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一百六十四章 动作 二
    “极强的活性,这不就是所谓的阳气?”路胜心头一动。“也就是说,我现在的阳气太强,其他什么都承受不住。”

    他想了想,伸出手指使劲咬了一下,从食指上挤出一滴浓稠的黑红血水。

    血滴噗的一下滴在地面。

    嘶....

    让路胜目瞪口呆的是,地面上的血液急速的,疯狂的扩大起来。

    原本落在地上只有指甲盖那么大。

    几个呼吸后,居然扩展成了巴掌那么大。

    他在一旁等着,眼看着这滴血吞食掉了地面的一大块铁,形成一个拳头大小的坑,最后似乎是因为细胞繁殖分裂到了极限次数,才慢慢停下。

    “连金属都能吃?”路胜伸手捏起地面上类似肉状的絮状物。这些絮状物,就是他那一滴血吞噬金属,分裂长出来的组织。

    这是他第一次见识到人体强壮到极限,所出现的强悍效果。

    路胜再抬起手指看刚才咬破的伤口,伤口已经愈合了,表面重新覆盖上青灰色角质。

    咕...

    猛地路胜感觉肚子一阵强烈的饥饿感涌出。

    他身体迅速缩小,重新恢复成阴极态的常人形态。然后急速从一个药盒里倒出一把充饥的浓缩粮丸服下。

    这种用芝麻、花生、糖、米面等多种食物制成的粮丸,吃一颗可以当一顿饭,而一颗只有核桃那么大,甚是方便。

    整理了下静室内的一片狼藉,他换了身衣服,走出石门。

    “我闭关了多久?”路胜深吸一口气,外面阳光明媚,已经是正午时分。

    “回帮主,已经有两个时辰了。”近卫低声回道。

    “宋振国到了么?”

    “已经等候多时了。”

    路胜点点头,叫来人引路,先去梳洗了一下,才前往小花园接见宋振国。

    花园里冬梅绽放,树上地上到处都是白色花瓣,清香扑鼻。

    宋振国一身灰色劲装,坐在花园的一处石桌前有些坐立不安。

    他突然之间就被带到了这么个壮观华丽的地方,见过世面的他,自然知道这种地方不是一般势力能拥有的。

    虽然来人是打着路师的招牌,但他没见到路胜之前,终归心不踏实。

    “振国。”路胜缓步走进花园。

    “路师!”宋振国站起身,面色终于放松下来。“我还一直在担心,到底是谁会带我来这种地方。原来真是路师!”他早就猜到路胜不简单,却没想到居然厉害到这种程度,从之前带他来的那些人的态度上,他也看出路胜在这些人心里,有着极高的威望。

    “身体感觉如何?”路胜也跟着坐下,看着宋振国急忙给他斟酒。

    “说来奇怪,自从上次路师给我指点之后,弟子回去便感觉功力一日千里,现在已经稳固了青松一意决的入门阶段。”宋振国满脸欣喜。

    “手给我。”路胜一把捏住他脉门,一丝内气涌入,探知他体内情况。

    没有出乎他预料,宋振国体内的内气,表面上是青松一意决,实际上还是他当初打入的一丝宝瓶气。

    不过那一丝内气似乎壮大了些许,不仔细观察还看不出。但只要他想,随时都能将这一丝内气抽离出来,让宋振国前功尽弃,连本身的内气根基也彻底毁掉。

    “真是邪门功夫....”路胜心头感叹,面上却不动声色。

    “进展还行,接下来,你可以习练一些配合的功夫,我有一套拳法,没有技击效果,只能养身调理气血,名为通脉拳,你来学学。”

    路胜不打算让宋振国拔苗助长,按部就班的稳妥走下去就好了,至于报仇。

    宋振国的仇人是红坊,而以他的武功,就算修行一辈子,也不是红坊最弱的一个鬼物对手。这样其实毫无意义。

    路胜打算让他按部就班,不急不缓的好好修习,能遇到普通鬼物逃得了命,就足够了。

    教导完拳法,路胜也确定了自己宝瓶气的效用,确实可以提升和控制他人修为。这样一来,就为了培养可用的死士,形成条件了。

    路胜让人将宋振国送回城,心里也开始打算起,培养一些可用之人。

    以他如今的阶段,整个偌大的赤鲸帮,真正遇到麻烦,能够助他一臂之力的,一个也没有。

    “我需要一股暗中的,足够强大的力量,来保护亲友,处理一些拘层次的事。这趟前往武盟,或许可以找到机会。天元高手会是个不错的选择。”

    武盟收留了不少天元高手,联合他们试图对抗世家。但可惜的是连遇到无忧府,都只能到处躲藏,成不了气候。

    路胜这趟一方面准备解决当初目击者一事,另一方面,则是搜集足够多的秘籍,最后便是收拢高手,尝试培养能威胁到拘层次的武道强者。

    通过宋振国,他发现,只要为其注入自身宝瓶气,就能让这些高手增加修为,但增加的幅度和比例,不是很清楚。

    “去叫徐吹过来。”

    路胜思索片刻,吩咐道。

    “是!”

