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一百六十七章 吸收 一
    咚咚咚咚....

    武盟内顿时传出急促的击鼓声,这是警报,大量人员脚步奔走的声响传出来。

    红坊主舔了舔嘴唇。

    “凡人总是喜欢无畏的挣扎。”

    嘭!

    刚才几个已经逃出老远的武盟守卫,此时陡然身体炸裂开来,他们的胸膛上仿佛被人用刀一下斜斜砍开。没走多远,便倒在地上。

    “妖魔!妖魔来了!!”

    “快去请盟主!”

    纷乱的人群四处散开。整个武盟如同受惊的麻雀群,纷纷逃散,连一个试图抵抗的人都没有。

    红坊主无趣的撇撇嘴,走出坑洞,笔直朝着中间楼阁过去。

    嗖!

    就在这时,几个老者凌空扑来,从她身后悄无声息打过去。试图偷袭。

    噗嗤!

    血光炸开,红坊主根本什么也没做,只是静静往前踏步。她身旁一道道扑来的身影便自动炸裂,全部倒飞出去,身上浮现出一道道恐怖刀痕。

    一团团血花不断在她身边绽放,像是肆意炸开的烟花。

    红坊主信步走向武盟正中央,以她的阅历来说,只要是人类建筑的中央,一般都会是核心地段。

    “快走!!”又是十数人冲上来,手里握着重兵器,锤,双锏,斧头之类,纷纷朝她砸来。

    他们脸上带着英勇就义之色,为了掩护自己亲朋好友而主动冲来。

    但无济于事。

    嘭!!

    一道道袭来的身影再度在她身边炸裂,然后倒飞出去,身体表面浮现出巨大的刀口。

    噗噗噗噗!!

    大量的尸体摔倒在周围,一些甚至将木门和石柱都撞得崩裂。血溅得到处都是。

    红坊主一步步朝着最中央走去,在北地,没人可以阻挡她。

    上阳家不行,无忧府,也不行!

    在这里,她就是无敌的!

    “等等!”忽然一道黑影一闪,出现在她面前。

    铛!!!

    刹那间一道模糊的刀影闪过,面前的黑影如遭雷击,远远抛飞出去,落在地面上还拖出长长的焦痕。

    噗!

    黑影一口血喷出,手捂住胸口。

    “红坊主!”叶凌墨有些气急败坏的稳住身形,莫名其妙的被砍一刀,差点出丑,这让他脸面上有些挂不住。同时体内气血翻滚,也心头骇然对方的实力。

    “...是你。”红坊主面无表情。“让开,否则连你一起杀。”

    “你这样一口气杀光人,对你我调查情况有什么用!?”叶凌墨无语道。

    “那有什么关系,变成游魂更好查。”红坊主淡淡道,她眼神一冷。“况且,我办事,需要你教?”

    叶凌墨身上一冷,不敢再说,红坊主的实力超过了他的预期,就算他的长处不在于正面对抗,可被当头一刀就砍飞,这在同级别的对抗里也太过丢脸了。

    “不敢,叶某只是想提醒坊主,如此打草惊蛇,极有可能最后一无所获。”他压制住心头火气,低沉道。

    红坊主脚步一顿。

    叶凌墨一看有戏,又迅速道。

    “更何况,坊主动作太大,就算这趟找到线索,之后的其他地方,也必定会被幕后凶手发觉。加大调查难度。”

    “那么,你来说我该怎么做?”红坊主视线越发危险起来。

    “这里查清楚后,去找北地监察司,我们可以借助所有能借助的力量。”叶凌墨迅速道。

    他知道红坊主是从赤龙劫一事中杀出来的,那么多抢夺赤龙劫的势力,居然都让她争夺到了一块碎片,可想而知其实力之强,绝不是自己想的那么简单。

    “至于这里,我无忧府在这儿,也是有些暗子的。”叶凌墨郑重道。“我从他们这里,也查到了一个不算线索的线索....恐怕此事,和上阳家有一定关系。”

    “上阳家....”红坊主眼神一沉。

    夜路上,路胜骑着高头大马,手里拿着一册张武牙赠送的秘籍仔细阅读。

    这是一门通力层次的武功,虽然层次对现在的他而言太低了,但终归有借鉴之处。

    他试图在聚集大量武学阅历后,看能不能加速推动身体的那种内气蜕变。

    红坊主和叶凌墨给他带来了不小的压力。他能够感觉到,一个叶凌墨自己就已经应付不来了,再加上个更强的红坊主.....

