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一百四十二章 诗会 二
    “芸熙.....让你苦等了。”路胜站起身,看着这个一直坚持的女孩,忍不住低声轻轻道。

    陈芸熙一听到这话,眼圈顿时红了。

    “胜哥哥.....”

    “走吧,今日天气不错,金光寺必定会很热闹。”路胜走上前,伸手轻轻握住陈芸熙的右手。

    “全凭哥哥吩咐....”陈芸熙低下头轻轻道。

    两人这才迅收拾物事,陈芸熙一人坐上路胜带来的马车,缓缓朝着金光寺驶去。

    金光寺坐落于沿山城外,靠近东山,是远近闻名的灵验佛寺,很多游客佛徒都不时会虔诚前来烧香拜佛。

    金光诗会是寺里举行的有奖诗会之一,每三月举行一次,算是一次聚集人气的小型活动。相当于路胜前世地球上的有奖竞猜。

    路胜带着陈芸熙一路驶到金光寺小山山脚,山脚的山门前,已经有不少车辆停靠往来,还有上下山的佛徒游客络绎不绝。

    其中衣着朴素者和锦衣锻袍者都有,不分贵贱。不少虔诚佛徒甚至就在山脚下,就跪地念念有词,祈求佛祖显灵。

    下了马车,路胜牵着陈芸熙的手,顺着山门走进去,身边没有什么手下跟随,只有较远处才隐隐能看到有近卫隐晦的跟着两人。

    “听说这里拜佛很灵验,也不知是不是真的?”路胜笑着道。

    因为光头没头,他戴了一顶书生帽遮住头顶,只是没有眉毛看起来很是凶狠。

    好在他让小巧给自己稍微装扮了下,身上的宽大白袍大袖飘飘,正好将身上的强壮肌肉线条遮掩住,同时还能多出一份儒雅之气,掩盖住没眉毛的凶意。

    “我小娘也时常过来拜,确实有些灵验,不过我是不信这些的。”陈芸熙微微摇头笑盈盈道。

    “没关系,这趟我们就当过来游玩风景。”路胜牵着陈芸熙穿过山门,顺着往上的石阶一步步上山。

    以他的体力耐力,就算处于重伤状态,也很轻易便越了无数人,不到半刻钟便到了寺庙大门前。

    庙门前有卖香烛的,陈芸熙上前买了两份,她和路胜各一份,又跟着游客们在周围副殿内转了转,观赏一番。

    最后便到主殿,和一排排的稀稀疏疏佛徒一样,将香烛点燃,插在上面的一个大香炉中。

    然后跪在一个小蒲团上,双手合十闭目祈祷。

    咚....

    咚.....

    咚......

    铜钟声响,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呢喃一样的经文声中,路胜看着陈芸熙双手合十,虔诚的闭上眼,朝着佛像祈祷,自己也转过头,朝着佛像微微闭目祈祷。

    “希望父母家人爱人朋友一生健康幸福。这样就能一直平平安安的安静生活下去。”

    “希望伤早些好,到时候再将赤极九煞功提升上去,敢阻我者都砍死!”

    陈芸熙和路胜两人闭着眼,心中泛起的念头却是截然不同。

    烧完香,便是气氛热闹非凡的金光诗会。这个诗会每个人都能上前赋诗一。当然主题是任方丈指定。

    奖品全部摆放在寺外广场的一个高台上,周围围了不下数百上千人看热闹。天色暗淡下来,依旧能看到密密麻麻的一大片人头。

    路胜对诗词之类的没兴趣,也没功夫去参加劳什子诗会,他让人在广场周围的楼阁上定了一个包厢,带着陈芸熙,在包间内,居高临下看着诗会的情况。

    “这里角度好,正好又能听到下面的人喊诗,也能不受拥挤之苦。”进了包厢,路胜笑着拉着陈芸熙,走到窗前往下望去。

    一片围成圆形的广场上,中央处的高台,有几个穿暗黄色僧衣的老僧,正和上去参会的年轻人说着话。

    这几个年轻人也都是成双成对,面露自信之色,显然也是陪着伴侣上去打算出风头的。

    毕竟若是做出的诗得到认可,寺庙便会将其大作刻在金光寺专门建起的一面金光壁上。

    “可惜我不擅诗文,不如倒是可以去试试名留金光壁。”陈芸熙一副兴致勃勃的样子。

    “你若是想,也可以去试试。”路胜笑道,这金光寺也绝不简单,背后应该也有力量支撑,否则以现如今这个危险世道,这么大的招牌杵在这儿,总会有些大小不一的麻烦上门。

    赤鲸帮的渠道也调查过这寺庙,得到的信息是,寺庙中隐藏有高人,至少一般的鬼物妖物对这金光寺而言,毫无抵抗之力。

    “我不行的,还是算了....”陈芸熙红着脸连连摆手,她退后一步,正好撞在身后站着的路胜身上,披肩的秀丝擦到路胜鼻尖,痒痒的,带着一丝沁人心脾的清香。

    陈芸熙身体一下子僵住了,站在原地一动也不敢动。

    路胜笑了笑,顺势轻轻去揽她的腰,却被陈芸熙一下反应过来,急忙转过身逃开一步。

    “胜哥哥,先看看诗会吧。”她脸色酡红,低头声音细弱,“这里...这里不好....”

