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一百四十三章 风雨欲来 一
    咚。

    疾驰的奔马上。

    柳彩云整个人被狠狠摔下来,跌在黑色泥地上。她滚动了十多圈才停下,然后痛苦的呻吟一声,已经完全没力气挣扎。

    “快走!!”柳彩云最后望着前面狂奔中的姐姐和李顺溪,紧咬着嘴唇,视线渐渐模糊起来。

    嗖!

    一道暗灰影子骤然从她身边飞射而过,紧接着是第二道,第三道。

    “地上的这个怎么处理?”

    “她的东西已经转移了,毫无价值,杀了。”一个声音回答。

    柳彩云双眼睁大,还没来得及出声音,便后颈一痛,再也没了意识。

    “不!!”

    前面马背上的柳琴这时也现了妹妹跌落马背,她痛苦的大叫起来,眼泪一下子模糊了视线。

    李顺溪也眼圈红,但依旧狠狠抓住柳琴的手。

    “走!!我们活着才能给彩云报仇!!”他厉喝一声。

    “彩云!!!”柳琴痛苦的尖叫。但终究没有拼命挣扎李顺溪的手。

    一圈模糊的彩光从她身上扩散开来,迅将李顺溪也包进去,两人眨眼间便消失在树林中,彻底不见。

    “不见了!是玄机玉!”一道道灰影骤然落在他们消失的地方。

    “柳家的玄机玉,果真在他们身上,并且还激了!”一道灰影低沉道。

    “以我们的势力人手,要想彻底包围抓住他们,很难。”另一人回道。

    “为何不抓住刚才那女的威胁他们?”一人不客气质问。

    “没用的,柳家的人没人会受威胁,这样的事我们已经做了不下十次。”

    “此地的主祭出事,暂时不宜大举进入。”

    “那怎么办?”

    “找红坊配合。红坊坊主未归,副坊主手下鬼物最擅度,只要能找到他们行踪就好。”

    ..................

    嘀....嘀....嘀....

    冰冰凉凉的水滴,沁在柳琴唇上,湿润的感觉,让她慢慢从昏迷中清醒过来。

    咳咳咳咳...

    刚刚醒来,柳琴便猛地侧过头,一阵大咳。

    “怎么样?还好吧?”李顺溪担心的看着她,手里还端着一个缺了个口的青瓷碗。

    周围环境里似乎是个山洞,有篝火的噼啪声不断传来,淡淡的暖意在洞内不断弥漫扩散。

    “彩云.....”柳琴一醒来,马上便想到了自己妹妹,柳家就只剩下她和妹妹了,却没想到,还是被无忧府的那些恶魔追上,最终死在了荒山野岭里,甚至连骨灰都不能留存进家中坟山。

    一想到和妹妹相依为命的那些时日岁月,柳琴便悲从心起,泪水完全止不住,顺着眼角不断往下淌。

    “无忧府!我柳琴誓,一定要把你连根铲除!!”柳琴咬牙切齿,用尽全身力气的叫出这句话。

    李顺溪在一旁面色黯然。

    “无忧府害了我家破人亡,若是真能报仇,我也一定不会错过。可惜...就凭你我的实力,又怎么能赶得上那么大的庞然势力?”

    “你想放弃!?”柳琴眉目紧盯住李顺溪厉声道。

    “不,我不想放弃,但我只是个普通人,根本什么也不能做,什么也做不到....”李顺溪有些痛苦的低下头,握紧拳头。

    “不.....你身上有彩玉给你的东西,她最珍贵的东西....你早就已经不是普通人了。”柳琴冷冷道。

    “什么东西?”李顺溪一愣,抬起头。

    “那是我柳家掌握的顶级神兵,玄机玉。”柳琴情绪渐渐平静下来,“玄机玉分别为我和妹妹一人一半持有,只要我们合作,就能激能力,看到常人无法看到的东西。

    你当我和彩云当初是怎么两个人就从云州逃到这里来的?你当无忧府为何一直追杀我们?现在一半的玉在你身上,你以后也会和我们一样,不断被追杀。”

    “无忧府早就是我生死仇敌,无所谓了,但是这玄机玉?看到常人无法看到的东西?”李顺溪神色一凛,疑惑道。

    “你以为我和妹妹这一身的脓疮是怎么来的?有的东西看得多了,终归要付出代价。”柳琴神色冰冷,“你现在身怀神兵,虽然不是掌兵使和掌兵使的后人,但适当的借用神兵之力也还是可以的。”

    “那又有什么用?”李顺溪不解道,若是玄机玉真的这么厉害,她们姐妹也不会一路被追杀,逃到这里还拿无忧府没辙。

    “只要用过一次.....你很快就能明白....”柳琴眼神渐渐沉寂起来。

    “怎么用?”李顺溪见其面色严肃,也渐渐肃然。

    篝火将两人的影子在洞壁上投射下来,跳动不已,犹如妖魔。

    “来.....把你的手给我....”柳琴朝着李顺溪轻轻伸出手。

    李顺溪依言将自己右手伸出去,轻轻放在柳琴满是脓包的手掌上。

    “记得.....要替我和妹妹向无忧府报仇....”柳琴忽然冲李顺溪嫣然一笑。

    “不要忘了。”

    嘭!!!

