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一百四十四章 风雨欲来 二
    路胜无语,感情是把这种无奈的挫败感转移给其他人。这就是所谓的处理方法。

    “那,该和什么帮派交流?”他又问。

    “赤鲸帮是北地第一大帮,现在北地渐渐萧条,以往的对象估计不成了,我们这趟可以去远一点,靠近中原范围处。那里的大片草原谷地,还有数座城池,便是由白河帮管辖。我们可以去那里交流。”洪明资笑道。

    “白河帮?”

    “是的,一个崛起不过三十几年的大帮,帮主徐天风和我当初还有过一份交情,倒是可以联络一二。”洪明资继续道。

    “也好,对方同样是管辖一地的大帮,和赤鲸帮虽然规模小了点,但处于同一级别。交流也算不错。”路胜点点头拍板,“我马上定亲,之后便前往交流。”

    “现在就定亲?!”洪明资一愣。“帮主定亲这可是大事!”

    “不用了,我不希望张扬,越低调越好。”路胜正色道,“到时候请你们少数的几人前来聚一聚就好。”

    陈芸熙就是一普通人,越高调,便越是让人知道她对自己越重要,那对她的危险也越大。

    当初路家就差点被殃及池鱼灭门,路胜不希望自己有朝一日外出,等回来就现陈芸熙全家死于非命。

    另外,受创了没有安全的环境养伤,家人亲人也没有安全的地方受到保护。

    路胜现在越的想要培养出自己的势力了,光靠他一个人,终归不会是世家和妖魔鬼怪的对手。

    实力先放到一边,人总会有松懈之时,总会有想放松之时,这种时候便需要其他的力量来保卫守护自身安全。

    “也好。”洪明资明白路胜的思虑。“记得准备好了通知我。”

    “好。”

    路胜点头。

    安排好一系列帮务后,他也照常泡药,服药,然后和陈芸熙每日四处游玩,对于李顺溪那边,则是派出人随时注意,只要北地有出现他的身影,便及时上报。

    定亲办得很简陋。

    路胜在自己家中,请父亲和二娘主持,简单办了一场酒宴。

    然后又在沿山城赤鲸帮的一处产业里,隐蔽的又办了一次酒宴,让父亲路全安和陈道早见了一面,就算是亲家见面了。

    到场的亲戚都不多,朋友也只有路家路全安和大伯路安平新结识的一些好友。

    和陈芸熙的关系就算是定下了。

    另外,他也找到了宋振国,这个自从得到青松一意决后,苦练功夫的富家公子,此时的进度让路胜也是一阵无语。

    城外飞廉军军堡不远处,宋振国在此租用了一个校场,每日便纵马前来苦修武艺。

    路胜找到他时,他正手里托着一把石锁,上下翻飞,不断在手里舞动,打熬力气。

    秋冬时节,天气转寒,宋振国还只穿了一件单衣,浑身热气腾腾,气血涌动。

    边上还跟着一个专门伺候他的贴身侍女。

    “路师!”

    看到路胜到来,宋振国先是一怔,随即大喜,丢下石锁迅朝他走来。“路师你终于来了,我左等右等一直没消息,也不知道自己练得到底对不对。若是你再不来,我便只能去找其他武师询问其中细节禁忌了。”

    路胜一身黑衣黑帽,整个人打扮得有些像黑无常般,他上下打量了下宋振国。

    多日不见,这位当初的柔弱书生,此时已经是一身的腱子肉,皮肤呈现淡淡的古铜色,颇为健康。

    “你的内功入门了么?”路胜奇异问。

    “哪里,还在稳固巩固,不过身上饭量气力倒是涨了不少。比以前健康多了。”宋振国笑道。

    路胜点头,这才是正常人修习内功的标准过程,就算天才如宋振国,一日之内便感应到气感,还是需要至少三年时间,才能巩固入门第一层。

    内功,不是那么好修的。

    “自从上次路师传我真功,到现在已经是数月之久。我自己摸索着,也从偶遇的一位高人身上学了一套翻浪手。还请路师品鉴!”

    宋振国似乎对武学燃起了极大的兴趣热情,居然还自己找人学习武功。

    “高人?你演示看看?”路胜饶有兴趣,退后一步,让出位置。

    “好。”

    宋振国也退后几步,双手展开架势,先是摆出起手式,有点像黄飞鸿电影里的经典姿势。

    路胜嘴角抽了抽,没出声。

    嚯!!!

    猛然间一声炸雷,宋振国鼓起全身力气大叫一声。一掌朝着前面噼里啪啦一阵乱舞。

    啊啊啊啊啊!哒哒哒哒哒哒!!!!

