶派联合起来,对抗血派世家和妖魔鬼怪的混合联盟。

    所以天元们在地位上,是和叶派世家们属于联盟关系,不是从属。

    但因为天元和世家子之间的实力差距,在武盟中,他们也一直过得十分憋屈,无论是出任务还是干其他什么,大部分都得依靠世家子。

    就算他张武牙为代表的这群老不死都是天元高手,但因为是纯粹的武者,实力达不到拘层次,都被一视同仁,视为孱弱的后勤人员。

    于是在各项任务中,他们历来都被安排做后勤和辅助情报工作,时间一久,就成了虚弱文弱群体的代名词。

    最可怕的是,整个武盟无论是世家子,还是他们自己很大一部分的天元高手,都慢慢开始认为这样的分工是理所当然,凡人,就只能干干后勤和情报之类的侧面活。无论如何努力都不会是世家的对手。

    “若是没有这趟盟主送来的希望,再这样下去,武盟里对我们的不好呼声会越来越大....时间久了,怕是就连所有天元,都会只认为自己只能干干老弱病残的活计了。

    一旦将全部希望都寄托在抢夺神兵魔刃上,这样的念头,和血派的那些世家又有什么两样?

    武功,一定能给平民带来希望和出路。”张武牙心中情绪激荡,手里捏着的那份盟主手谕,便如同稀世珍宝般,被他狠狠拽着。

    “张老,人手安排好了没?还有路线?秘本一定要是原本,这是盟主仔细叮嘱过了的。”围鹿堂外大步走进来一个瘦高的中年男子,身后跟着几个年轻人,都是一身淡绿半身皮甲,头戴白色紧箍,在眉心处镶了一颗指甲盖大小的绿玉。

    他们是这趟盟主秦无面,安排前往护送交易的高手,带队的中年男子鸣叫管念,身后是他的绿意队。

    “好了,早好了,这趟关系到谷里盟内的食用口粮,张某自然不敢怠慢!”张武牙站起身朗声道。

    他今年八十九了,自从十多年前成就天元后,加入武盟,他便一直带领武盟中的其他天元,为整个组织规划管理后勤事宜。他本人同时也是整个武盟里实力最强的天元高手,没有之一。

    “行了行了,要不老爷子您就别去了,这趟有我在,保管出不了事。”管念陪着胸口道。

    反正去不去也没影响,他心头嘀咕。

    对于盟里这些管理后勤,兢兢业业的天元和武者们,他虽然很感谢尊重他们为自己等人出战时付出和支援。

    但对于张武牙这般不服输,死活都要用武功和世家争风头的顽固分子,他是打心眼里不以为然。

    “实力差就差,有什么不好意思承认的?实力弱就做好后勤,大家分工合作不也一样很好?动手的我们来,搞粮草输送你们来,这不是很好么?”这是他曾经在某个场合里公开表过的言论。

    可这些老顽固们就是不甘心,老是折腾来折腾去,明明实力不行,还要嘴硬不让说。整天嚷嚷的都是那几个代表武者希望的人选。

    可就那几个名单里的人选,号称人类武学顶尖奇才的高手,实话说,他悄悄派人去试过手,连他最弱小弟的一只手都打不过....

    他小弟最弱的也是拘层次单纹中修习纯辅助秘术之人,可就是这样,也依旧毫无悬念。

    看着张武牙一把年纪了,还满脸期盼希望,随时关注着名单上的那几个希望之星,他便一直没忍心告诉他这个残酷的事实。人,总是需要有一些幻想和希望才好。

    “我说老爷子....您这趟是又现了什么希望之星了?上次你找到那个张嵩鱼时,就是这副表情。”管念无奈道。

    “废话少说,张嵩鱼最近闭关了,必定是有所感悟,出关后极有可能武功大进,或许有机会突破非凡之线!”张武牙吹胡子瞪眼。

    管念无奈,他没好说那张嵩鱼之所以闭关,就是被他小弟打的。要是真这么说了,这老爷子铁定当场气晕,说不定会揪住他去盟主那儿评理。

    他可受不了和一老头站在一处打口水战数个时辰。

    “行行行,您说什么就是什么,说起来,这趟和我们交易的对象是谁?盟主安排的手谕呢?说是让我和钟云袖一起出动,这可是稀罕事。”

    “这一次,这一次.....”提起这趟的交易,张武牙明显有些兴奋起来,“这一次和我们交易之人,可谓是北地第一高手,我纯武者中的真正希望之星!!赤鲸帮主路胜!”

