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一百八十五章 不笑 三
    清茶镇。

    一阵马蹄疾驰的声音不断传来,镇上镇民纷纷躲避,推着车的小贩也纷纷退让。

    不算宽阔的街面上,一队黑衣劲装男女,正纷纷纵马狂奔。当头的是两位须发花白但背负奇门兵器的老者。

    这些人身上都或多或少的绣着数目不等的红色鱼形图案。少的是双鱼,多的甚至有五鱼。

    当头的两名老者身上绣着的,则是白鲸图形。

    不过十数息,这十余骑便转眼消失在街面上。不少小贩镇民这才回过神来,有相熟的也相互打听起来,关于这纵马疾驰的人都是什么人。

    其中向来消息灵通的茶摊老伯,则是望着骑士离去的方向,长长叹气。

    “这又是多事之秋啊。”他摇摇头。

    “周老伯何出此言?刚才那过去的不是赤鲸帮的人么?赤鲸帮是北地第一大帮,维护秩序和安定多是他们出面,可有什么不对?”坐着喝茶的一位客人疑惑道。

    “老头子当然认得那是赤鲸帮的大人们,只是,你们不知道当头的那两位,可是白鲸层次的大人物。”茶摊老伯沉声道,“我在这清茶镇过了足足三十年,这还是第二次看到白鲸标志的高手来这里。”

    “哦?那老伯你前面一次见到,是什么时候,这白鲸标志有什么不同吗?我只知道鱼纹数量越多,在赤鲸帮众地位越高。”另一个壮硕汉子凑近问道。

    茶摊老伯摇摇头。

    “白鲸标志,那是只有长老和内外务使才有资格用的,那层次可是比舵主还要高一级,接近副帮主层面的大人物。

    我们一个区区小镇,居然能来这样的大人物,除了发生大事,还能有什么可能?”

    听他这么一说,原本还算是听热闹的众茶客,顿时面色都有些变了。

    一个个面面相觑,半响后,才有人缓缓开口。

    “难不成,是因为最近频传的,人口失踪之事?”

    “就是那件报了官也没结果的事?”

    “赤鲸帮的大人物,绝对不会没事找事,闲着无聊跑到这地方来。我们清茶镇虽好,但也比不过繁华的环佩城和沿山城。”

    大家你一言我一句,很快便将可能性都判断出来。

    “真是多事之秋...”茶摊老伯再度感慨一句,低头又继续招呼客人起来。

    ...................

    深山,夜晚。

    一把把火把不断在山中游弋,四处搜寻目标。

    红色的火光在清冷的月色下,显得异常鲜艳刺目。

    徐传州面色肃然,手持一对三尖刺,行走在林中一双虎目四处扫视。

    “找到了,前面有亮光,似乎是白色灯笼光!”一个帮众忽然大声出声。

    “哪里!?”徐传州大步朝着那个帮众所在方位奔去。

    他和另外一位长老受帮主之命,前来调查此事消息。原本应该是按兵不动,接应已经出发了的赵娇娇,但他还是按捺不住,带着人便朝着传说频发的深山进去。

    这趟他一口气带了十多名高手前来,都是他麾下红容庄的心腹。

    要不是为了在帮主面前多表现表现自身能力,他才不会把自己的私人势力拉出来。

    徐传州心头清楚,眼下赤鲸帮一统北地,压得其他势力抬不起头,帮主人称北地刀王,武功通天,实力雄厚,无人能敌。若是能在此时赤鲸帮最鼎盛时期挣得一份关注,走进路大帮主视野,对他徐家日后的基业,乃是了不得的大进一步。

    所以他权衡利弊后,便一口气把自己的私兵拉了出来,要又快又好的解决掉此处发生的异常。

    速度越快,说不定越能引发帮主的注意。

    几个纵跃,他很快来到那发出声音的帮众弟子身边。

    “就在那里!”那帮众手指密林深处。

    徐传州拿眼望去,果真看到一抹白光若隐若现。

    “所有人,跟我来!”他顿时厉喝一声。

    一众高手,最弱的都是双鱼层次,放在外面也是能管辖一条街区的好手,此时正是趁机立功之时。

    眼下北地各种怪事都被清扫得差不多了,好不容易发现一处能立功之地,这些帮众一个个的都跃跃欲试,极为积极。

    十多人,十多个火把排成长蛇,很快便来到了一片小村子前。

    村落建在一片老树皮一样的黑色石地上,一座座石屋分散坐落在高低不平的坡地上。

    那白光,便是从一座坡地上的大石屋内透出来。

    徐传州一眼望去,那石屋门前是一条斜向下的石阶,白光和火光摇晃下,可以看到那石阶有些年生了,上边还隐约布满了青苔。

    “走,去看看。”他吩咐道。“一半人在外面守着,红子,小一,小陈,你们带人跟我进去!”

