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一百九十一章 不笑 九
    轻轻将石碑上泥土拂去,路胜单手一抓,一提。噗的一下,便将石碑猛地拔出地面。

    一米多高的黑色石碑上掉落下大量泥土碎屑。

    在石碑的最下方,还有几行字,虽然模糊不清,但还能勉强看明白。

    行走于自身的孤独,通往绝望的痛苦。喜悦,生命,死亡,希望.....

    这句话下面,是一些细微的解释一样的内容,路胜眯眼一一扫过,也终于明白,自己等人为什么找不到这个所谓的不笑主人了。

    “这算什么?无聊的怪异游戏?”他放下石碑,环顾四周一圈。

    “所有人,都回去清茶镇,这次探查就此结束。”

    这话一出,顿时赤鲸帮众人都是一愣,但帮主之令不可违背,没人有任何质疑,都低头恭敬应是。

    徐吹和宁三仔细看了下那石碑,他们不认识古宋体,也不知道帮主看到了什么东西,更不明白上边的文字到底是什么意思。但他们知道,必定是这石碑的内容,让帮主改变了主意。

    一行人迅速回撤,只留下了少数人,守在这里算是引路。

    路胜让留下之人守在村子口,叮嘱绝对不要进去。赤鲸帮众很多都有过征讨怪异和鬼物的经历,特别是这些守在路胜身边的近卫,所以他们知道该怎么做。也能让人放心,身上还配备了不少丹房出品的抵抗幻觉的药粉。一般的幻觉对她们都无效。

    没有丝毫停留,路胜带着颜开三人一路回到清茶镇。三人虽然疑惑,但知道赤鲸帮如此行动,必然有他们的道理,毕竟赤鲸帮可是有长老级别高手陷入怪异中,生死不明,绝不可能轻易放过这个案子。

    “就如朝龙所言,那个地方,只有在固定的时间去,才能见到想要见到的东西。”

    茶帮的书房中,路胜负手而立,对着边上的颜开徐吹等人平静道。

    “固定的时间?说起来,之前不笑主人的传说,都是在夜半时辰发生,难不成只有这个时间,不笑主人才会出现?”颜开低声道。

    “颜开先生对这个传说很感兴趣吗?”路胜笑着看向他。

    “额....有一点。不过既然路帮主亲自出马,此事必定不会有问题。”颜开客气道。

    “但那个东游蛟朝龙,居然这么远万里迢迢,就为了过来这个小镇找不笑主人,其中必定有隐情企图。”段蓉蓉小声提醒。

    “没关系,找个时间晚上我亲自去一趟。那个地方,去多少人意义都不大,无论多少人,面对的东西都一样。”路胜摇头道。

    “需要我陪你一起吗?”小伞女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突然从书房的一个书架后面走出来。

    “不用,很快,很快就能解决。”路胜笑道。“这趟我们精简一下人数再去。不过不一定是今天。”

    其余人不知道他说的什么意思,但既然作为帮主的路胜都这么开口了,其他人也不敢多言。

    众人在茶帮休整了一阵后,茶帮也将那个散步传言的人找了出来。

    不出所料,那人已经死了好几天了,尸体在家中发臭了才被人发现。茶帮的人找到他时,那家人的邻居这才知道他死了不少时日。

    线索全断掉。一切又陷入混沌中。

    时间飞逝,一转眼便是数天过去了。

    颜开等人见路胜不打算再动,在镇上也看不到朝龙的踪影,知道他必定是守在那里,便心头也焦急起来。

    当着面,颜开试着问了路胜几次,都没有得到行动的回答。久等数日,他无奈之下,便只好带着师兄万和子及段蓉蓉,悄悄再度前往那小村子。

    .....................

    山林中大雾弥漫,到处都是白雾蒙蒙。

    颜开和万和子段蓉蓉三人,一路轻车熟路回到村子前。

    雾气里的山村静寂无声,周围一点人声也听不到。安静得可怕。

    颜开站到村子门口,低头看了看周围。

    “人呢?赤鲸帮驻守的人,还有心游会的人,不是都在这里吗怎么一个都看不见?”

    要想完成调查朝龙的任务,就必须一刻不停的紧随朝龙队伍。之前他想要借力,也成功和路胜搭上线,只是之后的发展却不如人意,赤鲸帮居然撤回大部分人手,然后就这么不动了。

    路胜似乎在等待什么,自从看了那个石碑后,他便一直按兵不动。

    颜开三人无奈,独孤家的悬赏榜可是有时间限制的。一直拖下去,最麻烦的还是万和子。

    无奈之下,三人只能自行行动。

    此时站在村子口,颜开回头和段蓉蓉交换了下眼神。

    “师兄,你这趟就不要进去了,等到晚上我和蓉蓉单独进去,你用能力在外窥视,找到人就好,其他不用管。”颜开低声道。

    “那怎么行!”万和子肃然摇头,“此事是我一人所为,悬赏榜也是我一人接下,和师弟蓉蓉你们无关。此事我一个人进去就行。说起讲笑话,师兄还是有些信心的。”他挤出一个有些勉强的笑容。

    “师兄....”颜开看出万和子的坚决,万和子这人,有时候很跳脱,但认真的时候,又绝对靠谱和坚持。他在认真时做出的决定,那就一定是不会更改。

    “别说了。我知道师弟你们是为我好,不过,此事一人做事一人当,我自己闯下的祸,我自己承担。”万和子斩钉截铁道,说完,毫不犹豫便一脚踏入村子里,转眼便快没入浓雾中消失不见。

