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一百六十八章 吸收 二
    唰。

    宝药图一下展开,上边密密麻麻的小点,顿时浮现在路胜眼前。

    他目光很快锁定了一味药的地点。

    “伞女暂时能够控制,可以帮忙隐蔽,但早晚会有曝光的一日....”路胜手指轻轻在地图上摩挲。

    “叶凌墨.....红坊主....真是棘手啊....”他眉头紧锁,红坊主的实力,已经超出了他的预估。以他现在的实力,不要说一个人上,就是再来三个,也不够红坊主打。

    从伞女对红坊主的描述来看,叶凌墨都不是其一合之敌,这个红坊主实力强得有点过分了。

    “是不是觉得很棘手?”忽然一个尖锐的男子声音在书房内突然响起。

    “谁!!”

    路胜眼神一沉,浑身血网骤然炸开,一道道血色烟气朝着四面八方飞射而去,试图将整个书房所有能隐藏的角落都席卷一遍。

    “我们没有恶意。”那个尖锐声音继续道。丝毫不受血网影响。“我们和红坊主,也一样是敌人。”

    路胜检查了一遍,居然丝毫发觉不了对方是怎么和他说话的。心头一凛之下,缓缓道。

    “那么,你们又是什么人?”

    “我们.....我们叫心游会。你或许没听过这个名字,你只需要知道,我们是为了杀红坊主而来,就行了。”那个声音越发尖锐。

    “杀红坊主?”路胜面色不变,他自然不会轻易相信此人一面之词。

    “你不必知道原因,只需要知道,我们和她,是生死大仇就行。”那声音简单解释。“我之所以找到你,便是希望你来配合我们,一起杀掉红坊主。”

    路胜心下越发凛然,显然对方是知道了他控制着伞女的事实,否则不会主动找上门来。

    对方的此等手段神鬼莫测,他甚至连找出对方藏身之处都做不到。

    血网迅速回收,尽数回到他体内。

    “我凭什么要相信你们?”路胜沉声道。

    “无论你相不相信,我们都会动手。”那个声音停顿了下,“我可以简单的给你说一下。

    那个女人,杀了我们两位法王,十多位飞天!最后副会主亲自出手,半路阻截,还是被其逃掉。”

    “她不是去争夺赤龙劫了?”路胜忽然插话道。

    “赤龙劫!!对!就是她!原本我们已经到手了!”那个尖锐的声音隐隐开始咆哮起来,似乎慢慢开始愤怒。“可在关键时候,那个女人居然抢走了神兵主件!”

    这人脑子似乎有问题。看来是争夺赤龙劫中,和红坊主结仇的势力赶到了。

    路胜心头微动,面不改色。

    “既然你们说要和我合作,便要拿出合作的诚意。”

    “唔....你掌握了那个贱人身边的亲信,这还不够,远远不够!”那个声音尖锐道。

    “你不知道她有多强,得到赤龙劫碎片后,她还在不断变强。为了能十成把握干掉这个贱女人,我们需要提前做一些准备。小小的准备!”

    “什么准备?你还没说你们的诚意。我们上阳家和红坊主并没有什么死仇,完全可以用补偿化解。”路胜平静道。

    “诚意....你不是喜欢练武么?这个给你。”那声音停顿下来。

    哧!

    一个精致的灰色盒子陡然从窗口激射而来。

    噗嗤,盒子撞破窗纸,稳稳的落在路胜面前,在书桌上转动了几圈,缓缓停下。

    “云蛇卷心丹,在凡人武者眼里无上的增补大药。算是见面礼。”那声音嘿嘿笑道,“真正的大礼,一条完整的云蛇蛇血如何?其中的剧毒完全足够你淬炼自身黑膜,踏入四纹层面指日可待!“

    路胜拿起盒子,轻轻打开,里面一颗珍珠一样光洁玉白的丹药,正静静躺在其中。

    对方居然直接给出这等丹药,就算这丹药大补,但这种完全陌生的势力给出的药物,难道他真的敢吃?

    “你在担心?丹药有问题?”那声音嘿嘿笑了。“找个人试试不就行了。言以至此,希望下次再来找你时,你已经考虑清楚了。”

    声音最后渐渐远去。

    路胜到最后也还是没能发觉,对方是怎么和他对话的。

    他静静看着桌上的丹药。这个心游会的出现一下打乱了他的安排。

    在书房里静静坐了一会儿,他忽然出声道。

    “来人!”

    “在!”

    一个近卫迅速进门,单膝跪地。

    “准备马车,我要去地牢。”

    “是!”

