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一百四十一章 诗会 一
    “好了,这趟我来,是为了问问你,关于之前无忧府这件事的始末,不过现在看来,问不问都不需要了。”上阳九礼随意道。“还有,连黑鸦都能看出你身上的尸毒,你最好好好处理一下。”

    “敢问大人,那黑老,为何会说我对他撒谎?”路胜沉默了下,忽然问道。

    “我不知道,或许他从你身上闻到了什么气味,看出了什么破绽,谁知道呢?对于我来说,只要我上阳家的面子,我上阳九礼的面子还在就行。”上阳九礼伸手捏了捏小鼎,突然问:“你是不是真的坑害了主祭?”

    “大人何出此言。我的实力和主祭大人差距这么大,您认为可能么?”路胜笑了。

    “你不行,不代表别人不行。”上阳九礼颇有深意道。“捡尸体这种事,下次还是少做为妙。当然如果都像这趟这样还好。行了,我先走了,记得别少了每年供奉。”她摆摆手,转身一把提起昏迷在船舷边的中年男子,纵身从船上一跃而下,如同高高飞起的海燕,在半空盘旋了一圈,陡然消失不见。

    路胜哭笑不得,上阳九礼居然把他当成是捡尸体的角色,不过好在这趟她来得及时,没让黑老得手,否则他如今的状态,要想从黑老手下硬抗下来,还真有些难度。

    没有阳性内力,便只能硬抗不能杀伤黑鸦,除了当场逃离外,别无选择。

    “一个用不了且来历不明的小鼎,就把无忧府暂时压住了。这买卖划算。”目视着上阳九礼离开的方向,路胜整理了下领子,大步朝着下去的楼梯走去。

    大比还在继续,苏月儿等在燕子厅外,一见到路胜回来,便双目一亮,赶紧上前就要跪倒。

    “先别急,我还要观察观察,你的心性和体质若是不适合修习我的武学,那我也不会收你。”路胜迅叫住她。

    “谢帮主,定不会让您失望!”苏月儿顿时面色大喜。

    之前黑鸦到来打断掉的大比,此时已经进行到了尾声,从帮中高层被打伤,陈鹰也送去救治后,大比的气氛便远不如之前那么热烈,很多人都流露出无奈和悲哀之色。

    武道虽然能改变人的一生,但比起有的人来说,还是太弱太弱。这场变故,极其严重的打击了众人苦修武道的积极性。

    整个燕子厅内一片气氛沉闷,路胜回归主座后,洪明资勉强给前十名颁了奖赏后,大比便算结束了。

    时间缓缓流逝。

    路胜继续安心养伤,每日用药材药浴,服食大量的珍稀药材。伤势也在持续好转。

    趁着空闲不能修行,他也开始把以前一直没时间做的事,赶紧一一解决。

    其中最主要的,便是和陈芸熙的定亲。

    路胜打算再去看看她,无论成与不成,如果她还在等,那就给她一个交代。

    陈家。

    自从王大少爷被打残后,陈芸熙的日子便一直过得很别扭。

    梅园内,陈芸熙郁郁寡欢,手里握着一只雕刻精致的玉如意,这是之前爹爹特异从异国收购而来的宝物。

    园内白梅花开,她却心不在焉,双目失神,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小姐,梅花阁的人,又送来礼物了。”入口处,一个贴身丫鬟缓缓走来,小声在陈芸熙身边说道。

    “这趟又是什么?”陈芸熙随意问道。

    “是香粉,一共九十九种不同香味颜色的香粉。”丫鬟低声回道,眼里也闪过一丝羡慕之色。

    这么长的时间里,每隔一段时间,梅花阁便会不同的送来各式各样的好东西,香粉胭红,衣裙饰物,或者各种新奇古怪的小物事。

    其中的一些物品的珍惜程度,甚至连陈芸熙的爹爹陈道早也为之赞叹。对还没怎么见过面的路胜夸赞不已。

    虽然他曾经被吓晕过一次,但身为商人,哪能不知道梅花阁如此做法的背后含义。

    梅花阁的后台神秘莫测,但陈道早身为富,终归消息灵通,也大约知道这些礼物送来的缘由。

    但陈芸熙却是不知了。

    “玉儿,你说,胜哥哥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专门为他,上门来送礼给我?”

    丫鬟玉儿微微摇头,满面艳羡。

    “奴婢不知,不过应该是个了不得的大人物吧?”

    陈芸熙有些怔。

    “了不起的...大人物.....”她手指无意识的摩挲着玉如意,不知在想些什么。

    玉儿站在她身侧,低头心里也异常复杂。

    看着陈芸熙高挑修长的身段,特别是一双长腿,几乎占了身体三分之二的比例,便心头微微有些嫉妒。

    这样的身材,真的很难看,现如今所有人都喜欢娇小可人,就如她这样一般的。

    何曾想到,像陈芸熙这样身材的女子居然也能找到这么好的归宿,简直不可思议。

    玉儿头垂得更低了,凭什么我比她娇小,比她可爱,却连个寻常一些的郎君也找不到?

