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一百四十八章 巨灵血 二
    徐吹面色也迅安定下来,确实,只要有帮主在,还有什么危险麻烦能值得在意。

    他也跟着站起身,随着路胜一同走出院门。

    夜晚的风有些阴冷,从北苑外的车道上阵阵刮过,隐隐传来呜呜的呼啸。

    对面院落里的赤鲸帮一行人也有人走出院落,见到路胜,赶紧过来行礼。

    “帮主,事情有些不对劲,之前下午还在外面巡逻的白河帮帮众,现在一点动静也没有。

    我们让人上些酒菜,现在都一个多时辰了,侍女一个都见不到了。出去找的兄弟说外面一个人也没有!”帮中一位老长老上前沉声道。

    “你们先就在原处等候,我去问问白兄。”路胜也感觉有些不对劲,皱眉道。

    “老朽随帮主一道吧。”

    “属下愿一同前往。”

    有几人上前一步想要一并,都被路胜扬手止住。

    “你们先在院落里集结好,如果我时间长了不回来,你们先退出白河帮总部,找个安全的地方等我。”

    几位通意高手都知道轻重缓急,连忙点头应下。

    路胜一个人也没带,让徐吹也跟着留下,自己独自离开北苑,朝着白河帮总部的中苑走去。

    高耸的黑墙,冷清死寂的通道,一排排的淡黄灯笼在风中摇晃,排列绵延到视野尽头。

    食堂,没人。

    后务堂,没人。

    刑堂,没人。

    就连家属居住的后院,也一点动静也没。

    一路上路胜经过了不少地方,原本铁定会有人的区域,居然也同样一个人也没有。

    整个白河帮仿佛成了一片死域。

    来到白镇明所在的院落,里面一片漆黑,甚至连灯笼也灭了。

    一丝淡淡的血腥味从院子里慢慢飘出。

    路胜停下脚步,站在院子门前。

    不用进去,他便已经知道答案了。这血气味,正是这几日他多有接触的白镇明的。而且已经隐隐有气味了。

    “此地不宜久留!”路胜眯了眯眼,深深的看了下大门前的灯笼,转身迅回去。

    白河帮和他非亲非故,他没必要在不知底细的情况下为其担险。只要对方不来招惹,他也不会多管闲事。

    能够一夜之间将整个白河帮总部,神不知鬼不觉的弄成这般,实力势力绝对不小。

    路胜没有多想迅后撤。他这趟不是一个人来,而是带着数十名赤鲸帮的手下高手精锐,自然不能轻易犯险。

    随着脚步声急促,他很快消失在冷清死寂的拐角,声响急远去。

    就在路胜刚刚离开后数十息,两个一黑一红的人影缓缓出现在院子大门前。

    “他怎么来了?”黑色人影看着路胜离开的方向,有些诧异。

    “嘻嘻....路胜...难道....也知道邪玉..之事?”另一人是个红衣女子,手里还打着一把红纸伞,面孔藏在纸伞下看不清。

    若是路胜还在此地,定能一眼便认出,这女子便是当初和他交手大战过的红坊伞女。

    “不可能,他一个北地帮派头目,怎么可能知晓邪玉之事。”黑色人影沉声道。

    “那...您打算...怎么办?他是上阳家的..”伞女断断续续问。

    “一个区区上阳家的下人,难道老夫还得退避三舍不成?”黑色人影冷冷道。“既然出现在这儿了,一并解决掉算了。”

    “大人真是厉害...嘻嘻嘻...”伞女娇笑起来。

    “邪玉快要彻底作了,让我们的人避开中心,不要被误伤,邪气可不管你是帮它还是杀它。快去吧,别耽搁,尽早完成,越快越好。”黑色人影淡淡道。

    “是....”伞女娇声应下,身影缓缓朝着远处走去,几下便消失在阴影中。

    黑影也背着手朝着街角处快步离开,很快便彻底消失不见。

    又过了十数息功夫,院落大门前,终于又来了第三波人。

    李顺溪和气喘吁吁的白秋玲终于站到了白镇明居住的院落面前。

    “爹!”白秋玲大声叫了一句,面色激动的冲上去推门。

    吱呀....!

