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一百五十九章 实验 一
    嘭!

    墙壁被路胜一脚踹倒,大量碎石溅射开,整个主卧房暴露在了他视野里。

    卧房其余部分和普通房间没什么两样,唯独中间地面上,有着一根粗大的紫色石柱,柱子上放着一本书,书面展开,正缓缓的自动翻动着。

    “这个是什么?”路胜闻到了宝物的气息,双眼一亮,伸手便朝哪书册抓过去。

    “嘤嘤......”伞女只会一个劲的哭。

    路胜也不理她,直接抓向书册。

    嗡!!

    陡然间,书册周围浮现出一圈丝带一样的白色咒文,那是由大量文字组成编织的一条条丝带,不断环绕书册飞舞,阻挡路胜的大手。

    “哦,有点意思。”路胜来了兴趣,越是不容易得到的,必定越珍贵。

    他收回手,然后猛地一掌压过去。

    巨大的力量带着风压,将卧房内的其他东西都直接吹翻落地。青灰色的大手狠狠落在那层白色光带上。

    轰!

    整个红坊府邸都开始震荡起来。路胜感觉自己好似一掌打在了自己无法推动的小山上。

    “这个似乎是和整个红坊连在一起的.....唔....是传说中的阵法么?”路胜来了兴趣。

    他感觉自己就像是打在了一个光溜溜的鸡蛋壳上,又收回手掌。

    嘭!

    这第二掌,用了他这个状态的全力。

    轰!!

    果然,红坊整个府邸的地面都开始颤抖起来,这光带一定是链接在整个这片地基上。

    “打不开。”路胜颇有些可惜的看了两眼那书册,只好迅收刮其他东西。

    他一番雷厉风行,很快便将整个红坊的所有房间翻了个遍,有的扯开门进去,有的直接掀掉屋顶,还有的一脚把墙砸烂。

    一些残留的躲藏起来的鬼物也被惊出来,吓得到处飞逃。

    这些没脑子的孤魂野鬼,路胜也不理会,几下收刮了后,得到几样东西,便回到中庭。

    中庭地面到处都是白灰,全是之前被赤极九煞功烧死的鬼魂残骸。路胜蹲下身,伸手插进地上白灰里,

    嘶...

    顿时无声无息间,大量的阴气源源不断从白灰中涌入他体内。这些白灰粉末里的阴气太过弱小分散,他根本不需要用血做引子,就能直接吸收。

    伞女看着他走来走去,不断伸手在白灰里摸来摸去,还以为他是在找什么东西,便只是咬着嘴唇看着他。

    刚开始她还一直哭,到后面哭累了,也只是安静的被抓在手里,摇来晃去一声不吭。

    吸收完阴气,约莫过了半个多时辰,路胜又前前后后在红坊周围转悠了下,确定没有更多收获,才抓着伞女远遁而去。

    临走前他还顺手点了一把火,整个红坊终归大部分是用木料搭建而成,火苗很快变成了大火,然后蔓延到整个府邸。

    浓烟和大火冲天而起,黄红色的火光甚至将附近的一些树林也点燃,很快便蔓延成了一片。

    滚滚黑烟一直弥漫,将这片天空也污染出一大块黑云。

    夜晚慢慢过去,天色渐明,黑云笼罩,雷电闪烁,不时有雷声隆隆响过。

    整个红坊短短一夜之间,几乎烧成了一片废墟,到处是焦黑火痕,木炭和石块混在一起,都成了黑色,什么也分不清。

    豆大的雨点很快撒落下来,刚开始很小,随着浓烟的越凝聚,雨点越来越大,越来越密。

    咔嚓。

    一道电光划过,将天地照亮成一片惨白。

    啪。

    一只黑色有着朱雀花纹的长靴,缓缓踩在废墟一样的红坊大门前。

    红坊主浑身是血,一只手抓着自己的一条胳膊,半边脸的血肉都没了,模糊一片。

    她看着已经成废墟的红坊,眼中跳动着愤怒、暴躁、和疯狂的火焰。

    缓缓走进府邸,里面到处都是一道道烟气从火堆中飘出。大雨淋下,只能将表面的明火浇灭。最里面的炭火依旧还在。

    轰!

    她猛地一拳打在边上的残壁上,断墙陡然炸开,破出脸盆大小的巨大豁口。

    “不管你是谁!!?毁我家园,你死定了!!”

    “看来我来得不是时候。”边上密林中,一个富家翁打扮的中年男子缓缓走出来。

    “叶凌墨?”红坊主扭过头,“知道是谁动的手么?”

