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一百七十八章 伏击 二
    盘膝坐在山崖上。

    路胜长发被风吹得不断飘扬。

    双刀交错着插在他右侧地面,周围除开他之外,再无其余人。

    他的下方便是一线天河面,那数道人影正疯狂的交手,巨大的撞击声和怒吼,不断远远传来。

    路胜知道那是心游会在围剿红坊主了。不过看上去,心游会的副会主朝虎,似乎有些不行了,只是正面碰撞几次,便很快被红坊主压制。

    那把带着红光碎片的刀,仿佛有着奇大的恐怖威力,每次斩向独眼巨人,都会被其极为忌惮的避开,不敢硬抗。

    随着时间推移,心游会的人渐渐的一个个减少。最后只剩下朝虎一个人对抗着红坊主。

    两人几乎是拼尽全力在鏖战,红坊主的力量和速度都极其恐怖,但比起朝虎来还是差了数筹,要不是右手里的那把刀,她根本不可能取得优势。

    而独眼巨人朝虎此时狼牙棒损坏,凶性大发,独眼中不时射出一道道淡金色光束。逼得红坊主不时闪避。

    路胜注意到,红坊主还会偶尔捂住胸口,似乎那里很痛。

    “看来不能指望心游会了....下了暗算后的敌手也解决不了。只是一群妖魔莽夫。”路胜心中波澜不惊,并未对如今的结果感到意外。

    在他看来,无论红坊主胜还是败,她都不可能生离此地。

    轰隆!!

    就在这时,下方再度传来一阵震耳欲聋的巨大爆炸。

    大量河水被炸得飞起落下,如同大雨。

    红坊主胸膛剧烈喘息着,手上长刀狠狠挡住对面射来的一道淡金色光线。

    那是从朝虎头上的独眼射出的,这种淡金光线扫射到河水,水流瞬间消失蒸发,掠过岸边岩石,石块骤然清空,如同被最锋利的利刃一分为二。

    但和这次不同,这次的光束是连绵不断,源源不绝的从独眼中射出。

    朝虎一边释放着金光,一边一步步朝着她走近。

    “你不会有机会!”他对现在的结果早有预料,这金光名为邪眼光,是他天生便有的能力,经过多年苦修,逐渐威力越来越大,所形成的一道异力。

    “竟然逼得我动用邪眼光!”这光用得多了是折损寿命的,所以不到万不得已,他也不会轻易动用。

    却没想到这趟过来围剿。一个上次还远不如自己的普通黑蛇。现在居然隐隐有踏入上三重的迹象。

    “区区虎妖,居然能将我逼到如此地步....”朝虎一步步踩在水面上,朝着红坊主逼近。

    金光越来越浓,越来越刺目。

    红坊主咬牙死死坚持着,刀柄上的赤龙劫碎片不断释放红光,抵挡着金光。

    她眼中不断闪烁着细微红光,身体几乎到了极限。浑身的每一寸肌肉,每一丝力量,都被挤压压榨着,送到身前的刀柄上,抵挡金光。

    “姐姐.....”身后传来伞女柔柔的声音。

    “我不会输。”红坊主眼中微光一闪,低吼起来。“不会!!”

    “换灵虚影!!”她的右手和刀陡然虚化,变成一瞬间的半透明。

    虚化后的手和刀,同时穿过金光,狠狠劈斩落在朝虎的头颅上。

    这一刀的速度太快,以至于朝虎甚至连反应也没来得及,便踉跄着惨叫一声,退后跌坐进河水。

    红坊主也发出一声痛苦的吼叫。虚灵化后,没了实体,自然也无法阻挡金光,所以她的胸口被金光打了个正着,整个人胸膛直接被打穿出一个大洞。

    “哈...哈哈哈哈!!死!”红坊主仿佛丝毫不顾胸膛大洞,一个飞扑,继续朝着河水里的朝虎扑去。

    朝虎头顶的独眼被那一刀正面砍中,此时血流如注,痛苦的狂吼着。感觉到红坊主扑来,他也鼓起全身力量,一拳朝着对方打去。

    到了这个地步,已经没有什么招式,只是最原始的力量和速度的厮杀。

    他们不像人类,有着各式各样的招式武功,他们大多比拼的只是最基本的力量速度防御,以及最基础的武艺。武艺对他们来说只是多余。

    换灵虚影是红坊主天生的异力秘术,就像朝虎的邪眼光一样,作为妖魔,每一个个体都会有一样天生的异力。

    这些异力可以通过修行不同的法典秘诀,来让其逐渐转化,变得更强,更广,甚至质变。

    这就是妖魔们的功法作用。

    而红坊主虽然天资过人,但所修的功法秘诀终究只是普通,所以才会对更高层的秘诀极其渴求。

    朝虎就没有这方面的问题,他的邪眼光威力强大,便是通过法决这么修来的。如果不是赤龙劫碎片,这场战斗的结局,无非就是上次的翻版。红坊主除了狼狈逃跑,再无他法。

    雨点不知道什么时候慢慢洒下来。越来越大,越来越密。逐渐演变成倾盆大雨。

    不知道缠斗了多久。

    河岸边,红坊主最后将刀,从朝虎巨大的身躯拔出来时,自己的胸膛和脖子也都被破开了两个硕大的伤口。

    她身体的血肉试图尽快的愈合合拢,但被一层淡淡的金光阻挡着,无法祛除。

    呼...呼....呼...