    路胜无语,他也没打算做什么,似乎揽腰这个动作有点吓到陈芸熙了。“看诗会,看诗会。”他顿时连连道。

    两人复又站到一起,在窗口往下望着下面的人赋诗。只是陈芸熙神色略微有些忐忑。

    “金光日夜出柜房,梧桐树下夜来霜,天经宝典无处寻,他日归来悟心藏。”

    下面一人的诗已经被采纳了一,被僧人大声喊出来,赢得一片喝彩。

    “心藏乃是金光寺记载的传说中之心藏境,传说一入心藏,天地自来往,可得长生大道,通天之机。”陈芸熙细声摇头道。“这诗一开始平平无奇,但最后一句却是指出了众人四处在外寻找宝藏,但实际上最大的宝藏一直藏在自身自家中还不自知,一下便将格调提高,还算不错。

    只是这金光寺不过一小寺庙,用这样的诗,有些大了。”

    路胜赞同点头,但这诗也仅仅只是中等之姿,好在考虑到这金光诗会本就不是什么正规诗会,不过是凑凑热闹提升热度的活动而已,也没什么苛求的。

    “不要小看,这金光寺,还是有些能人的。”他随意的道了句。

    “胜哥哥如何知晓?”陈芸熙看了他一眼。

    “我既然说了,那便一定不会胡编。”路胜笑道。

    此时下面又开始喊诗了,第二被选中的诗也出来了。

    “铮铮燕燕珠玉鸣。”第一句倒是颇为华丽。

    路胜却是忽然感觉手上一热,身前的陈芸熙不知不觉间,却是越的靠近他。

    翠绿的短裙被她轻轻用手掀起一小截,裙摆下的双腿肌肤,不知道什么时候贴在了路胜的手背上。正好是大腿后侧的部位,贴着手背时,就如同最上好的绸缎,温热丝滑,细嫩无比。

    路胜看了眼陈芸熙,她脸红红的,似乎没有觉。但这样的肌肤相亲,怎么可能没有感觉。

    特别是大腿后侧这种敏感部位,再往上便是臀部和神秘之处。这么明显的默许,让路胜心头一下子窜起一丝火气。

    他手背缓缓翻转过来,变成手掌,仅仅贴着陈芸熙的大腿。

    陈芸熙脸颊更红了,却还装着看下面的诗会。

    “九江莲月风浪平。”第二句诗也传了出来。

    陈芸熙心头却是担心,之前路胜被她一下躲开会生气,此时白案想着稍稍补偿一下他。

    胜哥哥之前被我躲开,我且当补偿补偿他,他喜欢我的腿,便让他碰一碰我的腿就好。她心里对自己的腿依旧有些自卑,想着也有试探路胜一番的念头,如果他真的不嫌弃自己腿长,便一定不会躲开手。

    至于男女授受不亲,陈芸熙心里天真的想,反正只要让胜哥哥碰一下,就一下也不打紧。她喜欢胜哥哥,整个人都打定主意是他的,碰一下腿也不算逾矩。

    陈芸熙想得没错,在沿山城,在整个北地开放的风气来看,碰一下腿确实不算什么,但她却不知道,男人一旦被勾起火气,之后再想轻而易举的推开他,那就太难了....

    她身后的路胜,此时两眼已经隐隐泛起灼热,身上体温迅攀升,手轻轻在她大腿后侧摩挲着,两人之间的体温越来越热。

    路胜的手也渐渐开始往上移动,朝着陈芸熙的关键部位慢慢抚摸。

    陈芸熙浑身开始烫,软得不行,她想推开路胜,却觉自己的力气和对方相比,简直如蚍蜉撼树,不值一提。

    “公子!”

    忽然包厢门外后传来一声叫唤,打断路胜心头的火气。

    “什么事?”路胜深吸一口气,他知道若是无事,这些近卫据对不会主动打扰他。

    阴阳玉鹤宝瓶气运转开来,迅镇压心头火气,眼中恢复清明,手也从陈芸熙大腿上离开。

    “有急信传到。”门外的近卫低沉回答。

    路胜松开陈芸熙,迅走过去开了门,从近卫手里接过一件封了蜡的信纸。

    几下展开信纸,一看到上面的内容,路胜顿时双眼一沉。

    李顺溪出事了。

    信是柳家姐妹寄来的,武盟内部清查叛徒,居然一下子查出五人有问题,李顺溪在一次调查中,也无意间被人陷害。别人在他住处中查出了不少线索,这些线索全部都指向他谋杀盟内的一名老人。

    武盟盟主一怒之下,将他囚禁禁闭起来,现在正等待判决,柳琴写信过来,便是请他为李顺溪出面作证,证明他不是凶手。如果可以的话,还请他在有机会时,帮衬一二。李顺溪唯一值得信任的朋友,就只有他了。

    但路胜却是从这件事中,闻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气味。

    他缓缓合上信纸,双手一撮,针刺气迸,瞬间便将信纸搓成一团极细粉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