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一百三十六章 返回 二
    “第八,炸裂!”主祭一声低喝。

    轰!!

    路胜双臂陡然炸开一大团红色火光。仿佛有什么东西在他双臂上爆炸了,巨大的冲击力撞得他连连后退。

    “第七,炸裂!”主祭眼中红光越来越浓,手上铜棍从左往右随意一记横扫。

    轰!!

    又是一团火光在路上身上炸开。爆炸威力极大,就算路胜硬功了得,此时居然也腰部左侧多出了一道豁口,血缓缓顺着焦黑的伤口渗出,空气里也多了一丝腥气。

    “第六,炸裂!”主祭手上铜棍慢慢开始泛起淡淡红光,从头到尾,整个铜棍都仿佛烧得通红,越来越红,越来越亮。

    轰!!

    路胜庞大的身体被炸得往后撞在一颗粗大树干上,树干炸裂,缓缓倒地。

    “第五.....”主祭带着一丝嘲讽的看着路胜,“炸裂!”

    轰隆!!

    又是一次更大威力的爆炸,从路胜胸膛上炸开。炽目的火光一下淹没他大半的胸口。

    “最后,结束吧,第四。”主祭举起铜棍,指向路胜。“炸....”

    “给我死!!!”

    一声巨响下,路胜整个人野兽般骤然出现在他身前,双目血红,双臂合抱,狠狠落在主祭胸膛。

    几乎是同一时间,一团比之前更大更强的火光狠狠在路胜身上炸裂。

    轰隆!!

    两人同时倒飞出去。

    主祭当场便是一口血喷出,被这近乎偷袭的一击打伤,他双脚在地面一路划出去,刚刚停稳,通红的铜棍往地面一杵。身上肌肉狂涨,转眼便一样膨胀到两米多的高度。

    “第三蟠龙!!”他咆哮一声,胸甲上的龙纹仿佛活了一般,银光射出,照射在铜棍上,竟然为其增添了一条缠绕蟠龙。整个棍身都粗了不止一倍,宛如狼牙棒,往前砸出。

    “赤极九煞!神威!!”路胜的巨大身影同时间出现在他身前,迎着铜棍双手合十,化为掌刀猛然砸下。

    嗡!!!

    铜棍手掌交接,两人撞击处,地面炸开,周围近一些的树木枝叶纷纷断裂炸开。一圈如同实质的波纹慢慢扩散。

    “你...”主祭额头青筋毕露,这是头一次紧紧盯着路胜。“你居然隐藏这么深。以你这般实力,为何会甘愿只做一个普通的帮派头目?”

    “嘿....”路胜咧嘴一笑,身上的肌肉居然进一步的膨胀起来。“你比我想象的....要弱啊...”他之前就引爆一滴内气液,此时身上一圈热气四面散开,才彻底爆。

    “!??”主祭还没反应过来这是什么意思,便感觉铜棍上力量一下暴增。

    炽热的风从路胜身上吹出来。

    啪。

    他居然单手抓住了铜棍,另一只手缓缓松开,朝着自己头部伸来。

    “你....怎么可能!!?”主祭瞳孔一缩,面露不敢置信之色。

    “再见了。”路胜满是血污的脸上露出一丝微笑。

    噗!

    他手臂猛然加快,狠狠从主祭面部插了进去,从后面穿透出来。

    吼!!!

    主祭脑袋都被打穿,身体内传出一声狂暴的怒吼。

    他胸前龙纹骤然爆炸,化为一团巨大冲击力,炸开路胜双臂。整个人急后退,当头便是一棍,朝着路胜头部砸下来。

    猝不及防下,路胜双臂撑起,正面狠狠挡住这一棍。

    嘭!!

    两人再度各退一步。

    “哈哈哈哈!!痛快!痛快!!”路胜的右臂软绵绵垂下来,明显骨折了,一道道深可见骨的伤口血痕在他身上一片焦黑。

    主祭整个脑袋都被打烂了,正在试图急恢复再生,可惜一股强烈的炽热内气,不断灼烧切割阻碍着他恢复头部。

    “今日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体内一阵低沉的咆哮声中,主祭双手握棍合身冲向路胜。

    后者也狂笑一声,正面迎上去。

    嘭嘭嘭嘭!!

    剧烈的爆炸和巨响中,两人一路对砸,谁也没有什么闪躲动作。以两人的爆度和秘术效果,闪躲毫无意义不说,还容易失去先机。索性两人便直接对轰了。

    血和肉糜到处飞散,落下。

    一旁勉强的张鹏勉强拖着重伤的身体,本想爬到远处恢复下逃离,但又被主祭打出的爆炸火光擦中,原本就不行的身体再度重创,变得完全动弹不得了。

    他满眼惊骇的看着林中的两个怪物疯狂厮杀。

    野蛮,血腥,毫无顾忌。

    这般的原始厮杀,就连他这个看惯了妖鬼屠戮的世家子弟,也头皮麻。

    一颗颗大树不断砸倒,地皮被翻起,到处都是大大小小的坑洞焦黑。火光点燃了树林,渐渐开始冒出浓烟,朝周围蔓延扩散。

    路胜和主祭的厮杀逐渐进入了白热化。

    他爆了自己全部的力量,也引爆了一滴内气液滴,结果便是和同样爆的主祭相持不下,双方互有胜负。但都陷入重伤水磨战。

    他知道,这次被主祭现,便一定不能让他生离此地。一旦被其离开,无忧府必定会针对他全力追杀。

    现在的他,根本无力对抗整个无忧府。

    所以,这趟战斗,只能赢,不能输!!