    才不过十息,宋振国便气喘吁吁,面红耳赤的停下来。

    “此为声打和掌法结合的武功,是我从高人那里花了一百两银子换来的,路胜觉得如何,是不是很有威力?”他兴致勃勃问。

    “.........”路胜无言以对。

    “可惜那个高人传了我这套武功后,便飘然离去,不知所踪....”宋振国怅然道。

    他要不赶快走,被你知道真相后,还不气得被活活打死?

    路胜无奈,这稍稍一放松,自己唯一收的一个弟子就育成了这模样。

    “把你的内功引导到手上,然后对我手掌打一下。”他伸出右手沉声道。“至于你那什么劳什子的翻浪手,就别用了,直接轻轻打一下就好。”

    宋振国也不是傻子,听到这话,顿时明白自己上当受骗了,马上双眼一瞪,脸色迅涨成猪肝色。

    “快点。”路胜催促。

    宋振国这才深吸一口气,运足青松一意决,轻轻在路胜手上拍了一下。

    “果然还差一截才能入门,内气虚浮不固。”路胜感应了下,顿时知晓了路胜的进度。

    “怎么样?”宋振国有些期待的看向路胜。

    路胜心头一动,忽然想起了之前阴阳玉鹤宝瓶气的一个特效:渡气。

    他心念微微控制了一丝阴阳玉鹤宝瓶气,反手一把捏住他手臂,朝着宋振国身上慢慢传递过去。

    “这是....好深厚的内气!!”仅仅只是头丝一般粗细的气息过去,便让宋振国面露震撼之色,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他明显感觉自己体内钻入了一丝冰凉柔和的细腻内气,这一丝内气所过之处,他身体的经脉血管,筋骨血肉,都一阵颤栗舒爽,仿佛得到了无上的放松和享受。

    但路胜的感觉却和他截然不同。

    阴阳玉鹤宝瓶气刚一进入宋振国体内,便出现了让他大吃一惊的情况。

    这一丝的内气,居然一口便将宋振国苦练数月的青松一意决内气,彻底吞噬。然后又迅模拟变化成青松一意决内气的形态。

    若仅仅如此那便算了,可他明显感觉到,自己的内气在宋振国体内,依旧可以随时控制收回。

    这就像一颗种子,彻底打入了宋振国体内。

    “这个,难道就是所谓的渡气,和同化?”路胜心中震撼,这意味着他可以随意吞噬比自己弱的内功高手内气。

    但这点对他而言并不在乎,这世道内功高手再强,也不过就那么点程度。

    他只是忽然想到了曾经看过的一部乐虎国际国际里,提到的道心魔种之法。

    “振国,你试试看,现在还能控制内气吗?”路胜沉声问。

    宋振国这时也现了,自己体内的内气居然一下转化成了青松一意决。

    他试着心念调动了几下,居然如臂指挥,顿时大喜。

    这转化后的青松一意决,比起他自己苦修的那一点内气,强出不知道多少倍。

    “可以控制!”他赶紧带着喜色回道。

    路胜面色沉凝,他松开手,往后退了几步,和宋振国相距有数米远。但还是能感应到其体内留下的那一丝阴阳玉鹤宝瓶气。只是随着距离淡化,那一丝内气的感应也淡了许多。

    但他心头了然,只要他愿意,一接触,就能轻易将宋振国现在全部的内气夺取回来。

    “这阴阳玉鹤宝瓶气....有些邪门啊....”路胜心中暗道,但表面不动声色。

    “你如今的程度,算是入门了。我便不再助你,之前我让你回去后,专心苦练的那一招招式呢?现在练得如何了?”

    他当初传给了宋振国一招量身定做的招式。便是打着主意,实验下看看只练一招,到底会达到什么程度。

    “一直有在练。”宋振国点头。缓缓摆出架势,然后很是随意的往前一拳打出。

    呼!!

    他这一拳打出,娴熟无比,看起来平平无奇,虽然下了苦功,但数月时间还是太短,能练到这个层次已经不错了。

    “继续坚持练下去,会有收获的。”路胜鼓励道。

    “是!”宋振国倍受鼓舞。

    路胜没有收回那一丝的阴阳玉鹤宝瓶气,而是又传了他一套实用的小擒拿手,是宣武阁里的免费武学。

    反正宋振国是赤日门弟子,也就是赤鲸帮的人,也不算违反规矩。更何况,现在的他实力层次早已越以往太多太多,他怎么做也轮不到其他什么武林高手来指责说教。

    至于世家什么的才不在乎武学传不传开。

    处理好宋振国一事后,路胜的伤势也终于好得差不多了。

    交流一事,他在帮中点出了一票高手,一共三十人,都是帮中精锐,长老和新晋的几位外务使,还有从各地舵主副舵主,九鱼层次选拔出来的高手,最差的也是通力顶峰,之后是四位通意层次的高层。

    辎重礼物什么的,近卫弟子之类,加起来,足足组了一支小型的商队规模,前往白河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