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一百四十六章 白河 二
    路胜的五感感官远常人,一下便听到了那近卫说的话。这女孩居然是白镇明的亲身女儿。

    他顿时不由得多看了几眼此女,就是这几眼,让路胜一下感觉到,女孩身上和其他人完全不同的一丝气息。

    一丝很清新,很正常,完全不同于其他人的感觉。

    咦...

    路胜双眼微微眯了眯,不动声色将此女记住,眼神复又回到比武上。

    比斗持续了两个多时辰,经过数场的鏖战后,赤鲸帮以三胜一负的战绩,结束了这趟会武。再要等下次会武,得看明天了。

    天色不早,白镇明面色有些不好看,但依旧保持风度。和路胜告别,分别离开鹰扬厅。

    路胜带人出了大厅,穿过白河帮总部的外面圆柱回廊时,之前那个白裙猎装少女,正好提着马鞭迎面朝他这个方向走来。

    “很可爱的小姑娘。”路胜忽然顿住脚步,咧嘴笑了笑。

    身边的徐吹疑惑的看了看那女孩,他不知道帮主为何会对此女感兴趣。

    “这是白帮主之女白秋玲小姐。”他低声道。

    白秋玲此时也看到了路胜一行人,微微朝众人屈膝行了一礼,便站到一边,等路胜他们先走。

    毕竟路胜时和她父亲一个层次的长辈,身份地位都远不是她这样的小家伙能比的。

    而且赤鲸帮还是北地第一大帮,论威势和统治的地域大小,还要比白河帮强出很多。

    不过让她有些意外的时,路胜带着众人正要经过她身前,却不知为何停了下来。

    “你便是白兄的女儿白秋玲?”一个低沉,让人一听便联想到坚韧有力的男子声音,从身前传来。

    白秋玲一愣,迅抬起头,之前经过的赤鲸帮帮主路胜,居然正停在自己面前,饶有兴致的盯着自己。

    那种眼神....

    她忍不住浑身打了个哆嗦,就像是看到了某些有趣好玩的事物一般。隐藏着极深的霸道和不可抗拒感。像是顶级的掠食者注视弱小的幼虫。

    一股和父亲完全不同的蛮横凶厉气息,笼罩住白秋玲,让本就有些胆小的她,忍不住后退了一步,俏脸有些白。

    “正是,秋玲见过路叔叔。”出于严格的家教修养,她还是忍住不适,礼貌的对路胜低声问候了一句。

    路胜上上下下打量了她一眼,直觉告诉他,这个女孩和其他人似乎不一样,但到底哪里不一样,他也说不清楚。

    “你很不错....”他考虑了下,“如果遇到麻烦,可以来找我。”

    自从来到双鹰城后,他便一天天的感觉到,这里的气氛变得越来越怪异,越来越危险。这女孩身上既然有让他感觉不同的非凡东西,或许结个善缘也不错。

    “额.....多谢,多谢路叔叔。”白秋玲愣了下,差点没反应过来,她无法理解路胜的善意,但善意总比恶意好。于是连忙感谢。

    只是她有些疑惑,自己身为白河帮公主,遇到麻烦总会找父亲解决,应该不会有麻烦到这位的时候。

    但出于礼貌,她还是认真的感谢了路胜一番。

    路胜冲她温和的笑了笑,带着一众高手缓缓离去。

    白秋玲站在回廊上,靠着粗大的圆柱目送路胜远去,心中满是疑惑。

    麻烦?除了前几天爹爹神神秘秘去见的那两个黑衣人有些怪异,最近也并没有生值得注意的事。在这儿双鹰城,她还能遇到什么麻烦?

    白秋玲仔细想着,还是没有头绪,便索性不去管,她正好有个武功上的难题,要去找爹爹解答。

    离开回廊,她坐上轿子,正要朝父亲书房方向过去。

    “大小姐,那个自称是您朋友的人又来了。”贴身侍卫再一次过来低声禀报。

    “恩?不是让他走了吗?这么年轻就出来骗人,为何不找个好的营生安心过日子呢?”白秋玲无奈道,她的善良在整个双鹰城都是远近闻名的。

    看到路上垂死的小猫小狗,都会忍不住上前救治,更别说人。

    城内受过她恩惠的人不下上千人,声名之好,甚至连她父亲白镇明也比不上。

    “他说他不要您的赏钱,他只需要和您单独说几句话就行。”贴身侍卫无语道。

    “单独和我说几句话”白秋玲又想起刚才生的那一幕。

    一个看起来衣衫褴褛的俊俏青年在她出府的路边乞讨,她看他可怜,便上去赏了他一点银钱,却没想到被这人缠上了。

    “这人到底什么意思?”白秋玲无奈,“难不成是看我人好欺负?”

