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一百六十六章 抢先 二
    “管念!?”两个老人赶紧起身将门打开。

    便见到管念带着四个绿意队的人,站在门外,他们身后站着的,赫然是一个身姿笔挺,气质锋利的中年剑手。

    “你是...?”张武牙在武盟十多年,新加入的所有成员都是能轻易认出,但眼前这个人,他从未见过。

    “在下徐吹,为赤鲸帮主路胜大人左右手。”男子缓缓躬身,不卑不亢道。

    如果不动用那个的话,他也不会是眼前这个老人的对手。比起他们这般自行苦修得到的力量,他完全依靠帮主的传功,这中间本就差了不止一筹。

    所以他很尊敬面前的老人。

    “路胜路帮主!?”张武牙眼前一亮。“他派你过来是什么意思?”

    “还是进去再说吧。”徐吹低沉道。

    “对对对!”张武牙赶紧点头。

    管念带人进房后,留下一人守在外面警惕周围。

    几人进房坐下后,徐吹也不掩饰自己的来意。直接将路胜的意思说明了。

    现在的武盟和以前不同,盟主闭关不管,盟内乌烟瘴气。不少人被冤枉错杀。

    张武牙等老人一直在等,等着盟主出来拨乱返正,可惜直到现在,盟内死的死,逃的逃,盟主也压根看不到半点影子。

    这让他有些心灰意冷了。

    “还呆个娘的屁!”房内,管念忍不住大声骂了出来。“钟云袖那娘们不知道是中了什么邪,非要铲除所有奸细,只要有点嫌疑的都不放过!这不是草菅人命乱杀无辜吗!?

    这他娘的武盟,老子呆不下去了!”

    “所以你就带他来见我们了?”张武牙沉声道。

    管念顿时哽了下。

    “怎么?不行吗?我小队里的人出问题只是个别,结果钟云袖那娘们二话不说就把我的人扣了两个!她这是什么意思?搞分裂吗!?”他又开始脸红脖子粗起来。

    “暂时去外面避一避也好,路帮主倒是值得信任,只是无忧府那边....”张武牙迟疑道。

    “无忧府现在连死了两个主祭,自顾不暇,哪还顾得上我们。”管念满不在乎道。

    张武牙和老妪对视了眼,都在心头叹了口气。

    正是因为损失惨重,才会更加怀疑我们,情况可能更严重....

    “不过是路帮主的话,绝对不会有问题。我们确实可以去赤鲸帮避一避。”张武牙想了想,倒是发现这个办法可行。

    先不说路胜是李顺溪的兄弟,就说他杀了无忧府四个地域使,就已经是了不得的大仇,和无忧府绝对不对付,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他那里绝对不是出问题。

    “我家帮主原本这趟是想来购置交易一些功法秘籍,却没想到遇到这种情况。长老和管队长和我们都是熟人,暂时离开一下避避风头也不错。”徐吹沉声道。

    “我们再考虑考虑....”张武牙皱眉起来,人老成精,他可不认为路胜这趟派人来,是真的只为了接他们去避风头。多半是为了他们手上掌握的秘籍,还有武盟这么多的资源宝贝,虽然不是粮食,但他就不信路胜不动心。

    “还考虑个球!赶紧走了!”管念确实不耐烦了,他比谁都要清楚现在盟里的混乱。人心正在散了,特别是天元为代表的普通高手和世家之间的矛盾,越来越深。再这样下去怕是要出事。

    “我们一走,其他人怎么办?”张武牙正色道。

    “我家帮主的意思是,能带走多少人,就带多少。”徐吹此时也认真道。“当然,世家方面还需要管队长认真选择甄别。哪些是值得信任的。”

    这话一出,顿时无论管念还是张武牙,都有些目瞪口呆。

    这是要...要把整个武盟搬空啊!

    .................

    路胜轻轻走进闭关密室。

    侧面窗外正对着的瀑布飞流直下,不时飘来点点水花。

    整个密室只有一个灰色蒲团,一张放置香炉的矮桌。桌上放了一些水和菜肴。

    路胜看了眼上边的饭菜,都已经发霉了,一点也没动过,显然不知道放在这里多久了。

    密室内空无一人,原本应该在这里闭关的盟主无影无踪,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

    “秦无面?”他扫视整个密室,眯了眯眼,空气中除开霉味,还能闻到一丝淡淡的血腥气。

    不过这些都不关他的事,他来这里不过是打算和这个武盟盟主接触下,看看能不能合作甚至收为己用。却没想到看到的是这一幕。

    “这个武盟盟主,似乎很神秘啊....”路胜在房间里查找了一会儿,毫无收获,只能悄然退出。

    出了楼阁,他速度奇快,在常人看不到的死角处飞速移动,有时候迫不得已实在避不开,便索性一巴掌扇晕来人。

    在速度和暴力的配合下,他很快便回到之前的一个小院落。

    钟云袖和另外两个女子正等在那里。

    看到路胜落下,三人面色一喜。

    “路帮主!情况怎么样?!”钟云袖急忙问道。

    路胜朝她微微摇头。“盟主根本就不在密室。”

