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一百五十二章 无忧 二
    “没了主祭,难道要你们亲自出马法祭?”无忧王冷冷道。

    “北地赤龙劫一片混乱,要找出下手势力,比较困难,双鹰城这边原本是要凑齐邪玉晶十枪,没想到功亏一篑。影响极大,应该全力追查。”叶凌墨沉声道。

    “你想亲自出手?”无忧王一愣,听出他的意思。

    “我和昭容去一个足矣。”叶凌墨回道。

    没人知道无忧府中有两位蛇级强者,一个是无忧王,另一个便是他。

    叶凌墨原本是卷人府府主,自从卷人府破灭后,便被吸纳加入无忧府。他和昭容一起为副府主,辅佐无忧王。

    现在出了大事,无忧王大限将至,麾下一共才五位主祭,其余三位都有重要任务在身,不能抽调,他也是不得已,才不得不亲自出马。

    无忧王不能死,一旦他身死,皇族的那个女人一定会恶鬼一般扑上来,撕咬无忧府的血肉。

    叶凌墨没有信心挡住那人,只有无忧王的身份才能让其稍稍有所忌惮。

    无忧王凝视着叶凌墨片刻,终于缓缓点头。

    “红坊那边,坊主已经有了消息,受了重创,不日将会回归北地,你可以前去红坊,联手她们仔细调查北地法祭一事。至于双鹰城,红坊副坊主也在,可一并询问。”

    “是!”

    叶凌墨低头应道。“我马上启程。”

    “白僵已经快要突破七纹了,是我府里最有希望达到你我这一层次的种子,没想到就这么失落在北地,不论是生是死,务必找到结果!”无忧王冷声道。

    “如果是上阳九礼下的手呢?”

    无忧王顿了下,随即脸色更阴森。

    “就算是上阳家,也不要顾忌,我大限将至,还有什么放不开的!”

    叶凌墨眼中也闪过一丝冷意。当初他从北地被甄家驱赶离开,如同丧家之犬,现在,又该是他回去的时候了.....

    两人提都没提武盟,对她们来说,武盟也就盟主秦无面能看看,其他的都是土鸡瓦狗,不值一提。

    对于踏入蛇层次破坏力的两人来说,拘层次的力量,就算是最顶峰的七纹,也没法撕裂他们的护身黑蛇。

    蛇层次最大的特征,便是黑膜凝聚,化为黑蛇护体,这种黑蛇不是活物,被统称为不灭黑蛇,有不断重生之能。

    不同世家,不同神兵魔刃,带来的能力自然也不同,但所有踏入蛇级的强者,都会凝聚出这么一条条不灭黑蛇。

    所有落在自身上的伤害,都会转移到不灭黑蛇身上。只要不灭黑蛇还在,本体便永远不死。

    也就是说,到了这一层次,蛇级已经没有了要害的概念,而是变成了比拼底蕴和力量积累的层次。

    再加上不灭黑蛇一旦凝聚,拘层次的力量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击破,

    这完全和拘的力量本质不同,根本已经升华成了另一种力,这也是叶凌墨能视七纹的上阳九礼于无物的依仗。

    因为他们和拘层次的差距,太大了。

    北地红坊。

    伞女一身狼狈的冲入大院。

    她身上的一群破败不堪,手里的红伞到处都是破洞。在邪玉爆的前一刻,她为了避免被路胜现,等赤鲸帮众都走了,最后才离开双鹰城,所以遭到了波及,身受重创。

    但好歹还是活下来了。

    伞女回想起主祭鬼被揪住头毫无反抗之力的情景,身体便微微一颤。

    比起之前和她交手时的实力,路胜和之前简直不像是一个人。他到底是本来就那么强,还是之后这段时间有所突破?

    伞女无从得知,她现在唯一想做的,就是赶紧将这个消息告诉无忧府和坊主。

    跌跌撞撞走到古井边,她对着井水望着自己如今的狼狈模样,忍不住低声啜泣起来。

    坊主不在,属下也大多都在双鹰城被灭,现在的红坊几乎名存实亡。除了控制的一些孤魂野鬼外,再没什么力量。

    而这些孤魂野鬼也都是没什么灵智,只知道本能掠食。

    伞女越想越伤心,独身一个在坊中,周围都是些灵智不全或者压根没有灵智的混物。

    回想起以前坊主还在时的情景,她哭得更伤心了。

    哭了一阵后,她缓缓停下。

    “双鹰城损失.....太大,无忧府定会...派人来...调查。那个路胜...害得我计划失败....定要...杀了他!”