    “要不要属下去教训他一顿?”侍卫低沉道。

    白秋玲迟疑了下,人家也没做什么,犯不着这么做。“算了算了,不要管他,我马上要去父亲的书房,天色不早了,晚上还得药浴,你告诉他如果真要找我,明天早些再来吧,今天真的很忙。”

    “小姐老是这么心好,别人会认为您好欺负。”侍卫苦笑道。

    “没关系,不是还有你和爹爹吗?”白秋玲调皮的笑了笑。

    这侍卫也时从小看着她长大,甚至除开父母亲,他就是她最亲的人,两人的关系如同兄妹,很多话也没什么顾忌。

    得到白秋玲的答复,侍卫吩咐了一下边上的帮众,由一个帮众专程朝着总部侧门跑去。

    侧门外,李顺溪随意坐在墙边静静等着消息。看见帮众出门径直朝他过来,他连忙站起身。

    “怎么样?秋玲小姐要见我了么?”

    “大小姐现在没空,你还是别耽误时间了,我看你也不像是坏人,也该知道,秋玲大小姐虽然平易近人,但也不是想见就能随便见的。”这帮众兴许也是看出李顺溪模样俊俏,气质温和,态度也很不错。就算他穿着打扮如同乞丐,也没有露出嫌弃驱赶之意。

    听完转达的话,李顺溪无奈的笑了笑。他确实是想当然了,双鹰城之难就在这几日,他不确定是不是今天。

    提早告诉白秋玲,也有机会取信于她,得到挽回的机会。毕竟双鹰城上上下下数万人,这么多的人命。

    可如何取信是个难题。

    “好吧....我明天再来。”他心里已经打算夜探白河帮了。走正规接触看来是行不通,空口无凭,没人会相信他口中的胡言乱语,就算他说出邪玉之事,也最多被人当成是疯子,没人会信。

    “快走吧,被帮中的巡逻队现,你就麻烦了。”那帮众也是好心,赶紧催促。

    “多谢!”李顺溪认真的对那人行了一礼,转身果断离去。

    走出一段距离后,他忽然心血来潮,回头又望了眼白河帮总部。

    这一望,却是让他心头一沉。

    整个白河帮上空,仿佛萦绕蒸腾着一丝丝的灰气。那灰气极其稀薄。若不是他有玄机玉在,根本不可能现得了。

    灰气萦绕飘荡,不为风吹拂,却隐隐透着一丝不祥。

    “必须尽快了....”李顺溪有种心惊肉跳感觉。“今夜若是不成,便只能找机会带着白秋玲赶紧离开。”

    心中下了决定,他转身迅离去。

    ..............

    咚咚咚。

    白秋玲轻轻敲着书房的木门。

    暮色夕阳下,书房周围空无一人,原本守备的帮众也不知道去哪了。

    “真是的,这些人就会偷懒。等爹爹回来了,我一定找他告上一状。”白秋玲虽然善良,可也不是没原则的放任。

    这种事是坏了帮中规矩,书房乃是父亲极重要的地方,一向都是有精锐的白衣卫守备,可现在却一个人也看不到。

    她嘀咕了几句,又伸手敲了敲门。

    咚咚咚。

    里面依旧安静无声,看来爹爹不在里面。

    “或许是和那两个朋友会面去了。”白秋玲心里想着,既然父亲不在,她左右看了看,悄悄从腰间取下一串钥匙,将其中的一把对着木门的锁眼插进去,轻轻一转。

    咔嚓。

    她使劲推开了房门。

    “哼哼,正好爹爹不在,趁机可以偷偷去看平时我想看的那个暗室,”白秋玲脸上露出狡黠之色。迅窜进书房,转身关上木门。

    书房里一片安静,一排排的书架并列摆放整齐,夕阳的红光很淡很淡的反射进来,透过白色窗纸的窗户,将里面映照成一片淡红。

    白秋玲左右看了看,轻车熟路的迅跑到书房内侧一个靠壁的书柜前。

    她在书柜上找了找,抽出一本书册。伸手从空缺处进去,狠狠一按。

    咔。

    一声轻响下,墙壁传来机簧的动静。书柜边上的空白墙壁顿时缓缓移开一道正方形暗门。

    这个所谓的密室其实不是密室,开启方法白秋玲很早就知道。只是里面收藏的都是爹爹白镇明很珍惜爱护的绝品。

    一幅幅古画,一册册古籍,一些墓葬品出土的珍稀宝物,稀奇物事,全部都被白镇明用东西固定在了墙壁上。

    白秋玲缓缓走进暗室,开始兴致勃勃的东看看西看看。

    时间缓缓流逝,不知不觉外面的光线越来越暗,暗室里也更加阴暗起来。

    白秋玲自己也没注意时间,等她看着看着新奇玩意儿时,天色早已黑了下来。可暗室内的东西也才看了一半。暗室内墙壁上的油灯也燃烧了不短时间。

    白镇明的藏品太多了,其中大部分都是书画古董,而这些又是白秋玲最感兴趣的。

    她热衷于寻找藏品中的自己喜欢的真迹,根本忘了时间。

    “太晚了...该走了...”外面不知不觉已经彻底黑了下来,白秋玲不知道自己在暗室里呆了多久。

    但知道一旦被爹爹觉自己进了密室,肯定会大雷霆。

    她吐了吐舌头。

    “最后最后,最后再看一样...”

    她不舍的扫视一遍暗室,目光很快便被一副很大很大的画卷吸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