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一百六十二章 实验 四
    黄秋元?

    路胜压根就不认识什么黄秋元,他熟悉的也就沿山城的几个帮派。这几人看起来衣服打扮,似乎不像是沿山的人。

    “你们也是萧员外相邀?”路胜随意问道。

    “是的,我等都是来见萧员外。”这几人连忙恭敬回答,赤鲸帮在北地偌大的名头,被尊称为北地第一帮,他们虽然也在各自地盘上势力不错,但和赤鲸帮相比差距极大。不得不恭敬相对。

    路胜得到了肯定答案,眉头微微一蹙,点点头。

    “我先走一步。”

    “帮主请便,请便。”几人连忙点头。

    路胜走出门口,看到萧红叶正站在门外等着他。

    “路兄见谅,府里前辈之命,事关重大....”萧红叶苦笑着对路胜抱拳。

    “萧兄哪里的话,前辈抵达沿山城,我这个做后辈的,过来拜访一二,也是理所当然。”路胜皮笑肉不笑道。他和萧红叶本就是合作者的关系,谈不上什么交情,自然也不用套近乎。

    “叶府主亲至,一样也吓了我一跳。”萧红叶无奈道,“之前那边大火毁于一旦,就已经让人不寒而栗。

    现在那一位回归,府主亲至,这北地好不容易平复下来,难道又要乱了?”

    “那一位?”路胜眉头一挑,才长出来的眉毛很淡,让他看起来依旧有一丝凶厉之意。

    “不就是红坊的那位坊主吗?”萧红叶不知有意还是无意,随口提到。“那一位杀伐果决,回来发现老家被扒,已经气得凶性大发,一口气抓了很多人,连我家府主也不得不帮着一起调查,真是多事之秋。”

    “红坊主居然回来了?”路胜适时的露出一丝不安,他毕竟之前是甄家下来的势力,甄家和红坊属于敌对,若是红坊主怒火冲天,找赤鲸帮发泄,那就当真危险了。

    所以这种时候的无动于衷,反而不是正常表现。

    “帮主还是尽早通知九礼小姐一下。”萧红叶低沉道。

    路胜恢复面色,微微点头。

    “多谢萧兄相告,告辞。”他匆忙离去,带着徐吹上了马车,很快便消失在夜幕之中。

    萧红叶站在门口目送他离去,然后回返到正堂门前。此时刚才进去的几个中年人也满头冷汗的退了出来,朝他行礼,然后很快离去。

    萧红叶等人离开了,才缓缓进入正堂。

    “府主。”他看向那个站起身正背对着他的人影。“红坊主回归的事,已经给上阳家放出信了。”

    “恩。那就好。”叶凌墨转过身,“上阳九礼是上阳家第二天才,现在又在闭关,怕是要突破七纹,试图踏入蛇的层次。这样的天才,一旦踏入蛇,怕是上阳家又要多出一位家主候选人了。”

    “是。”萧红叶点头,“如此一来,上阳家对上阳九礼的重视,一定更上层楼。那位上阳九礼小姐脾气火爆,而红坊主又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后面的话他没说完。

    “我明白你的意思。”叶凌墨笑了笑。“静观其变就好。”

    回到赤鲸号,路胜立刻进入闭关静室。同时还带上了伞女一起。

    他围绕着伞女走了几圈,似乎在审视对方,又似乎在考虑什么。

    伞女被他吓得一动也不敢动。

    时间一点点流逝。

    不多时,路胜忽然开口。

    “你姐姐回来了.....”

    伞女一愣,随即大喜。她握紧手里的红伞。

    “真...的?”

    “你想回去吗?”路胜微笑的看着她。

    伞女迟疑起来。她不知道路胜说这话是什么意思,但从前面的表现来看,对方不像是会轻易放过她的人。

    “你姐姐很危险,而我现在也很危险。你姐姐的敌人,就是我在寻找的敌人。所以我愿意放你回去。当然是有条件的。”路胜笑道,故意说得云里雾里。

    “什么条件。”一激动惊喜之下,伞女倒是这回不结巴了。

    “我会在合适的时候,放你回去。而你身上的东西,我不会给你解除,只要你不说关于我的事,不去你姐姐那里告密,那东西就不会发作。”路胜轻松道,“放你回去的条件就是,我需要你呆在红坊主身边,帮我掩盖红坊被毁之事。”

    伞女沉默了。

    这些日子,她已经感觉到,那颗诡异的种子已经和自己的身体越发结合彻底。现在若是想要取出那东西,只能连她的九成魂体也一起抽离,最后的结果就是魂飞魄丧。

    她不想死,但也不想背叛姐姐。

    “我...不会....背叛姐姐...死也不会。”伞女眼中流露出坚定之色。

    “我不会对你姐姐不利,也没有这个能力。”路胜笑道。“我只是想自保,想安安静静,平平淡淡的活下去,仅此而已。你不会连这点要求都不给我吧?”