    嘭的一声巨响,两人再度分开。

    路胜一条大腿上多出一个碗口大小的伤口,里面的血肉都没了,仿佛被什么东西咬掉一般,这是主祭用爆炸炸烂的缺口。

    主祭小腹多了一个贯穿极其严重的大洞,那是路胜用手臂一掌狠狠打穿的。

    呼....呼....呼....!

    路胜大口大口的喘着气,紧盯着对面正在急恢复的主祭。

    不愧是六纹层次的顶尖高手,这么严重的伤势,居然依旧能迅恢复,而且看上去似乎并无大碍一般。

    “这就是世家啊...拘以上的层次....”路胜再低头,看看自己骨折了的手臂,大腿上的碗口大伤口。

    根本没有半点快愈合的迹象。

    主祭也隐隐注意到了这点,远远盯着路胜,面露奇异之色。

    “你的黑膜,我并没有打破...为何会没有恢复之力?”

    路胜抬头看向他,露出一个怪异的笑容。

    “你猜?”

    “你是在羞辱我么!!?”主祭须怒张,低沉咆哮起来。

    “羞辱?”路胜直起身,浑身的肌肉居然再一次膨胀变大起来。

    原本近三米的身高,居然在这一刻再次提升。

    “你我已经厮杀到了这个地步,羞辱你,便是羞辱我自己。你觉得我会这么无聊?”

    他看着面色不解的主祭,忽然低声笑了起来。

    “我不会恢复,真正的原因.....”

    嘶!!

    他两边太阳穴一下拱起,形成一长一短两个牛角一样的隆起,背后肌肉膨胀,一排如同背刺一样的黑灰肌肉迅刺出。

    身高体型也从近三米,越胀越大,越来越高,转眼便到了五米。

    嘶啦!

    路胜两边嘴角一下裂开,露出里面变了样的尖锐白牙。密密麻麻的两排尖牙,完全已经不似人类了,仿佛某种凶猛的食肉龙兽。

    “真正的原因....当然是...”

    路胜恐怖的身躯陡然消失在原地,骤然出现在主祭身前不到半米处。

    “......我根本没有黑膜啊!!!”

    轰隆!!!

    大地一片震动,方圆十里内的所有生物都能感觉地面狠狠一颤。

    树林中,路胜粗大两米多的黑色手臂,狠狠将主祭整个人都压在下方的草地上。

    地面已经多出了一个直径七八米的巨大深坑。

    坑底中间,主祭整个身体躯干彻底被砸成了肉糜,只剩下一个才恢复的头和两只脚还完整。

    他手里的熟铜棍已经弯曲得不成样子,身上的血肉混杂着穿的黑皮甲,已经分不清什么是皮甲什么是血肉。

    “你以为杀了我就没事了吗?”主祭面色狰狞,“府主会为我报仇的!你也会死!很快!很快!!我等着你!!”

    “这就是你最后的遗言?”路胜手上骤然炸开一团无形内气,直接将主祭全身点燃。

    呼的一下,火光亮起,主祭整个人慢慢融化在赤色大火中,但他的眼睛依旧恶毒的紧盯着路胜,仿佛在用生命诅咒他。

    路胜最后朝着张鹏方向看去。

    嘭!

    他随手将身边一颗树木树干砸断,大片的木屑中,半截树干盘旋着狠狠砸在张鹏身上。

    他身上黑膜早就被打破了,树干砸落,张鹏整个人狠狠颤抖了下,仰头吐出几口黑血,眼瞳渐渐涣散,终于是没气了。

    路胜长呼一口气,身上膨胀的体型渐渐恢复成普通阳极态,然后又迅恢复成正常强壮体型。

    他从深坑正中,缓缓捡起一块暗黄色的铜块,上边还有着淡淡的奇异花纹。

    这是主祭死后连同熟铜棍一起,残留下来的东西。

    和之前那几个地域使不同,那四人一样带阴气的东西都没留下,也或许是被太强的内气烧掉了,而这次终于有了收获。

    路胜最后将东西抓起,走到张鹏身前,从他身上扯下衣服遮住身上,这才急离开此地,朝着赤鲸号方向回去。

    一路狂奔,约莫花了半个时辰的功夫,路胜回到赤鲸号,进入静室关闭大门后,终于再也忍不住。

    嘭!

    他两眼一黑,往前扑倒在地。

    他太累了。

    也太痛了。

    引爆了一滴气液后,他又引爆了剩余的两滴气液,一起爆开。就算是硬功大成的肉身,也终于承受不住,再加上和主祭的疯狂厮杀,能撑到现在回来已经是个奇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