    叶凌墨也是看到大火烟柱才赶紧孤身赶来,没想到看到的却是这一幕。

    “我也是才赶到。”他摇头,红坊坊主他是很早就认识的,但不是因为关系有多好,而是他当初身为卷人府府主时,就对其极为忌惮。

    红坊坊主的原名,大家都忘了,只是除开坊主之外,有人称呼她为红魔,还有人称呼她叫血妖。

    她几乎是一个人支撑起了红坊这么一个强悍组织。

    或者说,红坊这个组织完全就是靠她一个人在威慑支持。其中真正的高手也就是伞女和几个所谓的鬼将,不过鬼将在和甄家的对抗中死的死逃的逃,现在就只剩下她和伞女两个光杆司令。剩余的都是才招募而来的新鬼。

    “那你过来做什么?也想抢夺赤龙劫碎片?”红坊主冰冷道。

    “赤龙劫碎了?”叶凌墨这个还真不知道,愕然问。“别误会,我不是你的敌人,相反,我是来为无忧府调查主祭失踪一案。说起来,能够在北地让无忧府主祭悄无声息失踪,这样的实力,说不准和毁你红坊的力量是同一股。我们应该有共同的敌人。”

    “你应该庆幸不是你。”红坊主看也不看他,直接走向红坊最里面的大卧房。

    直到从一堆废墟里找到了那根紫色石柱,看到上边放着的那本书册,她才微微松了口气。

    叶凌墨也松了口气,跟着走进去,看到那本书册时,他也是一愣。

    “这不是....不是那个....??!”他面色一变,居然被吓得倒退数步,盯着那本书册说不出话来。

    当初卷人府为何覆灭,还不是他试图掌握那个突然现的强大女鬼。而一切的起因,也是因为他看到了这本书。

    这本记载了鬼物修行法门的珍贵书册,上边的修行法决比起他们所用的法门,高明了不止一筹。要不是因为它,他也不会赌上卷人府的全部力量,试图掌握压制那个强大女鬼,结果功亏一篑。

    “你猜得没错,这就是那本书,乱神九宫图。”红坊主走到书册边上,伸手轻轻抚摸上边的文字纹路。那些文字不断扭曲变化着,根本不是已知的任何一种文字语言。

    “那那个女鬼....?”叶凌墨神色一紧。

    “东西到了我这里,你觉得还会有第二个可能么?”红坊主讥讽的看了他一眼。“说吧,到底找我有什么事,我没工夫和你闲扯!”

    叶凌墨心头猛烈的跳动了几下。虽然当初他便已经尽可能的高估红坊主的实力了,但眼下看到这一幕,依旧会觉得震撼。

    当年那个覆灭卷人府的女鬼,他是费尽心思,苦心竭力,还是找不到克制解决对方的办法。最后反倒被其冲入总部,大杀特杀。彻底毁了整个卷人府根基。

    此时看到这本书册,他心头越的对红坊主忌惮起来。好在现在还是非敌对阶段。

    “我真的是代表无忧府前来和你合作的,我们在各城都有固定的联络点。对你寻找真凶定会很有帮助。”

    “希望你没骗我。”红坊主将书册拿起,轻轻一拍,整本书直接炸开,化为紫色光点消失,不知所踪。

    “整个北地,如今有实力覆灭红坊的,就只有几个人,我们可以一一针对排查。”叶凌墨谨慎道。红坊主居然把当初灭掉他卷人府的那个女鬼杀了,他深知那女鬼的恐怖,此时对红坊主也越忌惮起来。

    “你是说,上阳九礼和武盟盟主?”

    “是。”叶凌墨正色道,“我无忧府的主祭也是涉及到武盟,才突然失踪。此事必定有关联。”

    “我能够感觉到樱樱没死。找到樱樱,或许就能找到凶手。”红坊主冷声道。

    “有线索就行!”叶凌墨也是精神一振。原本以为来北地查案是个轻松差事,现在看来,那黑手居然连红坊都敢灭,其中的水很深啊。他心中越的忌惮起来。

    距离沿山城数十里外的一处东山洞。

    路胜提着伞女盘膝坐在洞中,外面阳光清冷,雪花不断撒落下来,在洞口堆积堵住。

    “阴鹤网属于阴性内气,阴性内气虽然有秘籍,但从没有人只修炼这一个。”路胜心头颇有些期待。

    “因为鬼物妖魔的缘故,几乎所有武林高手,都修行的阳性功法。阳性功法能微弱的伤害到鬼物,功力足够强,就能勉强灭杀鬼物。那么阴性内气呢?又对鬼物有什么作用?”

    伞女一脸惊恐的抱着伞,在其手边缩成一团,一动也不敢动。

    路胜的内气形成血网将她笼罩在其中,稍有异动就能将其瞬间烧成飞灰。

    路胜端坐正中,开始整理得到的收获。

    一样小铃铛,一样黑色的檀木长盒子,还有一块类似藏宝图的古旧卷轴。

    三样东西都有阴气,路胜也是按照这个标准搜刮的,整个红坊里也就这三样阴气浓烈,其余的太过匆忙没仔细看,或许也有的有,不过没这三样显眼。

    路胜拿起第一件小铃铛。“你来告诉我,这个是什么?”他看向伞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