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一百八十一章 平静 一
    收起精致的袖珍小书册,路胜又看向那个小巧的同心结。

    粉色的同心结看上去手法粗糙简单,但能够在这样的大火和爆炸中还能保持完整,可见其不凡之处。

    他伸手拿起同心结,想了想,一起还是塞进黑包里。

    最后看了下周围,大火蔓延,浓烟滚滚,想必很快就会引起其他强横存在的注意。

    “这些蛇级层次的强者,就算只是尸骨也绝对不是凡物....该怎么全部带回去,还不留痕迹?”他眉头皱起来。

    忽然他看到河边的一处角落里,那艘被水浪击打得冲到旮旯里的篷船。

    “有了!”

    几个巨人的尸体他没发带,太重太大,也不好掩饰。但其余的就很方便了。

    红坊主和樱樱的尸骨,以及叶凌墨的残骸,都全被塞进篷船中。

    大雨慢慢下得越来越大。混合着火光,蒸腾起越来越大的水雾。

    路胜站在船头,手里不知道哪翻出来一根撑杆,一下一下的撑着篷船,朝着河流上游去了。

    无忧府。

    无忧王摸索着手里的红玉扳指,眉头紧蹙。站在园林中却对周围繁花似锦的华丽景色视而不见。

    “还没消息吗?”

    “是...已经有两个周期没有回信了。”边上副府主昭容低声回答。

    “叶凌墨在搞些什么?!红发鬼周和呢?”无忧王沉声问。

    “周和也一直外出调查,现在也没消息。”昭容回道。

    “北地,真就那么邪门?”无忧王眉头紧皱,“连续折了这么多好手进去,现在连叶凌墨也没了消息?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知道叶凌墨的习惯,此人虽然有很多缺点麻烦,但最大的优点,就是准时。他说过一个周期回复一次信息,那就绝不会有任何问题。

    可现在已经两个周期没有回信了。

    “联系上阳九礼,请她调集当地力量,帮我们查看一下。这点小小的请求,想必上阳家不会拒绝。”无忧王沉声道。

    昭容眼里闪过一丝异色。“王爷,叶凌墨不过就是一个外人,说不准有可能是他背信弃义....”她话没说完。

    “闭嘴!”无忧王直接厉声呵斥道,“知道我为什么用他?要是你除了床上功夫外,多点其他本事,我犯得着找一个外人当副府主?你以为我不知道他潜藏野心?”

    昭容顿时面露委屈之色。

    无忧王看着她,也有些心软。伸手一把将其揽入怀里。手肆无忌惮的伸进其胸口揉捏起来。

    “我也也知道你帮我搜集了这么多年的好货,一直也很辛苦,但这些事,你确实做不来。”

    昭容依偎在无忧王身上。“如果叶凌墨真的回不来了,我们该怎么办?”

    “不能再分散力量了,皇家步步紧逼,我们的时间不多了。现在不过是他们都在怕我,怕我拼命。”无忧王忧心道。“我们在另外的区域法祭,不能耽搁。”

    “昭容明白。”

    叶凌墨的死,并没有引发多少波澜,或许所有人都以为他是暗中离开了。毕竟他原本就是危机时刻投奔的无忧府,本就谈不上什么忠心,除了红发鬼周和还在四处奔波,寻找老大下落。其余人也就是无忧府的人到处搜寻。

    但这样的搜寻,力度都不大。萧红叶主持这场搜寻,对于这种和之前失踪如出一辙的现象,他其实也感觉到,搜寻的价值不大了。

    只有红发鬼周和,和之前的黑老一般,还在拼了命的到处找寻。

    可这趟他是真没法找到任何线索,叶凌墨不像当初的黑老,外出还会有个行动目标,他压根就是跟踪红坊主一起赴约,谁也没告诉。

    而一线天所在的区域距离沿山城也较远,压根就没方向找。

    无忧府的反应平平淡淡,而红坊主的死,引发的波澜就大多了。

    红坊主的威名,在北地本土,在白风老道等人心中,那是早已扎了根的。

    这个疯女人代表的是北地第一批次,最强的层面。就算是上阳九礼,也只有突破后才能和其扳手腕。

    这样的实力,一些底蕴差一点的世家都不敢轻易动她。

    可就是这样,在红坊总部大量被控制的游魂一夜间全部逃散后,红坊主的气息和印记全部消失,所有势力才真正明白,红坊主死了。

    那些游魂都是她亲自控制,也只有她本人死了,这些游魂感应不到本能中的冥冥压制,才会一哄而散。

    有人还不信邪,悄悄派死士进入红坊总部旧址,果真里面空空荡荡,什么也没了。

    一时间监察司到处撒网,甚至调动飞廉军,以巡逻为名义,四处试探查探。

    而就在这时,上阳九礼,也终于出关了。

    隆隆....

