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一百四十七章 巨灵血 一
    那是一副挂在暗室最里面的彩色画。

    白秋玲快步走过去,站到画卷面前细看。

    画卷上画了一个很大的舞台,舞台上有很多人表演节目,似乎是在唱戏,又似乎是在武斗。

    舞台周围有很多人围观。

    画卷的角度,是舞台外观众的位置,仿佛观看者就是观众,抬头往前,就呢过看到那个热闹非凡的大舞台。

    整幅画极其细腻精致写实,很多细节都画得栩栩如生,如同真实一般。

    灰色白色的舞台,周围露天的柔和阳光,还有微微吹动的树叶,

    白秋玲从未见过如此细腻真实的画风,比起这个风格,以往的水墨画实在太过重意,反而没有这等强烈震撼的代入感。

    她感觉自己就像是真的站在周围人群里,朝着舞台眺望观赏。

    白秋玲仔细的着迷的抚摸着画卷,一寸寸的触碰着。从画卷的角度来看,前面是拥挤涌动的人头,全是看舞台的观众,周围有老人有小孩,还有路过的马车轮廓一角。

    慢慢的,白秋玲细细查看着画卷边角的一张凳子上花纹时,忽然感觉有些不对。

    她抬起头四处查看。

    暗室里周围静悄悄,一点声音也没。外面也听不到任何守卫走动的声响。

    没有现什么问题,白秋玲便又将视线重新回到画卷上。

    但这一下,她却马上现了不对劲。

    画卷上的一个长女人,原本是和其他人一起看着高台上的表演。此时不知道什么时候,居然转过头来,看向了正在画前的白秋玲。

    那双眼睛,仿佛是真的人眼,灵动而幽深,正带着笑直勾勾的从画上看着面前的女孩。

    啊!!

    白秋玲猛地大叫一声,退后数步,一下子跌倒在地,吓出一身冷汗。

    “怎么....怎么回事!?”她虽然也听过妖魔鬼怪的事,可自己亲身遇到还是第一次。

    那画像上的女人还在看她,白秋玲脸色煞白,

    “我...我....”她颤抖着,想要从地上爬起身,哆哆嗦嗦的,却半天没能起得来。

    她腿软了...

    噗。

    忽然她手肘碰到了什么。

    白秋玲浑身一颤,整个人都僵住了。

    她缓慢的,僵硬的侧过脸,看到自己身边不知什么时候多出来一双脚。

    脚上穿着一双大红色的精致绣花鞋,往上是红色的长裙。

    白秋玲浑身都开始哆嗦起来。

    “救....救.....”她想要呼救,但声音却不知道怎么的不出声。

    “走!!”

    陡然间耳边一声厉喝,白秋玲眼前一花,猛地睁开眼,现自己正仰躺在暗室地面,一动不动。地面冰凉,刚才那一切,仿佛只是一场梦。

    但暗室内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多出了一个人,她的手也被这人握在手中。

    “你是白秋玲??”那人是个年轻男子,表情严肃道。

    白秋玲呆呆的看着他,迅便认出,这家伙就是白天拦住自己要私下说话的那个乞丐。

    “你...你是那个乞丐?你怎么进来的?!”她脸色茫然夹杂着一丝惧色。

    “外面一个人都没有!我现不对就跑进来了!听着白秋玲,我是来救你的,这地方不宜久留,必须尽快离开!”李顺溪快解释了下,双眼还紧紧盯着被他洒了一堆符纸的巨大画卷。

    他拖着白秋玲的手迅朝门外退去。退去的过程中,始终都盯着那张巨大画卷,不敢有半点懈怠。

    “你是来救我的?”白秋玲缓过气来,忽然她反应过来,眼圈这人刚才说了什么?

    外面一个人都没有?不可能!这里是白河帮总部,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有巡逻队经过,还有更夫打更,侍女下仆取用东西,也会有脚步声和私语声。

    偌大的总部上上下下数百人,怎么可能没人?

    李顺溪见她还是一脸懵懂,索性一把弯腰将其横着抱起来,朝着打开的木门便冲去。

    白秋玲刚一被抱起,本能的想挣扎,却突然看到刚刚跑出来的暗室里,隐隐有穿红色长裙的人影一闪而过。

    她刚要尖叫的嗓子一下子凝固住,再也出不了声。两眼惊恐的任由李顺溪将她扛着快步跑出书房。

    外面宽阔的院落里空空荡荡,落叶被风吹动在地面散开翻滚。

    巡逻的人,守备的人,穿行的侍女,急急忙忙的下仆,所有人都仿佛约好的一样,全部一起消失。

    “到底....到底怎么回事!?”白秋玲这时也回想起来,自从自己进入书房后,似乎外面便一直一点声音也没。不要说侍女守备,就连更夫也没听到路过。

    “你父亲收藏的一样东西,出问题了。其中的缘由很复杂,我们还是先逃出去再说!”李顺溪一边抱着白秋玲狂奔,一边冷静的回答她的问题。

    他此时的体力经过一段时间的锻炼,也变得力量耐力大幅度提高,再加上原本的一身本事,结合起来,抱个人狂奔还真不是什么事。

    “爹爹....爹爹...不行,你放我下来,我要去找爹爹!”白秋玲忽然反应过来,使劲挣扎。

    两人穿过书房院落的拱门,外面是一片宽阔的圆柱回廊,回廊空空荡荡,依旧一个人也没。

    白秋玲双脚乱蹬,双手狠狠在李顺溪背上乱抓,疯狂乱叫。

    “你放开我!!”她心头害怕之下,居然一口狠狠咬在李顺溪的胳膊上。

    啊!!