    很快徐吹赶到花园,朝着路胜单膝跪地。

    “见过帮主。”

    “你随我来。”路胜带着他离开小花园,一路疾行,很快便到了另一处练武校场中。

    他同时也吩咐所有人,不得进入打扰。

    “阿吹。你卡在通意已经多久了。”路胜站在木窗前,背对着他,眺望远处。

    滔滔的河水远处,是黑绿色的一小块一小块绿嶕。绿嶕上有的坐着一个个垂钓客,边上停靠着扁叶船。

    白鸟鸣叫着从绿嶕旁掠过,风吹拂之下,河面泛起层层叠叠的鳞状水波。

    靠近赤鲸号的水域上,还有一些帮众只穿短裤,在冰冷的河水里浮浮沉沉,游泳锻炼。

    “已经三年了....”徐吹恭敬回答。

    对于如今的赤鲸帮,路胜的存在,便是如当初的甄家,压制着整个北地的鬼物肆虐,帮中上上下下上万人的安危,全部都寄托在眼前这个高大年轻的身影上。

    所以他也越发的尊敬路胜。

    “你今年三十有六。人的一辈子,又有几个三年可以耽搁?”路胜淡淡道,收回视线,看向徐吹。

    “徐吹也知道...只是这一步终究...终究...”徐吹面色泛起一丝颓然。

    “如果有一个机会,可以让你强行破入通意,得到对应层次的实力,但之后不得不依赖于我,你会怎么选?”路胜声音低沉。

    徐吹顿时一怔,沉默下来。

    他的面色有些挣扎,握着腰间刀柄的手,越来越紧,骨节都隐隐有些发白。

    良久....

    他缓缓吸了口气。

    “阿吹.....愿意!”

    路胜彻底转过身,正对着他。

    “我可以通过一些办法,让你突破修为,但是....这样的突破,会让你永远不能对我动武。

    这不是毒药,也不需要什么定时解药,但,你的修为,从今往后将永远绑在我身上。”路胜仔细解释。

    “这是属下的荣幸!”徐吹斩钉截铁道。

    路胜微微一愣,随即想到这不是地球。

    这里的人,也没有那么复杂的人心叵测。在忠诚列为美德的时代,忠臣无论在什么地方都受人尊敬。

    就连真正的死士都有人愿意做,一些王公养的门客甚至愿意拔刀赴死,以报恩情。

    这样的事例不只是在乐虎国际国际里出现。

    路胜看到了徐吹眼里的坚定和一丝丝崇拜,忽然也想到了自己如今在帮中的庞大威望。

    “希望你不会后悔。”他低声道。

    徐吹往前一步,单膝跪地。

    “绝不后悔!”

    路胜定定的看了他一会儿。沉默片刻。

    “你修行的内气,其实就差临门一脚。但因锐气不足,你徘徊在这一门槛上太久,渐升暮气。

    今日,我便助你一臂之力!”

    徐吹抬起头有些不解。

    正当他心生疑惑,却猛然看到,眼前的路胜身形一花,带出一连串残影朝自己掠来。

    “乾坤无极,阴阳玉鹤!”

    哧!

    一张如玉般大手似快似慢的落在他额头。

    刹那间,一股庞大的精纯内气涌入他体内。徐吹感觉全身如同吹气般迅速膨胀起来。

    皮肤肌肉内脏全部都传出剧痛,他不由自主的试图叫出声,但想到这是帮主传功,顿时狠狠咬紧牙关,强忍痛苦。

    路胜右手微微膨胀,身边游荡起一丝丝淡红气息,那是赤极九煞功本能浮起的防御血网。

    红气围绕两人缓缓飞舞。

    唰的一下,他陡然将徐吹一提,任由他身体在半空中急速翻滚。

    嘭!

    一掌打出。

    路胜右掌打在徐吹胸膛正中。

    阴阳玉鹤宝瓶气疯狂涌入其体内,徐吹痛苦的紧咬牙关,全身肌肉都开始剧烈扭曲颤动。皮肤表面渐渐渗出细微的血点。

    路胜数百年的修为,虽然只是注入给他一点点,也依旧让其无法承受。

    就算是路胜,当初也是一次次的提升,然后等待身体适应后,才继续下一次提升。

    如这般一口气涌入大量内气,也是从未有过。

    随着大量内气涌入,徐吹的肌肉竟然也开始出现变异般的扭曲。

    他的胸膛渐渐长出一个个指甲大小的血红瘤子,密密麻麻的血瘤很快覆盖了巴掌大小面积。

    然后血瘤处又长出两条血线,朝徐吹双臂延伸。

    一股强大到比他以前不知道多少倍的力量,在其体内翻滚涌动。

    校场中,两人僵持不动,徐吹被路胜一掌打在胸口,却仿佛黏在他手上,悬在半空一动不动。

    两人周围,无数红色烟气环绕旋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