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一百九十五章 决定 一
    阴阳玉鹤宝瓶气有着极强的愈合能力,但那是对路胜自己,他从未通过渡气对外人治伤。

    “不过,现在看起来,似乎效果还不错。”路胜看着董琪渐渐转为红润的面色,心头判断。

    约莫一株香功夫,董琪气息渐渐平稳下来。

    路胜收回手,感觉内气阴鹤网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在董琪体内自然结出一张网,只要她之后努力修习内功,必定能有所成就。

    极其少量的阴阳玉鹤宝瓶气没有让董琪发生异变,依旧是正常人形态。

    “帮主!”

    听到没动静了,徐吹等人也赶紧赶过来,单膝跪地。看到满地疮痍,都暗自心惊刚才的激烈战况。也不知道帮主是怎么和不笑主人战斗,居然连房子都拆了大半。

    “打扫战场,这里的不笑主人,算是解决了。另外,把董琪抬去休息。”路胜一一吩咐道,“我们还需要去一趟那个村子。”

    “那个村子?”宁三等人疑惑起来。

    “敢问帮主,那个村子不是已经解决了吗?”徐吹低声问。

    “解决了?当然没有,我们解决的只是一个不笑主人怪异,但真正的源头还在那里,一直没动过。”路胜露出一丝微笑,他想起那个石碑上的内容,那上边的一部分内容,正是暗示不笑主人的真正本源来历,同时还暗示,那个通道通往的地方,到底是哪里。

    一群人迅速收拾场地,其实也没什么好收拾的,不笑主人化成黑灰了,朝龙也彻底风化散去,也就能收拾点骨灰。其他的,现场除了大片的废墟碎石,就只有董琪和路胜两个活人。

    然后就是茶帮损失了一座宅院,之后再补建就好。这点钱对于财大气粗的茶帮,不算什么。

    简单交代了下,路胜带着徐吹等人直奔小山村。一路马不停蹄,等到赶到山村山头时,已经是黎明时分了。

    山村里空空荡荡,安静一片,没有半点人影。

    路胜站到村子口,眯眼扫视里面,以他的五感感应,也没法察觉这里有任何异样。

    宁三走到一栋石屋前,蹲下捏了捏地面的一小撮黑土,放到鼻下闻了闻。

    “这里,曾经来过人,人数.....三个,是分开经过的。”

    “能找出他们的踪迹吗?前进方向。”路胜低声问。

    “不行...如果是陈长老在此,或许可以,但我只是请教学到他老人家的皮毛....”宁三是个很好学的人,所以他明明没去过书院学院之类,但因为到处学习请教,习得的能力倒是不少。

    陈长老当初帮路胜追踪到过武盟逃出来的叛逆,在路胜杀死主祭白僵的过程中,居功至伟。追踪能力惊人。所以宁三知晓后,便主动套近乎,去请教了这方面的技能.

    “三个人.....”路胜想了想,“难不成是颜开那三人?”

    “进去搜一搜。”他挥手道。

    一众赤鲸帮众纷纷领命,冲进村落,村子不大,只有七八个石屋,很快便搜完。

    “回禀帮主,里面一个人影也没。”一名近卫大声道。

    “当真没人?”路胜皱起眉。

    “确实没有任何人气。”近卫低沉回答。

    路胜看了眼村口的那个斜坡上的屋子,隐隐约约的他感觉到,那个屋子似乎有些问题。但那种感觉很微弱,他无法准备的抓住。

    “三圣镜....赵娇娇他们到现在还一直处于失踪状态,难不成就是三圣门搞的鬼?”他双眼眯了起来。

    “留下人手驻扎在清茶镇,守住这里,不许任何人进入。”路胜吩咐道。

    “是!”徐吹感觉应下。

    “走,回去。”路胜看了看天色,知道眼下也没什么线索了,没有特殊的办法,根本没法找到三圣镜,更别说赵娇娇等人极有可能被拉入了三圣镜的小空间。

    他还记得自己当初一样被拉入了那片收割过的稻田里。

    此时,虽然找不到赵娇娇,但路胜心头有感觉,阴鹤网传来的距离感告诉他,赵娇娇没死。

    搜寻了一阵后,毫无发现,赤鲸帮只好留下人手,联系茶帮一起,在这里雇人开始修建临时据点。

    路胜则带人返回总部。一路上没有丝毫停留,他手持着那颗珠子,总感觉其中有某种东西,正在源源不断的随着时间消失流逝。

    一回赤鲸号,他便一把将自己关进密室内。

    呼!

