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极道天魔 > 第二百零四章 元魔
    飞来客栈。

    “请坐,路兄。”包间酒席边,坐着一名年轻俊秀,皮肤黝黑的壮实青年男子。

    青年看着进门的路胜,脸上露出一丝淡淡笑意。

    “我是九礼大人安排在此接待你的陈全松。也是上阳家在白铃城的主事人之一。你日后有什么事,可直接通过我,联系本地的家族力量。”

    “原来是陈兄!幸会!”路胜独身进门,边上有少女帮其拉开椅子坐下。

    一进白铃城,他便被早已等候多时的上阳家手下引着,来到这里。

    “九礼大人如今可好?”路胜礼节性的询问道。他在北地可是给上阳家背了不少黑锅,说不准上阳九礼在家族也会受到影响。

    “一切还好,大人如今正在潜心锤炼自身,闭关苦修,短时间内是不会外出。能够在这个时候吩咐在下前来接待安排路兄,这已经是了不得的礼遇了啊!真是羡慕!”陈全松是上阳九礼在中原的数位干将之一,作为中原派,他听说九礼大人居然在北地也开辟出了不小势力,顿时心中起了小心思。

    原本他们几人是上阳九礼麾下的唯一依仗,甚至很多时候不得不迁就他们,但如今多了处北地分支,这就让陈全松等人心里生出危机感。

    路胜也看出了对方的意思。

    在对方眼中,他在北地的势力,其实都归属于上阳九礼,也就是说,他如今是上阳九礼麾下北地分支的大将,背后代表的是整个北地派,和这些中原分支的人手,是不同阵营啊。

    “陈兄不必多言,路某此行前来,是专程求学,其他事务一概不理。”路胜微笑解释道。

    他可对上阳九礼麾下的这些勾心斗角没兴趣。

    “所以,还是尽快给某安排好如何入学吧。”

    他这话明显把自己的意思表露出来了,他不是来分权。也不是因为上阳九礼不满陈全松等人,调他来牵制。而是纯粹的前来求学深造。

    听明白了路胜的意思,陈全松深深看了他一眼。

    “也好,按照九礼大人的安排,这里有一份名单,都是路兄可以随意选择加入的。这些学派都是我们能安排进入的。”他说着,从袖口取出一卷灰白皮纸。

    路胜接过来,展开。

    皮纸上密密麻麻的写着一个个百脉的名字,全是大小不一的学派。后面还有小字注释,标明哪些学派擅长什么。

    “虽然还没到招收测试时间,但九礼大人的面子,这点事还是能办到的。路兄先回去慢慢看也不急。”陈全松劝道。

    “好。”路胜点点头。

    两人不再多说其他,而是闲聊起北地的风土人情和中原有何区别。然后再聊些风花雪月。

    时间很快便过去了,临走时,陈全松暗自塞给了路胜一小包黑币。

    这是世家之间专门流通的特殊币种,一般交易什么稀罕物品时,都不用金银,而是用黑币。

    陈全松很是贴心,还给路胜安排了一个别院,就在白铃城的内城区域,临窗就可以看到外面高耸入云的千灵塔。

    千灵塔是三十二层楼的精致高塔,也是整个白铃城的地标。上边挂满了许许多多的白色铃铛,大风一吹,便会发出清脆悦耳的叮铃声,是朝廷的观天司专门用来观测气象的特殊设计。

    路胜站在窗前,仔细捏着那张皮纸,阅读上边记录的信息。

    天莲学派:百脉上三重学派之一。主修毒,风秘术。可安排学子身份直接入学,拜师则需过资质测试。

    劈山齐星学派:上三重学派之一。主修土,速秘术。可安排学子身份,拜师同上。

    锦绣宗:中三重学派之一。主修无,各派都有涉猎,是人数最多的学派。可安排为精英学子,进入内院修习。

    .........

    ........

    ....

    一排排学派名字和擅长都标记在上边,还有可以给路胜安排的身份,都写好。

    但路胜一一看下来,都不觉得很满意。

    十多个学派中,他比较满意的,就只有两个,锦绣宗和元魔宗。

    这两个学派,一个是有教无类,管你什么身份,只要交钱,就收。

    另一个是学派衰落,主修秘法传承断裂,原本是研究魔物的大派,不过早年遭了一场大难,损失九成以上的研究,只剩下一些无用的纪实杂学。

    现在的元魔宗,根本就只有几个老不死的强撑在那里。用不了多久,怕是连百脉都进不了。老人死完后,就只剩宗门场地。

    上阳九礼之所以多安排这么一个学派,不是为了路胜,而是因为元魔宗大长老,早年曾对她有过恩惠,如今元魔宗传承难以为继,被对立学派打压得翻不了身,她便顺手将元魔宗也加入推荐名单里。

    要知道这份名单并不只是为路胜一人准备。

    路胜仔细凝视着元魔宗一栏。上边记着的魔物研究方向,让他颇为好奇。迄今为止,他见识过鬼,妖,怪异,以及世家。但唯独没见过魔。

    而且上边标记的安排身份,也让他颇为动心。

    “派主亲传弟子....”