    她整个人身体骤然炸开,化为一大团血雾飞快朝着李顺溪全身上下融入进去。

    “柳琴!!”李顺溪整个人瞬间呆住了。等他反应过来,已经一切都晚了。

    泪水一下子从眼眶里涌出来。这段时间的相处,他早已慢慢的喜欢上了柳琴,只是因为柳彩云喜欢他,才导致两人虽有些情愫,却没有真的相互靠近。

    他看得出柳琴原本不是这样的容貌,也心中暗自誓,一定要找到办法为她治好面容。

    但变故来得太快了。

    先是武盟内调查叛徒,一切都混乱不已,人人都有嫌疑,各自自危。

    紧接着便是他住的地方被人搜查出一系列的谋杀他人的证据。甚至还有同外面神秘势力交流来往的信件。

    他马上想面见盟主,却被告知盟主闭关不见任何人,然后当天夜里,一群灰衣人便闯入了他们所住的地方,眨眼便重创了柳彩云姐妹。

    而武盟的守卫居然没有一个人被惊动,来不及多想,他们被生生逼出武盟,往外逃亡。

    之后骑马狂奔,再之后,便是刚才生的一切了....

    “柳琴.....”李顺溪痛苦的弯下腰,想要去抱已经空无一物的地面,刚刚还在的柳琴的身体,此时早已点滴不剩,只留下一点她穿的衣物。

    “我一定会为你们报仇!”他看着柳琴所化的血雾,这红色雾气正急的融入他手上。

    嘶....

    晃眼间眼前视野大变。

    李顺溪双目陡然睁大,他居然看到了自己从未想过的一幕幕画面.....

    时间一点点流逝,很快,他的额头渐渐浮现汗珠。

    “那里是...白河帮....”看着画面中那面飘扬鼓荡的大旗,对着上边的字他喃喃念出声。

    “找到了!就在这里附近!!”洞外骤然传来阵阵呼喝声。

    从寺里回来,路胜将陈芸熙送回家后,便迅前往赤鲸帮总部。

    当天夜里便找到了师兄洪明资。

    “武盟?那师弟你要去吗?”师兄洪明资显然也是知道武盟的,神色并不显得意外。

    “师兄以为呢?”路胜反问。

    “恐怕有诈,你在赤鲸号,在沿山城,都是上阳家的范围,但一旦离开这里,去了武盟。

    那等隐秘组织,其所在之位必定是隐蔽无比,就算你在那里出了什么事,九礼小姐也没法找到线索。”洪明资摸着胡须正色道,“我建议你静观其变,此事必有后续,那封求援信,怕也不是本人所写。若你那朋友真要找你求助,必定会前来沿山城。”

    路胜端坐在书房内,也是点头。

    “师兄所言极是,我也感觉这份信来得蹊跷,无论是李顺溪还是柳家姐妹,我都接触过。最可疑的是,柳家姐妹本就认识我,绝不会用这样的陌生语气替李顺溪像我求援。”

    “师弟清醒就好,不过此事倒是可以从帮中调集一些外务线人,随时关注,一旦现李顺溪的行踪,师弟可自行决定如何处理。武盟和无忧府是死敌,但我们身后是上阳家,立场天然便是中立,无论如何处事,以师弟的实力层面,只要不太明目张胆,也不会有事。”洪明资沉声道。

    “多谢师兄提点。”路胜点点头,此事就算略过。

    两人聊着聊着,又开始谈起赤日门的壮大之事。

    “之前那次大比被闯入外人,帮中高层也被一招打伤,对下面的弟子帮众影响很大。”洪明资皱眉无奈道。

    “这没办法,凡人和妖魔之间的差距,除了顶尖的高手外,普通人根本连仰望都做不到。”路胜面色平静。“师兄经验丰富,以往必定也出现过类似情况吧?该是如何处理的?”

    洪明资捏了捏胡须。

    “帮中子弟需要重新定位自己的位置和实力。他们很难接触到妖魔鬼怪,绝大部分时间都活在普通的范围里。所以,只要把他们拉回正常生活环境,看清周围就行。”

    “哦?师兄的意思是....?”路胜颇为意外的看着洪明资,能够靠自己就能领悟到这个层次的管理学,果真是人老成精。

    “交流。”洪明资笑了起来,“我们以前都是找一些其他帮派门派进行交流会武。多找几个,经历得多了,比武多了,他们就能明白,我赤鲸帮不是弱者。不光不弱,而且很强,信心总是来自于成功和胜利,不是吗?”他冲路胜眨了眨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