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一百四十五章 白河 一
    宽广的白河,如同丝带蜿蜒顺着草原,越过丘陵,越过山峦和森林,流入一片灰绿色的大峡谷。

    峡谷内野牛成群,麋鹿蹦蹦跳跳的从溪流边逃走,草丛里不时有掠食者猎豹的身影。

    唧!

    黑鹰在天空盘旋,伺机凝视着下面的猎物。

    峡谷内的一颗粗大古树边,一个身披灰袍的年轻男子,缓缓掀开戴着的面罩斗笠,仰头看了眼黑鹰,目光朝峡谷正中的一片宽阔山崖望去。

    山崖上矗立着一片硕大堡垒,那是一座精致的灰白城池。

    城池周身包裹着灰色的厚实城墙,周围长满了层层叠叠的粗大尖刺。城门口一直延伸下来的一条山道上,还能看到川流不息的人流车流。

    “双鹰城.....谁能想到百年后,这里会成为邪魔和怪异的聚集恐怖之地...”男子叹了口气,轻轻低声道。

    他正是才从武盟逃出来的李顺溪。武盟被渗透了,盟主突然闭关,被栽赃陷害,一路被追杀,柳家姐妹的身死,这一系列的变故,都让这个才二十岁的年轻人迅成长起来。

    “玄机玉看到的未来里,这里马上会生一场大劫,整个双鹰城从上到下无一幸免,沦为死城,白河帮一夜灭门,只留下身负巨灵血的白秋玲侥幸逃命。”李顺溪眉头微蹙起来,“巨灵血要找,但我不能眼睁睁看着如此惨剧生,其中肯定是无忧府的人在作祟....这趟,绝不会再让他们得逞!”

    他回忆起自己利用玄机玉看到的一幕幕未来生的情景。玄机玉,柳家最高神兵,需要有特殊资质之人才能使用的大杀器。也是无忧府一直想要得到的神兵。

    李顺溪也是得到了完整整体,才明白玄机玉是个什么东西。

    那是一团模糊的,不断在他体内旋转无形光团。柳琴用自己的死,将全部的精血献祭,化为代价,让他看到了未来自己的命运。也看到了一个个巨灵血携带者所在的方位。更看到了如何才能战胜无忧府的可能。

    找到巨灵血,就是有可能扳倒无忧府的关键。

    “未来的我,会在这里遇到命中注定的同伴,白秋玲。白家也因为家破人亡,让白秋玲也踏上复仇之路。”李顺溪微微摇头,“可惜,这样的未来,我不想要!”他大踏步,朝着山崖方向的双鹰城走去。

    越过大片的田地,走上通往双鹰城的山道,李顺溪装成外来的旅客,跟着一支商队一起,花了点小钱便顺利进了双鹰城。

    周围人流汹涌,街道上不时有大队的帮派巡逻队走过。

    李顺溪找了间茶铺坐下。

    “客官?要喝点什么?”一个小二凑过来。

    “有茶么?”

    “有岩茶,红茶,嫩绿叶。价钱不同,口感也不同,不过卖得最好的是岩茶,这可是我们这里的特色!”小二笑脸相迎的介绍。“岩茶性温暖胃,可是我们这儿最受欢迎的好东西!”

    “给我来一壶吧。”李顺溪对钱财没概念,虽然逃亡过一阵,但还是没改得了出手大方的毛病。

    茶水很快上来了。清澈淡红,隐隐有几片茶叶浮在水面,看起来便颇为不错。

    李顺溪喝了几口,苦中带甜,清香扑鼻,脸上露出满意之色。

    “昨日那青蛇拳李忠浩得胜,今次帮主怕是要派出七线之一了吧?”便是一个粗豪汉子也在喝茶,一手还拿着块卤肉大口啃着。

    “那不一定,七线是我们白河最强的七个人,要是连他们也败了,阵仗就输得太大。帮主不一定会如此,毕竟只是次交流会而已。”另一人随口道。

    “要我看,帮主索性把秋玲小姐嫁给那赤鲸帮大佬算了,两大势力合流,如虎添翼,还交流个什么劲,横竖都成一家人。”

    “你懂个屁。距离这么远,就算联姻也没啥用。凭啥要把秋玲小姐嫁出去受苦?”

    “瞧你说的....”

    李顺溪仔细听着,面色也微微露出奇怪之意。

    “赤鲸帮?还有几日,这白河帮就会有灭门之祸,这个节骨眼上,我看到的未来是没有赤鲸帮的啊?”