    如果再不赶紧蜕变,一旦被查到自己身上,就算上阳九礼也保不住他。

    “但这一层关卡,不是普普通通就能突破...”路胜心头急转,在体内还在蜕变期的时候,想要能抵挡得住红坊主和叶凌墨任意一人,怕还得落在内气上。

    “最大的希望是阴鹤网,至于阴气....”阴气暂时是用得干干净净,但阴鹤网却可以从敌对的武功高手身上吸收内气。

    路胜眉头紧蹙。

    “如果这些都不成,要想快速提升实力....”他忽然想到了李顺溪留下的宝药图。

    “这趟把人安顿好,便开始加速搜刮宝药。”红坊主的调查没那么快,但时间也不多了。

    路胜心头略微有些焦躁。

    噗嗤噗嗤。

    一阵细微的鸟类翅膀扇动声中,徐吹缓缓从后面赶上来。

    “帮主,您的信。”他手上捏着一份红色信纸的纸卷。一看便是绑在鸽子腿上的纸筒。

    路胜接过来,展开扫了眼,手一捏,纸卷顿时哧的一下自燃,很快化为黑灰,消失不见。

    是伞女的消息,红坊主,到武盟了。

    “加快速度!”路胜顿时开口催促道。

    钟云袖从后面赶上来,面带疑惑之色。

    “帮主,发生了什么事吗?”

    路胜面色换上一副沉重之意,认真点头。

    “武盟受袭,红坊和无忧府的高手已经杀进去了,现在怕是.....”

    钟云袖顿时俏脸一震,一时半会似乎没反应过来。好半响,她才慢慢回过神,双手握紧。

    她不会认为是路胜带来的无忧府等人,自从出了奸细一事,武盟这个地点,其实已经不安全了。

    张武牙等人也迅速靠拢过来。

    “盟里受袭了?!”几人都是五感敏锐之辈,路胜说话时也没掩饰,自然都听到了。

    “怕个鸟!我们人都带出来了,剩下的不是奸细就是冥顽不灵之辈,死了就死了,这武盟,本就不该这么存在。东躲西藏的日子我管念受够了!”管念火大的一把把手里的水袋摔到地上。

    “你不明白...不明白的....”张武牙神色有些恍惚。被其余几个天元老人扶着告罪一声,回去了。

    钟云袖面色发白,沉默了下。“路帮主,不知道现在武盟具体情况如何?受到冲击损失有多大....”

    路胜苦笑摇头。

    “无忧府副府主叶凌墨,和红坊主亲自动手....”接下来的话他没说完,但结论显而易见。

    钟云袖几乎是神情恍惚的离开,回到牛车上。

    管念一个人留下来,让几个兄弟都先回去静一静,缓和下收到这个消息的巨大冲击。

    “这个据点,我们已经用了十多年,现在说出事就出事。”管念冷笑,“那些老顽固,那些一直污蔑我们有问题的垃圾,铁定完蛋,这下好了,这下舒服了?”

    他顿了顿,抬头认认真真的仔细看着路胜。

    “路帮主,我也知道,你帮我们不是无偿的,李顺溪兄弟的事,也确实是我们没做好,但现在武盟风雨飘摇,我和钟云袖误会解除后,听她说,你有办法可以甄别我们的人是否是奸细?”

    “可以。”路胜点头。“但是对方必须放开黑膜。”

    “放开黑膜....”管念面色微变,黑膜是他们赖以生存的最大依仗,主动放开,这基本上就是把自身的安危,完全寄托在对方手里。

    “我...再考虑考虑。”

    路胜也不强求,只是面色平和,看着管念转身慢慢回到自己的牛车,车队休息时间也到了,继续起身赶路。

    队伍一直到了天明,才终于赶到一处新的溪谷。

    一道巨大白色瀑布,从一侧隆隆直下,瀑布对面是一片宽阔的河流山林石滩。

    溪谷便位于石滩和山林之间,是由一片高耸古老的巨树包围起来。

    路胜早已安排人在这里搭建了一些简易木屋。此时带着武盟的众人赶到后,从附近的山洞找出藏在这里的粮食,和肉干蔬菜干之类,之后他便将事务全部丢给了张武牙。

    一路上,和张武牙等人细细交谈后,路胜虽然没能说动所有天元加入自己麾下,但十多位天元里,至少有三位被他说动了,还在犹豫中。

    这三位都是喜静之人,大多数都是在盟内研究一些武学和丹药之类,不喜争斗。

    路胜也正需要这样的人才。

    安顿好武盟之人,路胜并不急,现在武盟的全部生活都依仗着他和赤鲸帮,他们手里的好东西,早晚都能套出来。

    现在当务之急,是迅速缩短甚至破开蜕变期。而缩短破开的办法,路胜唯一能够想到的,便是丹药。

    利用加速身体新陈代谢之类的强大丹药,来加速度过蜕变期。虽然这样的丹药往往都会有副作用,但对路胜而言并不在乎。他修习养生功集成的阴阳玉鹤宝瓶气,如今已经隐约感受到,自己会比常人活得更久。

    回到帮中,路胜迅速回到书房,从书柜后面的暗格里,翻出李顺溪送的宝药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