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一百八十二章 平静 二
    “罢了罢了,不要你完全听命于他,但若是有人持有信物而来,你需要全力支持他。无论是资源还是人力情报。没问题吧?你给我一句实话。”上阳九礼认真道。

    路胜见状,也收起笑容,想了想。

    “九礼小姐放心。如果对方的需求和您有关,属下必当全力支持。”

    见他这么回答,上阳九礼也放心了。

    实际上她虽然名义上控制北地,但实际上真正的掌控人,还是面前的路胜。

    身为三纹层次高手,路胜虽然实力远不如她,但也算是手下的一员大将,而且年纪还轻,以后未来发展谁也说不清。

    若是因此让其产生心生芥蒂,终归不好。

    能够稳定北地这么大的地盘,这样的人才大将,放到哪一家都是需要争抢的好手。

    何况路胜还年轻就已经踏入三纹,就算在上阳家内部,这样的层次也算精英了。

    这也是上阳九礼一直比较重视路胜的缘由。

    要是多来几个这样的人才,她就可以完全放心在山中潜修了。

    “好了,这段时间有什么大事发生,你给我随便说说。还有我弟弟到底怎么样?”上阳九礼细问道。

    路胜也不隐瞒,将上阳册决斗获胜后,上船远遁海外的事说了。又将最近红坊主大肆杀人,然后和叶凌墨一起失踪的事业说了。

    刚开始上阳九礼还算镇定,但听到两大府主级失踪,她面色也沉凝下来了。

    “如此,这北地还真有些麻烦了。你尽量维持原状不动,暗中查清到底是哪一方势力在作祟。一旦查到,千万不可打草惊蛇。能够对付府主层次的势力,不是你能抵挡的。”上阳九礼叮嘱。

    如今路胜可是她麾下的大将,若是因此有了个三长两短,那就真是亏大了。

    她细数手下众人,能和路胜比肩实力的,很多,但和他能比肩管理能力的,一个也没有。

    “属下明白。”路胜知道,自己如今对外身份,就是上阳九礼一系的人,不过这样也好。

    九礼此人一向不管事,又潜心追求更高境界,一直苦修,只要给她提供足够资源,就能随便扯她这层虎皮,对于隐藏他暗中的实力身份很有帮助。

    两人又一问一答,聊了一阵。不一会儿,一道红影从天而降,赫然是一只血色小鸟。鸟腿上绑着纸卷,轻轻落在石桌上,上阳九礼抓起小鸟取下纸卷查看了下。

    “好了,我马上得回归本家,你若是遇到解决不了的事,可以点燃信物,我会派人前来协助。”她低沉道。

    “明白。”路胜郑重点头。

    “希望下次见面,你能更进一步。”上阳九礼最后说出一句,脚下一踩,整个人骤然飞腾一般,射向远处半空,她大袖飘飘。迎风展开,如同大蝙蝠般滑翔出去,很快便飞出数百米。然后再次一跃,借力继续飞腾。

    路胜目送她离去,收起手中香盒,直起身。

    “有她挡在前面,效果似乎还不错。”他嘴角微勾,同样身形一闪,朝着远处急掠而去,转眼便消失在密林中。

    一路不停,他直接回到帮中,陈芸熙那边,身上的印记已经因为红坊主的死而消失了。

    红坊在北地的势力也烟消云散,悄悄被解除。

    他也开始正式接触武盟残留势力,一个个阴鹤网悄然散布出去,这东西隐匿气息的能力一流,这些普通高手根本难以察觉。

    很快他们便惊喜的发现,自己功力开始突飞猛进般进步。修行的提升速度,比起以前快出了数倍,内气也如同没了瓶颈一样,不断蹭蹭蹭的往上冲。

    当然因为身体素质有极限,他们能够容纳的内气极限,最多不过百年,但就这样也很不得了了。

    路胜打算等几年后再来收割,人数一旦多起来,收割下来的内气量就极其可观了。

    时间缓缓流逝,转眼便是半个多月过去了。

    红坊主事件后,叶凌墨失踪,加上前面接连不断的无忧府高手消失,让北地众势力人心惶惶,不敢再有大动作。

    各个势力的爪牙都默默收了起来,安分守己。整个北地迎来了前所未有的平静。

    但这样的平静,对于路胜而言,却有些短暂了。

    “哈哈哈哈!!路胜,没想到我会没死吧?我红坊白从地狱中爬出来,就是为了再找你报仇!!去死吧!!虚灵五斩!!”

    嘭!!

