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二百零三章 学派
    大树覆盖着雪花,一串串冰棱挂在粗大的树干下,像是一架架竖琴。

    路胜坐在牛车车厢里,面前放着小巧的炭炉,炉子释放出来的热量,将车厢这个小小的空间哄得暖洋洋的。

    他一身宽松的黑袍,头发用黑色丝带束着,手腕上还挂了一串暗金珠子。

    伞女就坐在他前面,手里抱着一杯热奶茶慢慢喝着。

    这小家伙现在处于樱樱状态,应该说最近的很长时间里,她都处于樱樱控制身体的状态,红坊白似乎放弃了和路胜的交流,基本不出面。有事也是通过樱樱代为转达。

    路胜端起奶茶,轻轻抿了口,又侧过头看向车窗外。

    透过窗帘,可以看到外面不断飘飞的雪花,斜斜的飞落而下。车轮和人的靴子踩在雪地里,发出清脆的咔嚓声。

    “已经离开北地五天了。这雪灾居然还有加重的趋势。”路胜淡淡道。

    他这趟离开中原,除了带上伞女外,就只带了宁三和徐吹。这两个心腹是使得顺手了的,吩咐很多事情也方便。

    至于其余人,多是一些仆从近卫侍女,整个队伍一共十几人。四辆车,数匹马,对于北地第一高手的名头来说,这个排场已经很小了。

    他打算不通知上阳九礼,先独自在外逛逛中原。

    “到底中原和北地,有多大的差距?樱樱你知道吗?”路胜小声问。

    樱樱拿出纸笔,唰唰唰的写了字举起来。

    “中原就是大湖,北地就是池塘。无论是资源,还是人数,还是高手,城池等等,差距都极大。”

    “这么大?”路胜挑了挑眉,“这么说,高手强者也很多?红坊白这个层次的有多少?你了解吗?”

    樱樱微微摇头,不过又迅速擦掉,写了新的字。

    “不过姐姐实力很强,就算在中原,对比中原九家的话,也相当于弱一点的家主继承人。

    但是,中原九家的底蕴很强很强,家主远不是最强者,而只是管理者。”

    “这样啊.....”路胜大概了解了,自己的实力比起当初的红坊白,还要强出一截,但也没强太多出去,估计依旧在下三重或者中三重的范畴。蛇级这个九重分级跨度很大。上中下之间的实力差也极大。

    很难说九头蛇级别之上,还有什么更强层次。

    “看来必须得小心隐藏了....”路胜微微皱眉。

    铛...铛....铛...

    忽然远处风雪中,隐隐传来阵阵金属敲打声。

    路胜掀开车帘往前看去。透过漫天风雪,隐隐能看到有一支车队停在路右侧,里面的人正提着铜锣使劲的敲。

    “怎么回事?”车外传来徐吹的询问,然后有近卫前去询问。

    牛车咕噜噜的从这支车队边上行进过去。

    很快询问的近卫回来了,小声给徐吹宁三汇报了情况。宁三得知后,下了车,来到路胜所在的牛车外。

    “公子,有支车队,也是去中原的,半路车轱辘断掉了,希望能借我们的队伍一起去最近的城池。他们说自己是银城人,愿意付出路费报酬。”

    “哦?”路胜看了眼那支车队。几匹马拉着两辆车厢,周围十来个人背着包袱带着兵器,保护着中间撑伞的几个女子小孩。

    “让他们上空置的牛车。”路胜这趟前往中原,装成的是前去求学的富家公子,算是本色演出,倒也不担心被看穿。

    不动手时,路胜其实性子还算温和,若能在不影响自己的情况下,出手助人为乐,他还是挺乐意。

    “多谢主人家。”远远的,路胜看到那支车队里的一个魁梧汉子冲自己抱拳。

    他微微点头,放下车帘,这些杂事都有徐吹和宁三安排,以两人的实力,应付这些绰绰有余。

    车队继续行进,那支队伍也合并到了路胜车队里,不快不慢的跟在最后面。

    到了正午时分,风雪小了许多,地面上渐渐可以看到大小不一的水洼,表面还覆盖了薄冰层。而不再是白色雪地。

    仆役们开始架起篝火,选的扎营的地方,也是靠近林边的一处小丘陵背后,刚好挡住一面的冷风。

    两支车队就在冰天雪地里,大片雪林中间的一条车道边,生火做饭。

    路胜下了车,坐到篝火边,徐吹负责在外巡逻警戒,宁三则在安排大小杂事。

    那个车队里的主要人物,一个贵妇带着个一大一小两个女孩坐下来。身边还跟着她们的侍卫长,就是之前抱拳的魁梧大汉。

    贵妇妆容精致,看起来似乎成亲不久,年纪不过三十左右,一袭淡紫色大衣将全身裹得严严实实,柳眉大眼小嘴,算是最标准的水乡女子。

    她带的两个女儿,一个大的十三四岁,小的只有七八岁,都是裹着雪白大衣,好奇的盯着路胜看。

    那小女孩生得粉雕玉琢,颇为可爱,而且一点也不怕生,被她妈妈揽在身前,静静烤着火取暖。

    “多谢公子仗义相助,小女子张荣氏,正巧出来祭拜家中长辈,却没想到半路车轱辘断裂,还好遇到公子路过,不然这荒郊野外的,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遇到人。”贵妇温和认真的朝路胜道谢。