    一声细响,院落木门被狠狠推开,露出里面院中的情景。

    血。

    满地的血。

    黑暗阴沉的院子里,白镇明和身边十数个白河帮的高层坐在一起,围成一圈,似乎正在开会,但他们所有人都面色白,一动不动。

    白秋玲一眼便看到了,白镇明胸口被挖掉的巨大空洞,血正缓缓从空洞边缘流下来,沿着座椅腿脚流到地上。

    不只是他,其余众人都是如此。所有人的血汇聚在一起,在地上勾勒出一个巨大的怪异面孔。

    似乎是人,又似乎是猫。

    “爹.....!”白秋玲眼泪一下子涌出来了,手捂住嘴努力让自己不要哭得太大声,但她的身体却依旧在不自觉的颤抖。

    李顺溪走进门,站在她身侧轻轻叹气。这就是白镇明的结局,邪玉已经解开封印了,再不走,一旦爆,他们想走也走不了。

    “这背后是无忧府的人在搞鬼。”李顺溪轻轻道。

    但在这种极其安静的环境下,他就算声音很小,也能让白秋玲听得清楚分明。

    “无忧府??!那是什么?”白秋玲猛地转过身,双眼通红的盯着他。“你怎么知道!?”

    李顺溪无奈的叹口气。

    “因为....”

    “因为他对我们的手法太熟悉了。”

    两人身后的院子外,忽然换来一个低沉苍老的声音。

    白秋玲和李顺溪迅转身,却见他们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来了一个黑衣老者。

    老者黑衣宽长,将全身上下彻底遮住,整个人显得瘦弱身长。一双微微泛绿的眼睛注视着李顺溪和白秋玲。

    “巨灵血和玄机玉,这下都到齐了,真是好运气....”

    李顺溪面色陡然一变,拉着白秋玲狠狠往左一扑。

    哧!

    他原本所站的位置,赫然被一束黑色头尖锐刺进地面。

    ..................

    北苑。

    路胜大踏步进入院子。赤鲸帮此时的所有人手都全部集中在了这一小块地方。

    就等着他号施令。

    “帮主,大家刚收拾好,准备出门。”徐吹上前禀报道。

    路胜看了眼院子里所有人,在场的没有一个弱者,通意高手数人,通力顶峰数十人。

    这样的力量,已经是赤鲸帮的精锐中精锐,特别是那些修阳性内气的内家高手,对付一般的鬼物都能硬抗解决。虽然比较吃力,但也算可以一用。

    “列队,马上离开。”他当即下令。

    一众赤鲸帮的高手纷纷护着普通帮众,开始去将马车马匹牵出来,准备干粮伙食的迅准备。

    很快一切准备就绪,院子口挤了一辆辆牛车马车。有的甚至连白河帮高层用的华丽马车也拉出来拉东西。

    路胜一声令下,众人迅出了白河帮北苑,进入总部内的车道街面。

    街道上也空无一人,一片死寂冷清。

    普通的帮众们隐隐有些不安起来,要知道白河帮总部可是常驻了数百人的庞大帮会,一下变成这样,若说是厮杀战斗,居然没一点声音动静,这就极其诡异了。

    路胜也注意到了这点,但依旧带头骑马走在最前面。

    随着车队的前行,快要接近总部高墙出口时,街道两侧渐渐出现了一些灰黑色的影子。

    这些影子动作无声无息,靠得近一些,有人才看清,影子根本就是一个个浑身干黑的瘦小人形怪物。

    “只是尸仆而已。”他从师兄和李顺溪那里得到过一些资料,也认出了这是些什么东西。

    尸仆是人的尸体去世后,被某种力量污染,重新爬起来形成的类似僵尸的存在,这种存在,像是僵尸,却又天生为人控制。

    这种生物极为扭曲,它们身体腐烂,隐隐又有些半透明,且没有影子。面孔和尸体身前一样,没有太大变化。

    让人奇怪的是,随着越来越多的尸仆从房屋建筑的各个角落钻出来,就算围观他们的人再多,尸仆们也根本对路过的赤鲸帮队伍毫无触动之意。

    从之前的重重疑点来看,路胜心里其实已经有了猜测。这白河帮变故背后,凶手到底是谁。无非就是红坊和无忧府。

    但他没有多管闲事的心情,白河帮这样的惨剧,在这个世界实在太过寻常。

    死亡,诡异,阴灵,灰暗,无论到哪里,这样的主题都随处可见。很多时候,只要对方不来招惹他,他也不想惹事。

    此时队伍里隐隐有些骚动起来,显然是被突然出现的尸仆吓到了。一些经历过外务的高手倒是能适应,可普通帮众就不同了。

    见状,路胜也高声安慰道。

    “大家放心,它们应该是知道分寸,不会伤到兄弟们,我们笔直走出去,尽快离开这里就一切安...”

    啊!!

    忽然的一声惨叫,打断了正在说话的路胜。

    他面色一怔,看了看周围都注视着他的帮中高手。

    又看了看远处外围,地上正仰躺着的一个帮中汉子,胸前全是血。

    “找死!!”

    路胜咆哮一声,身形陡然射出。

    轰!!!

    出入口的木质大门直接炸开,四分五裂,转瞬间路胜的身影便消失在门内。

    “帮主!!”徐吹等人这才反应过来,急忙追出大门,却已经无法找到方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