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一百七十章 吸收 四
    路胜看着人下去后,又闭目开始尝试逆转阴鹤网内的宝瓶气运行,果然,轻轻松松便将阴性的宝瓶气,转化成了极其纯净的赤极九煞功内气。

    这就是平衡阴阳的奇妙特效。

    “赵娇娇见过帮主。”忽然书房内再度响起一个嘶哑的女声。

    路胜睁开眼,打量起如今的赵娇娇。

    很熟。

    就像是饱满欲滴,红润香浓的水蜜桃。

    赵娇娇穿了一身粉色的露肩长裙,长发盘起,插了一支简单的红木发簪。身材该凸的凸,该翘的翘,完全看不出她早已超过了四十岁。

    一身白里透红的粉嫩肌肤就像是二八少女,面容俏丽得让人看一眼便联想到红得艳丽的血蔷薇。

    最惹眼的是,她故意把长裙的下摆撕裂开,露出类似旗袍的效果,将整条大腿一直快要到大腿根,都若隐若现的露出来。

    “怎么?帮主不认识娇娇了?”赵娇娇微笑道。

    “打扮不错。”路胜简单赞了句。“我需要你去帮我收集这份图上的宝药。”他从抽屉里取出一张阉割过的地图,上边标记了三处宝药的地点。

    将地图轻轻一丢,赵娇娇精准的一把捏住,轻轻展开看了眼。

    “正好有一处是娇娇的家乡呢。”她微笑起来。和之前在牢里的不苟言笑似乎变了个人。

    “那正好。”路胜点头。“去吧,我给你一个月的时间,找不到就直接回来。”

    “好吧。”赵娇娇挑了挑眉,转身款款走出去。

    守门的几个近卫眼睛都快直了。

    看到赵娇娇离开,路胜再度缓缓闭上眼,红坊主和无忧府那边越来越近,他需要更多更强的力量。

    把所有敌对的内家高手全部抓来吸取内气修为,这只是第一步。

    只要有足够的力量,到时候什么无忧府,什么红坊主,都得死!

    随着转化内气阴阳,他隐隐感觉自己体内的蜕变似乎慢慢开始加速了.....

    “对了...对了....就是这样....再快些....”路胜越发潜心转化。嘴角渐渐勾起一丝狰狞。

    ........................

    “死!!!!”

    轰隆!!

    红坊主咆哮着一拳打在黑灰色的石壁上,山壁炸裂,里面惊惶失措的飞出一道黑影。

    “你们这些心游会的杂碎!!”红坊主猛地一窜,眨眼便到了那黑影身后。双手抓住其双臂。

    嘶!!

    仿佛凶手撕咬猎物,黑影人的双臂牵扯着半截身子,活生生被撕成两半。

    其中一半还露出白森森的肋骨,大量的血水撒了一地。惨叫声,哀嚎声,遍布了一地。

    这里是武盟的正中央广场上。

    武盟的人都已经逃的逃,死的死,红坊主在审问游魂时,却遇到心游会的高手偷袭。

    但遗憾的是,能够灭杀七纹层次的心游会法王带队,依旧被她轻易屠杀。而心游会也损失了一个强力高手,怕是更加震怒。

    “会主...不会放过你!!”还剩半截身子的黑影人挣扎着说出最后一句。便嘭的一下被红坊主捏爆脑袋。

    “这话我已经听得腻了。”红坊主身上黑光一闪,所有血迹全部消失,仿佛被海绵吸收掉一般。

    她扫眼看了看周围。

    大火在武盟房屋楼阁上不断蔓延燃烧,浓重的烟雾下,横七竖八的躺着不少怪异的尸骸,其中有的是犀牛头人身,有的是蛇身人首。

    这些都是心游会派来的杀手。

    她一路从追杀甄家的路途返回,便一路和心游会的杀手交手。

    这是个不属于中原,也不属于北地的强大势力。他们的魔刃能力和赤龙劫极其契合,所以在追杀队伍中,也是最为疯狂的一支。

    “姐姐.....”伞女此时才缓缓从远处飘来。

    “找了两天,有什么发现?”红坊主沉声问。

    伞女微微摇头,没说话。

    红坊主顿时有些烦躁起来。

    “算了,这里没线索,我们去沿山城!找白风老道。”

    “恩....”伞女将伞沿微微下压,遮住有些忐忑不安的眼睛。

    “姐姐....算了...吧。不要找....了。”她忽然道。

    “那怎么行!?”红坊主直接打断她。“差点连无上法决也被人抢走!那可是我等能更大程度挖掘自身的依仗!若是没了,你我日后的还阳岂不是没了希望!还有那么多魂魄,全被那人杀掉。”

    “可是...那个心游会...又来...”伞女担心道。

    “让他们来。”红坊主毫不在乎。“我倒要看看他们有多少人能给我杀。”

