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一百八十八章 不笑 六
    “说起来,我是追寻朝龙调查红赦珍珠的下落。东海独孤家下的悬赏,你也知道你师兄我别的本事没有,但偷窥....嘿嘿嘿...”万和子奸笑起来。

    颜开无奈叹气。

    “师兄,你确定要一直跟着朝龙下去?”

    “当然!我可是接下了独孤家的悬赏榜的人....”

    “什么你居然接下悬赏榜了??!”颜开顿时一惊,睁大眼站起身。

    就连边上的段蓉蓉也一下掩住嘴,明显被吓到了。

    “你疯了!?万和子!”颜开忍不住也低呼起来,气急败坏。“你知不知道那悬赏榜一旦接下是个什么后果?!”

    “额.....什么后果?”万和子愣愣看着两人。

    “完不成,身魂分离,化为独孤家锻造兵刃的恶毒魂火燃料!”颜开气得胸口都要炸了。

    “啊!???”这下万和子知道麻烦之处了,也彻底傻眼了。他当初揭榜的时候,还得意自己速度够快。

    独孤家放出的榜单,奖赏之丰厚,简直闻所未闻。他第一眼看到,便以这辈子最快的速度,扑上去,然后一把接下。

    当时他还奇怪,怎么周围的人一个个看他的视线目光都颇为奇怪。

    现在他终于明白了.....

    “完了....”万和子只感觉浑身发软,通体冰凉,再没了半点力气。“完蛋了.....”

    “你啊你!”颜开简直恨铁不成钢,指着师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师弟蓉蓉.....这次完了...师兄...这辈子...这辈子还没尝过女人的味道,不如蓉蓉你就献身一回....”万和子两眼灰暗喃喃道。

    “我要告诉冰缘姐!”段蓉蓉马上起身。

    “别!别!!”万和子顿时回过神来,哭丧着脸。“我错了,错了还不成吗?算了,这是我自己找死....回头我就去独孤家,看还能不能找到什么转机。”

    “现在怎么办?”段蓉蓉又好气又好笑,她看得出万和子只是说着玩玩,勉强打趣,但知道真相后,他明显已经六神无主了。所以她才看向颜开。

    她知道颜开哥绝不会让她失望。

    万和子虽然人总是犯贱,但曾经也不止一次帮过他们,救过他们。

    “为今之计....先要弄清楚师兄接的是什么任务。”颜开无奈道。

    轿子缓缓在茶帮大门前放下。

    宁三恭敬掀开轿帘,小伞女第一个跳了出来,举着红伞站到一旁,回头看向后方。

    路胜缓缓从轿子里走出来,看向等在大门口的茶帮帮主董琪。还有一旁的飞廉军统领。

    “董琪见过路帮主。”“飞廉军李琼见过帮主!”两人纷纷见礼。

    路胜点点头,董琪是前次见过一面的,而飞廉军的李琼,是帮中早就加入飞廉军的子弟,才被提拔上来,说起来被提拔,也是有他一统北地的影响在。

    如今宋国北方,赤鲸帮一家独大,背后又站着中原九家的上阳家,上阳九礼突破府主,踏入蛇级,以她的才情,一突破就绝不会只是下三重。

    而作为上阳九礼的手下大将,路胜自然水涨船高,威势越发强悍。

    “情况怎么样?失踪的长老有消息了吗?”路胜走进茶帮总部,一边前行一边询问。

    “没有...徐长老到现在为止也没有任何消息。陈外务使接到消息,正在四处寻找,但都没....帮主还是等陈外务使到了,仔细询问吧。”飞廉军的李琼低声回道。

    路胜缓步走在木质回廊上,侧脸看向回廊边的假山流水小花园。

    小花园里还有几个小孩子追逐打闹,声音挺大,还好奇的看向这边。

    “额...是帮中长老的小辈,不知礼数分寸,在下马上去....”董琪吓得除了一身冷汗,明明出来前她吩咐好的,排除所有人离开,隔离周围,可眼下居然还有小孩子在,万一冲撞了如今身为帮主的路胜。她可是知道这一位的脾气,看似温和,一旦动起手来六亲不认,说杀就杀。

    “不碍事。”路胜扬起手,却是丝毫不介意。

    “这小小的清茶镇,我却是第二次来了。”他平静道,看不出有什么喜怒。

    “是,上次,帮主还是前来解决琉璃镜一事...想来一转眼已经过去这么久了。”董琪连忙恭敬道。

    “也不久。”路胜笑了笑,“赵娇娇呢?”

    李琼迅速回道:“赵外务也早已外出调查情况,迄今未归。”

    “哦?”路胜挑了挑眉。“有意思。居然连赵娇娇也陷在这里。一个长老,一个外务使,我赤鲸帮居然一下便陷了两人在此.....”

