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一百九十章 不笑 八
    比起随便编一些谎话,颜开还是决定说实话。毕竟这并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他见路胜脸上露出一丝好奇之色,又继续道:“我们刚到此地,便偶遇胜公子,想着赶紧提醒公子,那人极其恐怖危险,一旦遇到,切不可与其发生冲突,要万分小心。”

    “哦?”路胜似笑非笑看了他一眼。

    这话虽然是在提醒他对方危险,但身为北地第一大帮帮主,又是赤鲸帮帮主,北地刀王。

    在这样的人物面前,说这等话,这不像是提醒,而更像是挑拨。

    颜开也不管他是否听出来意思,又道:“那人乃是东部势力心游会的副会主,人称东游蛟,朝龙。”

    “朝龙?”路胜心头一动,心游会,朝龙,朝虎,这三个名字联系起来,他顿时心中有了数。

    “有意思。”他嘴角一勾。看出了颜开三人的意图,他们应该是想要借助自己的庇护,来应付这个朝龙。

    “既如此,先生三人不妨与我一道,我赤鲸帮在这北地多少有些薄面。”他也不揭破,只是顺着对方道。

    颜开顿时微微松了口气,知道第一步成了。

    调查朝龙,特别是在这种人迹稀少的地方跟踪,被发现的几率太大了,若他们跟着万和子一道傻乎乎的就这么跟进山中,最后的结局,铁定是被朝龙抓住生死由他。

    现在能混在赤鲸帮的队伍里,那就安全系数大多了。

    一番闲聊下,队伍又再度起步前行,路胜也从颜开三人口中得知,朝龙居然也是为不笑主人而来。

    这就有些奇了,万里迢迢从东部赶过来,就是为了这么一个不笑主人?难不成其中还隐藏着某些他不知道的隐秘?

    队伍缓缓前进,一路在山林中,劈开草木,给轿子硬生生开出一条路。

    不一会儿,前面开路的帮众忽然动作一滞,迅速停顿下来。

    就在赤鲸帮众人的正前方,居然同样远远现出一群人。

    这群人身着淡蓝劲装,右手胳膊绑了白巾,一个个眼中精光四溢,气盛神足,巧的是,他们队伍里同样抬着一顶轿子,不过和赤鲸帮的黑色轿子不同,他们的是白色。

    徐吹手缓缓放在腰间剑柄上,静静看向对方。

    对面队伍里,一个吃着上身的大汉,也面无表情的看了他一眼。

    双方队伍都不是弱者,只是相遇的一瞬间,就感知出对方的不好惹。赤鲸帮胜在人多,而对方人少一些,但个体气息更胜。

    两边队伍都没有惹事的意思,相互忌惮之下,各自一碰即退,错开方向。

    “会主,是赤鲸帮的人。”白色轿子边,那壮汉低声回报道。

    “不要节外生枝,最快速度找到不笑,然后回去。我们没工夫在此停留。”一个低沉沉闷的男子声音从轿子里传出来。

    “是。”壮汉低头应道。

    路胜透过轿帘缝隙,看到交错而过的白色轿子,两边虽然相距较远,但对他这层次的强者,就算数百米也不过是几个眨眼功夫。他闻到一丝轿子里熟悉的气息。

    “心游会....”心游会的人还和他有过接触,对方隐匿手段极其厉害,但也仅仅如此而已,朝虎身为副会主,同样被红坊白正面击杀。而且还是多人围攻。

    “他们也是来调查不笑主人的。”颜开走在轿子边,忽然低声道。

    “那就随他们好了,若真是如此,之后还会再见。”路胜淡淡道。

    很快,两支队伍接触前,各自停顿了下。

    停顿的时间不长,双方都克制警惕的盯着对方人手,随即在后面的命令下,两支队伍交错而过,井水不犯河水,各自消失在林中。

    随着时间推移,赤鲸帮众人在山林里绕了好几圈,终于到了一处似乎是一片废墟的小村落前。

    “就是这里!!”那带路的帮众大声道,“启禀长老,我们当时就是看到徐长老带人进了这里,之后便再也没出来。”

    徐吹凝神看了看那村子,特别是村口的那座小石屋,隐隐透出一丝让他不舒服的气息。

    回过头,他看向身后轿子里的路胜。

    路胜已经掀开轿帘了,却压根没有看他,而是视线越过众人,看向队伍右侧的空处。

    徐吹顺着路胜的视线看去,果然,在那边的地面上,发现了一些丢弃的火把。

    一名帮众走过去,捡起一把火把看了看柄上,果然是赤鲸帮的印记。

    “就是这里。”徐吹确定下来,回头看向路胜。

    路胜微微点头。

    “搜!”顿时一众赤鲸帮之人分散开来,迅速涌入村子,开始各自挨家挨户的搜寻线索。

    颜开三人对视了眼,走到村子口,蹲下开始检查地上墙上的蛛丝马迹。

    路胜下了轿子,忽然抬眼望去,左边林中,赫然也出现了之前错开的那支队伍。

    那队伍中间的一顶白色轿子,缓缓被放下地面。

    “没用的,不笑主人从不白天出现,只有晚上才可能遇到。”一个沉闷的声音从白色轿子里传出来。

    “只有晚上才出现?阁下是谁?”路胜挑了挑眉,问道。

    “我们并无恶意。”轿子里声音继续道。“地方找到了,晚上我们会再来。”