    路胜一巴掌将扑到自己面前的小人拍到地上。颇有些头疼的看着这家伙。

    “呜呜呜....樱樱,樱樱好痛.....”穿着宽大红裙,手里抓着红伞的小幼女抱着头,爬起来,蹲在地上就开始哭。

    某天,他外出了一趟,回来后就发现那个红坊主和樱樱留下的同心结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个西瓜大小的红色肉球。

    正当他准备效仿哪吒他爸刀劈怪球时,那玩意儿突然裂开了,从里面扑出来一个举着红伞,穿着红裙,年纪不超过十岁的娇小幼女。

    看面孔压根就是幼年版的伞女樱樱。

    这货举着能把自己全身遮住的大红伞,穿的衣裙也是大人款式,双脚后面拖出长长的裙摆。

    刚出来时就叫嚣着要朝路胜寻仇,结果冲到一半被自己裙摆拌了一跤,当场扑倒在地,摔晕过去。

    路胜犹豫了下,还是没再度下手干掉这货,直接给她体内种上阴鹤网,然后就当是个吉祥物,放在帮中养着玩了。

    他第一次看到被杀后的妖魔鬼物居然还能重生,这可是个稀奇货,值得研究。

    可没想到这家伙才过没几天,就把帮里弄得鸡飞狗跳。

    这小伞女没什么杀伤力,只会举着收起来的红伞敲人脑袋,可力度又不大,只能敲出小包,痛是痛了,但完全无害。

    众人以为她是路胜的什么亲戚侄女,也都忍着不敢还手,只能到处跑。

    没想到这反倒是激起了小伞女的好胜心,别人的忍让和哭笑不得,让她觉得自己受到了侮辱。

    她实力大跌到如此地步,一切都是路胜搞的鬼,所以全部的仇恨都集中在路胜身上。

    小家伙时不时的像眼前这样,搞个突然袭击,那是家常便饭。

    虽然没什么杀伤力,但也能恶心恶心路胜。

    “樱樱,下次别和你姐胡闹,乖乖回去吃饭,昨天洗澡了没?”路胜一把提起小伞女,让其乖乖做到椅子上。

    “洗了....”樱樱乖乖的带着一丝惧怕,偷瞄了路胜一眼。

    “吃饭吧。”路胜一手拿起边上的饭桶,就着半只烤全羊,一口肉一口饭大嚼起来。

    饭桌上就只有他和小伞女。

    圆盘形的大桌子上,摆满了各式各样的好吃好喝。樱樱用的是一个小碗,是小孩子用的小木碗,正拿着筷子一口口的夹着菜。

    “你说我该叫你樱樱,还是叫你红坊主?”路胜一边吃饭,一边问。

    “我.....是樱樱.....姐姐....名字...叫....红坊白...”樱樱结结巴巴的回答道。

    说话间,她感觉自己说得太慢,又忍不住抬头偷瞄了眼路胜,一副生怕他生气的样子。

    “看起来你一点也不恨我?”路胜挑了挑眉。

    “不恨...姐姐,太累了....这样....也好...用樱樱的..身体,她能.....轻松....”樱樱小声回答。

    路胜这才恍然。仔细追问下,樱樱才结结巴巴的说出发生这变化的真正原因。

    原来樱樱虽然是伥鬼,但她的本体其实是怪异,怪异被转化为伥鬼,原本她也没什么神智,是红坊主每日无聊的陪她聊天,拿她当真的姐妹看,这才慢慢让其有了稳定的心智。

    到了最后关头,樱樱带着强烈的,不愿意让红坊主姐姐死去的念头,终于让她和红坊主之间产生了某种不可逆转的变化。

    她用自己,将红坊主吸收进来,两人一起重生了。

    “怪异是不死的。”路胜忽然想起这个说法,原本他以为怪异的不死,不过是实力不足以打破黑膜罢了。

    但现在黑膜都破了,伞女居然还能重生,虽然她失去了所有力量。但....

    他忽然想到了往年来在北地大地上不断出现的各式各样怪异。

    世家们每一次除掉出现的怪异,可当他们再次出现时,间隔都极短。无非就是几年时间。

    所以才需要他们这样的大帮派收集情报,不断镇压新出现的怪异。

    “世家,真的能杀死怪异吗?”路胜忽然问了一句。

    樱樱摇摇头,表示自己也不知道。

    路胜看着小伞女精致的小脸,他有些怀疑,就算是世家,恐怕也只是让怪异消失得更久一些,实际上并不能从根本上剪除它们。

    “你和红坊主,谁什么时候出现,商量好了吗?”路胜又问。

    共用一个身体,产生的问题很多,而且还是共用一个幼女。

    樱樱的性格柔弱娇嫩,红坊主的性格暴躁怪力。两者根本就是两个极端。

    “只要姐姐愿意,樱樱什么时候...都可以...”樱樱难得的说出一句流畅话。看得出她说得很认真。

    怪异到底是什么,路胜一直心有疑惑,但作为鬼物妖魔的樱樱和红坊主还活着,或许可以从她们身上得到答案。

    这也是他没有第二次下杀手的关键。

    还有他一直想要弄清楚的,阴气的源头和成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