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一百五十一章 无忧 一
    “那你呢?”路胜对李顺溪的感官颇有些复杂,一开始他是抱着投资的想法和其结交,之后是同仇敌忾下,对无忧府极其不满,又顺手帮了他一把。

    就算是这次,也是机缘巧合。要不是无忧府的主祭老头莫名其妙杀了他一个帮众手下,他也没打算回去杀人。

    接连几次巧合,都莫名的,很奇怪的刚好救下李顺溪。

    现在此人又身怀玄机玉,有预知之力,誓要覆灭无忧府。这让路胜对其的感官,就完全和之前的普通人不同了。

    “我要去中原,无忧府要找的另一个巨灵血之人,就在那里。”李顺溪正色道。

    “李兄出行,在中原可有相识之人?”路胜又问。

    “没.....现在到处都是我的通缉令,哪有什么相熟之人敢收留。”李顺溪苦笑。

    路胜思索片刻。

    “如此,你可以前往这个地方,如有需要可暂住一二,等熟悉地方后,再决定如何行动。”他口中说出一个地名,正是之前他派去中原的飞鹰堂成员建立分点的地方。

    然后他细细将联络方式一一说清楚,并说明一定要换张容貌前往。

    李顺溪感激不已,接下来的几天里,路胜安排帮中这方面的易容高手,对其仔细指点讲解,同时也包了一大包金叶子给他。

    因为距离遥远,中原的银庄可不会一定通用这边的银票。虽然同是一个朝廷,但真正的权势还是掌握在各地的世家手上。中央银庄的银票大部分地方都不怎么通用,还是实际的金银更实在。

    数日后。

    江面停靠着一艘通体漆黑的帆船。

    路胜将李顺溪白秋玲两人送上码头,站在船板前,算是最后的送别。

    “路兄,大恩不言谢,日后必有所报!”李顺溪正色朝路胜拱手。

    “李兄说什么话!你我兄弟,说这些就太见外了!”路胜大义凛然,其实当初他在双鹰城时已经打算走了的,没想到还是意外救下了李顺溪。

    说实话,若是他早知道李顺溪在那儿,也早知道邪玉这麻烦事,还真不一定回头去救。

    当然这话是不可能说出口。人情既然都做到了这个份上,那就将错就错。

    “路叔叔.....救命之恩,秋玲定不敢忘!”白秋玲此时憔悴了许多,双眼黯然无神,但起码比之前多了一份希望,复仇的希望。

    “秋玲,我相信你会成功的。”路胜点头拍拍她肩膀。

    “对了,这个东西是我连夜赶制出来的,希望对路胜有用。”忽然李顺溪从袖口里取出一张淡黄色的油布,卷成卷轴状递给路胜。

    “务必回去再打开!”他郑重交代。

    为了弄出这东西,他操作玄机玉起码损失了近一半的柳琴牺牲精血。自己也贡献出了不少血液,元气大伤,寿数减少,但终归能回报了点路胜。

    路胜疑惑的接过来,闻言也没当面打开,冲李顺溪点点头,悄悄收起。

    “青山不改,绿水长流,路兄,后会有期!”李顺溪最后朝着路胜抱拳。

    “后会有期!”路胜也抱拳正色道。

    两人上了船,船帆解开,随风鼓荡,大风带着船只缓缓朝远处驶去。

    路胜站在码头一直望着船只远去,知道视野彻底看不见,才缓缓转身。

    他身后是徐吹宁三,还有一票飞鹰堂的高手,都在等候他的命令。

    “帮主,下面的来信急报。”徐吹上前,将手中的一封信件交给路胜。

    路胜撕开封蜡,展开信封看了看。

    “对决?”

    信中的内容是关于上阳家的,上阳九礼的弟弟,上阳册要在北地和人决斗,分出生死。

    此时九礼闭关不出,这上阳册的决斗一事,就落在了路胜身上。

    “不过,我一个三纹层次的帮主,就算被人认为有点世家血脉,也早已没落。上阳册两年前就是四纹层面,现在恐怕已经有五纹实力,这样的层次,不是我表面的身份能插手的。此事送信给上阳家就行。”路胜心中定下决断。

    “传令下去,半叶城附近的山林,如果听到有动静,封锁普通人进出,等过了双火节后再解除。”路胜低沉安排。

    “是!”

    徐吹领命前去转达。

    路胜也马上让宁三安排回程之路。

    路上马车里,他等到队伍上路,马车稳定了,才将李顺溪给的那个布卷轴取出来,放在桌面上。

    “能让他如此郑重的东西,必定不一般。”路胜缓缓抓住卷轴一角,慢慢展开。

    随着卷轴的慢慢舒展,路胜的眼睛微微睁大,口鼻的呼吸也慢慢粗重起来。

    “这.....居然是.....”

