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一百七十七章 伏击 一
    大量热力从路胜身上散发出来。

    他全身皮肤迅速泛红,大量的液态内气开始在体内阴鹤网中高速流转。比起之前的速度快出好几分,而且随着时间推移,这种速度还在不断加快。

    “成败在此一举。”

    路胜心知现在的药物,能够对他产生如此效用的已经不多了。金香膏什么的早已随着次数的使用,和身体的不断强化,已经沦为单纯的滋补保养品。

    任何药物,都是第一次吃最有效。

    他强忍体内灼烧感,一把将手里的血肉全部塞进口中,囫囵吞咽下去。

    嘶....

    海量的内气从他皮肤毛孔里喷发出来,阴冷的阴阳玉鹤宝瓶气,以及炽热的赤极九煞功内气,两者在静室内缓缓弥漫散开,以血网的形势,将静室的所有空隙都占据覆盖。

    路胜感觉血肉一进入咽喉,便如同一团火,笔直从口腔烧到胃部,大股大股的热气从肠胃朝全身各处疯狂蔓延。

    那种体内的蜕变感,正在一点点的不断加速。而四脚龙血肉所化的热气,似乎也在源源不断的被消化成内气,补充进庞大的内气循环中。

    内气越来越浓,越来越多。

    静室内的密度也越来越大。两种性质不同的内气相互混合碰撞,渐渐的,随着时间的推移,开始泛出细微的淡淡色彩。

    赤极九煞功内气,是一种淡淡的红色。

    而阴阳玉鹤宝瓶气,则是淡淡的蓝色。

    噗嗤,仿佛有什么东西炸开了。

    路胜忽然感觉全身一阵冰冷,没过多久,他马上又感觉到身体一阵滚烫。

    如此一冷一热,他皮肤表面逐渐渗透出细密的灰黑色杂质。

    一些淡淡的黄色粘液,也从他体表排除出来。

    “开始了.....”他心中一动,缓缓闭上眼,放空身心,让一切都交给那种纯粹的蜕变感。

    路胜不知道这一趟会持续多久,但他知道,这次闭关,将会是他从习武以来,真正的踏入全新层次的契机。

    ....................

    转眼便是九华节到。

    北地经过一年来的饥荒,总算是勉强熬过了苦难期。一些坚持过来的小乡绅,地主,庄园主,生意人,也开始重新活跃起来。趁着九华节开始举行一些促销之类的活动,重开店铺。

    因为路胜的镇压,北地大部分区域已经没了鬼物动乱,偶尔出现,也马上便有高手前去解决。

    久违的和平,带来的是农夫渔夫和猎人的重新活跃。猎人猎杀猛兽危险动物,变相的维护周边山林的安全。

    而农夫重新垦田种地,渔夫重新打鱼,也临时遏制住了饥荒的进一步发展。

    红坊主因为针对猎杀的对象,都是高手阶层,和普通人没什么关联,所以对民众的影响反倒不大。加上她近来已经前往其他地域狩猎,各大城也慢慢恢复平静。

    赤鲸帮帮众自发的举行起九华节会,长老和内务使们也都没有阻拦,反倒是趁着机会,一起参与进来,热闹一下。

    除了赤鲸号外,其余各地分舵都纷纷响应,挂上粉色的九华花环在大门两侧。

    还请来书院学院的夫子教书,书写节日对联。

    这些琐事一向都是由玉莲子和其他内务使商量着决定。但这次因为是饥荒之后的第一次大节,帮内上下都传出呼声,希望路胜能现身主持庆贺典礼。

    众意拳拳之下,玉莲子也只好前往赤鲸号,尝试通知路胜试试看。

    “帮主还在闭关?”玉莲子站在静室外的院落里,听到守备近卫的回答,露出无奈之色。

    “是,迄今为止,已经闭关数天了。”近卫恭敬回答道。

    “如此节日盛况都不能出面主持吗?”玉莲子有些惋惜。

    “额...帮主吩咐过,闭关期间谁也不能打扰。”近卫小心回答。

    “是玉莲子?”忽然静室内传出一个清晰的沉闷声音。

    “是。”玉莲子精神一振,连忙低头恭敬道。

    “庆祝活动你全权主持就行,不用问我。主持我暂时来不了。”路胜平静道。

    玉莲子连忙低头应是。

    “那么,玉莲子告退。”他转身欲走。

    “等等!”路胜叫住他,“今日便是九华节么?”

