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一百九十二章 不笑 十
    颜开张了张嘴,完全没弄清楚是怎么回事。

    “颜开哥。”蓉蓉此时也从门外挤进来。“这是....怎么回事?”她一脸疑惑的看着眼前这一幕。

    大雨越来越大,雷声也越来越响,众人不得已,便都进了正堂避雨。

    正堂里破败不堪,墙壁上到处是蛛网污痕,中间唯独还完整的,就是几张桌椅。

    那疤脸汉子一屁股坐到椅子上,伸手抓起粗树枝,拨弄了下地上的篝火。

    “某才到此地,就遇到这么糟糕的天气,原本打算去不远的城里寻我大哥,现在看,怕是要拖到明后天了。”

    陈子光三人没说话,出门在外,不要随便透底,这是常识,虽然他们不知道,自己光是那一身穿着装束,就基本暴露了自己身份。

    “原来你也是进来避雨的啊?”颜开恍然。

    “那兄台以为是什么?”疤脸汉子一脸疑惑。

    “额....不说了,不说也罢。”颜开猜测,自己之前可能是被什么东西迷障了。

    他看了看段蓉蓉和师兄万和子,两人都很正常,和平时没什么区别。

    “说起来,刚才那么大的雾.....”

    “刚才那雾确实很大。”疤脸汉子也点头,“不过突然就散掉了,有些怪怪的。这荒郊野岭,大家多提点心就好了。”

    “是是,兄台说得是。”陈子光附和着点头。

    咔嚓。

    一道雷光划过,将屋外照亮得一片雪白。

    一群人围着火烘烤衣服,也顺便闲聊起来。

    颜开这才知晓,那疤脸大汉名叫孙颤狂,是从外地赶过来,投奔自己大哥的江湖人,据他自己说是个什么巨鹰门的人。

    而那两个书生带着一个书童,是前往附近的府城赶考。

    火光温暖,外面风雨雷电乱闪,气温也迅速跌下来,这北地靠近冰洋,温度本就极低,再加上又是秋冬时节,就更阴寒。若是没火,一晚上的冰冻就能去掉一个壮汉的半条命。

    “这屋子蛮大,有三个单间相连,我先占了一个单间,其余的各位自己安排,时候不早了,某就先睡了。”

    疤脸大汉孙颤狂闲聊过后,打了个呵欠起身。

    “孙兄请便,三个房间也正好分给我们三批人。”陈子光和孙颤狂聊得倒是尽兴,连忙起身抱拳道。

    “客气。出门在外,不就是该互相帮助?”孙颤狂笑道。

    “时间不早了,那我们也去休息了。”徐培也站起身道。

    “也好,那我们也休息吧。”颜开跟着起身笑道。

    他冲段蓉蓉和万和子使了个眼神。两人也跟着起身,三拨人分别进了石屋侧面的三个单间。

    “今夜.....和地休息下吧,那床板是不能用了,只能用来点在地上。”颜开本想问两人之前的情况,但话到嘴边,却也没说出口。

    “颜开哥,之前大雾里,我看到了一个和你一模一样的人,朝着村子深处跑去,要不是听到院子里有你的说话声,我或许真的会被那人引走了。”段蓉蓉忽然低声道。

    颜开目光一闪,点点头。“小心些,先观察,再做决定,不要急躁。”

    “师弟,你们明天一早就回去吧,这事是我一人所惹,就该我一人了结...”万和子正色懂。

    “师兄,别说这些。”颜开摇头。“小心些,这里有些怪异,万事先保住自身,看到的其他东西,都不要急着下决定。”

    “恩,我知道。”万和子点头。

    三人各怀心事,便找了墙角背靠着休息。

    ....................

    清茶镇。

    路胜一大早便从卧房中出来,天还未亮,便站在院落里,静静望着天空电闪雷鸣。

    小伞女从院子一角跳出来,怯生生的看了路胜一眼,然后走到院落中间的井边,小手费力的开始一点点的用水桶打水。

    吱嘎吱嘎的转轴声不断响起。

    “是樱樱啊。你也起得很早。”路胜不回头也能分辨出伞女此时是哪个状态。

    “....不用...睡。”小伞女低声回答。

    路胜失笑起来。

    “也是,是我忘记了。”

    他目光看向远处的山林,那是那个村落矗立的方向。

    “你知道那个村子吗?说起来,你的年纪应该比红坊白还要大,就没有听过那个村子的一丝一毫消息?”

    “....对....对不起...”樱樱低头道歉。

    “没事,我只是随口问问。”路胜笑道,“那个地方,可不是随便想进就进的,我需要弄明白,那里究竟有什么,能得到什么,那个朝龙,为了什么跑这么远前来。”

    “......”樱樱不理解路胜的想法,在她看来,再强,那地方难道还能和姐姐全盛时期比?

