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一百八十四章 不笑 二
    环佩城,可就在清茶镇边上....这让路胜心头有种莫名的触动。

    “这个消息是一个多月前就发出的,也就是说,这件事,早在一个多月前,甚至更早,就发生了。

    而那时候我还在忙着暗算红坊主....”路胜轻轻敲动着桌面,他闻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气息。

    像这样的分舵主失踪,可不多见,就算这个世道妖魔横行,鬼怪频现,可分舵主这个级别的高手,一般鬼物就算想偷袭,也不一定能真正留下他,打不过逃命还是可以的。

    就算逃不了,发出讯号烟花警报也可以。危险一点的怪异之地都是有标记的,怎么也不会一点声息就闯入.....

    路胜又迅速往前翻,从赵娇娇的一些急报中翻出一份信纸。

    传言深山中出现神秘府邸,有砍柴人和采药人传闻进去的人便没看到再出来。怀疑是新鬼物出没。准备前去试探。

    路胜微微闭上眼,他有种直觉,仿佛这两者中间,极可能带着某种联系。

    清茶镇,茶帮。

    帮主董琪坐在大堂里坐立不安,她手中端着一杯绿色清茶,却一口也没喝上。

    副帮主刚刚报上来的急讯,让她一直心中忧虑。

    “最近大片大片的茶山茶树干枯,长势越来越差,找不出什么原因,今年的收成怕是要受影响。”

    可具体情况,她也亲自去看了看,确实不知道什么原因。

    董琪站起身,将茶杯放在桌面上,心情郁结之下,便走出大堂,到外面院子中散散心,透透气。

    “帮主,门外有一人称,他可以帮我们解决茶树萎靡病症!”此时一个帮中护卫上前低声道。

    董琪一愣。

    这茶树出现萎靡,她压根还没来得及放出消息,对方是怎么得知并找上门的?

    难不成是帮中又出了内奸?

    她负手迟疑了下,随即点头。

    “请他去待客厅,我随后就到。”

    “是。”手下离去。

    董琪稍稍收拾了下心情,喝了几口茶,便朝着待客厅过去。

    一进门,她第一眼便被站在厅中的那个身影吸引住了。

    那是一个身材修长,面容俊秀的年轻文士,此人浑身充斥着自信和从容,手中握着一把黑色雨伞,站在厅中,正欣赏着墙上挂着的一副夕阳落海图。

    “在下段西沉,见过董帮主。”文士抱拳冲她微微一笑,“听闻茶山枯萎,西沉素有自信,便自荐上门,希望董帮主不要见怪。”

    “哪里哪里!”董琪笑了笑,“先生慧眼如炬,若是真有本领,鄙帮上下必当重礼酬谢。”

    “帮主客气了。”段西沉笑道。忽然他似乎不经意问起。“说起来,这茶帮总部似乎有些阴森,听说前阵子还闹鬼了?”

    董琪一愣,随即摇头。

    “哪里什么闹鬼,无非就是帮中内部出了些龌蹉事务...”

    “是吗?”段西沉略微露出一丝好奇。“能说说看吗?茶山的事,放心交给我就好。”

    董琪眼睛都舍不得离开他,只感觉听着他说话,便心中暖洋洋的,很是舒服,让人不经意间便很想满足对方的请求。

    “都是过去了的事,不过既然先生想听,我说给您便是。”

    ...................

    深山。

    隆隆的雷声滚滚,大雨瓢泼,黑压压的山林被风雨压得摇来晃去。

    哎哟...哎哟....!