    “师兄!”颜开两人猝不及防下,赶紧追上去,但怪异的是,刚刚才离开他们的万和子,才走出几步便消失不见了。

    此时夜深人静,白雾朦胧,周围根本听不到半点脚步声。

    颜开拉着段蓉蓉,沿着墙壁摸索着前进。手按在冰凉粗糙的村子石壁上,不时还摸到一些滑腻腻的青苔,不小心些根本稳不住手。

    两人心头都有些急,这里可是陷了赤鲸帮长老级高手的麻烦之地,就算是他两经验丰富,也必须小心的步步为营,慢慢摸索前进,像万和子师兄那样一口气冲进去,太危险了。

    “蓉蓉,跟紧我!”

    “知道!”

    颜开听到身后的回答声,心头稍微定了定,他们两人一直以来能够到处游历而安然无恙,最大的依仗,便是体内血脉对危险和威胁的敏锐反应。此时体内没反应,想来一切还好。

    牵着蓉蓉,颜开慢慢顺着石壁摸索进去,双眼耳朵高度警惕的盯着四周。

    啪。

    忽然前面有一道人影模糊闪过,似乎是师兄万和子。

    “师兄!”颜开低呼一声,拉着蓉蓉便追上去。

    人影没有停留,猛地一转,便冲上了一道石阶,然后拐进一间石屋内。

    颜开稍稍顿了顿,凝神往前看去,果真看到了是万和子的一抹衣角。

    他再不犹豫,咬咬牙,松开蓉蓉的手。

    “蓉蓉你就在门外等着,我去追师兄!”

    “好!”

    段蓉蓉的声音隐隐传来。

    颜开也没多想,推门跟着冲进石屋。

    里面是一片院子,空荡荡,万和子踪影全无,也不知道跑到哪去了。

    颜开缓缓拔出背后长剑,警惕的盯着周围。一步步朝着屋子正堂走去。

    啪....

    啪啪啪...

    忽然豆大的雨点迅速掉落下来。

    浓密的白雾,如同被风吹散一般,迅速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消散。不过数息,所有的雾气便彻底散去。

    咔嚓。

    天空一道雷电划过,雷声滚滚,隆隆作响。雨哗哗的倾盆落下来。

    颜开这才看清自己所处的环境。

    他正站在一个石屋内的院落里,正前方,便是一个亮着光的石屋正堂。石屋的木门关闭着,里面透过窗户纸,隐隐看到坐着一个人。

    他眯起双眼,缓缓倒退,雾气消散得太快,以至于有些违背自然常理了。

    而眼前出现的一幕幕,那个坐在正堂大厅里的人,和传说中的不笑主人出现方式极其相似。

    他还没做好准备直面这里的传说。

    ...................

    “哎呀,这里有亮光,这里这里!!快来!”大雨中,三个身穿长衣的年轻人影,急匆匆的朝着石屋跑过来。

    亮着光的石屋,在这种阴暗大雨天气,绝对是灯塔一般的存在,代表着可以让人避雨和喝一口热茶之类。

    陈子光和徐培两人原本是打算去不远处的镇上休息,但时间太晚,还是没赶上,中途又被意外耽搁了下,走到这个时间,还没到镇上,却遇到了下雨,无奈之下,只能跑来避雨。

    等跑到石屋外的屋檐下后,两人身上的秀才长衣都被湿透了。

    “希望背篓里的衣服没被打湿,谁曾想牛车居然断轴了,唉,这趟当真是多灾多难。”陈子光叹气道。

    “可不是,我赶考了三次,这还是第一次这么狼狈。”徐培也跟着无奈叹息。

    两人带着一名书童,便是前去府城赶考的书生。只是没想到半路上这么巧,刚好遇到下大雨。

    “进去找这里的主人讨口热水喝喝吧。”陈子光提议道。

    咚咚咚。

    书童赶紧上去敲门。

    吱嘎一声,门开了,是里面的人打开的。

    颜开诧异的看着门外的三人,这个时候居然还会有人前来。

    “你们....”

    “敢问这位是主人家吗?”徐培赶紧上前礼貌问。

    “不...我只是来避雨的。”颜开摸不清眼前三人是什么底细,便随后遮掩道。

    “正好,我们也是来避雨。”陈子光三人眼前一亮。

    “外面是什么人在?”忽然屋子里传来一个洪亮的声音。石屋正堂的木门,一下被拉开,一个身材魁梧,背着钢刀的疤脸汉子,大步走出来。

    “你们也是来避雨的吗?”他警惕的盯着颜开四人。

    “额....”颜开没想到里面坐着的人,居然是这个疤脸大汉。顿时愣住了。

    “师弟!我在这里!”屋子里此时又走出来一个人,赫然是万和子,他手里还端着一个破瓷片,正放在嘴边似乎在喝水。

    “你怎么一个人过来,蓉蓉呢?”万和子疑惑问。“刚才雾气一下子全散了,我进了门,看到这位兄台正在屋子里喝水休息,便讨要了点。然后就听到外面传出声音。”

    “原来大家都是避雨的啊。”那疤脸汉子也是恍然,“若不嫌弃,就都进来休息下吧,这屋子虽然脏乱,但好歹不漏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