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一百六十一章 实验 三
    “城内聚会请帖?”路胜看着玉莲子亲自送过来的帖子,微微一愣。

    帖子是黑色烫金,上边的字迹龙飞凤舞,隐隐泛着一丝血色。也不知是用什么材料制成。

    “唔...是萧员外亲自送到帮中分舵的。”玉莲子低声道。“属下看应该比较紧急,便赶紧送过来了。”

    萧红叶不简单,玉莲子是知晓的,所以萧红叶亲自送来的请帖,自然决不能以常理度之。

    路胜坐在书房内,轻轻伸手拿起帖子,翻开。

    路帮主亲启:许久未见,家中长者前来,希望与帮主一会。萧红叶。

    里面的内容很简单,但意思也很清晰。

    路胜合上请帖。

    “好了,你去忙吧,我知道了。”

    “是。”玉莲子缓缓退下。

    离开前,不经意间,他抬头看了眼路胜身后站着的那个一身黑的女子。

    女子全身都包裹在漆黑的长袍里,看不见身形,只能从裸露出来戴着手套的双手,以及身后戴了簪的长,才看出是名女性。

    或许是帮主新招募的高手。他心头这么猜着。

    路胜等到玉莲子离开书房后,才将请帖放在桌上。

    “无忧府的人到了,还找我去询问,是怀疑,还是想要借助我的帮派势力调查?”

    两个主祭被杀,无忧府再怎么大条也不至于置之不理。特别白僵还是即将七纹层次的顶级强者,这样的程度角色,无论在什么地方都是大人物。

    路胜看了眼身边的伞鹤网如同寄生虫一样,不断在她身上扎根,吸取着她的力量,现在已经越来越壮大成长。

    如果说开始的时候只需要舍弃一部分身体,就能将宝瓶气排出体外。那么现在就算整个身体彻底炸掉,也很难脱离阴鹤网的掌控。

    这个过程,就是同化。

    “一会儿晚上,就在家里呆着吧,不要乱跑。”

    伞女害怕的缩了缩身子,赶紧点头。

    路胜摇摇头,闭目开始凝神养气。他之前回来就已经尝试过了,阴气只能提升其他武学,对那种阴阳相合的孕育质变感,并没有帮助。

    一切只能等待。

    在帮中稍微处理了些帮务,打坐养气了一阵,时间很快便到了晚上。

    路胜带了徐吹宁三两人,径直上了马车,悄然离开赤鲸号,朝着沿山城方向驶去。

    “最近芸熙小姐时常去临江画壁游玩赏画,并且不时的和画壁的老黑打听帮主您的消息事情。”马车上,徐吹低声汇报道。

    宁三赶着车,所有的声音都当做充耳不闻,他很聪明,虽然不怎么学过书,可人情世故从来都极其练达。

    “临江画壁?老黑头是谁?”路胜随意道。

    徐吹看了眼路胜,似乎没现老大生气的迹象,便继续道:“老黑头,是帮中一位过世了的内务使的父亲,因为给帮里曾经做过账房,所以退隐后也有一些影响力。知道很多秘闻。”

