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一百七十五章 迫近 一
    “你怎么了?”陈芸熙疑惑的捏了捏路胜贴着自己的手。“表情这么严肃?”

    路胜回过神来。

    “没....没什么。”他挤出一丝微笑。“可能是最近太忙了,有些累了。”

    陈芸熙笑了笑,“你呀,就是太拼了,都已经这么厉害了,为什么不停下脚步好好休息下呢?人活一辈子,总不能全都为了外物,多多少少也要为自己活一活吧?”

    路胜笑了笑。

    “说的有道理,可惜....这个世道就是这样.....你不前进,别人便会超越你。你止步不前,当遇到难题时,就缺那么一点点力量时,才会感觉后悔。”

    “我不喜欢听什么大道理。”陈芸熙转过头,“我也是之前才知道,你居然是赤鲸帮的帮主,你不知道,我那时听到这个消息时,整个人都懵了。”她忍不住掩嘴笑起来。“足足缓了一整天才回过神来。”

    “有这么夸张?”路胜刮了下她小鼻子。

    “真的很夸张啊!”陈芸熙嘟起小嘴。“北地第一高手,这称号多威风?多霸气?你是没看到我爹那样,整天都笑得合不拢嘴。”

    “对了,你最近有没有接触过什么奇奇怪怪的陌生人?”路胜忽然问。

    “没有啊?”陈芸熙一听,迅速警惕起来,“发生了什么事吗?”

    “没什么,你最近身体有哪里不舒服吗?”路胜又问,同时那一丝的宝瓶气不断在陈芸熙体内穿梭检查。

    “没有啊?什么感觉也没,好像最近...最近微微长胖了点...”说到这个,她颇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头。

    果然女孩子对自己的体重都是异常重视。

    路胜检查了一会儿,终于在陈芸熙的右手胳膊外侧,一处皮肤上,找到了一丝极其微弱的诡异气息。

    应该就是红坊主留下的印记。

    他心头也松了口气。

    这个印记似乎只是个标记,虽然不清楚有什么作用,但这么微弱,也没感觉到危险性,应该没问题。

    红坊主应该只是心有疑惑,留下一个标记,算是预先埋线。没有重视到我....还没有到用芸熙威胁我的地步。

    路胜眉头微微蹙起。

    只是红坊主为什么会突然在芸熙身上下印记?难道是她发现了什么,发现了我和伞女的通信?

    他想了想,一边随意和陈芸熙说着话,一边仔细用宝瓶气将那一丝印记包裹起来。

    最后他还是没去掉那一丝印记,似乎红坊主只是暗中怀疑,并未真的决定动手。

    为了不打草惊蛇,他迟疑了下,没除掉印记。

    “过阵子就是九华节了呢?要不要我们一起去看九华花开?在城郊的一个万花谷里,有一大片的九华花海,很漂亮,周边就有飞廉军巡逻,很安全的。”陈芸熙提议道。带着一丝期待的目光看向路胜。

    “九华节....”路胜露出一个无奈表情,“抱歉,我那天是真的有事。”九华花开不就是心游会给出的期限,要向红坊主下手的日子。

    陈芸熙闻言,顿时有些失望。

    “好吧,那我约几个好姐妹一起,万一有哪位公子加入进来,你可别吃醋啊?”

    “放心,我像那么小气的人吗?”路胜笑了笑,陈芸熙每天能够接触的异性哪一个不是经过他手下的高手们仔细筛选过的,周围每时每刻都跟着不下五位高手暗中保护。

    再加上他路胜在这北地的名声,出事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那行,对了,这趟我爹爹找人接了一笔大生意....对方的底细有些拿不准...”

    “恩,回头我派人查查。”路胜笑道。

    两人又站在花园里温存片刻,路胜才派人送陈芸熙回去。

    他没有让更多的高手去保护,因为他知道这样做毫无意义,手下根本没有能在红坊主眼皮下保护陈芸熙的强者。

    红坊主这样直接对他亲近之人下手的手段,让路胜越发肯定自己之前的决定。红坊主就是个不稳定的危险因素。

    傍晚时分,他再度前往沿山城,在官府衙门内院,一个独立别院内,见到了主动迎上来的白风老道。

    “路帮主别来无恙!许久不见,看来实力更加精进了!”白风看起来不像个道人,反而更像是商人。

    “白风老哥那哪里的话,到了我们这个层次,要想再进一步,谈何容易?”路胜叹息一声。

    两人并肩着走进内里大堂。

    萧红叶也早就到了,开会的依旧是他们三人。则北地也一直是他们三人把握整个局势变化。

    酒席已经摆好了,侍女什么的都被派了出去。这里不是萧红叶的萧府,没那么多花样,也就是普普通通的便饭。

    “来来来。”白风老道招呼路胜入席。“咱们边吃边说。”

    萧红叶也站起身招呼路胜。

    “路兄可是来得晚了啊,罚酒三杯!”