    路胜连全盛的姐姐也击败了,在这片土地上,也不需要忌惮任何事情。

    “你不明白就算了。”路胜摇头,他的身份敏感,必须尽最大速度,提升自我。只有当自己实力达到无人能及,无人能够威胁的地步。才不用担心世家妖魔等的麻烦。

    毕竟他的力量,是足以掀翻这个世界统治体系的点。

    在此之前,无意义的动手和爆发,都是危险的。每多出手一次,就容易被人看破底细。

    樱樱打完水便回去了,路胜在院子里站了一会儿,便朝着书房走去。

    书房内,茶帮董琪已经等在那里了。

    “启禀帮主,不笑主人又出现了!昨晚又有一人神秘失踪,从留下的痕迹来看,应该就是不笑主人出没。”

    “哦?”路胜顿时来了兴趣,“那人怎么失踪的?”

    董琪低头肃然道:“就在他自己家中,家人说,半夜忽然听到一声惨叫,起来四处寻找,便发现那人已经不见了。这是镇上迄今为止,第十六起命案。”

    “这案子,连唯一生还的人也死了,很棘手啊。”路胜双目缓缓眯起来。

    “现在镇上人心惶惶,也不知道接下来该如何应付。”董琪带着一丝希冀的看着路胜,希望他能拿出办法来。

    “不急.....朝龙呢?”路胜笑了笑,问。

    “没发现其行踪....还有颜开那三人也都失踪了,很是古怪。”董琪疑惑道。

    “帮主!”董琪话没说完,徐吹却是一口气冲了进来,急匆匆面带焦色。

    “帮中也有人失踪了!”他第一句话,便让路胜和董琪都面色微变。

    “快了.....快了....”路胜眼底闪过一丝寒光。但依旧没有动作。“按兵不动,你带人先出去避避。”

    “是!”徐吹立马应下。

    赤鲸帮没有动作,帮众自己也有人失踪,居然也如同没出事般,只是在徐吹的带领下,大部分人都慢慢撤离了清茶镇,朝着环佩城去了。

    一天天时间过去了。

    清茶镇又重新恢复平静,似乎那个不笑主人的传说已经消失了。

    但路胜明白,那不是消失,只不过是在潜伏。

    咔嚓!

    电光雷鸣。

    董琪缓缓从床上直起身。她是被一阵尿意憋醒的,半夜里外面风吹雨打,声音很大,雷声像是有人在门外打鼓一样。

    咔嚓。

    窗外陡然变成一片惨蓝。

    呼....呼...

    她缓缓吸了几口气,从床上翻下身,穿好鞋子。

    轻轻拉开门,董琪要去的茅房,需要穿过屋子的客厅。夜晚里,原本点着的壁灯灯笼,也因为大风吹得熄灭掉。

    她站在门口,扯了扯衣领,感觉有些凉飕飕。

    “快点去了就回来。”她心头这么想着。

    出了卧房,她脚步匆匆的进了客厅,便朝茅房方向走去。

    忽然她意外发现,客厅的灯笼,居然是亮着的。

    阵阵昏黄的光线,将整个正堂客厅照得模模糊糊。

    吱嘎。

    董琪缓缓合上身后卧房门,视线在客厅里一一扫视。

    “这么晚了...难道仆役忘了吹熄灯笼?”她心头转过念头。

    忽然她眼角余光瞟到,客厅里正对着门的桌椅上,竟然还安静的坐着一个人。

    一个身材高大,微胖,腰背挺直的中年男人。

    因为光线暗淡,董琪隔得远了,也有些看不清那人是谁。

    忽然,远远的,她看到那人僵硬的,缓慢的转过头来,看向自己。

    远远的她看不清那人面孔,但模糊间,她似乎能看到那人眼睛很黑,就像两个空洞。

    “谁?谁在那儿?”董琪心头一突,她不记得自己认识这样一个身材的男人。

    右手迅速从背后睡衣里,拔出短刀。

    “讲个笑话吧。”忽然一个声音从那人身上传出来。

    “!!??”

    不笑主人??

    董琪身体猛地僵硬了,而且声音根本不是从前面传来。

    她缓缓转过头,看到刚刚出来的卧房木门,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敞开了。

    一个同样长相一模一样的男子,正站在门口。这一次隔得近了,她终于看清楚,男子双眼的漆黑是什么回事。

    那根本就是两个黑洞,眼眶里没有眼球,什么也没有,只是两个血洞,黑色的能够看到身体里面的孔洞。

    董琪浑身一颤,手里的短刀差点没能握紧。她脸色发白,浑身发冷,身上汗水迅速打湿内衣。

    缓缓退后两步。

    啊!!

    她突然尖叫一声,猛地转身朝着大门跑去。

    门外,院落正中。

    路胜缓缓握住插在地上的刀,站起身。看向身后缓缓走近的高大身躯。

    “等你很久了,朝龙....”

    身后那人微微一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