    对于玄机玉看到的未来,他一直深信不疑。因为他在这趟旅途中,面对无忧府和红坊的联合追杀,全靠玄机玉不断预知,他才找出一条生路,成功逃脱。

    可如今,原本还有几天就被灭门的白河帮里,居然忽然来了赤鲸帮的队伍交流。

    这第一次出现的差异,便让他心头有些感觉怪异了,

    “大难就要爆,那样隐藏的东西很快就要解封,已经无法阻止,这个节骨眼上,赤鲸帮的人来这里做什么?”李顺溪还想从那两人的闲聊中听出一些线索,但那两人只是谈了一点帮派之事,便转而说起了最近官府通缉的几个江洋大盗。

    一大壶茶水,李顺溪只喝了一半不到,便起身离开。

    他判断了下方向,顺着街道笔直朝城池的最内部走去。

    穿过一条条街区,很快周围的行人路人越来越少,商铺也越稀疏,渐渐的各种官邸高级住宅群越来越多。

    不时还能看到一些官府管理衙门,路过的马车奔马也慢慢变得越正式,带有朝廷的官方风格。

    又走了一阵后李顺溪停了下来。

    前面是有官差守备着的高大白色牌坊,里面是一大片的城池核心建筑群。

    白河帮的总部,以及官府衙门,就都在这里面。

    李顺溪站在牌坊门口往里张望,装出一副没见过世面的乡巴佬模样。

    两个守备的官差原本准备来赶他,看到他这样子,也懒得费力气,估计是刚来城里,到处闲逛溜达踩点的乡下小子,每年这样的人都能遇到不少,他们也司空见惯了。

    “无忧府暗中打开了白河帮主隐藏的一块邪玉封印,这才导致邪玉中隐藏的危险爆,一夜之间将整个双鹰城彻底灭绝。我必须想办法先混进去,到底无忧府是怎么打开邪玉封印的,这件事必须要告诉并警告帮主,或许有可能找到转机。”

    虽然李顺溪自己也知道希望微乎其微,但不去试试怎么知道不行?

    邪玉,便是白河帮双鹰城真正毁灭的关键。

    装模作样看了一阵,李顺溪在守备渐渐怀疑起来的视线里,转身赶紧走开了。

    ............

    白河帮鹰扬厅。

    白镇明端坐在主位上,同等高度平行的身边位置上,同样坐着一光头健硕男子。

    这男子赫然便是从沿山城到来交流的路胜。

    下方两排高手弟子分开林立,白河帮的左侧,赤鲸帮的右侧。白色红色装束泾渭分明,相互之间大眼瞪小眼,针锋相对。

    一排排侍女仆从纷纷将瓜果茶水端上来,乐师缓缓演奏着轻声音乐。

    “昨日是我白河输了一局,今日我七线上场,必能扳回局面!”白镇明微笑道。

    这是个气质温和的中年男人,一身书卷气,看上去更像个先生,而不是一地大帮的帮主。

    相比之下,一边坐着的路胜画风完全不同。

    他一身的强健肌肉轮廓就算是宽大的黑袍也掩盖不住,再加上光头,没眉毛,眼神凶恶,身材高大,手脚粗壮。坐在座位上,位置都有些容纳不下。

    背后还有两个下属抱着两把一人多长的巨大砍刀。这是路胜新打造的大砍刀,之前的两把在前面的交手中早就报废了。

    和他相比,边上的白镇明完全就是柔弱异常的模样。

    “白帮主倒是心急,不过前几日路某又看到有新客人到来,白兄不介绍一二?”路胜也是微笑道。

    “那两位啊,是我早年相交的好友兄弟,不过他们都不喜与人交往,路兄见谅了。”白镇明客气回绝。

    路胜见状也不多言。“也罢,那就马上开始吧,这趟的会武。”

    白镇明点点头,手一挥,下面的众人迅开始准备护栏、兵器,这是真刀真枪的干,可不是过家家。之前的几场交流中,便有白河帮的高手被生生打成重伤,这让整个白河帮上下都憋了一口闷气。

    两边分别派出一人,走上鹰扬厅的中间平台。各自行礼,对峙。

    “在下张胜,道上人称三影腿王,还请朋友赐教。”赤鲸帮的一位老者声如洪钟朗声道,这位长老喜欢武斗,听闻这趟路胜带队会武,便主动随队跟着一起。

    对面的白河帮高手是个中年道姑,手里提着一把拂尘。

    “贫尼暄腾,惯用兵器是铁拂尘,为白河帮七线上人之一,还请道友赐教。”

    从这场开始,两边都是派出的重量级人物了。都是通意层次的顶尖高手。

    双方都是在各地的成名多年高手,这趟关系到声名之战,更是不容有失。

    只是下面慢慢对峙开打,上边路胜坐在位置上,却是看得心不在焉。

    不知道怎么的,他总感觉这白河帮里,所有人都隐隐透着一股子不对劲。

    其中特别是白镇明,身上似乎隐藏了什么莫名的东西,有股子怪异感。

    趁着众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下面的比斗上,路胜视线隐晦的在众人身上一一划过。

    他现,和赤鲸帮的人不同的,确确实实,白河帮的所有人看似正常,但都身上弥漫着一丝丝怪异气息。

    这股气息,路胜也说不清楚是什么。但让他也有些不舒服。

    正仔细观察着其他人,忽然路胜看到一名身穿紧身猎装的白色短裙少女,急匆匆的从侧门跑出来,想要朝白镇明过来,却被边上的近卫拦住。

    近卫苦笑着和女孩说了些什么,然后又迅过来在白镇明耳边小声转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