    白色轿子缓缓抬起,又朝着远处离开。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一旁不远处的万和子,忽然感觉身上一冷,抬眼一看,白色轿子边上的那壮汉正远远盯着自己,目光如同刀尖一般尖锐冰冷。

    随着目光而来的,还有一股深沉的,巨大的压力,仿佛一只大手,狠狠拽住他的心脏。

    万和子浑身一震,迅速开始冒汗,他脸上泛白,呼吸急促,两眼无神,手无意识的捂住自己咽喉,开始用力。

    锵。

    忽然一声轻响。

    徐吹面无表情挡在他前面,看向那壮汉。他手中刀柄缓缓拔出了一丝缝隙。

    万和子这才如同溺水得救之人,猛地大口呼吸起来,颜开和段蓉蓉这时才发现他的异样。

    “师兄!”

    “万和子,你没事吧!?”

    哼。

    一声冷哼远远飘来,万和子知道这是在警告自己,要是再敢跟踪,就杀了他。

    他此时万分庆幸师弟的决定,要不是加入了赤鲸帮的队伍,就刚才那么一下,他可能就被对方活活用杀气吓死。

    那种感觉,无法逃避,无法躲开,身体不听使唤,连逃跑都做不到。

    “很强的杀意。”宁三靠近过来,神色凝重。

    他得路胜传了八十年内气,此时实际实力已经足以和凝神对拼,境界虽然还只是通意,但发挥出来的力量,已经比徐吹还要强。

    毕竟徐吹也只不过是通力顶点。

    当然,这只是两人正常状态下的实力,若真要全力动手,那种如同半妖魔的状态,才是他们真正的底牌。那是只有万不得已,才会选择揭开的底牌。

    路胜看了眼万和子,这人居然是颜开的师兄,比起他师弟,这实力也太弱了吧?

    白色轿子越走越远,很快便消失在林中深处。

    收回视线,路胜朝徐吹和宁三示意了下,两人也跟着一起走进村落,和那些赤鲸帮众一起,搜寻村子里的痕迹。

    路胜缓步走进村落,随意进了一间被破开门的石屋,里面挤满了厚厚的蛛网,到处都是潮湿的苔藓和半透明的虫蜕。破开的窗前堆满了飘飞进来的枯叶,叶子有的已经烂掉了,似乎被雨水打湿了,腐败发出霉点。

    路胜随意走到石屋的床铺前,轻轻一按。

    噗。

    整张床居然一下垮塌掉一角。

    “木头腐朽掉了,这里没有人迹。”宁三跟着在后面,低声道,“属下曾经研究过这方面的东西,一般用来做床脚的木料,都是凤县木。

    这种木料能有效的抵抗潮湿和腐败,像眼下能够烂到这个地步的,至少也要十年以上。”

    “你确定?”路胜摸了摸床头,木料确实很坚硬。

    “属下请教过很多木匠师傅,得到的答案大同小异。”宁三低声道。

    “出去吧。”路胜淡淡道。他现在有些相信,那个白轿子所说的话了。

    一番搜索后,赤鲸帮众人一无所获,所有石屋都是一片破败,根本不像有人进出过。

    至于徐长老等人留下的痕迹,更是无处可寻。

    站在村口,路胜眯眼整体看向这片山村。

    “帮主,这里有字!”忽然有帮众大声道。

    路胜迅速赶过去,在一个帮众的指引下,发现就在村口,泥地里有一块只有小半截露在外面的石碑。

    众人迅速将石碑挖出来,上边清晰的写了几行字。

    欢喜村。每个人,都能找到属于自己的快....后面的字被什么东西磨掉了,看不清。

    路胜蹲下来,伸手摸了摸上边的字迹。

    “古体的宋文。”他低声道。

    “帮主,这上边写的是什么东西?”徐吹低声问。

    宁三也好奇的看向路胜,他是知晓这位帮主前身可是真正的书院大才。加上看其刚才的样子,应该是认得这字的。

    “这是.....千年前鼎盛时期的大宋,盛行使用的古宋体。”路胜站起身淡淡道,“不过这个古宋体,用的是繁体...只有祭祀的时候,才会使用繁体,平常时候,不应该用这样的字....”他面露疑惑之色。

    这欢喜村,似乎不只是不笑主人一个怪异这么简单。

    “难不成,这个村子根本就不是给人住的?”宁三嘀咕了句。

    路胜听到这句话,忽然脑海中闪过一个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