    “果然!”钟云袖面色一冷。她和管念那个粗线条不同,自从李顺溪那件事之后,她便对盟主是不是真的还在这里,产生了怀疑。

    之所以带人和管念唱对台,也不过是为了伪装掩饰自己的真正意图。

    “既然是帮主相邀,现在盟内的情况您也看到了,确实不在适合待下去。只是....前往赤鲸帮那边,会不会让您引起无忧府方面的注意?”钟云袖比管念细腻得多,此时皱眉问。

    “这点不用担心,我在另外一处地方准备了不少粮食,你们可以先去那边定居,隐藏起来,静观其变。并不回赤鲸帮。”路胜简单道。

    “如此,便麻烦帮主了。”钟云袖想了想,也认真点头。

    “你打算带多少人过去?”路胜低声问。

    “就我和两个姐妹,其他人都不值得信任。”钟云袖摇头道。“现在盟内,我已经发现。除了无忧府的奸细外,还有另外一股势力的人,我们已经没办法分辨到底什么人值得信任。”

    “前阵子溪谷外,有人发现了传讯用的红信鸟鸟粪。有人在和谷外的人传讯。”另一女子此时插话道。

    路胜其实是来者不拒,只要是实力够强的,他都喜欢。阴鹤网都能一并解决问题。

    不过现在赶时间,带不了太多人,一旦被红坊主赶到就麻烦了。所以他必须尽快带着知情人离开藏起来。

    “那好,我已经派人去联系管念和张武牙等人,一会儿便一起离开。”

    “全凭帮主安排。”钟云袖拱手道。

    “客气。”路胜笑了笑,“不过,在此之前,我们还需要我亲自做一个检查,我有种方法,可以粗略的甄别我们中间是否有奸细和叛徒。”

    “哦!?”钟云袖几人顿时一愣。

    “时间紧迫,而且需要消耗功力,所以只能鉴定极少数人。”路胜跟着补上一句。

    “帮主可有把握!?”钟云袖面色迅速肃然。

    “八成把握。”

    “足够了!”钟云袖当场拍板,“如果可以,希望您现在就可以给我们几个鉴定一下。”

    “当然可以。”路胜温和的笑了笑。一点阴阳玉鹤宝瓶气迅速凝聚在他指尖。

    “只需要点一下就可。”他手指缓缓伸向钟云袖的额头。

    一位双纹的世家高手,正好可以测试一下宝瓶气能否控制形成阴鹤网。

    如果可以,只要钟云袖不背叛,他便不发作,如果出了意外,这便是后手。

    啪。

    手指轻轻落在钟云袖额头,一丝宝瓶气飞速钻向她体内。

    嘶.....

    黑膜浮现,宝瓶气挣扎了一番,陡然炸开消失。

    钟云袖倒退数步,面色一变,紧盯着路胜。

    “这东西对我有害!路帮主你这是什么意思!?”

    “哦....不能突破黑膜啊....”路胜眼里泛起失望之色。“这只是一种测试,测试是否是奸细的办法。难不成你认为就这一丝的气息能对你造成什么危害?”

    钟云袖顿时迟疑起来,但刚才她确实感受到,一股极其危险的威胁感。黑膜本能挡住后,她才急忙退开。

    “不管怎么说,此法帮主还是自己留着吧。我们什么时候出发?”

    “随时都可以。”路胜露出遗憾之色,放下手。

    几人在钟云袖的掩护下,当天夜里,便和管念张武牙等人汇合,一共一行二十几人,带着大包小包的各种秘籍秘本,悄然离开了武盟,只留下一些有着其他小心思的盟内成员。

    ........................

    深夜里。

    武盟外缓缓浮现出一个高大身影。

    红坊主站在山崖上,看着下面银色楼阁,身边站着伞女和几个游魂。

    “这就是武盟?地方倒是挺漂亮。”

    “我们....怎么...调查?”伞女轻声问。

    “直接进去,不说的都弄死。”红坊主不等伞女回话,猛地往前一跃,整个人如同飞鸟一般,朝着下方楼阁扑去。

    “什么人!胆敢擅闯武盟!”

    几道绿影飞掠而来,手里各自拿着

    钢叉和长刀长剑。赫然是盟内职守的世家子弟。

    但这些子弟一看到半空的红坊主,顿时面色剧变,丢下武器转身就想跑。显然看出了她身份。

    嘭!!!

    楼阁前的地面被砸出一个数米宽的大坑。

    红坊主缓缓从坑中站起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