    陈芸熙也知道很多人都猜测,她条件差,身材条件不行,那个不知名的大人物看上她,肯定是为了她家的家财。但她知道不是。

    路胜从来都不是那样的人。

    静静摘下一朵梅花,夹在手指间,陈芸熙看着白梅,渐渐陷入回忆。边上玉儿给她轻轻披上大衣。

    “小姐小姐!”忽然一个丫鬟急匆匆的跑进来。

    “什么事!大惊小怪,惊到了小姐怎么办?懂不懂规矩?”玉儿赶紧训斥起来。

    “不是...是路公子,路公子来了!!”那丫鬟上气不接下气的大声道。

    啪。

    陈芸熙的玉如意一下跌落在地,她几步并作一步,便跑上去按住丫鬟肩膀。

    “你说的是真的?!”

    “真的真的!我看到过路公子,他的马车现在还停在府邸大门边没牵走!”那丫鬟赶紧回答。

    “我去换衣服梳洗!”陈芸熙一转身,断然朝着卧房跑去。

    玉儿赶紧在后面叫着追上去。

    ...............

    路胜坐在正堂上,陈道早陪着一并坐着,有美姬鱼贯而入,乐师进来,缓缓弹奏乐曲,美酒佳肴也一并上来。

    “陈翁倒是好享受。”路胜面带微笑,端起一杯酒水微微品了品。

    “贤侄若是喜欢,这些不都是随手便得。”陈道早笑道,“只是我们不过是俗人,也没练武的资质,便破罐子破摔罢了。”

    “陈翁谦虚了,你的精力都放在生意上,不过是追求不同罢了。”路胜摇头。

    “不知贤侄这趟过来,所为何事?芸熙可是这段时间郁郁寡欢,茶饭不思,若是贤侄无事,或可去看看她。”陈道早略微有些主动刻意的热切。

    路胜知道他是打听到了自己的什么情报。也不以为意,他身为赤鲸帮主的身份,不可能有一直隐瞒,总会有纸包不住火的时候。

    “这趟在下前来,是想约芸熙一起去金光寺游览踏青,正巧那里举行金光诗会,倒是可以凑凑热闹。只是不知芸熙愿不愿意....”

    “愿意愿意!肯定愿意!”陈道早没等他说完便赶紧应下。“芸熙啊,早就等着和贤侄一起出游了。”说完,陈道早或许是感觉太露骨了点,又补救了句。

    “毕竟女孩子家一直呆在家里也气闷,老朽本就打算送她出去透透气,正好贤侄前来,恰逢其会!哈哈,哈哈哈哈!!”他干笑起来。

    “这倒是巧。”路胜自然知道陈道早为何会如此,一方面是因为他的权势太大,给他带来的压力压迫感太强,让其失了分寸。另一方面,关键是陈家已经得罪死了副总兵家,现在全靠他路胜的势,才不会被报复。

    这几个原因下来,陈道早有此态度也理所当然。

    “是巧,是巧。”陈道早笑了笑,“这今日天色有些晚了,贤侄,是打算去参加晚诗会?”

    “恩,确实如此。”路胜点头。

    “也好,也好,一会儿可能会下雨,记得带伞,晚上夜露重,老朽记得金光寺可以夜宿,贤侄可以就在那里留宿,和芸熙能不回来就不用回,也安全一些。”陈道早笑着提议道。

    路胜顿时无语。

    让他在金光寺留宿,还是带着陈芸熙一起,这不是暗示他直接在外面把陈芸熙办了吗?

    哪有这样做老爹的?之前要把女儿送给别人当小妾,现在又一副急不可耐,赶紧想让女儿的姿态。

    这让路胜实在无言以对。

    陈道早也感觉这话太过露骨,他一张老脸也有些不好意思了。便又想说些什么话缓和下。

    “爹爹!”忽然陈芸熙快步从大门口走进来。脸色酡红,羞得抬不起头。

    “你说些什么乱七八糟的?”

    “来了来了!你们聊,我正好有个老友过来下棋,先走一步。”陈道早一见女儿来了,赶紧起身,不等路胜回话,便逃也似的迅离开。

    留下两人你看我我看你。一时间也不知该说什么。

    陈芸熙似乎精心打扮过,一身翠绿的及膝裙。裙摆两侧有细缝,透过缝隙,可以看到一双象牙般细腻逛街的修长双腿,就好似两片布片一前一后挂在身上,只是遮住了最基本的关键部位。

    上身黑披肩,朱玉簪,一对月白珍珠耳坠微微摇晃,越的衬托出她清丽秀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