    “路胜?赤鲸帮主?赤鲸帮主不是赤日门门主那个姓洪的老头么?我记得以前还从他那里借过地图。”管念疑惑道。

    “路胜是才上任不久的赤日门门主,其人天赋奇才,将门中的赤极心法修炼到了极高层次,同时据说还涉猎了硬功,刀法....”

    “行行行,您别和我说什么武功,我不感兴趣,先谈正事,正事。”管念无语,赶紧止住张武牙长篇大论,他只对血脉之力催的强横秘术感兴趣,至于武功,那种东西,修炼一辈子都挡不住一个秘术轻轻擦下边,有意义吗?

    张武牙被管念打断,气得无可奈何,老脸涨红,可又拿他没办法。

    “张某只是想提醒管队长,这路帮主实力不凡,或许可以尝试吸纳他入....”

    “张老,您就和其他老爷子一样自称老朽多好,这么大年纪了还某某某的,这路帮主再强也就是个天元,吸收不吸收又有什么关系?”

    管念知道这些老天元老人家,一直认为武者一定能出现对抗怪异和世家的可能。但事实就是事实,无数次事实早已证明,这不过只是异想天开。

    “好了,别磨蹭了,收拾下,我们该上路了。”管念最后提醒道。“赶紧把手谕给我看看,好确定时间地点。”

    张武牙无奈,狠狠一把将手里的手谕朝管念丢过去。

    盟内管念作为几大高手之一,是双纹层次中世家子里的顶尖杀者,虽然他本人和张武牙关系很好,说话也不顾及。但在这方面,也和其他几大高手一样,对天元和普通人们,对武功的的期望一样不屑一顾。

    这其实也很正常,每每得知有强大武者出世,仔细调查下,最后都现是世家血脉,一来二去,大家便对武学的期望越来越低。

    这趟秦无面派管念和钟云袖去,也是看在他们两人对普通人的态度是最温和的,因为路胜是纯粹的人类武者,没有任何世家血脉。加上张武牙老爷子跟队,这样也容易产生亲近关系。

    看完手谕,管念对其中提到的疑似正面击退红坊副坊主的记录毫不在意,先不说红坊伞女才和甄家硬干一场,伤势未愈,就说说这一类的疑似,在其他希望之星上都有过,后面耗费时间人力物力调查,最后现只是个闹剧。

    这样的例子太多了。

    .................

    夜,圆月高悬。

    赤鲸号外的码头上,此时正停靠着十数辆准备多时了的牛车。大袋大袋的粮食藏在车上堆放的衣袋下面。

    这些车上表面都放了破旧衣服装成袋作为掩饰。下方最深处,才是放的粮食。

    路胜一共带了五千斤,一袋五十斤,十数辆粮车上放的便是一百袋整。

    “准备好了么?”路胜骑着黑马,回头看了看队伍里随队的众人。

    “都准备好了。”宁三小声跑来回道,“陈鹰帮主和段长老问,什么时候出,牛车缓慢,再不走,怕是要等天亮才能到。”

    “准备好就走。”路胜平静道,这趟若是能通过李顺溪,和其背后的神秘势力打通联系,或许能迅搞到足够多足够强的新武学,他如今硬功奇缺,帮中收藏的硬功已经对他无效了,只有高层次的硬功,或许能对他的阳极态产生新刺激。

    望着连绵的十多辆牛车,路胜眯了眯眼,心中却是飘到了自己修习的武学修为上。

    硬功是容器,内力是容器中的水,内气液化后,只有不断增强增大容器,才能容纳更多更强的内气。

    我必须未雨绸缪,先行收集硬功起来。以防以后液化内气也容纳不下时,身体无法得到提升。再度出现修为停滞情况。

    “准备完毕。”

    “准备完毕!”

    “准备完毕!”

    牛车边上的帮众此时纷纷出声,路胜见状,缓缓扬起手。

    “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