    李顺溪吃痛之下,不由自主的松开手,顿时怒了,他辛苦潜入进来救人,却被白秋玲这等对待,顿时心里也有些火气了。

    “你想死吗!?现在整个双鹰城都很危险,你找你爹爹有什么用!?”

    “谢谢你救了我。”白秋玲站稳后深吸一口气,退后两步紧盯着李顺溪。“但家里出了事,我必须最快通知我爹。”

    她终归是帮主之女,不是普通女孩,情绪并没有一直崩溃,而是终于慢慢稳定下来。也现了李顺溪身上的诸多疑点。

    “你救了我,对我白河帮有恩,也跟我一起去找爹爹吧,他必定会奖赏你,你想要什么,他力所能及都能满足。”

    李顺溪无奈。

    白河帮出事,白镇明自然也没有幸免。

    “我不认识你,也不知道你为什么会来救我。”白秋玲渐渐冷静下来,虽然还有些惊惶,但思路却清楚了。

    眼前这个乞丐绝不是凶手,光靠他,总部周围这么多的人手高手,不可能一下一点动静也没就消失了。

    他若是有这个能力,直接进来把自己抓走也就行了,根本用不着拐弯抹角骗自己。

    白秋玲思路急转。

    “但眼下遇到麻烦,假如真如你所说整个双鹰城都陷入麻烦,如果说还有人能指望,那就必定是我爹。”

    “你爹....”李顺溪欲言又止。

    白镇明确实很强,内外兼修,算是凝神层次的顶尖高手,无限接近天元。

    但这样的武力对妖魔鬼怪来说,根本毫无意义。

    在他看到的命运中,白镇明是死在自己卧房小院中的,被鬼物包围,只支撑了几招,便被群鬼挖心而死。

    “你去了也没有...”李顺溪还想劝说。

    白秋玲却是转身,断然朝着远处跑去,她必须尽快把书房生的事告诉爹。

    还有她遇到的暗室里的画,那幅画太过诡异,她现在回想起来也浑身冒汗。

    看画居然也能看睡着,这是她从未遇过之事。还有那个画里的女人,在自己身边的双脚。

    要不是眼前这个乞丐叫醒自己,或许这次就真的再也见不到家人了。

    “得赶紧找到爹爹!帮里到底出了什么事”白秋玲转眼朝四周望去,跑动间,入目之处看不到一个人影,心头越来越害怕。

    “你是不是一定要找到你爹才走?”李顺溪急跟上来沉声问。

    “我不相信你说的话。”白秋玲吓了一跳,停下来再度退后,带着一丝警惕的盯着李顺溪。“白河帮的实力之强,你根本想不到,就算出事也不可能会全部人一起消失!”

    李顺溪看着她坚定的眼神,知道不去找白镇明时不可能了。他想过打晕人带走,但有的东西有的事,不是强迫就能成的。

    “走吧,我陪你一起。”他迅从怀里取出一叠符纸。

    “啊?”白秋玲一愣。

    ....................

    北苑。

    路胜气息悠长,和徐吹两人一人一壶酒,坐在院中闲聊指点武学。

    以路胜的层次,指点只是通力顶峰的徐吹,自然不在话下。

    但他真正在意的,不是才好的伤势,也不是徐吹抛出来一个个的问题,而是这白河帮隐隐透着的一股子邪气。

    “说起来,这白河帮颇有些古怪,之前属下在城中转悠,为大人打听周围怪事,只感觉凡是双鹰城内的人都有些怪怪的。”徐吹得到解答问题后,也顺口提了句。

    “哦?怎么个古怪法?”路胜倒是没想到徐吹也看出来了。

    “这里的人,感觉都很没精神,严重睡眠休息不足一样。很多人都有黑眼圈。也不知是为什么。”徐吹皱眉道。

    路胜眯了眯眼,忽然想起当初在茶帮时调查的琉璃镜一案,那时候茶帮的人就是这般,黑眼圈,严重休息不足的样子。

    “说起来,现在多少时间了?”

    徐吹一愣,随即面色微变。

    “前几日每隔固定时间就会有更夫打更经过,但是现在一直没听到。”

    “或许是出了点问题。”路胜缓缓站起身,活动了下筋骨。“走吧,出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