    “姐姐....”伞女还想说什么。但被红坊主扬起手懒得再听。

    两人收拾了下,便带着游魂迅速离开,朝着沿山城赶去。

    两者的速度远超凡人,仅仅花了半个时辰,便进了城池,如同两个普通女子一样,缓缓在街面上游走。

    监察司的人很快发现了两人,都被吓了一跳,再三核对后,急急忙忙通报上面。

    等到白风老道赶到时,两人正坐在一处茶水铺。

    “老道白风,见过红坊主。”白风姿态很低。身上冷汗一点点的沁出来,肌肉紧绷得厉害。

    他活了这么多年,这还是第一次遇到这么大大咧咧进入城池的鬼物。特别是眼前的这位红坊主,在现在的北地算是有数的几位最强者之一。

    红坊主淡淡扫了眼白风。

    “叶凌墨给你说了吧?我的要求。”

    “是.....是....已经说了,叶府主说的很清楚,老道也提前打探了消息。”白风全身紧绷,生怕有什么地方做得不对,一旦惹得对方动手,整个沿山城没人能阻止,要是让红坊主发起狂来,甚至屠城都有可能。

    “那你找到了什么线索?说来听听。”红坊主百无聊赖的端起茶杯喝了口。

    现在的她看上去就是个身材强壮的高大白发女人。虽然身上有着一股子淡淡的凶厉之意,但和普通江湖高手并无区别。

    白风低头抹了把汗,看了眼四周,嘴唇微微动了动,没有声音传出.

    随着他嘴唇动起来,红坊主的眼睛却是微微有些发亮.

    她沉吟片刻,忽然一下站起身。

    “那就直接去看看。”

    她丢下句话,大步拉起伞女,朝街上走去。

    白风老道一愣,随即赶紧跟上。

    “可是这样会打草惊蛇,万一惹怒那家...”他试图劝阻红坊主。

    “让他们来找我。管他什么家,我需要一个解释。不管他是谁。”红坊主满不在乎。

    白风暗暗叫苦,要是被人知道是他透露的消息,那他这个监察司司长就真的麻烦了。这种夹在中间的感觉不是一般的难受。

    他一路小跑,紧跟着红坊主两人。他知道她们要去什么地方,想要劝阻也没法。

    几人速度奇快,在街区里几下便到了沿山城的核心区域。

    红坊主很快停在了一处宽大府邸前,仰头看了看上边挂着的牌匾。

    “路府?”

    “据我们的线人回报,路胜路帮主和武盟有不小的关联,只是一直没有证据。”白风老道赶紧跟上来低声道。“不过这个和前阵子红坊总部被烧,应该没多大关联。”

    几人站在路府门前,看起来毫不起眼,就像是偶然路过这里,被府邸的装饰气派所摄,停留下来观赏的游客。

    红坊主冷冷盯着路府的牌匾,忽然回头盯住白风老道。

    “你们倒是打的好算盘。”

    她二话不说,转身便走。

    伞女猛地舒了口气。

    赤鲸帮主据说和上阳九礼关系很近,眼前的路府便是赤鲸帮主路胜的家眷,如果姐姐真的被白风老道挑拨,动了路胜的家人,那情况就真的麻烦了。

    上阳家会认为这是在对其的挑衅。

    以姐姐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绝对不会屈服压迫。

    “姐姐.....我们....离开北地吧...”伞女这句话,难得的没有结巴。她紧跟在红坊主身边,神情有些低落。

    “没关系!很快,很快我就能变得更强,到时候我们一起能建一个新的红坊,没人可以伤害到你我。放心吧樱樱,有我在,一切有我!”红坊主握紧她的手认真道。

    伞女怔怔的望着她,从很久很久以前,姐姐就这么说了。

    只是她看着姐姐努力的挣扎着,却束手束脚,明明实力比别人强那么多,却还是忌惮顾忌,不敢肆意动手。

    她一个人苦苦的支撑着红坊,一个只剩他们两个的所谓的家。

    面对上阳家,面对心游会,面对一个个庞大背景的势力,一直都毫不屈服。

    她只是站在一边看着,都觉得累。

    “放心,我只要再突破一点,一切就会好的。”红坊主脸上露出永不疲惫的自信,对她笑道。

    可她越是如此,伞女便越是感觉辛酸,姐姐无数个日夜忍受凌迟一样的痛苦修行的样子,不断在她眼前回闪。

    她能够看出姐姐眼神里的不安,疲倦,彷徨,她太熟悉她了。

    是心游会吗?

    那个不断逼近的势力,之前姐姐抓着自己的断臂,浑身是血的回来,那样子一直到现在伞女还无法忘怀。

    有多久没有看到姐姐这么狼狈了?

    樱樱低下头,心中再度浮现起想要离开的念头。

    她不想让姐姐这么辛苦,心游会的力量慢慢在朝这里追来。他们躲不了多久,就算重建了红坊,利用那本法决密册建起隐匿法阵,他们依旧无法躲避心游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