    红坊主剧烈喘息着,跪倒在地,雨水从她身上,脸上淋下来。

    忽然她想起了什么,回头四处去找。

    “樱樱!樱樱!!”

    她赶紧起身,踉跄的冲向不远处河滩上的伞女,樱樱似乎也被激战中的余波打成重伤。

    “樱樱你怎么了?!”红坊主赶紧一把抱起伞女。

    噗嗤!!

    忽然一道带血的刀刃,从红坊主小腹笔直扎入。

    红坊主整个人瞬间僵住。松开怀里的樱樱,低下头呆呆的看着自己的腹部。

    那里的血肉正急速萎缩着。

    “你.....!!”她双眼失神,踉跄着退出数步。“樱樱....”

    “姐姐....”

    伞女痛哭起来,双眼中隐隐透出阴鹤网的深蓝色,手里那把涂了玉珏粉末的匕首剧烈的颤抖着,她想要丢掉,但体内的另外一股力量迫使着她努力握紧。

    她站起身,一步步再度朝着红坊主走去。

    噗嗤!

    第二刀,这一次狠狠的刺入红坊主的左肩。

    原本这是对准额头,但伞女拼命的摇着头,用尽自己全部力量,才弄歪掉方向。

    刀深深的刺入体内。

    啊!!!!

    红坊主猛地仰天长啸,一头原本雪白的短发,急速的变成血染般红色。

    巨大的反震力将樱樱狠狠震退,跌坐在地。

    大雨下得更大了。

    她身后一道人影悄然浮现出来,赫然是等了很久了的路胜。

    他手握双刀,气息全无仿佛一块石头,站在红坊主背后居然完全没被察觉。

    “差不多了.....”路胜缓缓抬起刀。

    哧!!

    锋利的双刀陡然朝着红坊主后背斩去。

    铛!!

    就在此时,一道模糊人影在路胜身前突然闪现,狠狠挡住双刀。

    “叶凌墨?”路胜眉头一挑。

    唰。

    叶凌墨倒退数步,感受到一股庞大到难以想象的力量激荡出来,他脸上流露出不可思议之色。

    “是你!!?”他一下愣住了,完全没想到此时出现的人,居然是路胜。

    这个人类帮派的普通头目,居然敢提着刀暗中对蛇级层次的府主级强者下手?!

    红坊主这时才发觉不对,急速转身,看到身后的路胜,她并没有什么异样神色。此时的她还沉浸在被自己所爱的人伤害的痛苦中。

    “没想到你居然也来了。”路胜颇为意外的看向叶凌墨。

    “我为什么不能来?没想到居然一切是你在背后捣鬼,主祭也是你杀的吧?还有地域使,一样是你?”叶凌墨冷声道。“还有伞女,也是你搞的鬼吧?”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路胜缓缓往前走近,“你以为你们还能活着离开这里?”

    “就凭你?”叶凌墨冷笑。

    “是啊.....就凭我。”

    唰!

    叶凌墨眨眼间出现在路胜眼前,手中利爪笔直抓向路胜头部。

    就在他手爪快要接触到路胜额头时。

    轰!!

    一股无形的炽热火焰凭空炸开,阻挡了一瞬手爪。

    “毫无意义的挣扎。”一个低沉声音传出。

    大量白色浓烟散开。

    啪的一声,烟雾中,一只青黑色如同穿戴铠甲了的手臂猛然伸出,稳稳抓住叶凌墨的手。

    “这种软绵绵的攻击,能杀得了谁?你自己吗?”

    路胜单手抓住叶凌墨往地面一砸。

    嘭!!!

    巨大的裂纹顺着河岸朝四周蔓延,地面上眨眼便多出了一个数米深坑。

    烟雾散去,红坊主这才看清此时的路胜面孔。

    原本只是普通人形的他,此时已经变成了一个两米多高,浑身包裹着一层厚厚镜面般铠甲的怪物。

    牛角,利爪,还有身后粗大的长尾,如同鞭子般自如甩动着。

    这个青黑色的人形怪物,全身上下都仿佛覆盖了一层金属般厚实铠甲。它的双肩,手肘,背后,都有着尖锐锋利的黑色突刺。狰狞无比。

    身材更是匀称流线,给人一种没有半点多余组织的感觉。

    他就这么站在那里,全身上下自然流露出一股从容,优雅,狰狞的意味。

    “杀了他!!”叶凌墨满脸是血一跃而起,冲向路胜。

    红坊主眼神一冷,也闪电般冲向路胜。

    嘭嘭嘭嘭!!

    两人合力,如同狂风暴雨般的攻势砸向路胜,但都被他精准无比的一一挡住。

    轰!!

    红坊主眨眼被一刀拍中头部,整个人飞出去滚出老远。

    叶凌墨在半空中,全力格挡了一下路胜的斩刀。

    铛!!

    一道银线般横斩,他的双手利爪瞬间断裂,身体快要拦腰折断一般,狠狠砸落在河里。

    巨大的水浪溅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