    董琪两人以及周围的宁三徐吹等,都不敢出声,如今的路胜威势越来越重,只是一言一行,就能给人莫大压力,容不得他们不紧张。

    “报!”

    一名近卫迅速飞奔进来。

    “陈外务使回归,求见帮主!”

    “带他过来。”路胜吩咐道。

    很快,一个面色苍白,神情憔悴的白发老者匆匆进来,对着路胜便是单膝跪地,低头问罪。

    “属下陈宗涛,拜见帮主!求帮主责罚!”

    “起来,你何罪之有?把具体经过给我细说一遍。”路胜平静道。

    陈宗涛低声开始将自己遇到的经历缓缓说出。

    “那日,属下与徐传州徐长老一同进入深山寻找蛛丝马迹。因为听说那不笑主人一直出没于深夜,所以我们便一直找到深夜。

    找着找着,突然属下听到徐长老发出一声厉吼求救,便赶紧冲过去,等到了声音传出的地方时,却什么也没发现。

    不只是徐长老,连带着他带着的一队人,全部消失得无影无踪。”

    “你是说,你从头到尾,都不知道,也没看到,徐长老是怎么失踪的?只是听到一声吼叫?”路胜平静问。

    “是....正是如此!”陈宗涛低头惶恐道。

    路胜看着他,没再出声。

    就这么看着他足足半响,陈宗涛的背心冷汗越来越多,几乎将他背心湿透。

    嘭!!

    猛然间,陈宗涛被一脚踹得飞起,狠狠撞在便是房柱上,当场一口血便喷了出来。

    其余人被吓得浑身一抖,徐吹和宁三也是眼皮一跳。董琪闭上眼不敢再看。

    “再问一遍。”路胜平静走到陈宗涛面前,“你真的,只听到声音,没有看到徐长老?”

    陈宗涛滚落在地,连忙翻身跪起来,满嘴是血。

    “属下..属下.....”

    “回答我!!”路胜猛地双目一睁,声音厉吼。

    陈宗涛被吓得浑身一颤,终于坚持不住。

    “属下看到了....看到过徐长老!!”他声音甚至带着哭腔,已经七十多岁的老人,此时居然像个孩子一样哭了。

    “你看到了徐长老的求救吧?”路胜淡淡问。

    “是....是的....属下看到了...可,当时属下...真的太怕了....那个石屋....”陈宗涛眼泪鼻涕一股脑涌了出来,“那么多人,一下就被吞了....连个影也没有啊!!”他跪伏着爬到路胜脚边。

    “帮主,不是属下贪生怕死,而是实在是,实在是毫无胜算,上去也只是送死!!为了顾全手下弟兄性命!”

    “带下去,帮规处置。”路胜淡淡吩咐了句。

    几个近卫迅速上前,两边夹住陈宗涛,将其拖了下去。

    陈宗涛浑身颤抖,动也不敢动,像是烂泥一样被两人扶着带了下去。

    没有人为其求情,路胜处置他,不是因为其见死不救,而是因为他知情不报。

    这种关系到帮中战友生死的大事,居然还为了一己私利,知情不报。按照帮规,当处双刀刑。罪不至死,但从两肋处扎两刀进去,不是重伤,也起码去了半条命。

    “让他把该说的都说出来,然后我们直接去看看,这山里到底有什么东西,敢动我赤鲸帮的人。”路胜平静道。

    “是。”徐吹缓缓退下,朝着陈宗涛方向赶去。

    “现在我们来说说,这清茶镇最近流传的那个什么传说。”路胜看向董琪。

    “是不笑传说。”董琪低头恭敬道,“最近我们茶帮也有人夜半失踪,明明不是深山,却依旧莫名其妙的失踪,很多人都是就在家里就消失不见。

    有传言说,深山里有个石屋,里面住着不笑主人,有人误闯进入屋子,惊醒了他,让其从深山中离开。

    不笑主人来到了镇上,必须要有人说出一个能让他笑出声的笑话,否则便会不断的四处杀人。”

    “说笑话?”路胜一愣。

    “是。”董琪点头道,“据说,一旦遇到不笑主人,必须要在极短时间内说一个笑话,把他逗笑了,才算过关,不然就见不到第二天的太阳。”

    路胜摇头笑了,左右看了看。

    “你们信吗?还有这种传说?”

    宁三倒是认真考虑了下。

    “属下认为,极可能是真的。这不笑主人既然传出了这样的规矩和名声,那就意味着,必然有人从他手下活下来过,所以才有这传闻传出来。”

    “有道理。”路胜点头。

    周围其余人也都纷纷点头赞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