    山中一处黑漆漆的斜坡下,张五郎躺在山沟里呻吟着,雨水混着泥水浸泡着他的下半身。

    他的双腿在滚落斜坡时,已经撞得满是血口,此时又被泥水污水浸泡,更是又痛又胀。

    此时伸手去摸了摸,腿脚皮肤都有些麻木了。

    “坏了,得赶紧爬起来,再躺在这里怕是连小命也难保!”他艰难的爬起身,之前因为撞到后脑昏迷过去,一不小心便错过了回去的最好时机。

    此时大雨雷鸣,山林黑漆漆的,几乎看不见道路。到处是割手的灌木和粗大的树干。

    再想找到回家的路,就难了。

    “不能留在这里,之前流了那么多血,难免不会引来野兽....”张五郎常年在山中采药打猎,这方面极有经验。

    他缓慢的爬起身,一瘸一拐的走出斜坡山沟,左右张望,试图借着不时划过的电光,看清回去的路。

    可他一下子摔下山坡,压根就不在平时行走的道路上了。加上风雨雷电,漆黑半夜,在这种恶劣环境下,再想找出回去之路,难于登天。

    但他知道,自己若是不坚持,在这深山野外,怕是熬不过一晚,明天就会被活活冻死。

    北地本就气温不高,现在又是秋冬时节,温度更低,张五郎才醒来不久,便感觉浑身冷得发颤,一些身体地方,甚至只要一停下活动,就有可能抽筋僵直。

    “有人吗?”他尝试着大叫。

    但风雨交加,呜呜的怪响夹杂着雷鸣,他那点声音压根传不出多远。

    张五郎无奈,只能拖着疲惫的身躯,尽量找着树荫多的地方藏着走,但避开了雨,冷风吹在打湿了的身上,也依旧冻得够呛。

    在林中走着走着,他忽然间抬头,看到前方莫名有了一点白光。

    “光?有人家??”张五郎大喜,顿时急忙加快脚步,朝着那光亮透出之处赶去。

    咔嚓。

    闪电划过,将天地染成一瞬的惨白。

    张五郎艰难的拖着疲惫之躯,好不容易走出遮蔽的林子,来到那光亮前方。

    出现在他眼前的,赫然是一片破旧不堪的小山村。一个个石屋横七竖八,坐落在老树皮一样的黑色实地上。

    一眼望去,那白光,是从山村口的一栋大石屋透出来的。

    那石屋处在一处较高位置,比其他石屋都要高出一截,大门门口连接着一条往左的斜石阶。

    张五郎吞了吞唾沫,心中狂喜之下,更加加快速度,朝着那光亮走去。

    在这种深山里,还能遇到人烟,这简直就是天大的好运。

    “有人吗!!?打扰了!!”他大声叫起来,很快便走到哪石屋石阶前。

    这村子一栋栋石屋都是漆黑,唯独这一个屋子亮着灯,而且也正好就靠近村子入口,他索性便直奔这里来了。

    “打扰了!有人吗??”没听到回答,张五郎又大声叫了一句。

    他顺着石阶,艰难的一步步爬上去,终于来到石屋的木门前。

    咚咚咚。

    他使劲敲着门。

    吱呀一声,木门居然没关,直接被他敲开了。

    张五郎心头咯噔一声,在这种危险的深山里,半夜居然不关门,这不是正常情况!

    要知道山里猛兽众多,夜晚不关门,万一引来豺狼虎豹,那就是性命攸关的大难。

    但眼下雷雨交加,身上饥寒交迫,他也顾不得想太多了。

    一咬牙,张五郎推门走进去。

    门后面是个宽敞的院子,院子再往里,对着门口正前方,是个亮着白光的正堂。透过窗纸,可以看到那里似乎有人坐着。

    张五郎顿时来了希望。

    或许是主人家一时大意,忘记关门。而我之前的叫喊,也可能是雷雨声太响,根本没听到。

    他反手关上门,一步一瘸的朝着正堂走去。

    “救命!!有人吗!??”他感觉身体越来越痛了,连忙大叫。

    但滚滚的雷声刚好这个时候又响起,彻底压过了他的叫喊。

    张五郎无奈,只得快步朝着正堂走去。

    一口气走到屋檐下,风雨都被石屋挡住大半,他这才松了口气,

    “我叫张五郎,夜晚在深山中不慎滑倒,昏迷到现在,还望主人家能让我留宿一晚,日后定有所报!”他大声冲着正堂内叫道。

    白色的纸糊窗外,可以清晰的看到里面坐着一个人。

    就在正堂的正中央,那人的影子被光亮映照在窗户上,一动不动的坐着,像是睡着了。

    “有人吗?救命!”

    “救命啊!!”

    “主人家,救命啊!”

    张五郎一次次的叫着,拍着门。

    可里面就是一点声音也没有。

    他忽然有些害怕起来。

    难不成,难不成,自己遇鬼了!?张五郎面色慢慢发白起来,变得有些不安。

    就在这时。

    吱嘎...

    房门开了。

    张五郎大喜,赶紧走过去,一步跨进门。

    正堂里面灯火通明,温暖如春,屋子里也异常精致,和外面粗糙的石屋完全不同。

    木质的家具桌椅上还有着雕刻的花纹。墙上挂着一些不知名的奇异饰物,而正堂的正中间,正端坐着一个中年男人。

    一个胖乎乎的,面无表情的中年男人。

    “讲个笑话吧。”男人忽然开口。

    张五郎一愣,站在门口没反应过来。

    “什么....?”他看着对方,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刚才听错了。“我叫张五郎,是附近住家的采药人,因为不慎跌落斜坡,昏迷到现在,没办法回家,所以才不得不来此求助。还望....”

    “讲个笑话吧。”

    那中年男人又说了一次。

    这次张五郎听清楚了,他感觉有些不对。左右看了看四周,这正堂里除开这男人外,再没有其他人。

    这么大半夜的,这男人一个人坐在招待客人的正堂里,一动不动,面无表情,怎么都感觉有些诡异。

    “我....我....不会讲笑话....对不住....”张五郎感觉心头一丝寒意涌上来,腿脚也隐隐开始发颤。

    “讲个笑话吧。”

    第三次,男子诡异而平静的声音再次响起。

    张五郎有些崩溃了,他倒退着,试图往后退出房门。

    “我.....我....”他汗水大颗大颗的渗出来,呼吸开始急促紊乱。

    嘭!!

    猛然间,房门轰然合拢关闭。

    正堂里的灯光猛然一灭,一切陷入黑暗中。

    不知道过了多久。

    黑漆漆的正堂里再度亮起白光,一切恢复平静。

    一个端坐在主位上的人影,被灯光映照在窗户纸上,一动不动。

    除此之外,屋内再没有第二人。

    “救命....救命!!”忽然石屋外又传来阵阵脚步声。

    一个浑身泥水的落难人跌跌撞撞的冲进院落,看到亮着灯的正堂,顿时大喜,赶紧冲过去。

    吱呀...

    木门开了又关闭。

    “讲个笑话吧。”声音再度传出窗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