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一百九十四章 通道 二
    “太轻了!太轻太轻太轻太轻!!!”路胜双手不断朝着高速闪过的绿光抓去。

    朝龙不断闪躲着,不时反击,在路胜身上留下一道道血口,但这样的血口很快便被强大的自愈能力愈合。

    院落里的房屋墙壁,被两人追逃间砸得一片稀烂。

    外面隐隐有火把光亮赶来,那是茶帮的人被惊醒赶来查看,但马上就有赤鲸帮的近卫前去阻拦。

    他们是见过路胜变身后的恐怖形态的,为了防止帮主误伤和泄露实力情报,他们第一时间便上前阻拦闲杂人靠近。

    呼!

    路胜双手抱起整个大块的石头屋顶,巨大的宽达十多米的屋顶屋檐,被他抱着狠狠对着院落一砸。

    轰隆!!

    碎石飞溅中,绿光破开屋顶当面刺向路胜面部。

    路胜裂开嘴,尖利的牙齿如同闭合的锯齿,白森森的露在外面。

    “结束了。”

    他一下张嘴。

    轰!!!

    一股赤红色气息如光束般从路胜口中喷出,那是高度凝聚浓缩了的赤极九煞功内气。

    如此密度的内气气柱,内部光纯粹的温度就能一瞬间达到上千度!更不用说其中蕴含的海量阳性灼伤力量。

    绿光和赤红气柱正面撞在一起,猝不及防根本来不及躲避。

    绿色迎流而上,冲到一半,便被巨大冲击力吹落,砸到地上。

    嘭的一下,地面浮现两个深深空洞,那是朝龙双腿扎进地表留下的痕迹。

    转眼间他便失去踪影,再出现时,已经躲进了一处断墙后面。

    他此时浑身皮肤都全数转化为淡绿色甲壳,加上双臂的蝉翼刀刃,还有面部的诡异变化,根本就是一个形态诡异的虫人。

    只是这个虫人此时正急促的剧烈喘息着。

    他微弓着腰,双臂刀刃末端已经微微有了融化迹象,身上甲壳到处都是一块块的焦黑灼伤。一些甲壳甚至破碎开来,渗出淡绿色的血液。

    疲惫。

    这是朝龙此时唯一的感觉,侧过脸,从断墙边缘望着那个高达五米,如同巨兽一般的怪物。

    有多少年了,他已经多少年没遇到过这般难缠的对手了。

    就算动用了天赋秘术,获得超快的速度和极轻的重量,也依旧拿对方没辙。朝龙能够感觉到自己肺部一阵火辣,双臂因为过度切割太硬的物质而酸软无比,他知道在这种状态自己不能太久,否则身体不用厮杀就会先一步崩溃。

    “九天状态...已经达到了蛇级,就算朝虎也无法忽视我此时的力量,为什么....为什么....”

    他仰头望着那个正在四处破坏的怪物。

    巨大的轰鸣声到处乱响,尘埃和碎石,伴随着低沉的巨大咆哮不断在耳边激荡。

    “在哪里?”路胜暴虐夹杂着狂躁的声音不断响起,“在哪里?可爱的小虫子~~”

    朝龙剧烈喘息着,努力压抑住快要超负荷跳出胸腔的心脏。

    忽然他双眼一睁,朝着右侧疾闪离开。

    轰隆!!

    他躲藏的那处断墙,一下被一只巨大手掌狠狠砸碎。

    断墙后面什么也没有。

    路胜一只手捏着不笑主人的脖子,一只手缓缓从碎石中抬起来,灯笼大小的眼睛四处扫视。

    “哦....没在这里啊...”他失望道。

    噗。

    另一处废墟后面,朝龙猛地吐出一口绿色淤血,他轻轻的,轻轻的将右胸嵌进去的一块碎石,用力捏出来。

    面色也一下变得越发灰暗,虽然那只是普通碎石,但在路胜恐怖的力量加持下,再加上刚才被那道气柱一下打中,他身上的黑膜也被溶解了大半。碎石造成的威力便得到放大。

    “通道....那是我的..我的通道!!”他咬着牙,眼神重新坚定起来。

    “抓到了!”

    忽然一个低沉的声音从他身后响起。

    一只大手铺天盖地,没等他反应过来,便从其头顶狠狠压下。

    轰隆!!!

    巨大的力量甚至整个清茶镇的地面都微微颤动了下。

    路胜右臂深深陷进地面,一直没入到肩部。

    他再度一提。

    顿时地下一下被拔出一个浑身残破的绿色人形。

    “这次是真的结束了。”他将奄奄一息的朝龙悬到自己面前。

    “成王败寇...”朝龙勉强睁开还剩的一只完好眼睛,虚弱道。“你赢了....通道...是你的了...”