    伞女心中有许多疑惑,但也清楚,在无忧府更强的高手来之前,现在的红坊,对于上阳家和赤鲸帮那个怪物来说,根本就是不设防之地,万一传出了她知晓路胜底细的事,或许还没等无忧府抵达,她就已经被干掉了。

    “那个怪物....隐藏那么深....必有所图!”伞女身子伏在井边,怔怔的望着古井。

    她现在只能等,等无忧府的高手到来。

    沿山城路府。

    路胜端坐在家中主位上,边上便是父亲路全安和一众家中亲友。

    这场家宴是为了庆贺大伯路安平成功从九连城调任到沿山,大伯正坐在平行的主位上,笑容满面,不断的回敬周围敬来酒杯。

    主桌上,路胜坐在仅次于父亲路全安,和大伯路安平的位置上。

    到如今,他的身份地位也渐渐在家中传开了,路全安虽然接触不到赤鲸帮高层,但架不住路胜手下的人主动拍马屁。

    一来二往,次数多了,他也渐渐弄明白自己儿子现在是个什么身份。

    绝对的赤鲸帮高层大人物。

    厅内四周灯火通明,侍女家仆不断流水一般送上一叠叠菜肴。

    主桌上,除开路全安和路安平职位,便是沿山城的几个大小官吏,都是刚好管着路家商铺的顶头上司,被专门请来庆祝酒宴。

    只是这几个官吏坐在位置上,眼神不时的都忘路胜方向飘。

    颇有些坐立不安,心惊胆战的味道。

    要不是路安平频频朝几人敬酒,这桌上的气氛怕是要尴尬至极。

    路胜随意的端着酒杯,慢慢喝着茶水。拿酒杯装茶水,也就是他能干出这等事。

    伤势好转后,他没有马上继续提升,而是凝心静气,每日运气巩固体内阴阳。

    之前在双鹰城又爆了一滴气液,微微伤到了筋骨,需要休养。

    正好家里传讯来,要举办乔迁喜宴,为调任的大伯庆贺。

    他也好久没见过路安平,便回来一趟参加宴席。

    只是他回来的突然,导致宴席上气氛有些怪怪的。

    “对了莹莹呢?”路胜忽然环顾一圈,没现怀孕了的路莹莹。

    一提到路莹莹,路全安的面色微微一变,没有回话。

    大伯看了弟弟一眼,苦笑道:“在后院呢。”

    路胜一看便知出了问题。也不多问,正好他也受不了现在怪异尴尬的气氛,便起身道:“我去看看。”

    终究是个怀孕的女孩,不管做出什么不好的事,肚子里的孩子还是无辜的。

    “胜哥,依依在后面陪着她呢。”大伯的儿子路红缨在邻桌低声道。

    “到底怎么回事?”路胜皱眉问。

    “那书生,家中娶了正妻.....”路安平低声道。

    路胜一愣。

    那书生娶了正妻,也就是说,路莹莹就只能做妾了。

    不管她路莹莹是什么意思,愿不愿意做妾。

    他路胜的妹妹,居然出去给人做妾,这要是传出去,别人会怎么看他路家?!他堂堂赤鲸帮帮主的妹妹,被人弄大了肚子,还要给人家做妾?

    “混账!!”

    嘭!!

    他一巴掌打在桌面上,整个正厅猛地一震,嗡嗡作响。桌面上多出一个清晰五指印。

    刚才还很热闹的宴席正厅,一下子被路胜这一巴掌打得猛地中断,所有人为之一静。

    路胜身材高大,一身肌肉,头顶微微长了点短,但还是面目凶横,眼睛如刀子般,无人敢和其直视。

    此时一火,顿时整个正厅一片寂静。那几个外来的官吏吓得要死,两股战战,坐在椅子都脸色白,浑身颤抖。

    一个个家中小辈,正房二房三房等女眷等,都噤若寒蝉,大气也不敢出。

    路全安面色不好看,但也没说话,倒是大伯路安平起身拍拍路胜肩膀。

    “小胜,此事我和你爹也是气得够呛,不过也是无能为力,那书生家中势力不小....”

    “交给我处理就好。”路胜习惯性的露出一丝狰狞笑容。“回头我亲自处理。倒要看看,是哪一家敢不给我面子。”

    “小胜,这是你大伯的喜宴....”另一席上的二娘刘翠玉起身责怪道。

    路胜顿时反应过来,朝大伯连连告罪,确实,他威势太强,反倒是有些拆大伯的台,喧宾夺主了。

    “无事无事,都是一家人。”大伯路安平苦笑摆摆手。“小胜你若是有空,一会儿还有个酒会,可以和家中小辈一起处处,这些弟弟妹妹的,日后还要多靠你扶持提携。”

    “这个没问题!”路胜点头。“我先去看看莹莹和依依。”他起身离席。

    “我也去!”路天洋边上的张秀秀忽然起身,赶紧也跟上去。

    另外又有好几个小辈都起身,跟着路胜一起离席。

    如今的路胜是路家主心骨,自然不少人想要攀附。

    而老一辈的人则是纷纷和路全安靠拢,他们的辈分去讨好路胜自然不合适,但和路全安走得近一些也没人会说闲话。儿子总不可能不认老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