    一团无色火焰在路胜手中缓缓燃烧,然后缓缓放在黑色珠子下方,用高温灼烤它。

    珠子内的雾气开始剧烈翻滚,那种奇妙的,仿佛有什么东西流逝的感觉,更加强烈了。

    时间飞快流逝。

    转眼,路胜凝神盯着珠子,盘坐在密室地面上,已经一动不动两天了。

    这两天里,他都在仔细感受着珠子内的变化,确切的说,是在感受珠子中逸散出来的那种气息。

    从清茶镇回来,到如今两天多来,他似乎快要抓到一点规律了。

    “每晚的子时一刻....到了....快到了....”路胜心中默默计算。

    子时一刻,这珠子会发生一种奇妙的变化,在这种变化下通过内气灼烧,会引起更加明显的剧变。这是这段时间路胜观察发现的。

    而现在,是他该真正验证这种变化的时候了。

    时间缓缓推移,密室外的月光越发清冷。

    路胜一动不动的盯着珠子,仿佛整个人都变成了雕塑。

    呼...

    忽然一阵风,从不知道什么地方吹出来。

    路胜一愣,左右看了看,没有感觉到风吹来的方向,他眯起眼左右找了找,很快,他发现了气流的变化是什么引起的。

    是那颗珠子。

    那珠子,正在内气的灼烧下,越来越大,越来越大。

    从鸡蛋大小,缓缓浮起来,越扩越大,很快便变成了一人多高。

    珠子内的那条通道,也跟着放大,很快便浮现在路胜眼前。

    嘶嘶的气流声从珠子内吹出,那就是刚才路胜感觉到的风。这是珠子内通道中的气流。

    “真是奇妙....”路胜伸出手,摸向珠子。

    噗的一下,他的手如同穿进了一层肥皂泡,很自然的进入了珠子内部,

    “要进去吗?这就是朝龙所追寻的通道。”路胜心头自己问着自己。

    他仔细打量着珠子内的通道,那道路隐藏在雾气中,朦朦胧胧一直延伸向看不见尽头的深处。

    心头动了动,路胜往前迈出一步。

    噗嗤。

    他整个人直接没入珠子内,站在了雾气中,通道前。

    他回头看了看。

    身后还是密室,只不过像是隔了一层玻璃。

    而前面,则立着两块石碑,一左一右,矗立在通道边,刚才隔着雾气看不清,此时近了倒是看明白了。

    石碑是很普通的灰白石头,上边各自刻着一些字。

    左边是烦恼,忧愁,寂寞,心伤,苦。

    右边是悲痛,嫉妒,空虚,暴怒,难。

    这两个石碑上刻的字,都是古宋体,看起来不知道有多久远时间,上边刻痕都有些参差不齐。

    路胜站在石碑前,透过浓雾望向通道,又回头看了看身后的密室。

    密室此时就像是一扇门,一扇回到现实的门,而这条通道,则像是通往一个自己未知的世界。

    路胜犹豫了。

    他很想进去看看,但光是看心游会朝龙那般大张旗鼓的架势,就知道,这通道通往的地方,绝对不同凡响。如果他真的是妖魔或者世家血脉,或许这趟无论如何也要进去看看。

    但他不是,他是纯粹的人类。

    对妖魔鬼怪有好处的东西,对他而言,说不准是坏处。而且他光是站在通道前,就感觉到一股怪异的,莫名的气息。

    这股气息,像是瀑布冲击下来溅射飘荡的湿气,黏糊糊,不断的试图往他身上粘,仿佛有着自己的生命。

    直觉隐隐在示警,似乎这通道通往的地方,对他不一定有好处。

    站在石碑前,路胜犹豫了很久,终于,他还是缓缓退后,一直退到密室入口处。

    “既然三圣门掌握着这样的通道,那日后必定还有机会,我不能贸然进去。在一切未知的情况下就进入,极可能出事。”他从不打没把握之仗。除开第一次战斗没法外,其余实战,几乎任何一次都是他占据优势时,才会主动出手。

    这是他的原则,也是他的处事规矩。

    最后看了看那条神秘的通道,路胜咬牙一扭头,跨出珠子,回到了密室。

    嘶.....

    就在他跨出珠子的一瞬间,黑柱连同通道骤然扭曲起来,如同水中的一团黑色漩涡,只是几个呼吸间,就迅速缩小,淡化,透明,消失。

    噗嗤。

    一声脆响后,密室内转眼便什么也没有了,黑珠子彻底消失,就连残骸也没。

    路胜站在原地,回忆刚才的感觉,那种神秘,未知,危险的感觉,让他久久无法忘记。

    “我还没准备好,还没有达到我最强状态,而且这条通道不知道要花费多久时间,贸然进去,以那些妖魔鬼怪的寿数,一不小心花费个数年十几年,那我在北地的一切就都毁了....更何况,里面还隐藏着某种未知危险。不能冒险。”

    路胜心头并不后悔。

    北地还有很多需要处理的事,他想要为自己打造一个绝对安全的窝,一个强大的家,一个能够在自己受伤重创时,也能隐身修养的大本营。

    在这个混乱危险的世界,这样的东西要想建立起来,无疑是需要强大的武力和势力。

    “下次吧,等我把三圣门什么的全部弄清楚,总会有再进去的机会。”路胜看着空空如也的密室,面色沉静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