    “我来求学,目的是为了了解世家,了解中原,倒不是真要学习他们的修习秘术。这元魔宗倒是极其适合我。

    因为学派衰弱,所以以我的实力背景,一进入获得的身份也够高,自由性也够强,杂学纪实之类的也正是我想看的。

    还有他们研究的对象,是魔物,正巧可以弥补我对这方面的空白。”他沉吟了下,手指在元魔宗处使劲一点。

    “就它了。”

    路胜回过头,看向房间里的樱樱。

    “以后你尽量少外出,这里是世家的大本营,高手强者极多,光白天遇到那个,就是个拘级高手,中原九家的力量到底有多强,我也不清楚。真要惹了事,我也不一定能救你。”

    小伞女乖巧的点头。

    路胜见其明白,也不多说,而是视线缓缓落到窗外高耸的千灵塔上。

    那座灰白挂满无数铃铛的高塔,自从他一进城,就感觉到一股铺天盖地、若隐若现的视线。

    那股视线极其庞大,从高塔上不断扫射下方,一眼扫过,就能覆盖方圆数十米。不是那种点对点的监控,而是一块块的掠过。

    他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但那股气息,实在太强,不要说上阳九礼和他,就是比当初看到的邪玉晶十枪的虚影,还要强悍得多,如渊似海。

    那股气息甚至连深浅也无法被探知。

    “休息吧,明天一早便去这个元魔宗。”路胜收回视线,关上窗轻声道。

    “恩。”

    伞女乖乖的走到墙角去,那里有她的小床。

    第二日,天还没亮,一大早,路胜便带着伞女出门,将宁三和徐吹留下,让其在这白铃城租住一套房屋搬出去,布置好,作为他们在这里的居所。

    他则是来到飞来客栈,找到陈全松安排的人,在他们的引领下,前往元魔宗所在地址。

    白铃城外数百里处,黑烟大峡谷。

    土黄色的大地上到处是干裂硬块,万物干枯,植被绝迹。

    黑烟峡谷如同一道巨大的黑色疤痕,静静趴在黄色平原大地上,从其中源源不断的涌出阴冷气流。

    峡谷中间,裂缝内壁上,有着一个巨大的黑色山洞。

    路胜站在引路的女子身后,此时正立在山洞前面,仰头望着洞顶上方挂着的牌匾。

    元魔窟。

    漆黑色的牌匾上刻着三个字,写得端正无比,颇有气势。

    整个山洞高达数十米,人站在其面前,就像站在一张神秘巨兽的大嘴边,随时可能被其一口吃掉。

    “这里就是元魔宗了。”引路女子伸手在山洞边的石壁上扭动了一个圆盘。

    隆隆....

    顿时细微的震动声从脚下传递到了洞内深处。

    “这里很荒凉,要想购买物品,需要前往数百里外的白铃城,其他地方没有城镇,切记。

    另外,元魔宗内的人.....”女子话没说完,马上闭嘴。

    洞口一股阴风忽然吹出,一个面色惨白,眼珠发红的年轻男子,从洞口右侧慢慢露出张脸,看向路胜。

    “老师....请我来接新到的师弟。”这年轻男子身上阴惨惨,完全不像是人。

    “你们哪一位是路胜....”他的声音低沉,缓慢,带着随时可能哭出来的怪异腔调。

    “我是。”路胜上前一步。

    “我叫宋子安,....请随我来。”男子转过身,慢慢没入黑暗中,朝着洞内深处走去。

    路胜让伞女跟着那引路女子回去,自己独自跟上那宋子安,走进巨大山洞。

    洞内一片漆黑,只有前面宋子安身上隐隐泛着的淡淡绿光,照亮一点点地面。

    路胜紧跟着他,一路往前。脚下不断踩过高低不平的一块块巨石。黑暗中有溪流顺着石头缝隙流过,发出哗哗轻响。

    走了不知道多久,或许一炷香,或许半个时辰。至少也有数百米上千米距离。

    啪。

    忽然路胜似乎听到了什么声音。

    他扭头朝着声音方向望去,看到在洞壁的右侧,有一个凹陷进去的小洞。

    小洞里,他看到一个穿白裙的女子,正对着他,笔直的站在洞中间,双手倒提着一把斧头。

    女子的头被白布包着,看不见五官,看不见头发,就这么笔直安静的站在洞穴里。她似乎能看到路胜,面孔随着他的移动,也微微挪动。

    路胜注意到,女子的边上还放了一个盆,盆的边缘似乎有红色的血迹。

    “那是....白面....按照辈分,也应该是你的师姐...”宋子安低声细细的说着。

    路胜面无表情的移开视线,继续往前走了一阵后,他忽然回头再看向那女子。

    远远的还能看到那女子依旧看着他,一动不动。

    明明她的脑袋都被白布紧紧罩住,连呼吸都困难,更别说视线,但路胜就是感觉到,对方还在看他。

    “她很喜欢有新人来....习惯就好了。”宋子安低沉道。

    “是吗。”路胜不再说话。这个元魔宗,似乎和他想象的不一样。