    赤鲸帮的地牢实际上是水牢。

    所有犯人被分为四层,最上方的是一层,是最普通的犯人,一般是非杀人案之类的会被关进来。

    而第二层,是关押武力稍强的江湖人士,以及犯了杀人案件的角色。江洋大盗之类也在这里。

    第三层,则是一些重刑犯,武功高强,或者影响力大的人物角色。

    最后的第四层,也是赤鲸帮最黑暗,最残酷的一层。这里关押的是,罪大恶极,实力极强的顶尖高手。

    哐嘡。

    水牢的铁门一下被拉开,里面又是一道沉重铁门。

    路胜负手缓步走进去,两侧是守卫的狱卒,一个牢头正带着他一路往下,到了这水牢的第四层。

    空间黑暗,压抑,空气里弥漫着腐烂和发霉的臭味。

    而看守的狱卒也一个个的神态有些扭曲,显然是长时间呆在这种环境里,心态有些被影响了。

    “帮主,这第四层,里面甚至关押着一些以前老帮主也没法应付的顶级高手,那时候还是上边的人出手,才抓到丢下来。

    至于这里的更里面,我也不敢进去....”老头苦着脸站在铁门前,这是最后一道铁门,他们已经连续通过了十三道铁门,这是第十四道,也是最危险的一道,过了这里,里面便是最危险,最黑暗,连光亮也极少的恐怖重型水牢。

    “没关系,我自己进去就行。”路胜面色平静,淡淡道。

    “那帮主若是想出来,在门口喊一声就行。”老头吞了吞口水,小声道。

    “恩。开门吧。”路胜点点头。

    老头苦着脸,手有些发颤,哆哆嗦嗦半响,才把最后一道大铁门的锁打开。

    吱。

    沉重的正方形铁门,从石壁上缓缓打开时,发出刺耳的尖锐声响。

    两侧的狱卒都如临大敌,手里握紧刀死死盯着门内。

    路胜看了眼里面,只能看到一片黑暗。他毫不犹豫的踏步走了进去。

    适应了一阵光线后。里面是一条漆黑的狭窄走廊,走廊的地面,便是一个个正方形的水牢。里面不断有水声荡漾。

    整个第四层冷冷清清,一片安静死寂,也不知道是不是里面的犯人都死了。

    路胜眯起眼,缓缓走上走廊,身后迅速传来铁门关上锁好的声音。

    他看也不看后面,缓缓顺着走廊走上去。一边视线往下望。

    一间间水牢慢慢走过,让他遗憾的是,里面都是空的,一个人也没有。污黑的脏水浸泡到了水牢的三分之一位置。就算里面的人还活着,时间久了怕也会被泡得腐烂掉。

    路胜眉头微蹙,这里实在太臭了,也不通风,很难想像这里还能有人能活下来。

    好在第四层很大,足足数十个监牢。

    他一步步的慢慢走动着,仔细观察着每一个水牢。

    时间缓缓过去,不知道多久,终于,路胜终于在一个水牢里,看到了人影。

    他脚步顿了顿,仔细看去,但紧接着便摇摇头,离开这个监牢。

    这监牢里的人影,已经发肿发胀,像气球一样漂浮在水面上,面朝下,整个身体都已经发紫发白,冲天的尸臭味就算隔着数米的高度,路胜也能闻得清清楚楚。

    “年轻人。你来这里,是想要找什么”

    忽然一个苍老的声音让他一下停下脚步。

    路胜视线顺着声音往前,越过连续两个监牢,他看到了一个人。一个正紧贴在牢门上,身体远离污水,挂在半空的老人。

    “你是谁?”路胜皱眉问。

    “我.....你先告诉我,你来这里是为了什么?”这老人奸诈的笑了笑,反问。

    “我来是为了找试药人。”路胜毫不掩饰。

    “试药人?”老人一愣。“你看看老夫如何?”

    “你?”路胜仔细感受了下这老者,他身上的内气很强。

    就算是张武牙,也不一定能比得上眼前这个老人的内气总量。那种浑身仿佛是被压缩的弹簧,随时可能爆发的危险感,路胜还从没在第二个人身上感受过。

    他看了眼这个水牢的铁门,伸手取出钥匙,蹲下身,将钥匙插入大锁。

    咔嚓。

    铁门缓缓一沉,那老者的双眼瞬间亮了起来,如同黑夜里的猫头鹰,睁得极大。

    唰!

    他陡然如同一头狸猫,转眼便从铁门打开的缝隙里钻出来,一爪朝路胜抓去。

    这一爪速度不快,但牵扯发出的内气,竟然隐隐锁定周围空气,将路胜所有能闪避的方位都卡死。

    “修为不错。”路胜眼皮动了动。右臂闪电般弹出。

    啪!

    他的手笔直,有力的,握住老者的脖子。将其悬挂在半空。

    “就你了。”路胜提着他,转过身,缓缓朝来路走去。手里提着的老者拼命挣扎着,但无论怎么催动功力打在路胜身上,都无济于事。

    黑暗里射来一道道骇人的视线,原本都贪婪的盯着走进来的路胜,此时看到老者瞬间被擒,那些视线顿时如同受惊的兔子,转眼便消失分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