    伞女思考起来,她已经尝试了很多法子,但都没法驱逐体内的那种东西。

    如果说世家是靠挖掘自身得到力量,那么他们鬼怪便是靠的吞噬恐惧和精血精华等强大自己。

    鬼怪对于自身的操控,和世家子们一样,都对于自己的身体操控精细度极高。

    而她身为副坊主,对于操作精细度上,自然更高。但依旧无法祛除那玩意儿。

    伞女知道姐姐也不能,因为论精细操作层次,连她都比不过。

    姐姐的力量虽然很强很强,强到她自己也不能完全掌控,平时也轻易不动手,一旦动手,就是她自己也掌握不了强弱。所以精细操作上,她反倒是胜出不止一筹。

    在不清楚姐姐能不能对付这种网状玩意儿之前,她不能,也不敢暴露这件事。

    伞女抬起头,看着面前的路胜。

    “你真的,答应....放我走?”

    “我没有骗你的必要。”路胜平静道。

    伞女知道他的很多秘密,比如杀了无忧府主祭,比如毁掉红坊。所以,她是绝对不能轻易放过的。

    而路胜这么说,自然也有自己的安排。

    “当然不是现在。”路胜补充了一句。他现在是在拖时间,等自己阴阳相合彻底蜕变后的质变。

    至于放过伞女,到底是不是真的放过,或许就连伞女自己也不信。

    这些天,路胜也将阴鹤网的能力彻底挖掘出来。

    操纵阴魂,彻底同化阴魂,将其成为自己宝瓶气的一部分。伞女和几个被当做试验品的鬼物,就是活生生的例子。

    “你想想,我们和你们红坊也没有天大仇怨,没必要和你们坊主死磕。”路胜解释道。“冤家宜解不宜结,只不过是毁了一些孤魂野鬼和房屋,回头赔给你再造不就成了?相信你也不想自家姐姐坊主,和我上阳家对上吧。”

    伞女不由得缓缓点头。

    “可是....”

    “没有可是。”路胜绕到她身后,嘴角勾起一丝弧度。“只要你不做出对我不利的举动,我就不会发动你体内的东西。我们就这么相安无事,不是很好?”

    “你想想,你也是为你姐姐好,若是她因为你而杀了我,如我这样的高手,在家族里的地位,你可以推算出来。

    这样一来,你们就和我们上阳家成了死敌。你觉得你姐姐一个能扛得住中原九家之一的庞大势力?”路胜充分的把身后的虎皮拉出来扯。

    可怜的伞女,压根就不知道,在上阳家眼里,路胜只是个普通帮派头目的小家伙,哪有什么地位和重要性。

    “所以,如果你是真心为了你姐姐好,这件事就应该帮我掩盖下来。东西我都可以还给你。”路胜补充道,“只要你帮我掩饰下来,对我们大家都好。

    上阳家虽强,但我的命只有一条,犯不着和你们硬来。”

    “可我...该怎么说...”伞女已经被说动了。不得不承认,路胜所说的有道理。

    她如果回去直接揭露事实真相。结果最好的就是坊主姐姐大怒杀了路胜,然后被上阳家追杀,有家不能回。毕竟一个三纹层次以上的高手,无论在哪个家族里,都算得上精锐。杀这么一个本来就人丁不多的世家高手,就相当于对其宣战。单单为了塑造典型,维护权威,上阳家就一定不会放过姐姐。

    而就算揭露了路胜毁掉红坊,杀死无忧府主祭,顶多他就是受点责罚,仅此而已。毕竟无论红坊还是无忧府,势力比起中原九家之一,都远远不如。

    思索良久,伞女终于缓缓张开嘴。

    “我....答应你....”

    “这就对了。”路胜露出满意的微笑。如果伞女反悔,他也能第一时间杀掉她。

    阴鹤网的效力比他想象的还要强,在宝瓶气深深扎根后,那种操控,很多时候甚至可以体现在完美操控上。

    这种感觉,就像是在编程。

    他前世可是能自己随意编程游戏修改器的好手,这几天回来后,他便一直在研究这能力。

    在彻底了解阴鹤网的原理后,他初步学会了用其操纵游魂随意行动,甚至运用自身的力量。

    而这样的操控,甚至在伞女身上,也能见效。这也是他接下来目的和安排的前提。

    红坊废墟上。

    红坊主双手抱在胸前,背靠断墙,看着周围大片大片的砖瓦不断浮起,然后重新堆砌一绵绵新的围墙。

    大白天里,她在指挥手下新抓来的游魂,搭建新的红坊总部。

    正指挥搭建得起劲,忽然她猛地转过身,双眼灼灼的盯着远处走来的一个窈窕身影。

    天色阴沉,但那个身影缓缓走近,却让红坊主脸上不由自主的浮现出温柔之色。

    “樱樱,你没事就好...”她快步走近,然后一把搂住伞女,一动不动。

    伞女也浑身颤抖着,满心欣喜。但一想到之前路胜的约定,她没来由的,心中就闪过一丝阴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