    沉重的巨石缓缓滚动到一边,露出后面的漆黑洞口。

    椭圆的洞口内,一个披头散发,头戴峨冠的清瘦人影缓缓走出。

    人影走到阳光下,双目顿时眯起,她已经太久没有见光了,需要时间适应亮度。

    “恭喜小姐,贺喜小姐,成功突破界限!”一个声音朗声在洞外响起。

    “已经过去多久了?”人影低沉道。

    “回九礼小姐,已经过去两个月了。”路胜走出阴影,站在一旁恭敬道。

    他一身儒袍,面色清秀苍白,看起来又恢复到了原本的文质彬彬状态。

    “哦,你倒是来的很及时啊。”上阳九礼诧异的看了路胜一眼。

    这个小小的北地帮主,倒是很会看事,胆大心细,也进退有度。处事不错。

    “九礼小姐成功出关,在下身为下属,怎么能不第一时间到场?”路胜微笑道。

    “不错不错。你很懂事,不枉我帮你挡下那么多压力。”上阳九礼满意点头。“说起来还多亏了你上次给的那个小鼎,那里面的好东西可是帮了我大忙。这次突破颇有些惊险。”

    “九礼小姐满意就好。”路胜低头道,“只是路胜一直不知,这七纹之后的蛇级,和拘层次到底有何区别?如小姐这般天资横溢,也要这么久才能突破,不知九礼小姐能否解惑一二。”

    他是真不知道,对于他变身之后的力量层次来说,是不是黑蛇都一样打爆,在绝对的暴力面前,一切都如同纸糊。

    所以拘层次和黑蛇层次到底有什么区别,他是真不清楚。

    上阳九礼才突破,此时心情不错,也就随口讲解起来。

    “蛇级和拘级,都是黑膜的一种描述方式。将黑膜凝聚成黑蛇,这其中的过程很复杂,不过提前说说,说不准你有生之年也有可能踏入这一步。”

    路胜顿时面露倾听之色。

    上阳九礼出了洞,长发披散下来,虽然白眉依旧凶厉,但看起来也多了几分柔和从容。

    她的面孔不算漂亮,但是很中性,如果不仔细看,根本分不清楚是男是女。

    她就这么走到洞外的石桌石凳坐下。

    “你很好奇,也理所当然。蛇级,一向被称为府主级,便是因为到了这个层次,就几乎可以开宗立府,自成一派。

    能独占一个山头,中原九家也不会轻易选择得罪你,而是更多的采取拉拢手段。”

    “哦,这是为何?”路胜一愣,随即问道。

    “你似乎很好奇这方面的常识....”上阳九礼奇怪的看了他一眼。“原因嘛,当然是万一打不死,得罪死了,这个层次的黑蛇都是有潜力踏入上三重的顶级存在。一旦进入上三重,那就相当于多出一个大敌,蛇级的上三重,已经是能镇压一个世家的绝对力量。”

    路胜双目一亮,他这趟一接到上阳九礼即将出关的消息,便马上过来装好好下属,就是想看看上阳家什么态度反应。

    毕竟连续死了两个蛇级,这北地危险性陡然增加。搞不好上阳九礼还能不能呆在这里,都是个未知数。

    所有他打算趁机赶紧过来试探一下。结果和他想的一样,上阳九礼完全不知道这边的消息。

    “九礼小姐,这上三重,又是什么说法?”路胜又问。

    “九重便是九头。”上阳九礼似笑非笑的看了路胜一眼。“上中下,一共九重,代表的便是九头蛇,每提升一重,便能多出九头蛇的一重力量,达到最高九重,就相当于一头完整的九头蛇重现人间,这个层次还是某一任掌兵使很久以前亲自划分的,一直沿用至今。”

    她活动了下脖子,发出细碎的咔嚓响声。

    “好了,闲话到此为止,我闭关期间,你全力供给我需要的所有物资资源,这份功劳,我记着。

    我如今成功突破,家里应该马上会派人前来通知我回去,你一个人在北地好好经营。如果遇到麻烦,可以将此物点燃。”上阳九礼从袖中取出一样长条形香盒。

    “多谢九礼小姐。”

    “我此次回去,或许要入异血峰锻体,如果有人持有我的信物前来,你必听其调动。”她又取出一块缺了一半的麒麟玉佩,递给路胜。

    路胜一一接过,低头应是。

    “定当听从。”他一脸恭敬。

    不过上阳九礼可不信他这副模样,这家伙可是连无忧府六纹主祭都敢捡尸体的狠角色,若真是表面这般乖巧听话,她还真不放心让其坐镇北地。

    这北地她呆了这么久,还真把这里当作自己的地盘了。这里没人打扰,资源充足,要什么有什么。还远离了家族的斗争漩涡。简直不要太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