    “是!!”几个心腹纷纷应道。

    他们是赤鲸帮高手,而徐长老一身催燕功功力深厚,特别是经过前阵子帮主密训后,回来更是深不可测。

    之前也轻易便调查清楚了几次的怪事。所以他们此时都颇有信心。

    徐传州带着一票人,缓缓走上石阶,来到那亮着白光的石屋前,轻轻敲了敲门。

    吱呀。

    木门没关,自己就打开了。

    里面是宽敞的小院子。

    徐传州眯了眯眼,反手拔出一把三尖刺,大步走进去。

    他身后一溜人,纷纷举着火把,拔出背上长刀,警惕的走进院子。

    “屋里有人!”一个帮众眼尖,一眼便看到了正堂里坐着的人影。

    徐传州缓步走到院落中央,看了看四周,他注意到,地面上居然没有一点脚印痕迹,甚至房门前都没什么脚印,全是厚厚的青苔,不像是有人行走过一般。

    周围静寂无声,一时间只有火把燃烧的炸裂响。

    徐传州沉吟片刻。

    “我乃北地赤鲸帮长老徐传州,不管阁下是哪一方势力,哪一处派别,在这环佩城附近行凶,是不是太不把我赤鲸帮放在眼里了?”他忽然朗声道。

    正堂内一片安静,毫无反应。那印在窗纸上的人影一动不动,似乎压根就没听到一般。

    徐传州见状,心头顿时来了火气。

    “撞门!”他手一挥。

    顿时一名手下快步来到房门前。

    嘿!

    一声大喝,他狠狠合身撞在木门上,不料门本就没关。

    这人一个不小心往前冲,轻松撞开了门,转眼便进了正堂,差点没站稳倒在地上。

    怪异的是,房门打开后,正堂里居然空无一人,之前倒映在窗户纸上的人影,此时居然无影无踪。

    “给我搜!!”徐传州冷声道,大手一挥。

    自从前阵子动乱平息后,赤鲸帮在眼下的北地,那是横行无忌。以前还得顾及红坊和其他一些势力,现在似乎其他所有势力都在躲着他们。

    很多事情还没遇到麻烦,就自己消退了。他上次遇到的那怪事便是如此。

    “或许此次也差不多。”徐传州心道,他手持双刺,缓步踏入正堂,一个个属下开始分散四处搜寻人迹。

    这正堂里一片亮堂,到处都摆着白灯笼,光线明亮。墙壁上还挂着很多奇形怪状的各种饰物。

    而正对着大门处,赫然立着一面硕大的古镜。

    “这是....?”徐传州皱眉走近,仔细打量这镜子。

    镜面是极其稀有的琉璃镜,很是珍贵,这样的一大块琉璃镜,放在市面上拍卖,几乎可以说是无价之宝,价值连城。

    “启禀长老,这屋子里什么人也没有。”几个手下头目迅速回来禀报道。

    徐传州回过头,扫视一眼回到自己面前的众人。

    忽然他眉头一蹙。

    “小陈呢?”

    几人面面相觑。

    “没看到他,他刚才说去屋外院子看看。”一名女弟子低声道。

    “屋外?”徐传州眉头皱得更紧了。

    “我们先出去看看。”他有种不好感觉。从一开始进入此地,到现在,似乎有什么东西正潜伏在暗处,静静盯着他们。

    一众人正要退出正堂。

    嘭!!

    嘭嘭嘭嘭!!

    猛然间,整个屋子里所有的门窗,都猛地关闭,像是有人在外面大力狠狠合上一般。

    啪!

    大门上门闩狠狠落下,一行人居然一下子便被关在了屋里。

    “撤!”徐传州一声厉喝,率先便朝着大门扑去。

    呼。

    仿佛有谁一下将灯火吹灭。

    整个正堂连同所有火把一起,全部火光瞬间熄灭。

    屋子里一下变得静悄悄,仿佛里面一下子没了人。

    时间缓缓流逝....院落里一片安静,带人进去的徐长老等人居然一下没了动静。

    嘭!!

    猛然间木门被一下撞开,一个浑身是血的人影冲出半截身子,但马上身后便被什么东西狠狠抓住,往屋子里拖回去。

    “你等着,赤鲸帮绝不会放过你!!不管你是谁!!不管你是谁!!”这人影厉吼着,赫然便是徐传州,他浑身是血,双手在地面上抓出两条长长的血痕。猛地一下,便又被拖进了屋里。

    嘭!!

    房门紧闭,屋子里再没有了声息。

    *************************

    “已经连续失踪不少人了?”路胜一边看着校场内,正在演武的几个师兄弟子,一边侧耳听着近卫的低声汇报。

    “那个方向,徐长老和陈外务使,都赶去了,不过现在也没消息。”近卫低声道。

    路胜眯了眯眼。

    陈外务使和徐长老都是他才提拔起来的新高层,之前环佩城出现问题,他便将这两位派去协助处理。

    却没想到现在已经过去十多天了,居然一点消息也没有。

    “报。”此时另外一名近卫急速赶到,将手上的一份信件双手奉上。“环佩城急件!”

    路胜伸手将信件接过,展开看了几眼。才看完信上内容,他面色一下便阴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