    这句话问得莫名其妙,但玉莲子还是老实回答。

    “是。”

    “九华花开,便是今日?”路胜又问。

    “确切的说,是明天,一般说九华花开,指的都是九华节的第二日。明天才是彻底花开最绚丽的时候。”玉莲子迅速回答。

    路胜沉默了下。

    “好,我知道了,你下去吧。”

    玉莲子心中带着疑惑,缓缓退下。

    静室内,路胜盘坐在蒲团上,室内弥漫着浓浓的烟雾,灰白色烟雾凝而不散,笼罩在整个静室内,也将他此时的身体笼罩。

    “九华节....是心游会的人打算动手的时间。”他闭关了这么几天,外界的动静一直都由伞女和帮中近卫传递给他。

    伸出手,路胜轻轻抚摸着面前地上放着的一份黑色信件。

    信的内容他已经知晓了,是那个神秘莫测的心游会送来的,送到了赤鲸号的帮主书房,被近卫发现后,送到静室。

    里面的内容他也看了,上边只有一个地点、一个时间。恰好这个时间就在明天。

    路胜知道他们什么意思。这是需要他配合的信件。地点和时间都是截杀红坊主的通知。

    这些时日,从伞女反馈来的消息,红坊主和她两人一路往东,然后顺着冰原上河流顺流而下,已经远离了沿山城,接近更温暖的中原。

    不过这点距离,对于他们这等层次的强者而言,不过数个时辰的脚程。

    “这么肆无忌惮,看来明日真的是大战将至了。”他外表和平时并无异样,但浑身上下比起之前,更多了一丝阴沉,一丝从容,气息的隐匿上,甚至连一点点练武的痕迹都隐藏消失。看起来就和普普通通的大病初愈的公子哥差不多。

    “那么,我也该开始我的安排了.....阴气还有四十单位左右。”

    他顿了顿。

    “深蓝。”

    心中默念下,一个淡蓝色方框缓缓浮现而出,悬浮在他眼前。

    “极阳道.....或许还可以推演一层...”

    巨大一线天,如同一只竖立的人眼,半睁半闭。高达数百米的两边石壁阴冷陡峭。

    白色的天光投射而下,越发显得石壁灰黑粗糙。

    石壁下方,一条丝带般的清澈河流,宽阔平静的从一线天山崖间穿过。

    河面微波不兴,淡绿如镜。蜿蜿蜒蜒从远处绵延而来,流往不知名的远处平原。

    河上此时慢慢飘来一艘小篷船,船上两人一站一坐。赫然是两名女子。

    站着的女子一头白色短发,身上肌肉匀称凶悍,四肢修长有力,仿佛随时准备狩猎的豹子,蕴含着极强爆炸力。

    坐着的女子温柔艳丽,手中举着一把朱红纸伞,轻轻转动着。一双赤足还涤在河水里,一摇一晃激荡着白色水花。

    呼....

    一阵柔和微风吹起,两岸树林摇晃,细碎的九华花瓣被风带起,斜斜的飘落向河面,如同下了一场粉色细雨。

    “姐姐.....好想...一直这样....”伞女伸手接住一枚飘来的花瓣。脸上泛起温馨的笑容。

    “你要是喜欢,我便让人在红坊周围全部种满九华花。”红坊主同样温柔的回道。“只是这样的日子,不知道还能....”

    忽然她声音顿住,双眼凌厉起来,看向正前方的河面。

    清澈的前方河水中,河面不知道什么时候,浮出了一个人头。

    一个只有一只眼睛的怪人头颅。

    “上次让你逃掉,这次,我绝不会再大意了。”怪人缓缓浮出水面,他独眼的人头下方,是更加庞大的灰黑色身躯。

    红坊主微微侧头,同时看向左右侧。

    两边的河面里,也分别浮现出两个一样的独眼人头,只是比起正前方的那个要小一些。

    而后方,则是一个盘膝坐在水面上的白衣女子。只是其面孔上戴着一张黑色面具,看不见面容。

    “你们怎么找到我的?”红坊主面色阴沉下来。

    “你不用管我们怎么找到,交出赤龙劫碎片,自挖双眼,我可以做主让你离开。”前方的独眼巨人低沉道。

    “你认为可能么?”红坊主露出一丝讥讽之色。“心游会就来了你们四个?”

    “怎么?我们四个还不够留下你?”独眼巨人伸手抬起狼牙棒,巨大的狼牙棒光宽度就已经和红坊主的体宽差不多。

    “留下我?”红坊主同样伸出右掌,掌心中缓缓浮现出一把半透明的修长刀刃。

    “还是想想自己怎么活命吧。”

    哧!!

    两人同时动手,巨大的水浪炸开,两道人影在水花间陡然对撞。

    轰!

    透明长刀刹那间闪烁三次,释放出一股庞大无形热力。精准的落在狼牙棒正中。

    铛铛铛!!

    连续三声脆响,独眼巨人怒吼一声,奋力一甩,巨大的力量将红坊主狠狠砸出去。但它的狼牙棒也咔嚓一下,上半截断裂,居然一个照面就被当场砍断。

    其余三个独眼巨人同时包围上去,他们看似庞大的体型,移动起来都动作奇快,手上狼牙棒不断带起破空尖啸,接连从红坊主身侧划过。

    光是武器带起的剧烈风浪,便将原本平静的河面炸得水花四溅。四人似乎组成一个奇异的阵型,将红坊主和伞女包围在其中,不断高速挪移着,不时的冲上去挡下红坊主的任何突围之举。

    伞女在一旁看得焦急万分,但又插不上手,这参战的四人,最弱都是七纹顶峰的力量,她上去连黑膜也打不破,除了拖后腿外没有任何用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