    “两位老哥见谅,最近事务太多。”路胜抱了抱拳笑道。

    他找了个位置坐下,也爽气的自罚三杯,三人围着方桌一边吃菜,一边相互说起些毫无营养的试探客气话。

    白风老道不断频频举杯,酒过三巡后。他放下酒杯,看向路胜。

    “路兄,你最近的动作越来越大,不知是不是帮中有什么变化和调整在重新安排?”

    路胜摇头。

    “我猜到两位约我来是为了此事。”他早就想好说辞,微笑道。“说起这些,近来共渠门几个势力突遭袭击。两位不知道有没有耳闻。”

    白风目光迅速看向萧红叶。这是无忧府和红坊一起搞出来的事。

    萧红叶干笑两声。“看来你我都是身不由己啊....”他误会路胜的意思,以为也是上面人的吩咐。上阳家身为中原九家之一,势力强悍庞大,不要说他,就是无忧府整个站出来,也不能相比。

    此事自然暂时不提。只要普通人没有大规模出事,其实影响也不大。

    “实际上,这次相约两位前来,便是想就红坊主之事,看看你们身后两方的意思。”白风放下酒杯肃然道。“红坊主近日接连动手,规模越来越大,我怕她突然凶性大发,万一出手屠城...此事老道已经上报朝廷,不日会有总司高手下来。

    但你我都明白,红坊主那样的层次,不是简简单单就能挡得住的。”

    萧红叶也是叹了口气。

    “白风老哥所言极是,我们无忧府也是无可奈何,叶凌墨府主如今一样苦恼此事,红坊主行事太过凶悍,武盟一处便起码杀了数百人,然后在沿山城又起码有上百人。

    这还只是我们知晓的,我之后也得到消息,这位大人在外面还屠了三座山寨,上千人都被杀得干干净净。虽然这些不过是匪徒,但架不住数量太大。”

    路胜微微点头。“那两位老哥有什么对策?”

    “如今当下之计,便是弄清楚坊主到底需要什么东西,我们想办法给她凑齐。”白风无奈道。

    萧红叶也是无奈,到了蛇这一层次,基本上都可以自己组建世家势力,能自立于这苦难世道。

    这样的层次,不是他们这些三纹层次的家伙能有办法对付的。

    路胜有些失望,还以为这两人又什么新办法,没想到就只是这样。

    三人交换了一阵情报后,白风老道不经意间提到了一件事,引起路胜的注意。

    “说起李顺溪,他离开北地前往那边后,在中原很快传来关于镇魂锁的消息,据说被中原九家的黄家通缉。不光毁了别人的镇魂锁,还吃了人家精心培育数百年的无心果。正下落不明。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要找出他,夺取无心果精华。”

    “他不是只是一个普通武林高手么?”路胜疑惑问。

    “早就不是了。”白风摇头,“和路老弟一样,身份有些扑朔迷离。”

    “哦?我的身份哪点不正常了?”路胜挑了挑眉。

    “老弟,你呀!”白风伸手指了指路胜笑道,“你娘亲压根就不是孙家亲生女,其身份迷离,这事虽隐秘,但我监察司也不是查不出。”

    路胜还以为他会说出其他事,比如他的实力什么,可他怎么也没想到。这事居然扯出了已经亡故了很久的娘亲孙艳。

    此事他自己都不知道,心头暗自记下,他又和两人聊了一阵,确定了一些关于如何应对红坊主突然行动的方案,直到晚上深夜,才告辞离开。

    .....................

    北地冰原。

    庞大的冰原有一个柔弱的名字,叫白草冰原。

    冰原上因为气候极其恶劣,不时有暴风雪肆虐,所以居民大都是聚集起来修建小城,并用硕大的锥形盖子,盖住小城上方,让飘落的雪花不至于堆积在上边。

    一座座小城如同一个个三角形帐篷,靠在一些丘陵边上。一些小城大的可以容纳上百人,像是冰原上的山寨。小的则是可以住十几人。

    他们先在地上挖大坑,打好地基,然后一样样的规划,最后一点点的浇铸出冰锥盖子,大多建成不易。

    漫天的白色暴风雪呼啸吹拂着。

    红坊主裹着一身白斗篷,身边是紧随其后,亦步亦趋的伞女樱樱,也是一样的裹着厚实白斗篷。

    两人走到一座十多米高的小城前,这种奇异的建筑物,很大,也很壮观。

    坐落在地面上,就和金字塔一样,只是其主体都在地下。

    “就是这里。”红坊主舔了舔嘴唇,眼里闪过一丝饥渴。

    “姐姐....小心....”伞女小声叮嘱。

    “放心吧,除了那几人外,偌大北地谁能威胁到我?你只要保护好自己就行!”红坊主伸出手,贴在粗糙冰冷的小城墙面上。

    无声无息间,小城墙面上边融化出一个硕大的窟窿。这些墙壁其实都是用冰层做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