    “什么通道?不明白你在说什么。”路胜莫名道。

    忽然他想起了什么,四处在周围废墟中找了找,很快从角落里发现了已经昏迷倒地的董琪,这茶帮帮主已经被一堆碎石埋住昏迷不醒。

    路胜体型急速缩小,很快恢复到原本大小,重新化为阴极态。

    他很满意如今的实力层次。

    如果说阴极态是十的战力,那么阳极态,也就是一段变身,就是两百的数值。而阴阳合一状态,则已经能达到三百到四百之间。在阴阳合一状态下如果还燃烧内气气液的话,甚至能跃升到接近一千。

    而一千,也就是红坊主红坊白最巅峰,受到赤龙劫碎片加持后,狂化的顶级实力。

    可惜那种状态不可持久,也因为不是自身的真实实力,所以被路胜硬生生正面击垮。

    捏着朝龙,路胜迟疑了下,还是没下杀手,朝龙知道的东西似乎太多了,甚至他还和三圣门有关联。

    那个什么通道,和不笑主人之间,到底有什么关系,他都知道得一清二楚。

    路胜对比他,感觉自己这个赤鲸帮做得很有些失败,似乎什么都不知道。

    “为什么不杀了我?”朝龙缓缓退出那种绿色甲壳状态,恢复正常人身。

    “杀了你对我有什么好处?除了和心游会结仇外,还无意义。”路胜缓缓调动起阴阳玉鹤宝瓶气,一丝丝的注入朝龙残破不堪的身体。

    噗嗤!

    一道道血水猛地从朝龙体内喷溅而出。

    他一下张大嘴,露出剧烈、扭曲的痛苦表情。

    而路胜则是感觉到,这一次的阴阳玉鹤宝瓶气,布置阴鹤网的阻力极大。仿佛朝龙体内像是淤泥遍布的沼泽,内气每前进一分,都得耗费平常消耗的十倍。

    “难道不能控制?或者是内气不足?”路胜心中疑惑,再度缓缓加大内气输出量。

    噗!!

    朝龙猛然仰头喷出一大口血,然后浑身发软,脑袋歪到一边,全身缓缓裂开细密的血口,大量绿色血水渗透出来。

    他的生命气息正在急速的衰弱,路胜眼睁睁看着他大量失血,自己也无计可施。

    不过片刻功夫,朝龙眼里的神采,终于彻底黯淡下去。

    他死了。

    呼!

    朝龙的尸体骤然发黑,硬化,然后在路上手中迅速干枯成黑色碎块。碎块粉碎化为黑色粉末,缓缓飘洒落地。

    “唔.....”路胜收回手,眉头紧皱。“怎么会遇到这么强的抵抗?这种抵抗,似乎不是朝龙本身的意志所为。”

    他原本不想杀死对方,而是想控制他,如果能多出一个蛇级层次的属下,很多事情都能轻松许多。

    但结果是他预想不到的。

    “可惜....那这个呢?”路胜看向还在自己另一只手中的不笑主人。

    因为他体型缩小,恢复正常,所以为了防止这家伙挣脱,他早就将其全身骨头都捏碎,彻底弄出植物人,无法动弹。

    但此时让路胜诧异的是,不笑主人虽然没了骨骼,但依旧还在死命挣扎着,他的体内腹部,隐隐亮着一团黑光。

    那是一团黑色的边缘是淡银色的光晕。

    “通道.....”路胜忽然心有所悟,伸出手,在不笑主人腹部狠狠一挖。

    他手指甲急速变成尖锐锋利的刀刃甲片,轻轻一抠,就将不笑主人腹部的一大团血肉挖出来。

    血肉带着腐朽干枯的臭味,就和死掉很久了的腐尸差不多。

    路胜小心的将血肉剥离,露出最中央的那团黑光。

    闪耀着黑光的,是一颗鸡蛋大小的水晶珠,黑色的半透明的水晶珠子。

    忽然路胜发觉珠子里似乎有着什么东西,一阵奇异的悸动,让他缓缓将珠子拿起来,放到眼前。

    透过半透明的质地,他看到珠子内部,居然有着一条通道。

    珠子里有灰蒙蒙的雾气中,这条通道蜿蜒如蛇,一直蔓延到蒙蒙雾气深处,直到看不见的尽头。

    很奇怪的感觉。

    路胜放下珠子,眼前一切又恢复正常。

    拿起珠子放到眼前,里面再度出现那条通道,就好像,这颗珠子连接着一个未知的,神秘的莫名地方。

    “这么小的通道,如果能够进入这颗珠子,沿着那条路走下去,不知道是否就是朝龙所说的通道?”路胜心有所悟。

    一条藏在珠子中的道路,通往隐藏在雾气里的不知名之处。

    这让路胜感觉,其中必然隐藏着一个大秘密。否则心游会的副会主不会不远万里跑到这里来,就为了三圣门放出的一个不笑怪异。

    “开启通道的条件,不会就是讲个笑话吧?”路胜忽然想到不笑主人的传说。

    “不....讲了笑话的那人虽然暂时逃离安全了,后面还是死了。”他又看向地上被挖掉珠子的不笑主人,此时这具身体居然已经腐化干枯,快要彻底成灰了。

    显然那颗珠子才是真正的核心秘密。

    “这下和心游会结仇了。不过我和红坊不同,我背后有强势的上阳家扯虎皮,就算心游会也不一定能奈何我。

    而且我展现的实力只有三纹层次,只要我不说,这个董琪不说,没人知道是我杀了朝龙。”虽然不怕,但少些麻烦也是好。

    路胜缓缓走到董琪身边,这女人被碎石堆埋到废墟里,已经奄奄一息了。似乎是内脏出血之类的伤势。

    路胜想了想,还是没让她死,这女人是个人才,能够一人之力将茶帮打理得财源滚滚,就这么死了也怪可惜。

    他伸出手,按在董琪额头上,一丝丝的阴阳玉鹤宝瓶气迅速渗入其体内,看还有没有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