    “客气了,这条路向来安全,又是专人维护治安的商道,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有队伍巡逻经过,就算遇不到我,也会很快遇到其他人,况且你们还是付了酬劳的,不用客气。”路胜微笑道。

    正好火堆上的肉汤熬好了,仆役赶紧上前放调料,干葱花,泡好的干笋之类,然后拿出早已准备好的菜面饼剪成小块丢进去,便成了一大锅美味的肉泡馍。

    路胜看了眼边上小女孩手里拿着的肉饼。“不客气的话,一起来一碗?”他笑着邀请。

    正巧这几人都是中原来的,或许可以从她们口中了解一些中原的情况,虽然他也从去过中原的帮众口中询问了一些情况,但并不全面。

    “多谢多谢。不用了,我们已经用过....”张荣氏连连摆手,但还没等她说完,小姑娘已经接过一碗泡馍,捏着筷子开始吃起来。

    张荣氏见状,有些尴尬,只能无奈叹气。

    说起来,她所嫁的张家,在银城也是响当当的布艺方面的金字招牌,家大业大,家中有的入仕,有的行走江湖,也算是四面开花。

    她身为大少奶奶,原本也过得舒坦无忧。只是最近发生的一件事,却是让她有些头疼。

    张家布业遭到外城的竞争对手打压,陷入瓶颈,家中想尽办法,最后不得不在联姻上打主意。

    对于联姻,张荣氏自己的婚姻就是这样的产物,她早已是深恶痛绝,于是便打着祭拜祖先的名义,北走离家,带着大女儿散散心。

    大女儿张若宁是她十几岁时就生下,如今十四岁,生得清纯秀丽,腰细臀圆,小小年纪便隐隐有了勾人的妩媚模样,双腿修长,紧闭起来没有一丝缝隙。

    张荣氏之前隐隐听到风声,知道大女儿若宁被家中长辈看中,打算作为联姻去交好合作的重点对象。

    知道此事后,她立马便对女儿的婚事上了心,必须要在家中开始落实联姻前,让女儿定下自己的幸福。避免她重走自己的悲剧。

    于是便有了这一趟北地之旅。

    只是没想到,祭拜回去的路胜,居然车轱辘出了问题。

    此时坐在篝火边,张荣氏仔细打量路胜,这个看起来温和俊秀的年轻人,似乎出身不凡,看车队和下人,都颇有气势,不似普通人家。

    她心中便有些试探之意了。

    趁着女儿在喝肉汤,张荣氏装作随意问道:“不知公子这趟前往中原,是打算求学还是访亲?这一路上光行程就至少要走小半月,可不是什么轻松事。”

    “是求学。”路胜坦然回答道,“不知如今中原是个什么情况?我要去的是白铃城。”

    “白铃城?那倒是巧,妾身娘家便是白铃城人,中原百城里,白铃城排行第十,公子当是想去白铃书院求学?”张荣氏微笑道。

    “正是,不过人生地不熟的,心中有些忐忑。”路胜笑道,“不如夫人给在下介绍下这白铃城的情况?”

    “当然可以。”张荣氏欣然应下。

    两人就这么在休息途中,相互了解,路胜从张荣氏那里,倒也大概清楚了中原的普通城池是个什么情况。

    和他之前所想的不一样,中原极其繁华,如白铃城就和沿山城差不多,其余还有很多更繁华的巨城。

    朝廷皇家的十万灵虎军镇压百城,而各地城市,也分别由一个个体型庞大之极的世家所统治。

    这压根和北地不同。在中原,世家家族,都有着各自的代言人,势力极其庞大。

    路胜很容易便打听到了上阳家的情况。在凡人眼里的上阳家,也是古老家族的一员,但并没有什么特殊之处,就和普通的经商大家族差不多。

    张荣氏也乐得和路胜打好关系,打发时间,两人便这样一问一答间,很快又是数日过去了。

    翻过大片的雪林,慢慢的森林黝黑起来,细碎散开的雪粉像一块块白布挂在林间。

    一路平安无事下,车队终于到了第一处关口,荣信关。

    到了这里,张荣氏也不用路胜护送,找到张家在这里的店铺,花钱雇了新的牛车,独自离开了。

    不过临走前,她也给路胜留了一个地址,算是联系方式,可以用信件联系。

    虽然在闲聊着知晓了路胜已经婚配,但张荣氏似乎并不在意,全然把路胜当成了女儿的预备对象。

    和张荣氏分开后,路胜穿过荣信关,后面的路就宽敞舒服多了,速度也快了许多。

    只用了五天,车队便抵达了此行的目的地,白铃城。

    而上阳九礼安排好的人手也在此久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