    只见布匹上清晰的写着一排字迹。

    八曲如意花,服食其花蕊,能滋润五脏,调和极阳,极大程度的增强内气精纯和浑厚程度。

    千年龙钩藤,熬煮服食汤汁,有延年益寿,滋养筋骨奇效。

    白玉参王,生食火搭配药方,能补本命元气,延年益寿,通达经络。

    ......

    一个个天材地宝的具体地点,在整个布卷上全部都粗略标记出来了,布卷便是一整副北地地图,一旁还用蚊蚋小字仔细写了各个不同宝物药材的生长特征和具体地点特征。

    路胜粗略数下来,居然有十来个不同样不同种类的天材地宝。

    “这些如果都是真的,那就真不得了了。”

    因为赤鲸帮也有自己的药材产业,他一直以来经常往药房丹房跑,所以对其中的一些药材也有一定认识。

    这些药材都是有价无市,根本买不到的好东西,对他修行内气有极大帮助。

    这是份大礼,其中几位药甚至传闻中是和朱果一个层面的顶级宝药。

    如果能拿到后服食,或许能对内力有极大助益!

    回到帮中,路胜便立刻着人查探布匹上记录的字迹地点,先确认大概位置再说。

    中原无忧王府。

    深夜里,阵阵丝竹乐声从红漆高墙的王府内飘出,隐隐有男女大笑声响起。

    府内灯火通明,正厅处。

    一位相貌堂堂,五官端正的英武男子,正坐在主位,同身边的宾客欣赏下面舞姬翩翩起舞。

    几名急色的大臣甚至已经伸手偷偷摸进身边女子的裙中,表面却还面不改色和人交谈。

    无忧王已年过七旬,面色还如中年人一般,青春常驻。此时他正开展的无忧会,便是他笼络他人重臣的手段之一。

    无忧会无忧会,当然是没有忧愁,只有快乐。

    这些和重臣们寻欢的女子,除了舞姬外,大部分是他手下从全国各地暗中抓来的凡人女子,其中有大家小姐,有小家碧玉,有贵妇人,也有村野丽质。

    而另外的部分,还有不少是某些大臣自家的族女,女儿,侄女,表亲堂亲,不少大臣便是在他这里牵上线,逐渐相互之间形成一个牢固的利益关系网。

    无忧王满意的看着下面的景象,心情不错的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他视线挪动,很快从一个大臣身上,落到另一个五十多岁的中年大臣身上,这位是他的新目标。

    不过此人口味有些重,别的都不喜欢,就喜欢玩自己家族里的异性。他自己的妹妹都玩过了,然后是女儿,堂妹表妹,孙女外孙女都不放过。全家族里有点姿色的都被他玩了个遍。

    偏偏此人身后的家族完完全全都依靠着他一人做靠山,很多时候王府给他牵了线后,这人原本道貌岸然的外表便彻底撕裂了。将整个家族都变成他作乐之所。

    因为其职务重要,无忧王还特地给他提供了大量保养身体的药物,为其延缓青春体力。

    当然,得到的自然也更多,不少政敌都被此人帮着一一解决。

    正心情舒畅之时,忽然一个粉裙少女悄悄进来,从侧面走到无忧王边上,附耳轻声说了几句什么。

    无忧王原本微笑的面色,顿时微变,然后迅恢复正常。

    “诸位,小王有事先行离开一会儿,大家不必拘束,这里的所有一切,都可尽情享用。”他起身朗声道。

    “王爷有事自去,不必理会我等。”

    “不错不错,承蒙招待,王爷不用因为我等误了大事。”

    “只要之后多送来一些好药就行。”

    众人一阵大笑。

    笑声中,无忧王面带微笑,缓步走出正厅。

    出了大厅,来到侧面的圆柱回廊,阴暗的回廊上挂着一个个硕大的红灯笼。红光照耀下来,映衬得他面色有些狰狞。

    走廊上已经有两名人影等着。两人分别是一男一女。

    男的一副富家翁打扮,身上珠光宝气,金银玉石一样不缺,年纪约莫六七十,须花白。

    女的身姿妖娆,胸前波涛汹涌,腰细腿长,容貌娇媚。一身贴身红裙,将胸前一抹雪白露了大半,除了两点外,几乎都能看到轮廓。大半截的也从裙摆的分叉里若隐若现。

    “昭容,凌墨,说吧到底怎么回事?!”无忧王面色阴沉的盯着两人。

    红裙女子昭容面色肃然,往前一步道:“回王爷,白僵在北地已经许久没有音讯传回来了。还有邪玉那边,出了岔子,鬼也....”

    “你不会告诉我,两个主祭的魂铃都没了吧...”无忧王寒声道。

    昭容低头不语。

    边上的叶凌墨沉声道:“王爷,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先找到是什么人在针对我无忧府。两位主祭失踪,甚至极可能身陨,这样的损失,在近十年来已经是极少了。主祭没了我们可以再招,但耽误了法祭,就问题极大了。”

    “不错,现在正是关键时期...”昭容也赞同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