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一百四十章 疗伤 四
    两人起身,路胜带头走出大厅,从侧面通道离开,黑老紧随其后。

    其余人一个也没跟上,都被他暗中示意留下,之后的洪明资咳嗽几声,起身代替路胜主持局面。

    路胜带着黑老很快便来到赤鲸号的最顶层,一处宽敞露台处。

    河风疾吹,扯得两人衣角猎猎作响。

    路胜让帮众先行下去,自己则是和黑老单独留在露台上。

    “无忧府的主祭大人,前不久我还见到过,黑老你刚才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主祭大人失踪?”路胜装出一副微惊之色。皱眉盯着黑老。

    “就在你前阵子出去东山无风谷那晚,我家主人便是那时候失踪,路胜,我劝你还是不要装蒜的好,上阳家保不住你,这事闹大了,就算是上阳九礼也讨不了好。”黑老此时稍微冷静了些,看着路胜神色阴森。

    “黑老这是什么意思?主祭大人实力凡,你难不成认为他老人家的失踪和我有关系?”路胜沉声反问。

    “我不管那么多,你只需要说出那晚到底生了什么。我自会判断!”黑老逼问。

    路胜沉吟了下,细细将那晚的事情说了一遍。当然不会是真实版本,而是从一个普通帮众的角度,听到林中远处有巨响,还有不少大小不一的坑洞。他被声势所摄,不敢靠近,只能迅结束交易,赶紧离开。之后风平浪静也什么都没生。

    “这么说,你也不知道,没看到当时生的什么,为什么会有那么大的巨响?”黑老听完,眉头紧皱起来。

    “确实如此。”路胜郑重点头,“若真是主祭大人失踪,会不会和那晚的巨响有关?”

    “其他呢?和你们交易的神秘人,又是从什么地方联系上的?”黑老又低声问道。

    “是我的一个老朋友,突然上门联系我,要我提供一批粮食,我看价格利润极高,便应了下来。

    这是第一次交易,所以很重要,本打算作为长期交易的一个开端,我亲自压阵过去,没想到.....”路胜微微摇头,面色泛起一丝无奈。

    “那你有没有听到,有什么大鸟嘶鸣声,或者如同熊一样的咆哮声?”黑老细问道。

    “鸟叫和熊咆哮?”路胜仔细回忆了下,“没有,还真没有。”他缓缓摇头。

    “不过我建议你前往现场看看,说不定会留下不少的蛛丝马迹,那些神秘人,极有可能和巨响有关,若是主祭大人的失踪必定和此事有关,那么很有可能和那些神秘人有关。”路胜正色道。

    “你也这么认为?”黑老神色稍缓,感觉路胜却是是在认真帮他一起回想细节。

    “若真和此事有关,那就只能从这里入手。”路胜认真点头。

    “好吧,我再去现场仔细看看。”黑老见状,也只能点头,确实,以路胜的实力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对主人产生威胁。双方足足有数级的差距,主人就算站着不动让他打,也破不了黑膜。

    “不对!你在撒谎!!”忽然间,黑老面色一变,转身猛地朝着路胜飞扑过来。

    “我杀了你!!!”

    他神色癫狂,手掌如鹰钩,闪电般一下打向路胜胸膛。

    呼.....!

    巨大的破空声中,黑老手掌上浮现出一层黑膜,周身隐隐浮现黑色羽毛虚影。一掌朝着路胜胸口正中打去。

    路胜来不及思考出了什么岔子,他现在根本不能动用赤极九煞功内气,只有针刺气的阴阳玉鹤宝瓶气勉强能调动一些,根本不可能抵抗黑老的突然袭杀。

    以对方至少三纹层次的实力,一旦被打中,不死也得重伤!

    他脑袋里一片空白,身体急后退。但对方的度太快了,现在他的没有爆内力,根本躲不开,只能眼睁睁看着黑色手掌飞接近自己胸膛。

    越来越近,越来越急。

    叽!!!

    刹那间,一声尖锐到极点剧烈摩擦声,骤然响起。

    一道模糊的青色人影闪现在黑老身后,单手一把抓在他肩上。

    “黑鸦,你好大的胆子!?”

    黑老爆射的身形陡然顿住,仿佛被什么东西一下勾住,他的手距离路胜胸口衣服,只有不到一指的距离,但就是这一指之距,却成了他无法跨越的天险。

    “上阳....!!”黑老缓缓低下头,目光僵硬的看着自己胸口。

    那里原本什么都没有的地方,此时居然缓缓闪亮着一个硕大的勾字。

    嘶....细细的血痕从勾字周围慢慢浮现出。

    “饶....饶命.....”黑老眼睛睁大,仿佛全身的力气都在快消失。

    轰!!