    “芸熙既然想打听,我也没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就让他打听好了。”路胜随意道。

    “明白了,我会让飞鹰堂的兄弟们随时注意芸熙小姐的安全。”徐吹恭敬道。

    随着和这位帮主接触得越多,他便越是能感觉到帮主的深不可测。

    别说他如今随时可能突破通意,就算是通意之上的凝神,也早已不是帮主手下的一合之敌。

    想到这里,徐吹眼中闪过一丝灼热,能够跟着这样的强大帮主,成为其属下,当真是极其幸运之事。

    路胜看了他一眼,忽然想到阴鹤网。宋振国那里,如果能够测试出阴鹤网的功效,或许可以给这个一直跟在自己身边的属下也来上一个。

    这些日子,一件件事情接踵而至。

    李顺溪离开、得到武盟和宝药地图、杀掉第二个主祭、灭掉红坊总部。经历的事比他之前那么久的时间,加起来还要多。

    为了不让世家现他是纯粹人类武者的事实,红坊是不得不杀人灭口。但路胜不确定当初在双鹰城到底还有多少人,看到过自己杀主祭。

    虽然因为有上阳家威慑,不怎么怕无忧府,但路胜讨厌麻烦。能少些事就少些事。

    “大人,萧府到了。”车夫宁三的声音传进来。

    路胜掀开车帘走下去,徐吹下了车在他身后紧跟着。两人在门房热情阿谀的奉承里,缓步走入萧府。

    “欢迎路帮主大驾。”萧红叶笑眯眯的走出来,双手缩在袖子里环抱在身前。一身金红色的员外袍看上去俗气富贵,完全没有无忧府代言人地域使的气质风范。

    “老萧,不说废话,你家里的长辈呢?我可是事务繁忙,一接到你的信就马上赶过来了。”路胜熟络的问。

    “长辈在里面,路兄进去一看便知。”萧红叶笑眯眯道。

    路胜笑了笑,点点头,跟着萧红叶一起走进正堂,徐吹就让他留在外面等会。

    正堂内,此时正坐着一个和萧红叶有些相似的中年人,也是一副富商打扮,看起来颇为和气。但和萧红叶的和气不同,这一位明显更深沉。

    在看到他的第一眼,路胜便心头一凛,感觉整个正堂萦绕着一丝丝腥味,似乎是鱼类的腥气。还有一种淡淡的压抑,眼前这个男人的一举一动,都仿佛牵动着整个正堂的环境。

    “我是无忧府副府主,叶凌墨。”中年人平静的看着走进门的路胜。

    被这人的视线落在身上,如同针扎一般,路胜面色微变,迅挤出一丝笑容,朝此叶凌墨躬身行礼。

    “上阳家赤鲸帮主路胜,见过叶府主。”

    “不必多礼,我叫你来,是想要借助赤鲸帮地头蛇的势力,调查一些事。”叶凌墨也不转弯,直接将之前主祭失踪之事说了出来。“你当时应该是当事人吧?具体生了什么,你现在再给我说一遍。”

    路胜低声迅将自己知晓的事一一说了遍。当然不是实话,而是前面编出来的半真半假说辞。

    “这么说来,你确实是没看到过打斗的过程,只是远远听到声音?同时也被余波砸伤了?”叶凌墨没有问一个三纹高手是怎么被余波砸伤的,白僵的实力他很清楚,六纹随时可能突破七纹的顶尖强者,随手打出来的一些掌风,都可能带出恐怖的破坏力和剧毒。一个三纹被震伤也不是什么稀罕事。

    “是的。”路胜低头应道。

    “之后你还差人调查过吗?”叶凌墨虽然对询问不抱希望,但还是再问一句。

    “调查过,九礼小姐也专门吩咐调查,除了大战后的痕迹外,什么也找不到,不知道凶手,也不知道缘由。”路胜恭敬回答。

    叶凌墨仔细盯着他看了一阵,忽然皱眉。

    “你的气息,怎么变弱了....”这不是三纹的气息,甚至就连普通单纹都不一定能算。对方身上的气息太弱了,似乎就和普普通通的武林高手差不多。

    路胜闻言,顿时露出一个微微痛楚的神色,低沉道:“前面的伤还没好...”他倒是没想到阴鹤网的作用这么强,居然隐藏气息连眼前这位大高手也看不出。

    “黑膜受损吗?明白了,你辛苦了。代我向九礼小姐问好。”叶凌墨也不过于逼迫路胜。说白了,赤鲸帮主是上阳家的人,而且一个三纹层次的高手,莫名被自己主祭重创,到现在还没好,怎么也都是无忧府的过失。

    看在主祭失踪的份上,上阳家不追究就算不错了。

    “府主的话,一定带动。那在下就先告辞了。”路胜恭敬道。

    “恩,去吧。”叶凌墨一开始便没抱希望,找来路胜也不过是其中一个询问的对象罢了,在此之前他还询问了北地的不少人。路胜之后也排着还有不少人等着。

    路胜如之前来一样,退出正堂。

    叶凌墨端坐在位置上,等到人彻底离开,他才视线看向自己右侧。

    “下一个是谁?”

    萧红叶走出来低声道:“是云秀堂的人。从其他城过来的。”

    “恩。”叶凌墨端起茶水轻轻喝了口。他不喜欢这个差事,但不得不自己亲自审查人手。

    这不光是因为他是府主,还因为他有着看穿他人修为的能力。

    就如刚才出去那个路胜,虽然是赤鲸帮帮主,传闻还是和伞女相提并论的三纹高手,可刚才一看,浑身气息晦涩,不见黑膜,和身受重伤的世家子没两样。

    叶凌墨当然也能看出此人原本的实力似乎不错,该在三纹顶峰的样子,

    “让下一个进来吧。先粗略的看看再说。”他端着茶杯又喝了口。

    .................

    退出正堂,路胜垂下的脸上,眼神微微闪烁。

    无忧府居然来了位府主!

    他表面不动声色,但心头却是有了一丝危机感。

    这个叶凌墨,看起来似乎很和气,也不咄咄逼人,但这是建立在他是上阳家的人的基础上。

    若是没有这层皮,没有身后站着的上阳九礼,路胜不认为他会这么客客气气的继续对自己说话。

    不知道如今的我,能不能对付得了此人?没有真正交手,他也心头没底,但光从气息强度上感觉,此人绝对比白僵强,而且强出不止一个档次。

    如果现在的我再面对白僵.....路胜稍微对比了下,眼神眯了眯。“顶多比他强出一点。”心头又多出了一丝紧迫,他快步走向萧府大门,正巧又迎面走进来几个气质不凡的中年人。

    这几人中的带头者一见他,便连忙抱拳。

    “鄙人黄秋元,见过路帮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