    他整个身体眨眼间如同炸弹般,轰然炸碎。

    没有血肉骨渣,只有大团大团的黑色羽毛飞溅爆射。然后朝着远处飞逃射去。

    但还没逃出多远,所有黑羽毛正中竟然全部同时浮现一个银色勾字,噗噗噗噗!!

    所有黑羽全部炸裂碎开,化为漫天黑点。

    上阳九礼站在露台上,面色冷厉,神色中带着一丝讥诮。和她一起出现的,还有另外一个中年男子。

    男子面色木讷,身披白袍,手里握着一把长达半米多的钢铁毛笔。

    “无忧府虽然比不上我们,但黑鸦是主祭的老仆,你不该杀了他,我们和无忧府如此结怨毫无意义。”

    上阳九礼眼珠微转,看了男子一眼,没说话。

    男子看了眼路胜,眼里闪过一丝阴鸷,又道。

    “为了一个凡人帮派如此,你到底会不会主持大局?这些道理难道你娘亲没有亲自教过你?”

    “我上阳九礼要做什么事,你算什么东西?敢来管教我!?”上阳九礼眉毛一竖,身上散出丝丝凶厉之气。“再废话连你也杀!”

    “你!?”中年男子胸口一闷,他料到了自己过来肯定会为对方不喜,却没想到九礼态度会恶劣到这个地步。他可是她的亲叔叔!

    “见过九礼大人。”路胜这才上前恭敬道。

    上阳九礼乃是上阳家第二天才,实力之恐怖,绝对比主祭还要强出不少,敢当面前往红坊找坊主面谈。这样的层次,已经不是拘层次能衡量得了的了。

    肯定是七纹,乃至七纹顶峰的程度。

    所以路胜一现自己重伤需要时间缓冲,便果断第一时间着人写了一封信送去给上阳九礼。

    信里将这趟可能遇到的麻烦提了一遍,算是看看上阳家的态度。

    没想到这位顶尖天才居然亲自过来了,而且一招就杀了主祭身边的黑老。

    世家妖魔中和他不同,他们相互间生死厮杀,如果不是实力差距极大,那么短时间内根本杀不死对方,只能陷入水磨战。

    而上阳九礼一招便干掉了三纹的黑老,很明显,其实力已经到了强出太多的地步。

    “路胜,你信里所说的都属实?”上阳九礼正色问道。

    路胜认真点头。

    “绝无虚言!”他此时装得义正言辞,“实际上,属下当时还被意外飞来的横木巨石重伤,一回来便感觉不对,那样层次的巨响,肯定是有人大战,便马上写信交给属下送到您那里。这.....黑老被您杀了,会不会有什么麻烦?”

    “区区一个无忧府的老贱奴,杀了就杀了,有问题让他们府主自己来找我!”上阳九礼不耐烦道,“你说那个姓白的主祭和人大战,除了我,这北地还有谁能和他动手?武盟的那个什么劳什子盟主?”

    “属下不知。”路胜摇头。

    “不知道就算了,无忧府居然敢威胁我上阳九礼的人,简直不知死活!这事他们不出声就算了,如果真敢找上门,正好我最近缺点肉食打牙祭!”上阳九礼面色渐渐变得阴冷起来。“谁来谁死!!”

    好大的杀气!

    路胜心头一震,上阳九礼当初他便看出其凶性极重,这次送信过去,只是打算在她那里备个案,毕竟是上家,这等大事还是要先通个风。

    没想到她居然亲自出手。

    “九礼,你代表的是上阳家,不是你个人!这不是你当初还在巨荣国的时候!”那中年人终于忍不住出声了。

    “滚一边去!!”

    上阳九礼转身一掌猛地打在他胸前。

    轰!!

    一个大大的勾字出现在中年人胸口,陡然银光炸开,

    中年人整个人炮弹般倒飞出去,砸在露台的金属船舷上。船舷凹陷处一个触目惊心的弧度。

    上阳九礼收回右掌,白眉冷厉。“走吧,你说的那东西在哪?”他看了眼路胜。

    “属下随身带着。”路胜恭敬道,从袖子里取出一样黑色小物事。“这个便是属下从林子里战场捡到的东西。”

    那是一个很小的漆黑圆鼎,表面刻着文字一样的细密花纹,周围有着六个耳,大小只有鸡蛋那么大,材质非金非玉。赫然就是当初卓文宇想要和路胜交易的那小鼎。

    这东西是从怪异的尸体口中得出,据说里面蕴含极高的尸气。

    “是这个啊!?”上阳九礼一见此物,顿时双目一亮。赶紧一把从路胜手里抢过来。

    “不错不错,你做得很好!以后再有这等物事,一定要第一时间记得上交!”

    “大人喜欢就好!”路胜微笑道。“无忧府那边....”

    “我突破在即,区区一个无忧府,给他们十个胆子动手,他们敢吗?”上阳九礼随意摆摆手。一副完全不顾上阳家大局的神色。

    不过路胜就喜欢这种不顾大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